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SN 1.1.5

527

SN 1.1.5   摘錄自長老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Wisdom Publication.)

At Savatthi. Standing to one side, that devata recited this verse in the presence of the Blessed One:

在舍衛城。天子在世尊前立於一側,唱誦此偈:

”How many must one cut, how many abandon,

And how many further must one develop?

When a bhikkhu has surmounted how many ties

Is he called a crosser of the flood?”

必需斷除幾法,必需棄捨幾法﹔更需勤修幾法,

比丘必需超越幾法,才被稱為渡過瀑流者?

1002 [斷除於幾法,幾法應棄捨﹔

而復於幾法,增上方便修﹔幾聚應超越,比丘度駃流?]

1312 [斷幾捨幾法,幾法上增修﹔超越幾積聚,名比丘度流?]

[別譯] [當思於何法,應棄捨何法﹔

修行何勝事,成就何等事﹔能渡駛流水,得名為比丘?]

[The Blessed One:]

” One must cut off five, abandon five,

And must develop a further five.

A bhikkhu who has surmounted five ties

Is called a crosser of the flood.” [註一]

必需斷除五法,必需棄捨五法﹔更需勤修五法,

比丘必需超越五結,才被稱為是渡過瀑流者

1002 [斷除五捨五,增修於五根﹔超越五和合,比丘度流淵。]

1312 [斷五捨於五,五法上增修﹔超五種積聚,名比丘度流。]

[別譯] [能斷於五蓋,棄捨於五欲﹔

增上修五根,成就五分法﹔能渡駛流水,得名為比丘。]

[註一]菩提比丘引『覺音論師註』:[『斷除五』為斷除五下分結:『身見、疑、戒禁取、貪、瞋』],楊郁文教授在[佛光藏]引巴利文註為五蓋:『貪、瞋、睡眠、掉舉、疑』。菩提比丘引『覺音論師註』:[『捨棄五』為捨棄五上分結:『色界貪、無色界貪、慢、掉舉、無明』楊郁文教授在[佛光藏]引巴利文註為五欲:『色、聲、香、味、觸』。『增修五』均是指『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菩提比丘引『覺音論師註』:『超越五』指的是五結:『lust 貪結hatred 恚結、delusion癡結、conceit慢結、view邪見結』楊郁文教授在[佛光藏]引巴利文註『超越五』指的是五結:『貪結、恚結、慢結、嫉結、慳結』。『渡過瀑流』指的是『四流:欲流(kamogha, 對五欲的慾貪),有流(bhavogha, 對色界與無色界的慾貪),見流(ditthogha, 執著於六十二見),無明流(avijjogha, 不如實知四聖諦)。』

『雜阿含1002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斷除於幾法,幾法應棄捨﹔

而復於幾法,增上方便修﹔幾聚應超越,比丘度駃流?]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斷除五捨五,增修於五根﹔超越五和合,比丘度流淵。]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雜阿含1312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多羅揵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斷幾捨幾法,幾法上增修﹔超越幾積聚,名比丘度流?]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斷五捨於五,五法上增修﹔超五種積聚,名比丘度流。]時彼陀摩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別譯雜阿含140經)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夜中有一天子,光色倍常,來詣佛所,威光顯赫,遍于祇洹悉皆大明。卻在一面而說偈言:[當思於何法,應棄捨何法﹔

修行何勝事,成就何等事﹔能渡駛流水,得名為比丘?]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能斷於五蓋,棄捨於五欲﹔

增上修五根,成就五分法﹔能渡駛流水,得名為比丘。]

天讚偈言:[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嫌怖久捨棄,能度世間愛。]爾時此天聞佛所說,歡喜而去。

《別譯雜阿含 311經》15:「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名多羅健陀,來詣佛所,光顏暉赫,明遍祇洹,却坐一面。而說偈言:『斷除於幾法,棄捨於幾法﹔增進修幾法,比丘成幾法﹔ 凡修除幾法,得度於駛流。』爾時世尊以偈答曰:『除五欲受陰,棄捨於五蓋﹔增進修五根,成就五分身﹔如是之比丘,超渡生死海。』爾時多羅健陀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頂禮還于天宮。」(CBETA, T02, no. 100, p. 479, a16-27)

雜記

在雜阿含經『八眾誦』、相應部『有偈品』中,淺見者每每譏嫌其教理淺近,而諸天與天子問法又近於無稽。讀了〔經集〕的〔義品〕與〔彼岸道品〕之後,研判這可能是世尊早期的教誨,早期的出家或在家弟子以此為入道初階,反覆念誦﹔有大部分是佛陀的啟示之綱要,為各大弟子用以自課的修行。我猜測:〔阿難在佛成道20年後作佛侍者,這時佛已經55歲了。現存的經典大部分是佛在舍衛城留下的說法,其原因可能有二:1. 佛經在佛到了舍衛城之後,才較有心地作經典結集背誦的工作。2. 早期經典結集時,長老們儘可能敘述『問法的人、說法的人和說法的地點』,可是有些世尊早期的教法(或是長老、長老尼的教導)年代久遠,大家雖然耳熟能詳,卻無法明說『問法的人、說法的人和說法的地點』,就編派成在舍衛城所說。〕其中有一部份只留下偈陀,或者附加一些簡單的敘述,無法成為較完整的說法陳述,就用〔天子問〕來把孤存的偈陀串成為有頭有尾的經文。因此雜阿含經『八眾誦』和相應部『有偈品』不可因『教理淺近』、『事近無稽』而予以忽視,應該視為世尊早期的教誨,與諸長老課徒、自課的綱目,而珍惜這些經文。

『有偈品』中的經典理所當然都至少有一首偈頌,我們發現『雜阿含1267經、1268經』中僅載錄一偈頌:『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在1268經到1299經之間32經,每一部經都有此偈頌,只有1270經到1274經與1284經、12897部經未有此頌。(1270經到1274經只談同一頌,所以嚴格說來只有3部經沒有此頌)。這有兩種可能:

(1) 此頌為12671268的頌,其他25經誤錄此頌。

(2) 此頌為此組偈頌的共同框架,12671268經遺漏經文中自己的偈頌。

我們試著比對『別譯雜阿含』的情況,在對應經典中,『別譯雜阿含』的(180經、179 )有偈『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久捨於嫌畏,能度世間愛。』,也是沒有經文中隸屬自己的偈頌。由『相應部尼柯耶』得知,『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久捨於嫌畏,能度世間愛。』此偈為S1.1.1 (相當於『雜阿含』1267)的偈頌,S1.1.2的偈頌漢譯因為特殊原因未譯成偈頌的型式(巴利文中為偈頌),從『相應部尼柯耶』來看,完全沒有此偈頌作為結集經典的框架而重複此偈頌。

坤案:我們又要回到原來的問題:〔『相應部尼柯耶』、『雜阿含』與『別譯雜阿含』,這三者的異同,就部派的歸屬或結集的版本有何差異?〕在此我們先集中在『有偈品sagatha-vagga』的比對。

與別譯雜阿含對照『別譯雜阿含』,顯然『五蓋』、『五欲』、『五根』是和楊郁文教授在[佛光藏]引巴利文註相同,和菩提比丘引『覺音論師註』不同。可是此頌為法句經370頌:

370 斷五及棄五,而勤修五種﹔越五著比丘,名渡瀑流者。(了參法師譯)

斷除五種,捨棄五種,

勤修五種﹔

超越五種執著的比丘,

稱為渡過瀑流者。(淨海法師譯)

他們的註和此註相同而與[別譯雜阿含]不同。

巴利文經典中,覺音論師的『法句經註』與『相應部尼柯耶,S1.1.5註』相同,而與『別譯雜阿含』不同,這是兩者來自不同部派的一個佐證。

支謙[法句經]第34章沙門品10:[捨五斷五,思惟五根,能分別五,乃渡河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