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8日 星期三

台灣國家圖書館的「台灣華文電子書庫」


台灣國家圖書館的「台灣華文電子書庫」

如 Levi 的《法住記及所記阿羅漢考》(1930年馮承鈞翻譯,商務印書館出版)

2019年9月14日 星期六

「漢譯佛典文獻學」的架構



「漢譯佛典文獻學」的架構:
 按照順序
1. 「目錄的歷史、運用與編列」
2. 「校勘」 
3. 「訓詁與詮釋」
4. 「佛典的新式標點」
5. 「辨偽」
6. 「漢巴對應文獻的比較研究」
7. 「對照目錄的歷史、運用與編列
8. 漢譯經典的版本譜系與語言
9. 結語:從翻譯的角度

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雜阿含552經》:愛盡解脫,心正善解脫,究竟邊際


《雜阿含552經》:「若沙門、婆羅門無上[17]愛盡解脫,心正善解脫,究竟邊際,究竟無垢,究竟梵行,畢竟清淨。」(CBETA, T02, no. 99, p. 144, c25-27)
[17]Taṇhāsaṅkhayavimuttā.。
對應的《相應部22.4經》作:
ye te samaṇabrāhmaṇā taṇhāsaṅkhayavimuttā, te accantaniṭṭhā accantayogakkhemino accantabrahmacārino accantapariyosānā seṭṭhā devamanussānaṃ
元亨寺版《相應部22.4經》:
「若沙門、婆羅門,渴愛盡而解脫者,以究竟終畢,究竟安隱、究竟梵行、究竟邊際,為人天之最上」(CBETA, N15, no. 6, p. 16, a11-12 // PTS. S. 3. 13)
莊春江老師翻譯作:
「凡那些渴愛之滅盡而解脫的沙門、婆羅門,他們究竟終結、究竟離軛安穩、究竟梵行、究竟完結,是人與天中最上的。」
漢譯《雜阿含552經》與巴利經文的對應如下:
samaṇabrāhmaṇā            沙門、婆羅門
taṇhāsaṅkhayavimuttā    愛盡解脫
                                        心正善解脫
accantaniṭṭhā                  究竟邊際
accantayogakkhemino 
                                       究竟無垢  (accantavisudhi?)
accantabrahmacārino     究竟梵行
accantapariyosānā         畢竟清淨
seṭṭhā devamanussānaṃ    (無上?)


同一文字也出現在《增支部3.143經》:
「究竟終結、究竟離軛安穩、究竟梵行、究竟完結,是人與天中最上的...」。
漢譯經文「若沙門、婆羅門無上愛盡解脫,心正善解脫,究竟邊際,究竟無垢,究竟梵行,畢竟清淨」,可以將動詞當作「是、為」。解釋成:
若沙門、婆羅門(為)無上愛盡解脫(者),(則是)心正善解脫、究竟邊際、究竟無垢、究竟梵行、畢竟清淨(者)。

2019年9月1日 星期日

辣筆書評:《阿育王:一部孔雀王國史》



《阿育王:一部孔雀王國史》,華文出版社2019年五月出版的新書。(英文原書為1920出版,2016年重出新版)。翻譯者高迎慧現任山西大學外國語學院講師。 原作者為 Vincent A. Smith 文森/阿瑟/史密斯(1848-1920)。
這是一本所謂的「經典名著」,在一百年前,對於佛教阿育王史的釐清有特別的貢獻。但是,歷經一百多年的佛學研究,原作有些敘述已經過時或者是錯誤。這本書既非嚴謹的學術著作,也非通俗作品;對一般讀者或嚴肅的宗教研究者都處於尷尬的狀態:對前者而言,此書過於晦澀;而對後者而言,此書概述過多,不夠精準。
不管是敘述阿育王同時出家為僧侶和身為摩竭陀王;或者梁武帝捨身出家的敘述,都顯得作者對古印度或古中國佛教的出家為僧侶,敘述不夠準確。
原書26頁最後兩行稱「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記錄:『阿育王雕像的衣服是印有某種花紋的僧衣』」。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並無此一記載,這是誤解《南海寄歸內法傳》的敘述。
就譯者而言,首先書名排版失誤,將 "Asoka, The Buddhist Emperor of India" 連續兩次都誤作 Emperot,令人遺憾。
對於翻譯時應還原「原著」之處,作者仍然依英文「硬譯」,並未在註解顯示原來偈頌的本義,顯得不夠理想。
例如:24頁
借己之力根除萬惡
借己之力忍萬般苦痛
借己之力戒除各種罪行
借己之力淨化自我

只有自己可以實現救贖
只有自己,別無他人
凡事須親身實行
佛祖只指明方向

第一首偈頌為巴利《法句經》165頌:
惡實由自己所作,染污亦是自己所為,不作惡實由自己所決定,清淨也是自己所為,清淨或染污由自己所作,無人可以清淨他人。(165)
第二首偈頌為巴利《法句經》160頌:
自己是自己的救護者,他人怎麼能作為你的救護者?能夠自我調御的人,就成為自己最難得的救護者。 (160)
譯者將阿難及薄拘羅的舍利塔為「佛塔」,也不正確,翻作舍利塔即可。
在譯註方面,26頁譯者舉《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誤寫成「金鋼」,將高楠順次郎所翻譯的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譯作《佛教修行記錄》。
========
結論:不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