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雜阿含282經》:一個詮釋的新嘗試


  《雜阿含282經》與《中部 152經》雖然互為對應經典,結構類似,但是經文並非完全對稱。版主在建議新詮釋之前,先介紹各家的主張。
  雖然在《雜阿含經論會編》,印順導師並未對此兩經的解讀提出他的看法,但是他藉由「校勘」給了一把解釋經義的重要鑰匙。
1.  《雜阿含282經》卷:「云何為聖法、律覺見跡?」(CBETA, T02, no. 99, p. 79, a8-9);「阿難!是名賢聖法、律覺見跡。」(CBETA, T02, no. 99, p. 79, a13)。兩處的「覺」字都應作「學」字。如此一來,「學見跡」就與「sekha paipadā」相呼應。

  佛光《阿含藏》的《雜阿含經》雖號稱參考導師的《會編》,但是並未採用「學見跡」與「sekha paipadā」呼應的主張,經文仍然錄為「賢聖法、律覺見跡」。佛光《雜阿含282經》在註解指出「得離厭、不厭,捨」(CBETA, T02, no. 99, p. 78, b28),「捨」字巴利經文作「upekkhā saṇṭhāti 捨確立」,下文作「得彼捨已,離厭、不厭」(CBETA, T02, no. 99, p. 78, c6)。此處並未對《雜阿含282經》與《中部 152經》的會通作任何評論或解釋。註釋雖稱「五法」為「可意,不可意,可意不可意,不可意可意,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這樣的詮釋仍然不夠清晰精確。

  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認為(404頁註4):「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巴利經謂之『賢聖修根(ariyo bhāvitindriyo)』,有學修根也。《雜阿含經校釋》是把三個不同層次,弄混成同一個層次,這樣的詮釋顯然是失敗的。
  莊春江老師的意見(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39.htm)為「經文中,關於佛陀對修根的教說砥分,南北傳有不少的差異,個人以為《雜阿含第282經》的次第較為合理,但「無上修根」的內容,《中部第152根修習經》顯得較為合理,故事內容就依此取材。」
  這一點我的主張和莊老師不同。我認為《雜阿含282經》的次序與《中部152經》相同,只是譯者(或源頭文本 source text)誤以為相當於「無上修根 ariyassa vinaye 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 」為三個層次之中的最上級,導致經文脫序。(詳見下文解說)
  明法比丘《雜阿含經注》(416頁註4)指出:
「修根有三種:一、世間修,思擇力為所依止,雖取可愛、不可愛境不如理(不從根源)相,而不發起煩惱諸纏;設令暫起,尋復除遣。二、有學修,於聖諦已得現觀,由失念故,或生適意,或不適意,或兼二意,而心不為纏縛堅住,速於雜染能得解脫。三、無學修,即此心堅固安住,於內無有隘迮,善脫善修,都無一切下至失念,於諸可意、不可意等,發心親近彼有德而趣向之,是名無學善淨修根。」
  《雜阿含282經》與《中部 152經》,世尊解說「於正法、律中修根」(巴利經文為「於聖律中修根」,《雜阿含第282經》經文為「賢聖法、律無上修根」),分三個層次敘述:一者無學(聖賢)、二者有學(向道中的有學 sekha paṭipadā)、三為尚未達到賢聖位階的「於正法、律中」修學的凡夫弟子。明法比丘的解說,指出經文的教導分三層次是正確的,但是過度擴張解釋,講了許多經文所無的鋪述,在註釋文體來說全無必要。
無著比丘於《《中部》比較研究》書中850-851頁認為,《雜阿含282經》的第一段(賢聖修根,CBETA, T02, no. 99, p. 78, b21)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三層次(see agreeable as disagreeable, etc.);他也主張《雜阿含282經》的第二段(列出五法的部分,「賢聖修根」,CBETA, T02, no. 99, p. 78, b21)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一層次(equanimity with sense experience)(disgust with sense experience)。而《雜阿含282經》的第三段(慚恥厭惡,CBETA, T02, no. 99, p. 79, a11),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二層次(disgust with sense experience)
版主重新翻檢經文之後,提出與無著比丘不同的閱讀方式。依照翻譯慣例,第一次出現的經文會完整呈現,第二、三次才簡譯;不會有先簡後繁的譯法,將第一次出現的經文簡譯,而第二次出現才譯出全文。背誦經文也是相同,不會第一段簡述、等到第二次出現時才一一列舉;常態當然是先一一列舉,其次才提要敘述。
我們閱讀《雜阿含282經》,經文先敘述「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CBETA, T02, no. 99, p. 78, b19),其次才就六根一一列舉,
「眼、色緣生眼識...得離厭、不厭,捨。」(p. 78, b22-28)

「耳、聲緣生耳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b28-c6)
「鼻、香緣生鼻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6-14)
「舌、味緣生舌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14-21)
「身、觸緣生身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21-29)
「意、法緣生意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p. 78, c29-p. 79, a7)
最後稱此為「是為賢聖法、律,為聖弟子修諸根。」( p. 79, a8)
其次,講說「聖法、律覺見跡」( p. 79, a9),又是簡述六根,「耳、鼻、舌、身、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p. 79, a11-13)

經文最後,世尊重述自己此經所說的法為「已說賢聖修諸根,已說覺見跡。」( p. 79, a14-15)。對應的《中部 152經》經文為:「阿難!像這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已被我教導,有學行者已被教導,聖者的已修習根已被教導」

  根據此段敘述,版主認為世尊講說「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是分「凡夫僧聞」、「有學」、「無學」三個層次。《中部 152經》的敘述次序是「無學:捨」、「有學:慚恥厭惡「凡夫僧聞:五轉(五法)」。《雜阿含282經》的敘述也是同一次序,只是譯者被「無上修根」的名目所混淆,而誤以為這是三種層次的最殊勝層次,才將「聖弟子修諸根」的層次往後挪。

  版主重排《雜阿含282經》經文如下。

========

編號
改編《雜阿含282
《中部152
1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伽羅牟真隣陀林中
我聽到這樣:有一次,世尊住在迦徵伽羅國善竹林中
2
時,有年少名欝多羅,是波羅奢那弟子,來詣佛所,恭敬問訊已,退坐一面。爾時,世尊告欝多羅:「汝師波羅奢那為汝等說修諸根不?」欝多羅言:「說已,瞿曇!
那時,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這麼說:「巫多羅!波羅奢耶婆羅門教導弟子修習根嗎?」 「喬達摩先生!波羅奢耶婆羅門教導弟子修習根。
3
佛告欝多羅:「汝師波羅奢那云何說修諸根?」欝多羅白佛言:「我師波羅奢那說,眼不見色,耳不聽聲,是名修根。
「而,巫多羅!波羅奢耶婆羅門怎樣教導弟子修習根呢?」「喬達摩先生!這裡,不以眼見色,不以耳聽聲,喬達摩先生!波羅奢耶婆羅門這麼教導弟子修習根。
4
佛告欝多羅:「若如汝波羅奢那說,盲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唯盲者眼不見色。」爾時,尊者阿難在世尊後,執扇扇佛,尊者阿難語欝多言:「如波羅奢那所說,聾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如唯聾者耳不聞聲。
「這樣,巫多羅!依婆羅門波羅奢耶所說,盲人將是修習根;聾者將是修習根了,因為,巫多羅!盲人不以眼見色,聾者不以耳聽聲。
5

當這麼說時,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那時,世尊知道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後
6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異於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阿難白佛言:「唯願世尊為諸比丘說賢聖法、律無上修根,諸比丘聞已,當受奉行。
召喚尊者阿難:「阿難!婆羅門波羅奢耶以別種方式教導弟子修習根,而,阿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是另一種。」「世尊!這正是時候,善逝!這正是時候,願世尊教導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7
佛告阿難:「諦聽,善思,當為汝說
「那樣的話,阿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尊者阿難回答世尊:「是的,大德!
8

世尊這麼說:「而,阿難!怎樣是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呢
9
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10
如是,阿難!若有於此五句,心善調伏、善關閉、善守護、善攝持、善修習,是則於眼、色無上修根

11
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阿難!是名賢聖法,律無上修根

12
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賢聖法、律為賢聖修根?

13
佛告阿難:「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14
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俱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15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16
譬如力士彈指
阿難!猶如有眼的男子張眼後能閉眼,或閉眼後能張眼
17
如是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俄爾盡滅,得離厭、不厭,捨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18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眼識知的色上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
19
如是耳、聲緣生耳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以耳聽聲音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20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耳識聞聲,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21
得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22
譬如大力士夫彈指,發聲即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很容易地打個彈指
23
如是耳、聲緣生耳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是則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24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耳識知的聲音上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
25
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以鼻聞氣味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26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為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27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28
譬如蓮荷,水所不染。
阿難!猶如在些微傾斜荷葉上的雨滴,將滾落而不停留
29
如是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
30

這就叫作:在能被鼻識知的氣味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31
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以舌嚐味道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32
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33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34
譬如力士舌端唾沫,盡唾令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輕易地唾出聚在舌端的唾團
35
如是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36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舌識知的味道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37
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
再者,阿難!比丘以身接觸所觸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38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39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40
譬如鐵丸燒令極熱,小滴水灑,尋即消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能彎曲伸直的手臂
41
如是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42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身識知的所觸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43
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意生已速滅
再者,阿難!比丘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44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是則寂滅,是則勝妙,所謂為捨。』
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
45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46
譬如力士斷多羅樹頭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會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滴二、三滴水滴,阿難!水滴的落下[]緩慢,但[一落下,]那時,它就會急速地走到遍盡、耗盡
47
如是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48
阿難!是為賢聖法、律,為聖弟子修諸根。」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意識知的法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阿難!這樣是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49
云何為聖法、律覺()見跡
而,阿難!怎樣是有學(sekha)行者(paipadā)
50
佛告阿難:「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51
耳、鼻、舌、身、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以耳聽聲……(中略)以鼻聞氣味……以舌嚐味道……以身觸所觸……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52
阿難!是名賢聖法、律覺()見跡
阿難!這樣是有學行者
53
(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為無上修根?)
而,阿難!怎樣是聖者的已修習根
54
  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如是,阿難!若有於此五句,心善調伏、善關閉、善守護、善攝持、善修習。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正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正念、正知
55
是則於眼、色無上修根。

56
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
再者,阿難!以耳聽聲……以鼻聞氣味……以舌嚐味道……以身觸所觸……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57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正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正念、正知
58
阿難!是名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
阿難!這樣是聖者的已修習根
59
已說賢聖修諸根,已說覺()見跡。阿難!我為諸聲聞所作,所作已作,汝等當作所作……
阿難!像這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已被我教導,有學行者已被教導,聖者的已修習根已被教導
60
廣說如《篋毒蛇經》
阿難!凡依憐愍對弟子有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所應作的,我已為你們做了。阿難!有這些樹下、這些空屋,阿難!你們要禪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後變得後悔,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61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
==========
  《瑜伽師地論》的釋文所講解的「五轉」(五法)似乎與漢巴經文不符:
《瑜伽師地論》卷92:「復次有一沙門若婆羅門。自既不能善修諸根。而不如理為他施設善修根法。見唯棄背所有境界。名護諸根。然其自於諸弟子眾深生染著。一分起愛。一分生憎。謂於其教順逆因緣適不適意常現行故。於此微細自己雜染。不能以慧如實悟入。而謂自能善修諸根起增上慢。諸有隨順如是見者。彼雖令根離諸境界。獨處空閑。而緣彼境發起種種尋思雜染。然無智慧而自悟入。是亦不名善修諸根。又亦不為善修根故。勤修正行。但信他言起邪勝解及以邪慢。諸佛如來。為諸弟子如理施設煩惱斷故。名善修根。非唯一向背諸境界。
  又諸如來於其三種不共念住。善住其心故。不染著諸弟子眾。於正行眾悅意現行。於邪行眾行不悅意。由此所生貪欲雜染。瞋恚雜染。都無所有。由是因緣。雖與弟子等煩惱斷。而名無上善修諸根。
  又此修根依五品眾有差別故,當知亦有五轉差別。謂佛世尊,(1)或有弟子一向正行而亦畢竟。(2)或有弟子一向放逸而亦畢竟。(3)或有弟子修行正行而不畢竟。(4)或有弟子行於邪行而不畢竟。(5)或有弟子多種品類一行正行。一行放逸,一行一分或時放逸、或不放逸。如是名為第五品眾。
此中如來稱可意者。謂諸弟子於善說法毘柰耶中,為修諸根得圓滿故,修行正行。復有一類不可意者,謂行邪行或不修行,是故如來觀第一眾生起悅意,觀第二眾生不悅意。觀第三眾生起悅意、生不悅意。觀第四眾生不悅意、生起悅意。觀第五眾生起悅意、生不悅意,亦復生起悅不悅意。如來雖復於此五眾發起如是五轉差別悅不悅意,然諸如來終不為彼愛恚行相之所染污,由諸煩惱并其習氣永離繫故、善修根故。是故如來一切煩惱并習永斷,為所依止,能善住念。於弟子眾無諸雜染,說名五轉無上修根。
  又於如是一切五轉隨其所應,當正思惟三種對治。一無常想。二者慈心。三無想定。如是三種。隨其所應當知其相。
  又佛世尊所作已辦無學弟子,名已修根。由彼長夜樂涅槃故,雖遇如前諸有情數境相現前,或純可愛、或純非愛、或多雜類通愛非愛,由貪瞋癡永遠離故,由心解脫及慧解脫增上力故,即由無相令心於彼速疾棄捨。由意樂故,於諸境界起厭逆想。又於涅槃見寂靜德,如是速能安住於捨。由此因緣,一剎那頃失念所作雜染污心亦不得起。當知齊此善修習故,名善修根。

若諸有學未能速疾安住於捨,有餘煩惱熏彼相續成雜穢故。又於一切三轉境中,憎惡所起諸煩惱故。現行煩惱所逼迫時,則能方便住厭逆想及過患想,如是修行能令修根速得圓滿。是故說彼名正行者,如是當知於善說法毘柰耶中大師美妙諸弟子眾,得所得義,能修正行。」(CBETA, T30, no. 1579, p. 823, a16-c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