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法句經與雜阿含讀書會直播影片(10/21)

蘇錦坤老師主講的法句經與雜阿含讀書會直播影片(10/21)
第一段:

「龜茲要念丘慈;月氏要念肉汁」


以下引自部落格《麻瓜的語言學》,〈「龜茲」怎麼念?〉原文發表於 2015年一月


=========

談到「正確」的讀音,那麼有許多人一定會想起歷史課本上面的一些國名,從小到大也遇到幾個字音魔人老師,舉凡:「龜茲要念丘慈;月氏要念肉汁。」好像沒這樣念就少了點文化氣息。

我們可以想想,如果它本來就念「丘慈」和「肉汁」,那它幹麻要故意寫烏龜的「龜」和月亮的「月」?這當中一定有詐,因此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真相到底是什麼。

前漢書記載,龜茲要念「鳩慈」;在同本書另一節,這兩個字標音為「丘茲」。這也是有些老師倡導念成「丘慈」的原因。但這實在有個很大的問題,就如同之前講過的,語言是會一直變化的,當時的丘慈和龜茲可能念起來差不多,但現在的音簡直天差地遠,所以我們還是先看一下這字怎麼來的。

龜茲是一個古代西域的綠洲城市國,以現代中國來看約在新疆庫車縣的地方。當時的人們講一種叫做「龜茲語」的語言,這種語言是印歐語系東邊分支的一種,以龜茲語來發音,龜茲是「Kutsi」,要是現代中文大概會翻成「庫奇」 ,跟剛剛的「庫車縣」音頗像的,因為它們就是同個字源,也就是龜茲的真面目。

當時的人們聽到「Kutsi」,就用相近的音表示,無論是龜茲、丘慈、邱慈、屈支、丘茲、拘夷、歸茲……(以上都是古書中出現過的龜茲),其實都是「Kutsi」的翻譯。看古人混用這些字的狀況,我們可以確定對他們來說,龜、鳩、丘、邱、拘等等都是相近或相同的,用漢語其他語言或日語念就會更像了,所以前漢書才會說「龜茲」要念「鳩慈」。不過,隨著漢語音韻不斷改變,這些字開始分化,到了現代,龜不是丘,丘也不是屈,屈更不是歸。因此無論是念規還是念秋,都離原來的音很遠了。

至於「月氏」,比較可惜的是目前只能知道他們大概是漢藏語言的一支,但已成為死語,也沒有任何記載,不過就先秦的文獻來看,當時也被寫作「禺氐」,所以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絕對不是肉汁。

就像這樣,很多古地名看起來跟現代差很多,但其實在古代都是同一個字源,在翻譯時也常混用。舉凡:天竺、身毒 
vs 印度、突厥 vs 土耳其、只是這些字到了現代各自變成了不同念法,因此沒有所謂「丘慈」才是對的,因為它們都變化過、不再是當時的發音了,真的比較起來,「龜茲(音規茲)」可能還比「丘慈」更接近龜茲語原文一些。

語言重要的是傳達,如果大家都念秋,那就沒必要念規;如果大家都念月,也沒必要硬糾正成肉,因為這些東西都是翻譯過來的,讓對方聽得懂才是重要的,真要探討誰有文化誰沒文化,若從翻譯忠實與否的角度來看,說不定念規才更有「文化氣息」呢!

(圖為 chalawa 所製地圖,圖上的「庫車」就是龜茲古國的所在地。)

=========
本部落格〈台語與佛典 -- 2〉發表於 2008/4/3
8. 龜茲
西域的古國龜茲,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紀錄:『屈支,舊曰茲』法雲註曰:『又音丘慈』﹔當代佛典古文字的研究大師季羨林在《大唐西域記校注》說:『我國古代稱龜茲,或丘茲,丘慈,屈茨,均為古代龜茲語 Kuts 的不同譯法。』在酈道元《水經注》此地是稱為屈茨。這個地方是中國新疆的庫車,英文為 Kuche。我們的問題是『怎會翻成這樣』?
岔一下題,如英文的 John 不是應該譯為「鍾」,怎會譯為「約翰」? Jesus 不是應該譯為「吉瑟士」,怎會譯為「耶穌」?(http://yifertw.blogspot.tw/2009/01/john.html)
仔細推敲,最初來傳教的是西班牙的耶穌教會的傳教士,說的應是西班牙文,這兩字以西班牙音而言算是相當準確的。
我們嘗試從佛典古譯中,藉由巴利文,梵文,吐火羅文,來定一個字的讀音,然後問『怎會翻成這樣』?首先必須把「古人翻錯了」這個可能性擺在最後的選項,古代的翻譯者對兩種語言的掌握比我們好,對佛典的理解比我們強,對佛教的信仰比我們深入,在翻譯時,求準確的心比我們強烈,『為什麼會翻成這些字』?很可能是古時候這些漢字讀起來較接近外國語言,而現在讀起來不像了(有時候古人也知道這個現象,所以要我們讀成『破音字』,這個問題我們後面再談),這就牽涉到「聲韻學」上古漢音與中古漢音的問題,必須在《廣韻》、《切韻》,玄應的《一切經音義》去尋覓。
我們想做的是「把上述的資料當作錄音帶」,去還原台語的古音,我們必須放在心中的是,「台語」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單純而大家一致同意的一種語言,現在你我講的可能是不同的台語,我們有漳州,泉州,同安,金門,潮州,甚至有「河佬客」的台語,各種台語的田野調查,可以閱讀洪惟仁老師的著作。
我們回到「龜茲」的讀音,在不是很久以前,筆者還是小學生的時候,老師告訴我這兩個字是「破音字」,要注音成「秋慈」,否則會扣分,以台語發音,「龜茲」、「丘慈」發音的差異不大,「龜 ku1」與「丘 khu1」的差別而已,學者認為玄奘親到印度,通曉梵音,譯音較為準確,「屈支」的譯音,「屈 khut」為入聲字代表 u 是短母音,其他譯名的「茲」「慈」,台語音為 tsu,玄奘譯為「支」tsi (類似國語「機」的音),比較接近 kuts 或 kuche的音。「華語、普通話」音不管「龜茲」或者「丘慈」或者「屈茨」,甚至「屈支」都已失去寫音的功能,唯有台語讀音可以看見當時譯者的讀音。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法友飛鴻 262:答 Aacdsee 「七處三觀」與「陰、界、入」


Dear Yifertw:
        老師您好
        冒昧打擾了
        在這篇文章中看到五陰、六入、十八界, 就想請教一個問題, 在《七處三觀經》中的「陰、界、入(有的版本內容不一樣)」,其中的「界」 莊春江老師認為是地、水、火、風、空、識六界, 並引印順導師之文說明五陰著重心理,六入著重生理,六界著重物理。 
  但是在下看古論陰界入並提,「界」好像都是指六根、六塵、六界,為十八界? 請問老師依您對文獻學的看法,「界」應以何說比較可能呢? 感謝。

        aacdsee      2017年11月19日 下午9:00
===========
親愛的 Aacdsee:
  一般經文與阿毘達磨所提的「陰、界、入」和《七處三觀經》不能簡單的相提並論。
  請參考:
 蘇錦坤,(2012),〈《七處三觀經》研究(1)---《七處三觀1經》校勘與標點---兼對 Tilmann Vetter Paul Harrison 論文的回應〉,《福嚴佛學研究》7期,1-74頁,新竹市,台灣。(https://www.academia.edu/7251799/Collating_and_applying_modern_punctuation_to_T150A_2012_七處三觀經_T150A_校勘與標點)
         此篇論文 32-41 頁提及似乎「三觀」的師說有數種不盡相同的傳承。
          在漢譯佛教文獻中有多處經論提及「七處三觀」,此詞並不生僻。例如:
《大般涅槃經》〈13 憍陳如品〉:「或復有說三種觀義、七種方便。」《達摩多羅禪經》卷1:「總緣五盛陰,七處三種觀。悅樂廣境界,還滅觀生滅。」卷2:「復次,修行者具七處觀,觀五陰、苦、集、滅、道。復觀因愛生五陰,厭患出離,如是於真諦中,方便種子慧生。於是七處,善修三種觀義,自相觀成;成就決定堅固已,然後得無垢息止修慧;是慧起已,境界平正,純一無雜。」
《阿毘曇八犍度論》卷12:「又世尊言:『比丘七處善三種觀義,速於此法得盡有漏。』」
《阿毘曇毘婆沙論》:「若順次說者,應先說不淨,次說安般,次說念處,次說七處善、三種觀義、煗、頂、忍,然後應說世第一法。」「餘經亦說:『比丘七處善、三種觀義,速於聖法,能盡有漏。』」
在跨譯本與文本的對照閱讀時,發現各版本在「七處」的教導完全一致,對於「三觀」卻有不同的詮釋。
《七處三觀1經》與單卷本《雜阿含27經》對「三觀」的教導為:「觀身為一色,觀五陰為二,觀六衰為三,故言三觀。」
依照句型而言,「觀身為一色」似乎應該是「觀身色為一」,從《人本欲生經註》也可以得到佐證:「三觀者,觀身色、觀五陰、觀六情也」。
《雜阿含42經》的經文為「云何三種觀義?比丘!若於空閑、樹下、露地,觀察陰、界、入,正方便思惟其義,是名比丘三種觀義。」
經文中,這三觀相當明確,是指「於陰、界、入善作思惟」。但是對應的《相應部 22.57經》卻解釋三觀為「觀察界、觀察處、觀察緣起 dhātuso upaparikkhati, āyatanaso upaparikkhati, paiccasamuppādaso upaparikkhati」。這樣的觀察有《中阿含181經,多界經》與《中部 115經,多界經》作同樣的敘述。
《中部 115經,多界經》(Bahudhātuka Sutta)
Eva vutte, āyasmā ānando bhagavanta etadavoca—  “kittāvatā nu kho, bhante, paṇḍito bhikkhu ‘vīmasako’ti alavacanāyā”ti? “Yato kho, ānanda, bhikkhu dhātukusalo ca hoti, āyatanakusalo ca hoti, paiccasamuppādakusalo ca hoti, hānāhānakusalo ca hoti—  ettāvatā kho, ānanda, paṇḍito bhikkhu ‘vīmasako’ti alavacanāyā”ti.
《中阿含181經,多界經》:「尊者阿難白曰:『世尊!云何比丘智慧非愚癡?』世尊答曰:『阿難!若有比丘知界、知處、知因緣,知是處、非處者。阿難!如是比丘智慧非愚癡。』」
這也是漢譯《佛說四品法門經》的「四品法門」:「亦四品類:所謂善了界法、善了處法、善了緣生法、善了處非處法。善能了知如是等法,是故得名為智人也。」
另外,《舍利弗阿毘曇論》也提供「三觀」的解釋:「如是比丘七處方便。云何比丘三種觀?如比丘觀界、觀入、觀緣,如是比丘三種觀。七處方便三種觀,比丘於是法中純善遠聞,謂尊丈夫。」
此處《大正藏》「宋、元、明」版校本的異讀是「觀界、觀入、觀陰」,與《雜阿含42經》吻合,而《磧砂藏》、《趙城金藏》、《高麗藏》作「觀界、觀入、觀緣」則與巴利經文呼應。
筆者以為,雖然有《達摩多羅禪經》提到:「於是七處,善修三種觀義」,但是依照《七處三觀1經》「能曉七處,亦能三觀」,這是能於七處善巧、也能三觀,而不是「於七處修行三觀」,兩者有相當差別。以《相應部 22.57經》的對應經文來看:
”Sattaṭṭhānakusalo, bhikkhave, bhikkhu tividhūpaparikkhī imasmi dhammavinaye kevalī vusitavā uttamapurisoti vuccati.”
版主試譯為:
「諸比丘,若比丘能於七處善巧且能()作三觀,在此法、律中可被稱為已成就者、終生住於梵行的最上等人。」
因此,似乎於七處善巧不該和三觀有重疊,而「界、處、緣起」的三觀要比「陰、界、入」合理。
即使如此,為了尊重各個譯本可能代表的口誦傳承,以上的意見只能作為推論的參考,在此最適宜的,仍然是不就「誰是誰非」作結論,等待未來有更多的出土文獻來做判定。
另外,隨著時間流轉「七處三觀」的教義會隱晦不顯,例如《成實論》在敘述「七處三觀」時,認為三觀是觀有為法「無常、苦、無我」,而非觀「陰、界、入」。
又如《增壹阿含41.3經》敘述的法義是「七處四觀」:「當觀七處之善,又察四法,於此現法之中名為上人。盡於世間以慈心遍滿其中。悲、喜、護心,空,無相、願,亦復如是。」而此經敘述的四觀為四念處。
筆者以為,「七處三觀」的教義也許不僅是在曇摩難提誦《增壹阿含經》與《成實論》造論時隱晦不顯,可能早在五十卷本《雜阿含經》、安世高誦《七處三觀1經》時,有些傳承即已經忘失完整的教義。

《七處三觀1經》
《雜阿含42經》
《相應部22.57經》
異同
1. 佛告諸比丘,比丘應然
---
---
P
2. 疾為在道法脫結,無有結,意脫從黠得法,已見法自證道,受生盡,行道竟,作可作,不復來還
盡於此法得漏盡,得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身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則被稱為完全成就者,為住於梵行的最上等人
C
6. 愛習為色習
愛喜()是名色集
食集為色集
C
7. 愛盡為色盡
愛喜滅是名色滅
食滅為色滅
C
8. 八行
八聖道
八聖道(ariya)
X
11. 所色欲貪能解,能棄欲、能度欲,如是為色知要如至誠知。
謂於色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色離,如是色離如實知。
於色離欲貪、斷欲貪,此為色離。[1]
X
18. 如是為痛痒要識如諦知也。
如是受離如實知。
此為受離。[2]
C
19. 為身六思想:眼裁思想,耳鼻口身意裁思想
謂六想:眼觸生想,耳、鼻、舌、身、意觸生想
為六想:色想,聲、香、味、觸、法想,是名為想
C
25. 如是為思想要識。
如是想離如實知。
此為想離。[3]
C
26. 為六身生死識,眼裁生死識,耳鼻口身意裁行
謂六思身——眼觸生思,耳、鼻、舌、身、意觸生思
為六行:色行,聲、香、味、觸、法行,
C
32. 如是為生死要識。
如是行離如實知。
此為行離。[4]
C
39. 如是為要識。
如是識離如實知。
此為識離。[5]
C
40. 如是,比丘,七處為覺知。何等為七?色、習、盡、道、味、苦、要,是五陰各有七事。
比丘!是名七處善。
若沙門、婆羅門如是如實知識、識集、識滅、識道,如是如實知識味、識患、識離,於識生厭,離欲、寂滅,是名正向。正向者為入於正法律。
X
41. 三觀為「身色、五陰、六衰()
三觀為「陰、界、入」
三觀為「四大()、六入處()、緣起」



[1]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2]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3]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4]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5]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
《舍利弗阿毘曇論》
《相應部22.57經》
《七處三觀1經》
《雜阿含42經》
若有沙門婆羅門無復生處[1]
有相當文句
相當文句
相當文句
愛集為色集、愛盡為色盡
食集、食盡
愛集、愛盡
愛集、愛盡
八聖道
八正道
八行
八聖道
色想,聲香味觸法想
色想等六想
眼裁等六裁
眼觸等六觸生想
觸集知想集、觸滅知想滅
觸集、觸滅
裁習、裁滅
觸集、觸滅
色思、聲香味觸法思
色行等六行
眼裁等六裁行
眼觸等六觸生行
無明集行集、無明滅行滅
觸集、觸滅
裁習、裁滅
觸集、觸滅
三觀:界,入,緣
四界,六入,緣起
身色、五陰、六衰
陰、界、入
純善遠聞,謂尊丈夫
住於梵行,最上等人
所作竟,不復來還
所作已作不受後有


[1]   《舍利弗阿毘曇論》(CBETA, T28, no. 1548, p. 597, b5-p. 598, b1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