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體義伽他 5:怖


此一組伽他在攝頌以「怖」字代表,共三首偈頌。
第三首偈頌「我觀極久遠,梵志般涅槃,已過諸恐怖,超世間貪著」,正是所謂「讚佛偈」,可以用來區別〈諸天相應〉與〈天子相應〉(此兩〈相應〉在今本《雜阿含經》並未出現明顯的區隔,即使如呂澂、印順導師、佛光版、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也未能追究此一區別,請參考(https://www.academia.edu/10159419/2016_version_Stanza_of_Praise_to_the_Buddha_differences_among_SN_SA_and_SA2_2014_%E8%AE%9A%E4%BD%9B%E5%81%88_--%E5%85%BC%E8%AB%96_%E9%9B%9C%E9%98%BF%E5%90%AB%E7%B6%93_%E5%88%A5%E8%AD%AF%E9%9B%9C%E9%98%BF%E5%90%AB%E7%B6%93_%E8%88%87_%E7%9B%B8%E6%87%89%E9%83%A8_%E7%95%B0%E5%90%8C_)
《瑜伽師地論》卷17:
「常有怖世間,眾生恒所厭,於未生眾苦,
 或復已生中,若有少無怖,今請為我說。
 天我觀解脫,不離智精進,
 不離攝諸根,不離一切捨。
 我觀極久遠,梵志般涅槃,
 已過諸恐怖,超世間貪著。」(CBETA, T30, no. 1579, p. 374, a1-7)
第一首偈頌為天子問偈,可以讀到《別譯雜阿含181經》的第三、四句「未得財封利,及已得之者,於得不得中,能無喜懼心」與其他經文不同。如<表 1>,
<表 1>
SN 2.17
Anuppannesu kicchesu , atho uppatitesu ca;
Sace atthi anutrastaṃ, taṃ me akkhāhi pucchito.
SA 596
此世多恐怖,眾生常惱亂,已起者亦苦,未起亦當苦,
頗有離恐處,唯願慧眼說。
SA2 181
世間常驚懼,眾生恒憂惱,未得財封利,及已得之者,
於得不得中,能無喜懼心,如斯之等事,唯願為我說。
瑜伽師地論
常有怖世間,眾生恒所厭,於未生眾苦,或復已生中,
若有少無怖,今請為我說。
菩提比丘英譯
Always frightened is this mind,
The mind is always agitated
About unarisen problems
And about arisen ones,
If there exists release from fear,
Being asked, please declare it to me.
莊春江譯
此心常被驚嚇,此意常被攪動,對於未生起的苦難,還有已發生的,
如果有不被驚嚇的,被詢問時,請你告訴我。
版主譯
此心常受驚嚇,此心常被攪動,對於未生起的苦難,還有已發生的,
如果(有方法)可以免除驚恐,請你對我宣說。

<表 2>第二偈,
SN 2.17
Nāññatra bojjhā tapasā
nāññatrindriyasaṃvarā;
Nāññatra sabbanissaggā, 
sotthiṃ passāmi pāṇina.
SA 596
無有異苦行,無異伏諸根,
無異一切捨,而得見解脫。
SA2 181
若有智慧者,苦行攝諸根,棄捨一切務,除如此等人,更無出生死;
若不捨諸務,常處於生死,驚畏而怖迮,憂愁等諸患,苦惱所纏逼;
若捨於一切,能除上諸患,
則離於生死,憂怖等諸惡。
瑜伽師地論
天我觀解脫,不離智精進,
不離攝諸根,不離一切捨。
菩提比丘英譯
Not apart from enlightenment and austerity,
Not apart from restraint of the sense faculties,
Not apart from relinquishing all,
Do I see any safety for living beings.
莊春江譯
非從覺與苦行之外的他處,非從根的自制之外的他處,
非從一切的放捨之外的他處,我看見生命的平安。
版主譯
除了從覺悟與刻苦(修習)之外,除了從收攝諸跟(修習)之外,
除了從捨斷一切之外,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生靈安寧。

<表 3>第三偈,我們可以見到《雜阿含596經》、《別譯雜阿含181經》與《瑜伽師地論》都有的「讚佛偈」,巴利對應經典 SN 2.17 反而未出現此頌。檢驗經文,《雜阿含596經》、《別譯雜阿含181經》與《瑜伽師地論》都沒有提到此一「天」的名號,巴利對應經典 SN 2.17 的經文,提到此一「天」的名號為「須婆羅門 Subrahmā」,巴利對應經典 SN 2.17 的經文格式,是屬於「有天子名號、無讚佛偈」的〈天子相應〉形式。
,,
SN 2.17
---
---
SA 596
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SA2 181
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能度世間愛。
瑜伽師地論
我觀極久遠,梵志般涅槃,
已過諸恐怖,超世間貪著。
菩提比丘英譯(取自 SN 1.1)
After a long time at last I see
A brahmin who is fully quenched,
Who by not halting, not straining,
Has crossed over attachment to the world.
莊春江譯(取自SN 1.1)
經過好久後,終於,我看見了般涅槃的婆羅門:
無住立、無用力地,已渡對世間的執著。
SN 1.1
Appatiṭṭhaṃ anāyūhaṃ, tiṇṇaṃ loke visattika.
梵文《瑜伽師地論》
cirasya bata pashyāmi, brāhmaa parinivta,
sarvavairabhayātīta, tīra loke viaktikām.
版主譯
經過久遠的時間,我終於見到
一位究竟涅槃的婆羅門;
已經超越一切的怨敵與恐怖,
度過世間的貪著。
,,,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法友飛鴻 223:元亨寺《增支部 3.29 經》漏譯一小段經文


親愛的法友:          

  《增支部》三集 第三 人品  二十九 
[0186a09] 諸比丘!此等三種人,存在於世間。云何為三耶?盲人、獨眼人、雙眼人。 …… 
[0186a14] 又諸比丘!云何為獨眼人耶? 
[0187a01] 諸比丘!世間有一類人,有眼,能得未得之財物,或能增殖已得財物,又能知善不善法、能知有罪無罪法、能知劣勝法、能知黑白相對法。諸比丘!此名為雙眼人。
[0187a04] 諸比丘!此等之三種人,存在於世間。」 
[結頌]
       眼壞無目者     彼無如是財
       又不造諸福     不利此二者
       復次更有人     名為獨眼人
       混用法非法     索取諸財物
       從事盜詐偽     一切皆妄語
       善巧善積蓄     享用諸欲樂
       是故墮地獄     喪失一隻眼
       殊勝大丈夫     名為雙眼人
       如法得財富     勵志以獲財
祝 福慧增長,早淨法眼!
   — yishou  週六, 2017/03/25 - 14:35
===============
此為 AN 3.29,確實是遺漏了「獨眼人」的解釋經文,不知是漏譯,還是譯了而排版失誤。在「雙眼人」的解釋經文之前,也漏了一句問句「諸比丘!云何為雙人耶?」
《增支部3.29經》卷3:
「諸比丘!云何為盲人耶?
諸比丘!世間有一類人,無眼,不能得未得之財物,或不能增殖已得財物。又,不能知善不善之法、不能知有罪無罪之法、不能知劣勝之法、不能知黑白相對法。諸比丘!此名為盲人。
又諸比丘!云何為獨眼人耶?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諸比丘!世間有一類人,有眼,能得未得之財物,或能增殖已得財物,又能知善不善法、能知有罪無罪法、能知劣勝法、能知黑白相對法。諸比丘!此名為雙眼人。」(CBETA, N19, no. 7, p. 186, a10-p. 187, a3 // PTS. A. 1. 128 - PTS. A. 1. 129)
漏失的段落,莊春江老師的譯文為:
「比丘們!這裡,某人有能獲得未獲得的財富、已獲得的財富作增加那樣的眼,但沒有能了知善與不善法、能了知有罪與無罪法、能了知低劣與勝妙法、能了知黑白包含對比法那樣的眼,比丘們!這個人被稱為一眼者。 
  比丘們!哪一種人是二眼者呢?」
關則富老師的譯文為:
「在這世上,有的人有這樣的眼睛----憑藉這樣的眼睛能夠得到未得到的財富,使已得的財富增值,但他沒有這樣的眼睛----憑藉這樣的眼睛能夠明瞭善與不善之法、有過失與無過失之法、低劣與勝妙之法、黑暗與光明互相對立之法。他被稱為獨眼的人。 
  什麼是雙眼的人?」
漢譯《七處三觀經》有此經文:
「一眼人名為何等?世間比丘一眼者,有如是眼,令我未得財當為得,已得財當為莫折減,但有是眼無有是眼,我當為幻布施,當從是因緣得上天,無有如是眼,是名為一眼。兩眼名為何等?」(CBETA, T02, no. 150A, p. 876, a23-27)

我認為「kaṇhasukkasappaṭibhāge dhamme」是「黑白兼具的法,具黑法也具白法的法」,而不是關老師所譯的「黑暗與光明互相對立之法」。
莊老師譯的「黑白包含對比法」,建議改作「兼含黑白之法」。
不知兩位老師認為如何?
 ===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法鼓文化出版:《中阿含研究》 Research on the Madhyama-āgama


2017.3.24 收到法鼓文理學院寄贈的英文書:《中阿含經研究論文集》 Research on the Madhyama-āgama.
法鼓文理學院從2012年起,大約每兩年辦一次「阿含經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計有 2012.4.20「增一阿含經研討會」、2013.10.18「長阿含經研討會」、2015.10.23「中阿含經研討會」,會後撰文學者將論文訂正增刪之後結集出版,眼看著就要到年度大戲「雜阿含經國際學術研討會」來了。
法鼓文理學院與法鼓文化公司應該是截至目前為止出版最多「巴利尼柯耶與漢譯阿含學術研究」專書的單位,除了上述三部會議論文集之外,出版的書計有:
無著比丘(Bhikkhu Anālayo)
1.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Majjhima-nikāya, Vol. 1 & 2 (2011)
2. Madhyama-āgama Studies  (2012)
3. Sayukta-āgama Studies  (2015)
4. Ekottrika-āgama Studies (2016)
Antonello Palumbo
5. An Early Chinese Commentary on the Ekottrika-āgama Studies (2013)
Marcus Bingenheimer
6. Studies in Āgama Literature,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shorter Chinese Sayuktāgama (2011)
7. 溫宗堃
《展讀巴利新課程》 (2015)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體義伽他 4:流


此一組伽他在攝頌以「流」字代表,共三首偈頌。
《瑜伽師地論》卷17:
「云何苾芻多所住,越五暴流當度六;
 云何定者能度廣,欲愛而未得腰舟。
 身輕安心善解脫,無作繫念不傾動;
 了法修習無尋定,憤愛惛沈過解脫。
 如是苾芻多所住,越五暴流當度六;
 如是定者能度廣,欲愛而未得腰舟。」(CBETA, T30, no. 1579, p. 372, c29-p. 373, a5)

第一首偈頌如<表 1>,

<表 1>第一偈(天女或波旬女問偈)
SN 4.25
Pañcoghatiṇṇo atarīdha chaṭṭhaṃ;
Kathaṃ jhāyiṃ bahulaṃ kāmasaññā, 
Paribāhirā honti aladdha yo ta.
SA 1092
多修何妙禪,而度五欲流?復以何方便,度於第六海?
云何修妙禪,於諸深廣欲,得度於彼岸,不為愛所持?
SA2 31
比丘住何處,能度五駛流,六駛流亦過?
入何禪定中,得度大欲岸,永離有[18]攝縛?()
瑜伽師地論
云何苾芻多所住,
越五暴流當度六?
云何定者能度廣,
欲愛而未得腰舟?
菩提比丘英譯
How does a bhikkhu here often dwell
That five floods crossed, he here has crossed the sixth?
How does he meditate so sensual perceptions
Are kept at bay and fail to grip him?
莊春江譯
這裡,比丘如何多住而渡過五暴流,這裡,更渡第六?
他如何多修禪,而使欲想成為得不到他的局外者?
版主譯
比丘如何多住於()而能渡過了五瀑流且更渡第六?
他如何多修禪而使欲想被摒除在外而得不到他?

菩提比丘的英譯與玄奘法師的漢譯,在第三句都未譯出「bahulaṃ 多」。在第四句,玄奘法師似乎將相當於「Paribāhirā 摒除在外」譯作「腰舟」,而與其他文獻不同。

第二首偈頌如<表 2>,第二、三首偈頌為世尊答偈。
<表 2>
SN 4.25
Passaddhakāyo suvimuttacitto,
Asaṅkharāno satimā anoko;
Aññāya dhammaṃ avitakkajhāyī,
Na kuppati na sarati na thino.
SA 1092
身得止息樂,心得善解脫,無為無所作,正念不傾動,
了知一切法,不起諸亂覺,愛恚睡眠覆,斯等皆已離。
SA2 31
身獲柔軟樂,心得善解脫,心離於諸業,意不復退轉,
得斷覺觀法,得離瞋愛掉。
瑜伽師地論
身輕安心善解脫,
無作繫念不傾動,
了法修習無尋定,
憤愛惛沈過解脫。
菩提比丘英譯
Tranquil in body, in mind well liberated, Not gererating, mindful, homeless,
Knowing Dhamma, meditating thought-free,
He does not erupt, or drift, or stiffen.
莊春江譯
身已寧靜、心善解脫,不造作、有念、無家,
了知法、無尋禪,他不發怒、不流動、不惛沈。
版主譯
身輕安,心善解脫,不造諸行,具念,不繫著,
知法、無尋禪,他不發怒、不逐流、不昏沉。

第二句「anoka」有「無家」的字義;但是漢譯一致譯作「不傾動」,應以「不傾動、不繫著」為佳,此時提到「無家而漫遊」似乎不恰當。
,《瑜伽師地論》對此字的解釋為:「云何無動?謂不為彼上分諸結纏繞其心,無動、無變,亦無改轉。又於隨一寂靜諸定,不生愛味戀慕堅著。」(CBETA, T30, no. 1579, p. 373, a27-29)
第三首偈頌如<表 3>,第三首偈頌僅僅是將「Kathaṃ 如何」改為將「Evaṃ 如此」。
<表 3>
SN 8.4
Evaṃ vihārībahulodha bhikkhu,
Pañcoghatiṇṇo atarīdha chaṭṭhaṃ;
Evaṃ jhāyiṃ bahulaṃ kāmasaññā, 
Paribāhirā honti aladdha yo ta.
SA 1092
如是多修習,得度於五欲,亦於第六海,悉得度彼岸,
如是修習禪,於諸深廣欲,悉得度彼岸,不為彼所持。
SA2 31
得住此處住,能度五駛流,并度第六者,
作如是坐禪,能度大欲結,并離有[]攝流。()
瑜伽師地論
如是苾芻多所住,越五暴流當度六,
如是定者能度廣,欲愛而未得腰舟。
菩提比丘英譯
When a bhikkhu here often dwell thus, With five floods crossed, he here has crossed the sixth,
When he meditate thus, sensual perceptions
Are kept at bay and fail to grip him.
莊春江譯
這裡,比丘這樣多住而渡過五暴流,這裡,更渡第六,
他這樣多修禪,而使欲想成為得不到他的局外者。
版主譯
此處,比丘多住於()而能渡過了五瀑流且更渡第六(瀑流)
他如此多修禪而使欲想被摒除在外而得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