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慈濟大愛電視台停播《智子之心》,看台灣佛教發展的悲劇走向

http://www.peoplenews.tw/news/3b9bc041-3a01-4bcf-8dae-4eb9ae5c88fd

《涅槃經》十問


《涅槃經》十問。
 1. 古代佛教文獻之中,《涅槃經》有幾個版本?
 2. 上述的《涅槃經》版本哪幾個版本是佛說的?哪幾個版本不是佛說的?
 3. 曇無讖譯《大般涅槃經》和《阿含》、《尼柯耶》之中的「涅槃經」最大的差異是什麼?
 4. 哪一版本的《涅槃經》提到闍維世尊遺體、八分舍利和五百結集?
 5. 哪幾個版本的《涅槃經》從世尊要前往拘尸那羅涅槃談起?哪幾個版本的《涅槃經》從「阿闍世王想攻打跋祇」談起?
  6. 《涅槃經》為何會從「阿闍世王想攻打跋祇」談起?
  7. 為何有些涅槃經記錄了梵天、帝釋在旁,卻未提及諸大菩薩參與涅槃?
 8. 為何佛遺言要依轉輪聖王制式荼毗?依僧制要如何荼毗?兩者差別為何?
 9. 阿難為何未請佛住世?阿難未請佛住世,此中誰是誰非?
10. 「四大教法」的內容是什麼?「四大教法」是要我們學習什麼?

攝頌十問


攝頌十問。
 1. 攝頌與「四句偈、結頌、重頌、優陀那」有什麼差別?
 2. 攝頌都是位於所含攝的經文之後嗎?每一首攝頌都包含十部經嗎?
 3. 攝頌一定是偈頌嗎?
 4. 攝頌與它對應的經文有什麼差異?攝頌的功能是什麼?
 5. 五部「尼柯耶」都有攝頌嗎?
 6. 漢譯四阿含都有譯出完整的攝頌嗎?
 7. 攝頌和經文都是同一組翻譯者所譯嗎?
 8. 經、律、論都有攝頌嗎?
 9. 有沒有同一組經文卻出現兩首不同攝頌的狀況?
 10. 攝頌是佛說嗎?

《法句經》十問

台灣小學,1907年

《法句經》十問。
 1. 為何《法句經》沒編入「四阿含」之中?
 2. 現存的古代《法句經》版本有哪幾種語言版本?
 3. 漢譯《法句經》最可能譯自哪個語言版本呢?
 4. 《法句經》有幾首偈頌?
 5. 各版本《法句經》彼此的差異是大呢?還是差異不大呢?
 6. 《法句經》有重複的偈頌嗎?為什麼?
 7. 為何我們要稱敦煌出土的T2901《法句經》(S. 2021)為偽造的經典呢?
 8. 巴利《法句經》有哪幾首偈頌和其他版本的法句經偈頌不同?出錯的可能是誰呢?
 9. 如果各版本的《法句經》彼此差異很大,為何要同樣稱作《法句經》?
 10. 你最喜愛哪一首《法句經》偈頌?

《雜阿含經》十問


《雜阿含經》十問。
 1. 初學佛者,「四阿含、四部尼柯耶」應先讀哪一部?誰的建議?哪一部文獻提到閱讀順序?
 2. 同時提到「四阿含、四部」時,哪一部會先提到呢?前後次序是什麼?
 3. 漢譯「四阿含」哪一部最先翻譯呢?哪一部最後翻譯呢?前後相差多少年?
 4. 「四阿含」哪一部是第一義諦,誰說的?佛經之中哪一部是經王?哪一部經記載的?
 5. 漢譯《雜阿含》有哪幾本漢譯?誰在哪一個朝代哪一年翻譯的?
 6. 西藏翻譯的佛經有較接近完整的《雜阿含》嗎?
 7. 現今存世的《雜阿含經》或《相應部》有哪幾種語言版本?
 8. 漢譯《雜阿含》的「雜」,是什麼意思?
 9. 漢譯《雜阿含》的結構分多少誦?多少相應?宣稱或主張這樣的結構有什麼文獻證據?
 10. 漢譯《雜阿含經》與巴利《相應部》有哪些主要差異?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邵瑞祺 Richard Salomon:從樺樹皮到貝葉 From Birch Bark to Palm Leaves


2009年6月 15-19日,在美國加州史丹福大學曾舉辦了一次國際學術研討會,名稱為「從樺樹皮到電子數據:佛教寫本研究的最新進展 FROM BIRCH BARK TO DIGITAL DATA:RECENT ADVANCES IN BUDDHIST MANUSCRIPT RESEARCH」,福嚴佛學院的長叡法師(當時是法鼓文理學院碩士生,現為台中市華雨精舍住持,2018/4/27)參加了這一場研討會,也帶回會議論文集。
 約在八年後(2017年2月 17日),Richard Salomon,  02/17/17 在美國愛荷華州大學講了這場「從樺樹皮到貝葉 From Birch Bark to Palm Leaves」的演講,可以當作他這一本書的參考資料。
Salomon, Richard, (2018), The Buddhist Literature of Ancient Gandhāra: An Introduction with Selected Translations, Wisdom Publications, Inc., MA, USA.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關於「楮錢」、「溪錢」


所謂「紙錢」到宋代才出現,因此「焚燒金紙、紙錢」也不會出現在宋代之前。
但是古代有所謂「楮錢」,意思是「用木頭雕成元寶、銅錢」,漆成金色,隨先人埋葬,稱為「瘞錢、瘞楮錢」。到漢朝末年,改用焚燒,以免旁人以為陪葬的是真的金錢,導致盜墓,焚燒用以表示是「楮錢」。 
清代,徐乾學《讀禮通考》96卷:「士庶之家凡有喪者,其靈座前皆設殽果,或土、或木,任意為之,而飾以色。其祭祀則必焚楮錢及金銀楮錠,楮錢亦有用金銀者。」
所以後代,也用紙作成「楮錢」
台灣國立教育部《教育雲》(網址:https://pedia.cloud.edu.tw/Entry/Detail?title=楮錢&search=楮錢):「冥紙。祭祀時所焚的紙錢。明.瞿佑《剪燈新話.卷一.金鳳釵記》:『因引生入室,至其靈几前,焚楮錢以告之,舉家號慟。』《初刻拍案驚奇.卷二三》:『哭罷,焚了些楮錢,就引崔生在靈位前,拜見了媽媽。』也稱為『楮鏹』。」
我沒讀到過「溪錢」,也許以下所述,這就是「溪錢」。
明代,查繼佐《罪惟錄》34卷:「親初死,披髪持缾水濱,哭擲銅錢、楮錢於水,汲(水)浴尸,謂之『買水』,否則以為不孝。」

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十殿閻王的管區


Yifertw 法友:   
       我後來想起,十王是否就是後來留傳的「十殿閻王」?     
                鍾聞瑜 2018/5/7 
========
鍾法友: 
            是的。《佛說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很可能是此一習俗的起源;但是,也有可能在某個地方因為宗教的揉雜,先建立了這個儀式,隔了數十年或一百年,再有人用經書的型式記錄下來,而進一步往外推展。以後者的情況更有可能。
            不過「十殿閻王」這一稱呼本來就有問題。
            印度佛教稱閻王(Yama 夜魔、焰魔、閻魔)為死王。
   稱 Māra 為「魔羅」,當然也有人稱「 Māra 魔羅」為「死王」,但是,從漢譯《雜阿含》與巴利《相應部》的〈魔相應〉和〈比丘尼相應〉以及其他經典看來, Māra 魔羅」似乎在人間趴趴 go,忙著到處去誘惑人墮入紅塵,一點也沒提起他的管區是「地獄、陰間」。
  而「閻羅王」既不是「閻魔 Yama」的音譯,也不是 Māra 魔羅」的音譯,好像混搭式的穿著,或是水餃裡面包 cheese 和巧克力。
  如果說「閻、魔羅、閻羅王」主掌陰間、地獄,怎還會有其他九王?又不是人間找獨董或開董事會?就算是有,「太山王」、「平等王」、「宋帝王」、「變成王」、「五道轉輪王」都不叫「閻王」,怎能稱「十殿閻王」呢? 
  舉一個例,這就好像有歐洲人稱「中華民國的歷任蔣總統一樣」,不能這樣稱呼吧?不是每一位總統都姓蔣呀! 
  稱「十殿閻王」就得罪了其他九殿,最好是不要跑到他們的管區,否則劾大不敬之罪,哪一條鬼受得了啊? 

敦煌寫卷 P. 2001:義淨法師《南海寄歸內法傳》


今天晚上放著正事不作,在網路上看敦煌寫卷 P. 2001:義淨法師《南海寄歸內法傳》,玩興大發,看得津津有味。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次有弘法應人結集,有五七之異;持律大將部分,為十八之殊」(CBETA, T54, no. 2125, p. 205, a19-20)
上面 CBETA 所示的標點不妥,應改為「次有弘法應人,結集有五七之異;持律大將,部分為十八之殊」)。這是「四七句」兩片對仗,前一片「弘法應人」指「五百結集、七百結集」的阿羅漢,「應人」即是「應真」,後一片「部分為十八之殊」,則是指因對律典的開遮不同,分為十八部。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三藏[6]三十萬[7]頌」(CBETA, T54, no. 2125, p. 205, a28-b1)
[6]三=二【宋】【元】【明】。[7]頌+(律有三十千頌)【宋】【元】【明】。。
敦煌寫卷 P. 2001 作:「二藏二十萬頌,律有三十千頌」。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次東有社和鉢底國」(CBETA, T54, no. 2125, p. 205, b9) 。
敦煌寫卷 P. 2001 作:「次東有和鉢底國」。
上面 CBETA 所示的標點:「頭捲體黑——自餘諸國,與神州不殊——」(CBETA, T54, no. 2125, p. 205, b19)。
經典標點,應避免用破折號,不易辨識,容易誤解為經文用字。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雖復親承匠旨、[19]備撿玄宗」(CBETA, T54, no. 2125, p. 206, b5-6) [19]備=目【石】。
敦煌寫卷 P. 2001 作:「雖復親承近旨、目撿玄宗」。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然靈巖四禪床高一尺」
(CBETA, T54, no. 2125, p. 207, a3-4)。敦煌寫卷 P. 2001 作:「然靈巖西禪床高一尺」。「靈巖、西禪」似乎是指寺名,或者是「靈巖寺西禪和尚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座一肘,互不相觸」(CBETA, T54, no. 2125, p. 206, c27)
,從敦煌寫卷 P. 2001來看,「座一肘,互不相觸」比較合理。
,,,,,,,,,,,,,,,,,

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Ah! Salomon!


在百貨公司遇見 Salomon,想到的是 Richard Salomon 和犍陀羅語佛教文獻,而不是時髦的鞋子和服飾,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法鼓山上,他來參加《中阿含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雖然我非常景仰他在犍陀羅語佛教文獻所作的貢獻,卻無適當的機緣和他交談。
Richard Salomon
Salomon 的中文名字叫「邵瑞祺」,我還壓著他這一本《古代犍陀羅佛教文獻》在桌上,別貪玩了,趕快閱讀!

照片最右邊的是 Richard Salomon,右邊第二位是 Rod Bucknell,右邊第三位好像是 Michael Radich,最左邊正在指揮的是惠敏法師。
當然在百貨公司我也見到史努比 Snoopy 和壞脾氣的瑪莉 Crabby Ma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