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經集》:《波羅延那》與《義品》


菩提比丘《經集英譯》在〈導論〉裡頭說(p. 30, line 20-26):
「It may be significant that these passages refer to the work as Pārāyana rather than as Pārāyanavagga. The suffix -vagga, "chapter", may have been added only after the Pārāyana became a chapter in the Suttanipāta. In the case of the Aṭṭhakavagga, however, the suffix seems always to have been part of the title, perhaps implying that the group of suttas formed a set, not necessarily a chapter in a larger work.
上述這些經文引述時總是提到 Pārāyana 彼岸道(波羅延那)而非Pārāyanavagga 彼岸道品,可能是有某種意義。字尾 -vagga 品,很有可能是該經成為《經集》的一品時才加到經題。至於《義品》則不同,提到此一經時,經題總帶著「品 vagga」,這也許是意指這是一組經典,而非必定是某一較大的經文結集中的一品。」
菩提比丘此一解說可以由漢譯經典來佐證。例如,
《雜阿含345經》卷14:「如我所說,[7]波羅延耶阿逸多所問」(CBETA, T02, no. 99, p. 95, b11-12)[7]Pārāyana, Ajitapañha. [Sn. V. 2.].。
《雜阿含345經》「波羅延耶」應是波羅延那」的訛寫,經名並未帶有「品」字。
《雜阿含982經》:「舍利弗!我於此有餘說,答[12]波羅延富隣尼迦所問」(CBETA, T02, no. 99, p. 255, c9-10)[12]Pārāyane Puṇṇakapañhe (=Sn. V. 4.)。
《雜阿含1164經》:「如世尊說[16]波羅延低舍彌德勒所問」(CBETA, T02, no. 99, p. 310, b22-23)

[16] Pārāyana Metteyyapañha (Sn. V. 3. Tissametteyya Māṇavapucchā)。
《雜阿含1321經》:「時,尊者阿那律陀夜後分時,端身正坐,誦[19]憂陀那、波羅延那、見真諦、諸上座所說偈、比丘尼所說偈、尸路偈、義品、牟尼偈、修多羅,悉皆廣誦。」(CBETA, T02, no. 99, p. 362, c9-12),[19]憂=優【宋】【元】【明】。
《雜阿含1321經》可以見到「義品」與「波羅延那」並列。

《別譯雜阿含320經》卷15:「爾時尊者阿那律從佛遊行,至彼摩竭提國鬼子母宮。時阿那律中夜早起,正身端坐,誦法句偈,及波羅延、大德之偈,」(CBETA, T02, no. 100, p. 480, c20-22)
《摩訶僧祇律》卷27:「賊入者即應更誦餘經,若《波羅延》、若《八跋耆經》、若《牟尼偈》、若《法句》。若賊知比丘法」(CBETA, T22, no. 1425, p. 447, c12-14)。
《摩訶僧祇律》可以看出《義品》為「 Aṭṭhaka 八 vagga 跋耆」,而《波羅延》則未帶有「品」字。
《雜阿含551經》卷20:「如世尊[6]義品答[7]摩揵提所問偈」(CBETA, T02, no. 99, p. 144, b3)

[6]Aṭṭhakavaggika.。[7]Māgandiyapañha.。

法友飛鴻 258:偈頌編入正經


Chen Jian 2017/10/19
竟然有經集英譯了!!! 菩提比丘真不簡單,隨喜隨喜。聽說經集是最早的經典結集,那時我就一直覺得好像蠻重要的。
=======
Ken Yifertw
  「《經集》是否為最早的經典結集」不能一概而論,《經集》中的「佛傳資料」、〈義品〉(可能原本是叫〈八頌品〉)與〈彼岸道品〉是較古老的,其他則不一定。所以菩提比丘的〈序〉才說歷經數百年的附加、積累(accretion)。即使是〈彼岸道品〉本身,也有一些是後來附加的。
  問題是「四阿含、四部」為何不收入〈義品〉與〈彼岸道品〉?有人(Dhammajoti 法光法師)提到一個假設,早期僧團是不把偈頌當作「正經」,所以,《法句經》、《優陀那》、《義品》、《彼岸道品》都未被編入「四阿含、四部」之中。
 2017年10月20日 上午6:20
=======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淨空法師:「真神只有一位,他在佛教變成佛陀;在基督教變成耶穌;在伊斯蘭教變真主!」


淨空法師說:「真神只有一位,他在佛教變成佛陀;在基督教變成耶穌;在伊斯蘭教變真主!」(請參考影片第五分鐘與第八分鐘)
這跟我理解的佛教不同。佛教不談「真神只有一位」,釋迦牟尼稱「我亦在僧數」,他從未宣稱「自己是真神」,他的及門弟子也從未如此稱呼他的老師。

詩人陳金順:〈思念飛過嘉南平原〉


最近四五年的台語電影,都過度強調底層人物的台語,電影中的人物不論男女老少,都以台語三字經當作口頭禪。
至少,在我成長的環境(我童年在家鄉的菜市場打滾)所接觸的人物,他們的台語是多層次、繁富的面向,從來不是電影中所顯示的單一色彩。
令人懷念起詩人陳金順的台語詩。
----------------
思念飛過嘉南平原---詩人陳金順 
2002.1.30 寫置枋寮街
即回  妳欲倒轉嘉南平原 e

故鄉  彼暝

相送  置稀微 e 路燈

下跤  四個人  氣氛

恬靜  當妳發動白色 e

機車  偎踮耳孔邊

想妳  是我 e 心意

彼下晡  親手交予妳

一封批信  內底貯滇

滿腹 e 相思  閤一擺八暝日

e 分離  思念

飛過嘉南平原  飛到

妳身邊

前一暗  冷冷風中等妳

一枝手機仔  溫暖你若冰

e 紅顏  你躊躇一時

害我  攬著失意

歸暝

兩月日前  時空轉換

猶原  分離八暝日

美鄉情濃 e

中晝時  下港 e 我

透過  無形 e 電話線

牽出  一隻大海翁

思念  飛過嘉南平原

飛向北地

e 妳
----------------
我畫蛇添足的注音

1. 即回 tsit-hue5:這次。

2. 倒轉 to3-tsng2:回去

3. 彼暝 hik-benn5:那晚

4. 相送 sio1-sang3:送別

5. 置 ti7:在

6. 稀微 hi1-bi5:暗澹微弱

7. 路燈下跤 loo3-tenn2-e3-kha1:路燈下

8. 四個人 si3-e7-lang5:連影子四個人

9. 恬靜 tiam7-tsenn7:安靜

10. 偎踮 ua2-tiam3:靠在

11. 耳孔邊 hinn1-khang1-pinn1:耳朵旁

12. 是我 e 心意 si7-gua2-eh-sim1-i3:詩人是說:「我的思念跟著妳,靠在你耳旁惦記著妳,繼續和你說話」

13. 下晡 e7-poo1:下午

14. 批信 phue1-sin3:批就是信

15. 貯滇 te2-tinn7:裝滿

16. 閣一擺 koh-tsit-pai2:又一次

17. 八暝日 pue3-mi5-lit:八天八夜

18. 前一暗 tsenn5-tsit-am3:前一個晚上

19. 躊躇 tiunn5-tu5:猶豫,拿不定主意

20. 歸暝 kui1-menn5:整晚

21. 兩月日前 no7-gueh-lit-tsenn5:兩月前

22. 猶原 iu5-guan5:仍然

23. 美鄉情濃 bi2-hioon1-tsenn5-loon5:字面上是說「在美麗的鄉下,情義濃厚」,也有可能是暗語,暗指「美濃」

24. 中晝時 tioon1-tiau3-si5:中午時

25. 下港 e7-kang2:南部稱下港,台北稱頂港

26. 大海翁 tua7-hai2-ang1:大鯨魚

新書入港:菩提比丘《經集英譯》(The Suttanipāta)


藉助Yuan Chuan 代訂,終於拿到剛出版的菩提比丘《經集英譯》(The Suttanipāta)。
這本書厚達 6.5公分,篇幅 1612頁,加上菩提比丘另一本頁數為1924頁的《增支部英譯》,看來這一輩子不用再買書了,光是用力讀這兩本書就讀不完了。
菩提比丘《經集英譯》在〈前言〉裡頭說:
Linguistic and doctrinal evidence suggests that the Suttanipāta took shape through a gradual process of accretion spread out over three or four centuries. The anthology is unique to the Pāli Canon, though it contains discourses with parallels in other transmission lines among the schools of Early Buddhism. This implies that the Suttanipāta itself was compiled within the Pāli school from preexisting material. Several of its texts are considered to be among the most ancient specimens of Buddhist literature. Among these are two chapters, the Aṭṭhakavagga (chap. IV) and the Pārāyanavagga (chap. V), that are quoted in the Saṃyutta and Aṅguttara Nikāyas. These two chapters are, moreover, the subjects of a two-part expository text, the Niddesa, so old that it was included in the Khuddaka Nikāya.
從語言和經典上的證據顯示,巴利《經集》可能是在歷經三、四百年的傳誦過程累積附加而成。即使當中有些經典在其他佛教初期背誦傳承中有對應經典,這一「選集 anthology」(巴利《經集》)在巴利文獻當中仍然相當獨特。這似乎意味著巴利《經集》包含一些遵循巴利文獻的部派成型之前的經典資料,其中有些經文被認為是最古老的佛教文獻之一。特別是其中的第四品《義品》與第五品《彼岸道品》曾在《相應部》與《增支部》中引用。甚至,這兩品的註釋都古老到趕得上巴利《小部》的結集,而成為《大義釋》和《小義釋》。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Plagiarism 的譯詞從「抄襲」改為「剽竊、盜用」


要將 Plagiarism 的譯詞從「抄襲」改為「剽竊、盜用」。
台灣學術界缺乏「反省」的精神,這會造成學術研究水準的低落。
============
以下引自《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news/d3475014-d5f5-45f8-9049-d5cee4a52260)

〈學術造假真離譜!朱真一翻出國外亂象盼台灣記取教訓〉
唐詩/台北報導 2017-10-14 19:10

「學術不端」(Plagiarism, Fabrication、or Falsification, PFF, 抄襲、捏造、竄改)不只是研究報告而已,假如寫Program、Project,或者Review Paper、或評論也是有這問題」,「台灣翻譯Plagiarism翻成『抄襲』,但我覺得日本翻成『盜用』或『剽竊』這更好」,小兒科醫師、聖路易大學名譽教授朱真一談到學術不端時如此表示。
本身也是作家,曾獲「賴和紀念特別獎」等多項獎項的朱真一今(14)日在「臺灣醫療學術倫理之回顧」研討會中,以「國外學術不端案件的啟示」為題發表專題演講,憂心愈來愈多的台灣案件被國際報導。而他也在演講中舉例,包括連感謝文中的人物都可捏造的「天才」的美國醫師John Darsee 案等等,最後則是強調台灣要從這些個案中汲取經驗與教訓,學術不端難以全防範,但有減輕之途。 
朱真一開頭表示,台灣國際學術地位進步,學術不端/造假的方法也似大有進展,「主要是抄襲、抄人家的。有簡體字抄到台灣成正體字的,也有英文翻譯(成華文)的」,台灣現在的造假是被《Nature》(自然雜誌)稱為「嘆為觀止」(most spectacular)。接著他列出2011年一本書中所載台灣的「科學欺騙」,包括林昱廷等三人個案、龔榮源案、李慶珠案、毛漢光案等,「全部都是抄襲」。
「台灣的抄襲技術有高明。有一個…好像是政治大學某系主任,他的學術著作專門去外國找英文的研究報告,然後全部把它翻成中文出版,全部把它當成自己的著作。專門去每一個不一樣的大學去找,這是台灣學術不端的嘆為觀止」,朱真一說。 
朱真一說,「不只這樣。台灣的抄襲在外國常常報導。上次那個(台大)李嗣涔校長的能源計畫,2013年就已經知道了,完全不報告,自己要私了,2016年外國的期刊寫出來後,台灣才知道,之前在台灣的學術圈沒人知道」,出問題鬧到國際變成笑話。「台灣的造假不是台灣而已,世界都知道」,對台灣名氣很不好,尤其台大最近排名下滑,對印象分數影響很大。
台大造假案紅到日本去
他接著又舉「查詩婷案」為例,「日本有一個網站專門寫學術不端的案件,日本人對這件事很有興趣,排名在很前面,為什麼有興趣,因為台灣『學長』(指台大前校長楊泮池)」,「不要以為學術出問題人家都不知道」。
「從外國的學術不端,我們可以學習,我有一個部落格專門在講不正確思想、求真問題,我寫了三十幾篇了」,朱真一說,從外國觀點看,「台灣也是很天才」,此外中國的韓春雨事件,日本的小保方晴子事件也很有名,但最天才的是美國的John Darsee。
「John Darsee是1974年畢業,在Emory(艾摩莉大學)當住院醫師三年,做Clinical Fellow(研修醫師)一年半快二年,然後要升助理教授(assistance profess)的時候,被發現造假,而且是當場被人家發現,所以不能不承認。」
「anybody too good to be true(這人太好,看起來不是真的),他當三年住院醫師、5年就有10篇paper,都是那種大的paper,在學會得獎的那種。在哈佛才當2年不到的fellow而已,他的論文就有8篇,他的指導教授在推薦信上曾稱,John Darsee是他訓練130多個研修醫師中最優秀的一個(one of biggest plums)」,朱真一說,「太好而不是真的,有人懷疑時卻沒有人去調查,而是認為檢舉者人妒忌。」
朱真一說,John Darsee非常能言善道,「每一個調查報告都寫他是不同程度的charming,但其實他是把同一天的動物實驗的報告寫成二、三天的,聽說是丟到垃圾桶裏頭撿起來找到的。就把它寫成數據交給他老闆,他老闆完全相信他」,這是NIH的研究(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美國國家衛生院),哈佛卻想要私了,「剛講到前台大校長完全要私了,完全不報告」。
他說,後來NIH就組織校外的,然後卻找他的朋友來組一個8人團來調查,都是最有名的教授組了一個特別委員會,都是公開的,「不像台灣是沒公開」,但被叫做是「狐狸陪審團」,「就像狐狸決定闖進雞房咬走兩隻雞的狐狸有沒有罪」,意思就是一起為哈佛那位教授遮羞,整個報告都為哈佛解釋。 
朱真一接著說,後來部分州立大學再去查,查出更多問題,又逼Emory去查,查出更多問題,「Emory 10篇論文只有1篇沒問題,其他都有問題,甚至是全部造假」,摘要完全是虛構的。之後哈佛校長的副校長寫了一篇文章反省,「台灣就沒有反省。研究生的指導教授不能是調查委員會的委員,而且馬上調查所有數據,不能只調查那篇文章」。
他也指出,有一點很奇怪,「東方西方不一樣。日本、韓國、台灣、中國常常是一個team在做假,但美國就只是一個人,騙到他的老闆」,朱真一認為這和造假「環境」有關。他笑說,之前曾聽過造假被抓包的人說,「我老師也是一樣」。
「John Darsee全部虛構,而且不是只有一、兩篇。在感謝裏面寫做胺基酸實驗,感謝某某doctor,一共寫了3個人,結果去查,根本沒有這三個人」,朱真一描述造假可以到這麼扯的程度,引發現場一陣爆笑,「不但沒有這個人,人家去查,他還說以前看過這個人的名字,就這樣寫上去」,這群doctor根本沒存在,「心裏都沒有被懲罰,美國也一樣」。
但朱真一說,Emory這個例子還是顯示美國人比較有羞恥心,至少發現數據是假的後,醫學院院長建議副院長及clinical facility director(臨床器材主任),要他們辭掉原來的行政職務,但辭去之後副院長就跑到另一個醫學院,該主任原本被查到時還不辭。但美國的教授還是覺得這樣不對,之後兩個人都覺得不好意思,兩個人都離開,到其他醫學院去擔任相當職務。
朱真一說,後來John Darsee的醫師執照被取消,在全美國都不能行醫,取消的理由是他研究造假,之後就離開了醫界。他說,「Darsee的例子裏面是哈佛,其他第二流的學院都敢批評他們,不像我們台灣,對台大都比較不敢批評」。 
朱真一還舉出他曾在醫學期刊上寫過的另一個離譜例子,「也是明顯錯誤」。有一研究是17歲已生下8歲、7歲的、5歲的後代,8.2歲就使他的母親懷孕,這個generation(世代)都是15、6歲就有小孩子,但上一個generation都是41、45歲,「造假是很高明,但沒有很認真去查數據,你看,8歲就使他母親懷孕」。 
朱真一還舉另一個例子,「被研修的fellow騙」。他說,得過諾貝爾獎的Dr. Good有個fellow說要把白老鼠的皮變黑色的,本來是說用移植的方法,這樣要給他老闆看是不會被拒絕的,後來沒有成功,就把它(白老鼠的黑色皮毛部分)用黑筆畫上去」,連得過諾貝爾獎的都被騙了。但之後的自我調查,Dr. Good只說自己有些責任,然後再做了6年的主管,到1980才退下。 
「此外還有抄到論文,改成自己的名字,還拿去給別人看,評論人才發現那是他本人的論文,而不是作者的」,朱真一之後又舉了1970年代晚期的Drs. Roth和Felig案。而德國的一個個案則顯示用法律證明「造假」,結果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英國雜誌有人諷刺說,德國在二戰之後科學水準下降,跟造假有關,「二戰前德國的諾貝爾獎一堆,二戰後沒幾個」。 朱真一也提到「日本人的羞恥心也許比較強」,並舉加藤茂明案與小保方晴子兩個集體造假案說明,「其中小保方晴子的指導教授笹塚芳樹為此自殺,她在美國的指導教授Charles Vacanti提早退休」,而小保方工作的「理化學研究所」理事長、諾貝爾獎得主野依良治還因此引咎辭職,認為自己「監督不力」,「但小保方沒有上司那麼有羞恥心,最後仍認為是技術問題」。 
朱真一也引數據說明中國以276篇造假居首,主要因中國「同儕審查」有嚴重問題,「不但替你造假,甚至還開公司替你寫paper」。經調查後,因此被撤銷107篇論文,對造假有責任的521位作者遍及119家大專院校、醫院,此事連中國政府都覺得事態嚴重。 
「中國這次是玩真的」,朱真一認為,台灣政府應記取中國的教訓,其次中國政府的心態想要改正,連《科學(Science)》期刊的記者都認為改革會有些成果。 
面對國內外層出不窮的學術造假,這些醜聞對台灣有何啟示,該如何善後及預防?朱真一認為,要全力防範「難」,但可以盡力求減輕。 

學術不端制裁嚴 重點是反省
「抄襲愈來愈方便,但也來愈容易被識破」,朱真一說,「剪下貼上再修正(copy and paste the modify)」,發表論文時很容易就被原作者看到。其次,現在制裁也愈來愈厲害,「2011年van Parijs案發後,不僅研究款項和薪水需還政府,後來還被判6個月在家監禁,身上需戴電子追蹤器」,另有人也為此坐了12個月的牢。 
「有的時候要用法律制裁,並且鼓勵檢舉」,朱真一說,「2013年杜克大學發生的Potts-Kants造假案,15篇論文被撤,他被革職,他的上司也被調查,後來提前退休,而告密者還告上法院,要求巨額的賠償,但二、三個月前他去查,這案子還沒定案」。 
朱真一也強調,「少來政治性。如強調國家或民族之光」,「求真第一,少馬虎,免抄襲」,「多懷疑不要輕信,多找錯誤更是創意或新發明的泉源」,最重要的是「不要有不正確沒關係的心態」,應聞錯則喜。他嘆說,「我常常寫信給教授、院長,說那不對,但沒人理我,寫信給教育部,也是沒人理我,寫給董事會的董事長,沒人理我。台灣就這樣!糟糕就這一點」,若有找到錯誤,也是對社會有貢獻。
 「最主要的是反省」,朱真一說,從國外個案看,有人反省後贏得尊敬,但也有人未反省,就此沒沒無聞,而上司也必須要分責任、受懲處。「多檢舉、多去查,就是減少對社會的傷害」,他很喜歡胡適的這兩句話,「做學問要在不疑處去疑,待人要有多疑處不疑」,也期待台灣不要如日本人來台旅遊時,把台灣形容成「馬馬虎虎」。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王昭華:「有 -- 無」(電影「大佛普拉斯」主題曲)


大佛普拉斯 片尾曲「有   無」
林生祥 王昭華

人生無定著 世事歹按算
反身的   chance 有抑無      
落塗八字命 隨人好額散
夠力的   back 有抑無         

有地 有天 有星 有日月
有破厝 有田路 有草仔花
有目 有耳 有鼻 有舌
有這身情義 有知己

如夢幻如泡影 如露亦如電
如夢幻如泡影 如露亦如電

無地 無天 無星 無日月
無厝 無田路 無草仔花
無看兮 無聽兮 無鼻兮 無啖兮
無空思夢想 無代誌

歕風一喙菸 lighter火隨化        
菸頭菸屎 有抑無
菸味粉味 有抑無
==========
【原作者註釋】
無定著:bô-tiānn-tio̍h,也許、說不定,無定性。
歹按算:pháinn-àn-sǹg,難以打算、預料。
反身:píng-sin,翻身。
落塗:lo̍h-thôo,落地、落土,意即出生。俗諺「落塗時,八字命」,意謂命運天生註定。
好額:hó-gia̍h,富有。
散:sàn,貧窮。
back:背景、後台,沿自日文「バック」發音的台語外來語。
chance:機會,沿自日文「チャンス」發音的台語外來語。
有抑無:「ū ia̍h bô ?」,「有,抑或無?」,「有,還是沒有?」
厝:tshù,房子。俗諺「有路無厝」指流浪的狀態,雖有路可走,却沒有房子安身;「爛田準路」則是無路可走時,只好爛田也當成路。
歕風:pûn-hong,吹氣。俗諺「第二戇,食菸歕風」,吸煙吹氣是世間第二傻事。
一喙:tsi̍t-tshuì,一口。
lighter:打火機,沿自日文「ライター」發音的台語外來語。
化:hua,熄滅。
菸頭:hun-thâu,煙蒂。
菸屎:hun-sái,煙灰。
粉味:hún-bī,脂粉味。


【翻譯】

人生說不定 世事難料算
翻身的機會 有或無  
落地八字命 各由人富貧
夠力的背景 有或無       

有地 有天 有星 有日月
有破屋 有田路 有花
有眼 有耳 有鼻 有舌
有這身情義 有知己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沒地 沒天 沒星 沒日月
沒屋 沒田路 沒花
沒看見 沒聽見 沒聞見 沒嘗見
沒空思夢想 沒事

吹氣一口菸 打火機火瞬熄        
菸蒂菸灰 有或無
菸味粉味 有或無

=======
版主注解:
1. 人生無定著:lin5-sing1-bo5-tiann7-tioh,無定著:「不一定」、「無法確定」。 
2. 世事歹按算:se3-su7-phainn2-an3-son3,歹:「難」。按算:台語有兩種意思,一是歌詞這裡的「預料」,另一種意思是「打算」。
3. 反身的 chance :ping2-sin1-eh-tshian2-su7,翻身的機會。台語稱「翻面」為「ping2-ping5 反爿」。tshian2-su7是英文「chance」的台語腔讀法,今日的台灣口語仍然這樣使用;例如「Ford 汽車」講成為「hoo2-loo7」,便利商店「小七 seven」講成為「se1-bun7」
4. 有抑無uh-ia7-bo5,或沒有。
5. 落塗八字命:lo7-thoo5-peh-li7-biann7 。落塗,指「呱呱落地、出生」。八字命(出生的甲子(年)、月、日、時辰(小時),四項的天干地支總共八個字),民俗相信出生的八字決定人一生的命運。諺語為「落塗八字命,好歹天註定」。
6. 隨人好額散 sui5-lang5-ho2-giah-san3。「隨人」台語有兩個意思,一是此處的「各個人」,例如,台語有「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 lik-thau5-tshia3-iann5-iann5, sui5-lang5-koo3-senn3-biann7」。台語稱「富」為「好額 ho2-giah」,稱「窮」為「散 san3」或「散食 san3-tsiah」。
7. 夠力的 back :kau3-lak-eh-bah-ku3bah-ku3是英文「back」的台語腔讀法,今日的台灣口語仍然將「靠山」講成為「bah-ku3。台語指揮車輛後退也稱bah-ku3」。
8. 有地有天uh-te7-uh-tinn1
9. 有星有日月uh-tshinn1-uh-lit-gueh
10. 有破厝有田路有草仔花uh-phua3-tshu3, uh-tshan5-loo7-uh-tshau2-ah-hue1。「田路   tshan5-loo7」,田埂,又稱田岸路   tshan5-huann7-ah-loo7」。「草仔花  tshau2-ah-hue1 ,小草的花。
11. 有眼有耳有鼻有舌uh-bak-uh-hinn7-uh-phinn7-uh-tsik
12. 有這身情義:uh-tsit-seng1-tsing5-i7。「身軀」有稱「seng1-khu1」,又稱「sin1-khu1 」
13. 有知己uh-tsi1-ki2-ah
14. 如夢幻如泡影:lu5-boon3-huan3-lu5-phau1-ing2。佛教《金剛經》原文作「如夢幻泡影」。
15. 原歌詞雖寫「無厝無田路無草仔花」,其實只唱無厝無路無花」。
16. 無看兮無聽兮:bo5-khuann3-eh-bo5-thiann1-eh。沒有「可看到的」與「可聽到的」,歌詞也有「沒有看到的和聽到的」。
17. 鼻兮無啖兮:bo5-phinn5-eh-bo5-tam2-eh。沒有「可聽到的」與「可吃的」,歌詞也有「沒有聞到的和吃出滋味的」。
18. 無空思夢想:bo5-khang1-su1-bang7-sioon2。
19. 無代誌:bo5-tai7-tsi3,沒事情。
20. 歕風一喙菸:pun5-hon1-tsit-tshui3-hun,意思是抽菸吐一口煙。台語稱抽菸為「食菸歕風」。
21.  lighter火隨化:lai2-ta3-hue2-sui5-hua1。台語稱「打火機 lighter」為「lai2-ta3  。台語稱熄了火為「火化 hue2-hua1」。稱火葬場將屍體火化為「hue2-hua3」。
22. 菸頭菸屎hun1-thau5-hun1-sai2,菸蒂菸灰。
23. 菸味粉味:hun1-bi7-hun2-bi7,菸味粉味。
=======
來自原作者王昭華的叮嚀:
還有,歌名我自己心中的設定是「有   無」「有」、「無」(兩字之間是) 斷開的,這次 MV,中間的半型空格被拿掉。

看到您是以輕聲符來標,這是不同的解讀,也很好,原本就預留了開放的詮釋空間。
2017年10月18日 上午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