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細說台語:彳亍


陳威明 提到...
「蹉跎(?) tshik-tho5」: 用「彳亍」是m是也會使 ?
2016年11月4日 上午11:28,,,,
=======
台語「玩耍、遊戲、旅遊觀光」稱為「tshit-tho5」,擬字時有多種寫法;
「蹉跎」只是一種猜測,不敢說絕對準確。
但是寫成「彳亍」則大有問題。
首先「彳」字,《說文》為「小步也」,徐鉉本標音作「丑亦切」。
「亦」字為入聲字,韻目屬於「昔」,與「益」字同韻母,可以標為「ek」。
「tshit-tho5」的「tshit」與「七」字同音,韻母為「質」,可以標為「it」。
所以兩字讀音不同。
再看「亍」字。

《玉篇》作「恥錄切」,「錄」字是入聲,標音作「ook」或「iook」,整個字應標作「thook」或「thiook」,今日台語讀「畜」作「thiook」,讀若「畜」是對的,「丑五切」,「五」字是上聲、不是入聲,這一反切有問題(冷板凳的意見是對的),我認為徐鉉「丑五切」應該是後人抄寫訛誤,把「丑玉切」抄成「丑五切」。徐鉉是字學大師,還不至於把「入聲」標作「上聲」。徐鉉約當西元916-991年,《玉篇》的作者顧野王約當西元518-581年(南北朝)。
《詩經》有一首詩〈靜女〉(〈邶風〉):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我認為「踟躕」,就是「彳亍」,這兩個字有許多寫法,如「躊躇、躑躅」,都是「猶豫、欲行又止、徘徊不前」的意思。
我們即使不去管「彳」字的讀音差異,「亍」字是入聲字,不可能是「tshit-tho5」的「tho5」,應該是可以確定的。

=====,
竹板凳 提到...
讀若畜,丑五切。可是畜是入聲,五不是入聲……

用台語切的話是讀 thoo 嗎?
陳威明 提到...
彳: 廣韻 丑亦切
亍: 廣韻 丑玉切 ; 說文: 讀若畜是許慎的原文, 丑五切應是徐鉉加註的。
2016年11月4日 下午6:51 

3 則留言:

竹板凳 提到...

讀若畜,丑五切。可是畜是入聲,五不是入聲……

用台語切的話是讀 thoo 嗎?

陳威明 提到...

彳: 廣韻 丑亦切
亍: 廣韻 丑玉切 ; 說文: 讀若畜是許慎的原文, 丑五切應是徐鉉加註的。

陳威明 提到...

入聲字的文白存在尾音差異的現象如白、月、客等以h結尾,跟t、k、p相較似乎沒那麼「入」了。版主提到的踟躕、躊躇、躑躅等同彳亍如果成立的話(我也同意), 可惜這三組並不完全是入聲!以文字的演進,彳亍應該比這三組早, 引申義有兩種以上的可能性吧。後學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