2019年8月11日 星期日

法友飛鴻 344:「佛教重視平等?」或「佛教不重視平等?」佛學問答 8


[蔡維駿問:](https://www.facebook.com/weijiunn.tsai)
[「要更進一步主張的話,我就會說佛教不重視平等,佛教注重的是真實與務實。(附:重視是一種主觀上的態度。)」](https://www.facebook.com/weijiunn.tsai)
------
蘇錦坤答:
「佛教重視平等」或「佛教不重視平等」,應區別之後,才下「論斷」。
《中阿含171經》:「世尊聞已,告曰:『阿難!看三彌提比丘癡人無道。所以者何?異學哺羅陀子[1]問事不定,而三彌提比丘癡人[2]一向答也。』」(CBETA, T01, no. 26, p. 707, a5-7)[1]問事不定~Vibhajja byākaraṇīyo pañho,=問事不足【聖】。[2]一向答~Ekaṃsena byākato.。
「問事不定,而三彌提比丘癡人一向答也。」這是說,
「應該被分別、區別之後才解答的問題,被這愚鈍男子三彌提把問題當作單一情況來回答。」
也就是說,佛陀認為,有些問題應該回答「是」,有些問題應該回答「不是」,有些問題應該先釐清問題的層次和定義之後,再回答是或不是。
在社會上,很多情況之下,提問的人不知道他自己問的是什麼。

《中阿含119經》:「若使此賢者[6]一向論、不一向答者,分別論、不分別答者,詰論、不詰答者,止論、不止答者,如是此賢者不得共說,亦不得共論。」(CBETA, T01, no. 26, p. 609, a25-28)
# **[6]一向論…不止答者~ekaṃsabyākaraṇīyaṃ pañhaṃ na ekaṃsena byākaroti, vibhajjabyākaraṇīyaṃ pañhaṃ na vibhajja byākaroti, paṭipucchābyākaraṇīyaṃ pañhaṃ na paṭipucchā byākaroti, ṭhapanīyaṃ pañhaṃ na ṭhapeti.。**

對應的《增支部 3.67經》:「比丘們!如果當這個人被問應該決定性回答的問題而作決定性地回答;應該分別回答的問題而作分別回答;應該反問後回答的問題而作反問後回答;應該被擱置的問題而擱置時,比丘們!當存在這樣,這個人是適合談論的。
比丘們!有關談論,一個人應該知道他是適合談論的或不適合談論的。比丘們!如果當這個人被問問題時,他在可能或不可能上不確立,在定見上不確立,在了知說上不確立,在道跡上不確立,比丘們!當存在這樣,這個人是不適合談論的。」
----------
[蔡維駿問:](https://www.facebook.com/weijiunn.tsai)
[「](https://www.facebook.com/weijiunn.tsai)謝老師,知道了。
如果這樣的主張有問題,希望老師您能直接指正不要客氣!我不介意的!這不是客套話,這樣我才知道這個看法哪裡錯了,以便修正!
要趁還是初學沒有太多包袱的時候多錯一點嘛😅!如果沒有人指正,那我就會暫時把這個主張當作我的結論,直到我認為有問題應該被修正為止。如果因為不確定而一直沒有定論的話,那我會不知道這條路該怎麼繼續走下去欸,新的資訊會一直來阿😊
---
言下之意,老師認為佛教重視平等與否的問題,是分別論嗎?
我比較想知道,有沒有什麼例子可以說明佛教重視平等。因為我認為佛教的教義與制度,縱有體現平等的地方,也不是從平等精神的角度出發而解說和設立的,也就是老師說的,不是為了平等而平等[」](https://www.facebook.com/weijiunn.tsai)
感謝老師每次詳細與耐心的解說🙏🙂
-----------
蘇錦坤答:
「平等」與「分別論」都有待進一步的釐清。
也就是說,當有人問「佛教重視平等嗎?」
應該請他解釋,他指的「平等」是什麼?
如果指的是「不分男女」、「不分家庭貴賤」、不分「自身貧富」、「不分膚色深淺」、「不分容貌美醜」都可以在佛教出家,都可以接受一樣的教導、都可以證得阿羅漢果。
答案是「對的,佛教在這裡無區別。」

如果指的是「不分男女」、「不分是否殘障」,佛教對他們制定的出家資格相同、出家的程序相同、出家後應遵守的戒律數量相同、內容相同。
答案是「不對,佛教不接納殘障人士出家,對於男女,出家程序不同,所需遵守的戒律在數量與內容都有差別。」
另外,你對這幾個名詞有些混淆。「對該分別的問題,應先分別後再作答」,這是不分部派,所有佛教出家人都該遵守的法則。「分別說者」是指部派分裂後,先分出「上座部」與「大眾部」,後來「分別說部」再從「上座部」分裂出來。
# **這是兩碼子事,不該混為一談。**
「對該分別的問題,應先分別後再作答」,我舉一個例。
如果有人問:「『優陀那』是不問自說嗎?」
應如此回答:
巴利有「Udāna」和「Uddāna」,前者譯為「優陀那」,後者譯為「嗢拕南、攝頌」。
巴利文獻裡,「Udāna 優陀那」有以下不同的涵義:
1. 十二分教之一
2. 巴利《小部》第三經為《優陀那》
3. 印度偈頌的一種體裁,巴利文獻記錄過世尊、天、國王、婆羅門都說過「Udāna 優陀那」,並非專屬世尊所說。
4. 梵文「法句經」名為「Udānavarga 優陀那品」,有學者主張,此份寫本名為「Udāna 優陀那」。
漢譯佛典稱世尊「不問自說」為「優陀那」,與巴利文獻所載不同。
----------
漢譯阿含經典中的「平等」 1 ---------- 北宋法賢(即「天息災」)翻譯的《眾許摩訶帝經》(CBETA, T03, no. 191, p. 932, a28),覺得「眾許摩訶帝」的譯名頗有「怪趣」。 ------ 陳明書中提到梵本《根本說一切有部律》出現有「mahāsaṃmata」,即是「mahā 大 - saṃmata 同意」,意為「眾人同意、眾人推舉」。 也就是說,《長阿含5經》卷6:「時,彼眾中自選一人,形體長大,顏貌端正,有威德者,而語之言:『汝今為我等作平等主,應護者護,應責者責,應遣者遣,當共集米,以相供給。』時,彼一人聞眾人言,即與為主,斷理諍訟,眾人即共集米供給。時,彼一人復以善言慰勞眾人,眾人聞已,皆大歡喜,皆共稱言:『善哉!大王!善哉!大王!』於是,世間便有王名,以正法治民,故名剎利,於是世間始有剎利名生。」(CBETA, T01, no. 1, p. 38, b23-c2) 這在巴利《長部 27 經》用字是「mahāsammato」(經文 131 段)。 回過頭來看,《長阿含5經》(《小緣經》)是翻譯作「平等主」(《長阿含經》卷6:「汝今為我等作平等主」(CBETA, T01, no. 1, p. 38, b24-25)),也就是說,將「sammata 同意」當作「samatā 平等」解釋,這是在犍陀羅寫卷常見的特性之一:「長音、短音的母音不分」、「重複的子音只寫出一個」。 唐朝義淨法師翻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1:「眾既同意立為地主,故得[10]太同意名」(CBETA, T24, no. 1450, p. 100, c9-10)[10]太=大【明】。 所以,北宋天息災翻譯時知道這個字的字義為「眾許」,不知為何畫蛇添足再加上一個「摩訶」。 ---- 這也提醒我們必需注意,有時候早期經典所翻譯的「平等、同等 sama」,可能有一部分是「sammata 同意」或「sammā 正確」。 《雜阿含23經》卷1:「彼一切悉皆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正觀。」(CBETA, T02, no. 99, p. 5, a22-23)。此處對應經典《相應部22.91經》的用字是「sammappaññā」(以)正慧,而非「平等慧」。 有時候譯文「平等」對應的是「捨 upekkhā 不在意、不關心 (捨)」, 而不是「平等、同等 sama」、「平等、同等 samasamā」。 ---- 隋朝闍那崛多翻譯的《起世經》卷10〈最勝品 12〉:「大眾立為大平等王,是故復名摩訶三摩多(隋言:『大平等』也)。」(CBETA, T01, no. 24, p. 362, c29-p. 363, a1)。 《阿毘達磨俱舍論》卷12〈分別世品 3〉:「雇令防護封為田主。因斯故立剎帝利名。大眾欽承恩流率土。故復名『大三末多王』。」(CBETA, T29, no. 1558, p. 65, c11-13)。 元朝翻譯的《彰所知論》卷1〈情世界品 2〉:「眾所許故,謂曰大三末多王(此云『眾所許』)。」(CBETA, T32, no. 1645, p. 231, a11-1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