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陳世明:「上古漢語@台灣」


陳世明:「上古漢語@台灣」
我不知道陳世明先生是否擔任「文字學」教授,或者受過哪些「文字學」訓練,是否對甲骨文字、鐘鼎文字、秦簡、楚簡、漢簡等簡帛文字有深入研究。整體來說,指斥西漢末年的楊雄《方言》寫錯字、白字,這是駭人聽聞。
我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是中國宋朝時候的禪師去指責阿難所傳的是「誤解的佛法」。
我們舉陳世明先生的第一例,「黨、曉、哲,知也」。他認為「哲」字是錯字,應該寫作「徹」字,我們看《說文》:「哲,知也。」楊雄沒錯(《方言》成書在西漢末年(西元前 25年?),《說文》成書在東漢(西元 101年?))
至於「徹」字,則為「通」,不是通曉的「通」,而是「貫穿」的「通」,
《左傳,成公十六年》:「養由基蹲甲而射之,徹七札焉。」,這是射穿。
《詩經,小雅,十月之交》:「徹我牆屋」,「徹」,拆毀、毀壞。
《詩經,豳風,鴟鴞》:「徹彼桑土,綢繆牖戶」,「徹彼桑土」,拆毀、剝取桑樹的樹皮。
所以說西漢楊雄寫錯字,這是沒有字學根據。至於說《方言》「黨、曉、哲,知也」,「黨」字應作「懂」字,這要責備陳世明先生「不識字」了《說文》未收「懂」字「懂」字在唐末的禪師語錄才出現,宋朝《廣韻》說「懵懂,心亂」,這是「不知」而不是「知」。
大抵談「字音」、「字義」,首重「書證」,不能「想當然爾」地自由心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