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漢譯佛典之中的「複譯」


在辛島靜志老師的論文中提到,觀音的梵語是Avalokitasvara,其中Skt.:avalokita的ava是前綴詞,意指向內向下,lokita是lok 看的過去分詞,合起來的意思是「觀察」;Skt.:svara則是聲音,avalokita與svara合起來的意思就是「觀音」,有的人會把lokita的lok引申出Skt.:loka(世間),所以將「觀音」翻成「觀世音」。
在翻譯的過程當中,譯者如果將「avalokita」理解作「觀察」,就沒有「世 loka」的翻譯空間,所以譯者有可能是將「svara」譯成「世間音聲」,用以呼應經文的「聞聲救苦」,這也就是經文所強調的:「信眾必須大聲呼出菩薩名號」的意思。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譯者將他自己不確定的兩種意思,混搭在一起。也就是譯者一方面聽到「avalokita理解作「觀察」的意思,一方面又聽到這個字有 loka 世間的意思,他沒辦法確定哪一個世正確的,就將兩種譯在一塊。
這種漢譯才有的特殊情況,學者稱為「複譯」。「複譯」的另一特例是「辟支佛 pratyekabuddha(Skt.)」。這個字巴利文獻作「pacceka-buddha」,「pacceka」意為「單獨的、各自的、獨自而不依靠他人的」,所以漢譯為《增壹阿含52.2經》:「自毘舍羅婆去世,更無佛出。爾時,各佛遊化。...時彼婢使語各佛曰:『大家欲見,願屈至家。』」(CBETA, T02, no. 125, p. 824, b14-20)。《六度集經》卷1:「即有各佛五百人來之其國界」(CBETA, T03, no. 152, p. 2, a18-19)。或譯獨覺,《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3〈報恩品 2〉:「利根聲聞及獨覺」(CBETA, T03, no. 159, p. 301, b19)。但是此字也被理解作「paṭicca 緣」或「paṭicca-eka 緣-『一』」,《中阿含180經》:「有信族姓男、族姓女布施如來,施緣一覺,施阿羅訶」(CBETA, T01, no. 26, p. 722, b15-16)。《六度集經》卷1:「或得溝港、頻來、不還、應真、緣一覺、有發無上正真道意者」(CBETA, T03, no. 152, p. 2, b22-24)。或單純譯作「緣覺」,《雜阿含1227經》卷46:「如來及緣覺,  佛聲聞弟子」(CBETA, T02, no. 99, p. 335, c13)。《別譯雜阿含54經》卷3:「諸佛與緣覺,菩薩及聲聞」(CBETA, T02, no. 100, p. 392, b28)。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法友飛鴻 236:關於「輪迴」的對話


來自 Chen Jian 的留言:
慈濟大學 林建德教授 的不同觀點:「輪迴觀念並非重要」,雖然我不太認同,但也謝謝林教授的另一觀點。
林教授文章的摘要:
...因為早在佛出世前古代婆羅門教已有輪迴思想,因此輪迴並非成為佛陀信仰者的必要條件,佛陀只是尊重傳統、尊重既有舊說,另闢蹊徑開示修行與解脫之道。
... 換言之,佛陀不是要人「信輪迴」,而是要人「斷煩惱」... 
邱陽創巴(Chögyam Trungpa)仁波切即表示「六道」是我們心識的投射,「六道」密切關乎我們的情緒和心理狀態,當我們貪瞋痴等各種煩惱習氣顯現時,我們即在不同的生死界域中輪迴流轉著。近來不少學者也指出相同看法,包括 Kenneth K. Inada、Rupert Gethin、Peter Harvey等人,認為是藉由「譬喻」的手法,以更具象的方式來展示業力的觀念及真實性,可說是宗教語言的特殊運用,以助於實現道德教化的目的。...
 ...輪迴與業力的關係,在佛教中業力是確定的,輪迴或僅是業力的輔助說明... 

林教授原文: (http://www.yinshun-edu.org.tw/en/node/22021

這兩篇文章似乎可做對話,
貼上菩提比丘長老的回應:
... 然而,對輪迴教說不予重視,把佛法全義解釋為藉提升自我覺察以緩解精神痛苦,便使它失去了那些更寬廣的視點,佛法有賴於後者才得以保持完整的廣度與深度。那樣做的嚴重危險是,最終把佛法縮減至無異於一門複雜而古老的人道主義心理療法。 
... 
對輪迴原理的充分認識,將會提供全景視野,我們得以在更廣闊的背景與全副的關係網絡下審視人生。這將促使我們加快在這條道路上的步伐,也將為我們揭示修持目標的深遠意義,即心智最終從苦中解脱時輪迴的終止。
----------
原貼文〈長老菩提比丘:佛法可以不提輪迴嗎?〉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3/10/blog-post_968.html)
----------
非常感謝老師會後的討論與此篇文章,小弟認為,這真的是正見增上,何以故?因為佛教內、甚至是應用佛教的正念療法或者是小弟學習的榮格,都有跟佛教相近處,但要能夠真實分辨出佛法的殊勝,以及扎實的以佛教正見為判斷基準,並不容易!!!!!
我有這種感想。
==========
Dear Chen Jian,

    林教授的此篇貼文引述了別人觀點,不容易判斷他本人的主張,我只好假設以下兩點是他的見解:

三、佛法的重點未必在於爭執輪迴存在與否,而在於接受這樣的觀念,如何對人心產生教化或引導功能,不管是道德或解脫上的教化或引導。
四、輪迴其一在於解說生命的相續,人死後不是一了百了,而以不同形象、不同方式存在著,否則易落入某種「斷見」;至於如何的流轉和相續(成某一特定有情眾生),則未必可輕易判定。
--------
   我整理出以下的幾種看法:
1. 輪迴不是佛陀首創,相信有輪迴不一定就是信奉佛教。
2. 「輪迴」這樣的觀念不重要,佛陀只是尊重傳統來作道德或解脫上的教化。
3. 「輪迴」的教導很重要,是佛教體系不可缺的一環,不應該把它當作一門「心理治療」。

你的主張是這三種的哪一種?

----------- 
1. 建議你暫時建立兩個平行系統,一是阿含、尼柯耶系統,一是榮格系統。等兩個系統分別建立得稍為有規模之後,再嘗試著用甲系統去看乙系統,或者輪流觀察。你目前情況,我感覺起來像是你到了歐洲,去了柏林覺得柏林很像台南,到了米蘭,又覺得米蘭很像三重。這樣子是沒辦法認識歐洲的。 
2. 面對菩提比丘與林建德的文章,首先是找阿含、尼柯耶之中,相關的經文怎麼說?說的次數有幾次?經典裡出現過 「Samsara 輪迴」這個字嗎?再回來看兩家的主張合不合理?有沒有低估或太過誇張的地方? 
3. 至於佛教「輪迴」與《吠陀》、《奧義書》或耆那教的「輪迴思想」,哪些是相同點?哪些是差異點?這是目前台灣學術界最欠缺的地方,我對此毫無概念,所知不多,無法插嘴。
======
Dear Chen Jian , 林建德教授的第二項有一些語病。「二、輪迴與苦痛的關係,苦痛是真實的,輪迴或可說是苦痛的代名詞;」英文已經少用 suffering 來翻譯 dhukkha, 漢譯也應該避免用「苦痛」來翻譯 dhukkha,依照「阿含、尼柯耶」教義,「苦痛」是苦,「歡樂、幸福」是苦,「不痛不樂」也仍然是苦。
        Yifertw
========
 來自 Heaven Chou 的留言:
如果沒有輪迴,生、死之苦也就沒什麼苦了,人人都是不受後有,那佛法的教導有沒什麼特別了。
-------
來自 Chen Jian 的留言: 
忍者兄這個點,也很到位,從反面講,那這樣其實諮商就好,幹嘛需要佛法,只需要當下平靜的話,這樣去切,更深刻一點。
---------
來自 Heaven Chou 的留言:
如果沒有輪迴,連成佛都變的不可能了.... 有可能啦,只是不是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而是剛好出生那一世就成佛了。
話說回來,成佛也沒有那麼珍貴了,人死一了百了,何必學佛呢?
-------
來自 Chen Jian 的留言: 
所以這個,有時佛教學者圈的意見,如果有所疑義,不管是什麼頭銜,仁波切還是教授等等,真的要用自己的眼睛去分辨一下。
「輪迴」意思其實這樣去想,更深了,壞的沉淪,好的累積,真是越來越深刻^^ 
-------
來自 羅雜華 的留言:   
這樣說的話,否定輪迴,其實就是斷見,只是採用了另一種現代知識化的解釋了!
---------
來自 Heaven Chou 的留言:
剛又看了一下原文: 
 ======== 
近來西方學界對於輪迴有不少論辯,認為輪迴不是佛陀特見,因為早在佛出世前古代婆羅門教已有輪迴思想,因此輪迴並非成為佛陀信仰者的必要條件,佛陀只是尊重傳統、尊重既有舊說,另闢蹊徑開示修行與解脫之道。  
換言之,佛陀不是要人「信輪迴」,而是要人「斷煩惱」;亦即,相對於「輪迴」,他更著眼於「煩惱」,及其相關之「解脫」問題。 
=========  
1. 印度的傳統有相信輪迴, 也有不信輪迴的. 很難用一句尊重傳統來表示.  
2. "煩惱" 也不是佛陀特見, 所以如何能說 "佛陀不是要人「信輪迴」,而是要人「斷煩惱」"? 這個邏輯也是大有問題的.。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Snp 1.2 Dhaniya Sutta, Suttacentral


老是找不到我以前對 Suttacentral 對照表的訂正,我想最根本的解決方法是發表到自己的部落格,這樣就不會再浪費時間去搜尋,也不用反反覆覆去編列同一張表。
Snp 1.2 為巴利《小部》的《經集》1.2經:丹尼雅經(Dhaniya Sutta)。元亨寺《南傳大藏經》和達和法師同譯作「陀尼耶經」(CBETA, N27, no. 12, p. 7, a3 // PTS. Sn. 3),郭良鋆《經集》譯作「特尼耶經」。
這一部經似乎沒有對應的漢譯經典,所以各家論列的只是「對應偈頌」。
Suttacentral 列 Snp 1.2 的 33, 34 兩頌的對應偈頌《雜阿含1084經》、別譯雜阿含23經》與 SN 4.9。
此兩頌為
(33)「有子者以子而喜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喜樂;人追求而得喜樂,任何人都因追求而得到喜樂。」(魔羅)
(34)「有子者因子而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憂;人追求而生憂,任何人都因不追求而不生憂。」(世尊)
------
《雜阿含1084經》:「時魔波旬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
『常逼迫眾生,  得人間長壽,
 迷醉放逸心,  亦不向死處。』
爾時世尊作是念:『此是惡魔來作惱亂。』即說偈言:
『常逼迫眾生,  受生極短壽,
 當勤修精進,  猶如救頭然。
 勿得須臾懈,  令死魔忽至,
 知汝是惡魔,  速於此滅去。』」(CBETA, T02, no. 99, p. 284, b27-c7)
《別譯雜阿含23經》卷2:「爾時魔王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至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立,而說偈言:
『人生壽長,  無諸嬈惱,  常得安隱,
 無有死徑。』
佛作是念:『魔王波旬來作嬈亂。』即說偈言:
『人命短促,  多諸嬈害,  宜急修善,
 如救頭燃。  當知波旬,  欲來惱觸。』」(CBETA, T02, no. 100, p. 381, b3-10)
------
我的推測是製表者可能誤將《雜阿含1004經》看作《雜阿含1084經》,造成後續的錯誤。
實際上此兩頌的對應偈頌應為《雜阿含1004經》、《別譯雜阿含142經》與 SN 1.12 & SN 4.8.
《雜阿含1004經》:「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母子更相喜,  牛主樂其牛,
 眾生樂有餘,  無樂無餘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母子更相憂,  牛主憂其牛,
 有餘眾生憂,  無餘則無憂。」」(CBETA, T02, no. 99, p. 263, a17-22)
《別譯雜阿含142經》卷8:「
「若人有子孫,  則便生歡喜。
 財寶及六畜,  有則皆歡喜。
 若人受身時,  亦復生歡喜。
 若[5]見無身者,  則無歡悅心。」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若人有子孫,  則能生憂惱。
 財寶及六畜,  斯是苦惱本。
 若復受身者,  則為憂惱患。
 若不受身者,  則名寂滅樂。」」(CBETA, T02, no. 100, p. 428, a20-28)



[5]見無=無有【宋】【元】【明】。

曬書房


將近一個月時間,寫作進度接近龜速,一天寫不到五十個字就累了,提不起勁來。直到昨天才略為好轉。趁這一空檔來曬一曬我的書房吧!
跟所有寫作者一樣,書桌上橫橫斜斜地堆置書籍、影印資料;因為這些資料只要有人搬動就會讓作者找不到,所以書房是嚴禁整理打掃的。
家人也將書房當作「軍機房」,怕一進入會觸犯戎機,所以也不願踏進來。
書桌前兩排書櫃,一邊是期刊與法鼓文化出版公司的英文佛學書籍,另外一邊是《大正藏》、《佛光阿含藏》、印順導師《妙雲集》與佛學專著,還有兩排漢譯佛典語文學漢校勘學、聲韻學的專書。

右側的書櫃則是全套的《正觀》雜誌與《福嚴佛學研究》,搜羅得不齊全的《中華佛學學報》、《漢語史學報》與《漢語史研究集刊》。
我寫作查資料,仍然大量倚賴紙本,純粹用電子檔,我寫不來。
家裡那個長頭髮的,近十年來猛勸我不要再買書;她認為要看書在網路上看電子書就好,要查資料就上圖書館去查;這是不識民間疾苦的人才講的話,寫作就是身邊要一個微型的圖書館,才能提筆寫字。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2/05/blog-post_8393.html)。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菩提樹日記 11:20170619


菩提樹搬到新竹來,已經將近八個月了。
這一段期間最困擾我的是樹上的蚜蟲,多的時候,整片葉子有密密麻麻的白點。
即使有一整個月我將兩個盆栽端出戶外,經歷了酷寒、強風、烈日、暴雨、枯槁、摘葉,菩提樹掉葉、枯瘦,蚜蟲仍然堅守陣營,大有海枯石爛、不離不棄的精神,真是無可奈何。
菩提樹仍然長高、發了幾片新葉,似乎該給它們換新盆了。
===========
《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26:「有諸比丘不嚼楊枝,口臭、食不消。有諸比丘與上座共語,惡其口臭。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應嚼楊枝!嚼楊枝有五功德:消食、除冷熱、涎唾善能別味、口不臭、眼明。」
有諸比丘趣嚼木,佛言:「有五種木不應嚼:漆樹、毒樹、舍夷樹、摩頭樹、菩提樹,餘皆聽嚼。」」(CBETA, T22, no. 1421, p. 176, b17-22)。

生命導師與魔術師


我從小就喜歡看魔術表演,小時候也有上台當魔術師的來賓的時候,那時候覺得魔術師只是把你當傻子耍。不管是以前或現在,有些魔術我隱約可以猜出他是怎麼辦到的,有些魔術對我而言,完全沒有破綻,假得像真實的一樣。
長大後,我開始思考「生命」與「真理」兩個問題。我經常問我自己:「我是遇到一位生命導師?還是遇到一位魔術師?」
我漸漸給自己一個結論:「真正的魔術師會告訴你他在變魔術,他從不冒充生命導師。真正的生命導師有時甚至不告訴你他是位導師,他也許會變魔術、也許不會變魔術,他從不在你面前變魔術。」「對我而言,剩下來的問題只有兩個:一個是在你面前變魔術的『生命導師』,另一個是自稱為『生命導師』的魔術師。」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巴利《經集》1.2經:丹尼雅經(Dhaniya Sutta)




當我寫作閱讀不順、精神萎靡、消磨太多時間在一些竹頭木屑的瑣事時,我就會翻譯一些佛經來振奮精神和調整生活步調。這次我選擇翻譯的是巴利《小部》的《經集》1.2經:丹尼雅經(Dhaniya Sutta)。
巴利五部《尼柯耶 Nikāya》為《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與《小部》,前四部通常被簡稱為「四部」尼柯耶用以和漢譯的《雜阿含》、《中阿含》、《長阿含》、《增一阿含》(《增壹阿含》)等四阿含對應。歐美學者對於《小部》第五經的《經集》特別重視,巴利《相應部》與漢譯《雜阿含》的經文明確地提到對《經集》的第四品《義品》與第五品《彼岸道品》某一偈頌的解釋,僅存於漢譯的《大智度論》也引用了不少《經集》的偈頌。歐美學者認為《經集》出現了不少最早期的佛教文獻資料,特別是「阿育王法敕」當中提到佛教僧俗應多誦習的七部經典之中,就有四部出現在《經集》。
目前版主所知的巴利《經集》的漢譯,有郭良鋆翻譯的《經集》,譯者當年可能對上座部的佛教教義不夠熟悉,使用一般詞彙翻譯佛教術語,容易誤導初學,不是理想的版本;很不幸地,這也是目前台灣佛教界較通行的版本。其次為高雄元亨寺版《南傳大藏經,小部》的《經集》,這本書主要是倚賴日譯《南傳大藏經》進行漢譯,文字生硬,校對不夠踏實,也有漏譯、誤譯之處,不是能夠完全信賴的版本。接著就是達和法師翻譯(2008),在法鼓出版的《經集》。達和法師的翻譯並未顯示巴利註釋,感覺只是平鋪直述地翻譯經文,所附的註解數量不足,缺乏現代學者的研究成果,仍然有其缺陷。
除此之外,版主曾借閱過一本據說是譯自泰國版巴利三藏的漢譯《小部經》,聽說可以在嘉義「法雨道場」請到此書,因為手頭沒有此書,也就無法參考此書的譯文。
我主要是依據 Norman 的英譯《經集》進行翻譯(Norman, K. R., (1995), The Group Discourses II, PTS, Oxford, UK.),據說,菩提比丘有一本英譯《經集》將於年底出版,版主只好先譯,等明年拿到書在做補充了。
=======
經文是證得等正覺的佛陀憩息在農場主人(?)牧牛人丹尼雅(Dhaniya)的屋外,丹尼雅(Dhaniya)勞累地完成當天的工作,心滿意足地在自己的小屋裡休息,看著濃黑厚重的層層烏雲,在密雲欲雨的天氣唱著詩歌(udānaṃ udānesi 唱著「優陀那頌」),自我陶醉。丹尼雅(Dhaniya)意思是「有財富的人」,親切一點來說,就是「小財主」,看起來像是一種稱呼,而不是父母所取的人名。
在屋外的佛陀也應和著吟誦偈頌,似乎是喜劇歌劇當中兩個角色的對唱。
(數目字編號是《經集》的偈頌編號,方便讀者、版友查閱資料。)
(18)「我飯已煮好乳牛已擠好奶,在摩希河畔與妻子共宿;
          我的小屋完整而安適,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19)「我已無瞋恨也無障礙,在摩希河畔(獨自)住宿一晚;
          我沒有小屋完整而安適,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丹尼雅唱的「我飯已煮好乳牛已擠好奶 Pakkodano duddhakhīrohamasmi」其實和世尊的「我已無瞋恨也無障礙  Akkodhano vigatakhilohamasmi」聲音相似而意義完全相反。
-----------
(20)「我這裡沒有牛蠅也沒有蚊子,牛群放牧在水草充足的牧場;
          牠們能承受即將來臨的大雨,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1)「我的筏已經綁好,我已經(準備)渡河到了彼岸; 
          (已經渡了河)我無需再有筏,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Norman 認為第20頌的反諷式的回答已經遺失,現存的第21頌是下一頌丹尼雅的問句,後半段則是世尊的回答--也就是說,這兩頌也不齊全。依照Norman 的解釋:「丹尼雅第一句說已經準備好了筏,第一句說即使大水橫溢,他也準備好渡河上岸,第三句弄丟了,第四句跟前面相同。」
(21)頌第三句說「我已經沒有筏」,則是針對「第一句」的反諷,第二句、第三句也丟失了。
-----------
(22)「我妻順從而不輕浮,我妻與我長期共住而令人喜愛;
          我不見她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3)「我心順從而解脫,我心(只)停駐於我之內而調御; 
          我不見它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各家學者都將第22頌的「Gopi」解釋為丹尼雅妻子的名字。 Norman 認為此字的意思是母牛。依照Norman 的解釋,第一句就成為「我的母牛馴服而不輕躁」,第二句就成為「我的母牛與我長期相處而可愛」。
-----------
(24)「我自力掙來聘雇他人的所需(物資),我的子女跟我一樣健康;
          我不曾聽到過他們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5)「我不受任何人聘雇,我以(乞食)所得遊行四方; 
          我無需任何酬勞,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Norman 認為第25頌的「前三句」只回應了前一頌的「第一句」,應該還有兩句來回應前一頌的「第二句與第三句」,這兩句可能在背誦過程遺失了。
-----------
(26)「這裡有母牛、公牛和牛犢,也有懷了孕的母牛;
          這裡有領導群牛的大公牛,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7)「這裡沒有母牛、公牛和牛犢,也沒有懷了孕的母牛;
          這裡更沒有領導群牛的大公牛,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約成立於西元前一世紀的南傳《彌蘭陀王所問經》(相當於漢譯 T1670《那先比丘經》(CBETA, T32, no. 1670A, p. 694, a3)的 369 頁引用此處「第27頌」,第27頌的「這裡」指的是「我的教法 sāsana」。
-----------
(28)「木樁釘得牢固而無法動搖,新用文邪草編成的韁繩十分堅韌;
          大公牛也無法掙脫,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9)「像頭公牛掙脫桎梏牢籠,像頭大象將臭蔓草扯成碎片; 
          我將不再坐母胎,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約成立於西元前一世紀的南傳《彌蘭陀王所問經》(相當於漢譯 T1670《那先比丘經》(CBETA, T32, no. 1670A, p. 694, a3)的 369 頁引用此處「第29頌」,並且宣稱是引自《牧牛人丹尼雅經》。
-----------
(30)大雨緊接著下了起來,淹過了低地與高地,丹尼雅聽見滂沱的雨聲,他說:
(31)「我們能見到世尊,可以說是得大利益; 
          我們到具眼者的你面前請求歸依,請教導我們吧,偉大的牟尼!」(丹尼雅)
(32)「我妻和我都將專心學習,請允許我們在善逝之前修梵行; 
          渡過生與死而到彼岸,讓我們究竟苦邊。」(丹尼雅)
(33)「有子者以子而喜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喜樂; 
          人追求而得喜樂,任何人都因追求而得到喜樂。」(魔羅)
(34)「有子者因子而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憂; 
          人追求而生憂,任何人都因不追求而不生憂。」(世尊)
-----------
一般認為第30頌為背誦者所加。有些版本不將此處編偈頌編號。
Norman 認為此經應該在 31, 32 兩頌之後即結束。 33, 34 兩頌為後來所加。
《雜阿含1004經》:「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母子更相喜,  牛主樂其牛,
 眾生樂有餘,  無樂無餘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母子更相憂,  牛主憂其牛,
 有餘眾生憂,  無餘則無憂。」」(CBETA, T02, no. 99, p. 263, a17-22)
《別譯雜阿含142經》卷8:「
「若人有子孫,  則便生歡喜。
 財寶及六畜,  有則皆歡喜。
 若人受身時,  亦復生歡喜。
 若[5]見無身者,  則無歡悅心。」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若人有子孫,  則能生憂惱。
 財寶及六畜,  斯是苦惱本。
 若復受身者,  則為憂惱患。
 若不受身者,  則名寂滅樂。」」(CBETA, T02, no. 100, p. 428, a20-28)
[5]見無=無有【宋】【元】【明】。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源自台灣原住民語的地名


1. 「茄拔」
這幾天「王昭華臉書」討論南部「茄拔」地名,父老相傳 「茄拔」是平埔族語,意為「木棉」,終於有人給了正確答案。  (https://www.facebook.com/cit.lui.hoe/posts/1716661951685121?comment_id=1717642864920363)
朱榮文提供:「我想應該攏是silaya族語kaboasoa的漢譯字亦就是「木棉」的意思」。
彰化市古稱「半線」。和美,曾經叫做「卡里善」、「和美線」、「朥狸散」,這是源自於巴布薩族的發音,意指「冷與熱的交界」,所以後來出現「和美線」、「和美散」的稱呼,可能是因「善」、「散」、「線」音接近。彰化市古稱「半線」。「線」有可能是和「灣 wan」一樣,意指地名或「某種地」。「kaboasoa」全譯應作「茄拔線」,如同「和美線」簡稱作「和美」一樣。荷蘭時代的戶口表有「Asock」,即清領時期舊文獻中的平埔族巴布薩族「阿束社」,(地點在今彰化市大竹路);荷蘭時代的的「Babousack」,即清領時期文獻中的「馬芝遴社」(在鹿港)。 和美,曾經叫做「卡里善」、「朥狸散」,這是源自於巴布薩族的發音,意指「冷與熱的交界」,所以後來出現「和美線」、「和美散」的稱呼,因「善」、「散」、「線」音接近。
2. 「和美」 「以下為「冷板凳」提供: 自創和美地名字源: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137a196-ef78-404d-8671-2c40cef26f5a 『和美,曾經叫做「卡里善」、「朥狸散」,這是源自於巴布薩族的發音,意指「冷與熱的交界」,所以後來出現「和美線」、「和美散」的稱呼,因「善」、「散」、「線」音接近。』 卡里善 Kalisian ,日本人改寫作「和美線 Kamisen」。
但是台語稱呼至今猶存,是稱為「ho5-bi2-suann3」。


3. 「鹿港」
「鹿港」地名來源有一說,是源自當地巴布薩族「Rokau-an社」的閩南語音譯。

4. 「北斗」 北斗舊名「寶斗」,是平埔族(當然也是巴布薩族)東螺支族「Baoata社」所在地,音譯為「寶斗」。


5. 「二林」 「二林」是平埔族巴布薩族「二林社」的故鄉。荷蘭時代稱Gielim。


6. 「埤頭」
埤頭鄉內有「番子埔」,為平埔族巴布薩族的聚落舊址,荷蘭時代稱Dobale,即清文獻中的「東螺社」。

達賴喇嘛談『破除迷信 get rid of superstition』(中文翻譯 蔣揚仁欽)


達賴喇嘛說:「這種佛法的迷信,不只沒有好處,反而添增了許多胡思亂想。」
印順導師說:「其實我的思想, 在民國三十一年所寫的《印度之佛教》〈自序〉,就說得很明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傳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我不是復古的,也決不是創新的,是主張不違反佛法的本質,從適應現實中,振興純正的佛法。」

比丘尼釋宗禪開「茶車」全省奉茶

以下引自《自由電子報》:(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100160)
2017-06-14 17:35 〔記者張軒哲/台中報導〕無味是真味!女禪師釋宗禪鑽研茶道多年,為效法日本煎茶道始祖「賣茶翁」精神,她今年出家後,本月首度駕駛行動茶車從台北市出發環台,免費奉茶與民眾結緣,她婉拒民眾佈施,盼以茶行道、渡己助人。今日她在台中市外埔奉茶,有婦女傾訴親子問題,釋宗禪樂觀開導,直呼獲益良多。 
釋宗禪原本是生意人,專研佛法與茶道多年,還開班授課,今年她剃度出家,平日在陽明山修行,因就讀佛光大學藝術研究所期間,碩士論文研究日本江戶時期賣茶翁思想,被日本茶道的代表人物,原名「月海元昭」禪僧担著茶擔走出寺院修行的精神感動,萌生環島奉茶念頭。 
釋宗禪今年收購友人行動咖啡車,改成行動茶車,預計每逢雙月環台奉茶,主要與沿途民宿客人結緣,民眾圍在車旁品茗,除了介紹茶道禮儀與茶葉特色,釋宗禪與喫茶者話家常,分享生活點滴與人生觀,她不營利也不收受捐款,單純分享人生故事,讓品茗者寫下祝福的話。
她11日從台北出發,沿途在桃園市與苗栗縣的民宿落腳,泡茶與民宿客人分享,有一名七旬老翁認為自己畢生積蓄不多,是個沒福報之人,釋宗禪反倒安慰老翁身體健康能下田種西瓜,就是最好的福報。 
今日她在外埔一間農舍奉茶,林姓女公務員特地請假前往品茗,訴說親子瑣事,經釋宗禪提點,林女直呼獲益良多。釋宗禪說,秉持敬天、愛人、惜物、以茶行道渡己助人,品茗蘊含更多精神層面,盼使民眾領悟「真味」究竟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