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大乘是佛說」與「大乘非佛說」


以下引自部落格《心御風行 獨白下的哲思手札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大乘佛說是與非〉
中國社科院周貴華在他的著述中,屢屢表示印順法師所持是「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既然是溫和版,相對於此則有激烈、激進或極端版的「大乘非佛說」。 
然而這樣的定位大有問題,畢竟印老從未主張任何形式的「大乘非佛說」,反而斬釘截鐵表示「大乘是佛說」,並在著作中再三強調;如此強說老人家主張「大乘非佛說」,即便是一種「溫和版」,仍是相當錯謬的,如此的曲解可說是「稻草人謬誤」實例之一。 
相對於把「大乘非佛說」分為激烈版和溫和版,而把印老歸為「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之主張者,我倒是認為有信仰版或理性版兩種不同的「大乘是佛說」,印老明顯支持的是「理性版的大乘是佛說」,而這樣的「大乘是佛說」,和傳統「信仰版的大乘是佛說」之理解方式大異其趣。 
如此,印順法師絕非倡議「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而是提出「理性版的大乘是佛說」;而如果認為「大乘是佛說」只能採信仰觀點來理解,逕行認為印老否定「大乘是佛說」,貼上「大乘非佛說」的標籤,實在是不厚道的。 
總之,既然印順法師明確表示「大乘是佛說」,就不應該硬以「大乘非佛說」扣帽;上個月底在無錫的「批印」義學研討會,我即明確表達此一立場。這幾天網路上傳來相關的回應和討論,可知餘波盪漾,教界、學界僧信大德皆難以接受,其一的原因在於他們不當的責難和評斷。 相關文章 :

三種佛學探究立場

============
版主按語:
據「心御風行」的版主宣稱,「中國社科院的周貴華一再主張印順導師是『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在會場上,林建德勸說「印順法師已經明白宣示『大乘是佛說』,他人不應該硬要把『大乘非佛說』的帽子戴在他老人家頭上」。
在台灣,我也親見親聞一些學者頑強地宣稱「印順導師志在弘揚《阿含》,宣講大乘經論只是順應俗世的隨宜作法」。(這位學者跟印順導師相當親近)。
這個問題我親自問過印順導師,厚觀院長在場。厚觀院長在現場引述印順導師的言論說,導師是弘揚大乘佛法者。
如果有人不相信導師親口的回答、導師的著作、導師的嫡傳弟子在導師面前說的話,硬要說導師是「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這是「假傳聖旨」、「硬把話塞到人口中」。
===========
以下引自網址(http://www.a202.idv.tw/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427)
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天 -- 被叫醒的睡獅 
    正娟 
紀念印順法師逝世三週年,2008/05/31 與2008/06/01 兩天在玄奘大學舉辦的第七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會議。在這兩天看見這麼多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地作賤佛法,將佛法大剌剌地踐踏在腳下,心裡不自覺地感到悲慟,因為這群自稱是學佛人的出家僧尼和學者,對於大乘佛法抱持著可有可無的心態,恣意妄為。 
是何理由會有這樣的四眾弟子,膽敢以如是惡見滋養身心?對於我們這群人的百般嘲弄、在言語中刻意地刺傷、作刻意的人身攻擊還是事小,受到滿場的輕蔑也是事小,而內心當知再也不能退卻,要勇敢站出來寫作論述。我們要在這個時代解決掉以前的菩薩所留下來的問題。我們要回溯到一百多年前的起點,看看中國佛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以至於今日竟然會將自己的山河拱手讓與這群外道!支那內學院以及日本、歐洲的研究,為何可以從「假說」一點一點地蠶食鯨吞,而終將佛法的根本信念顛覆吞沒?今天滿場的出家僧尼以及在家二眾可以對「大乘非佛說」的謬論信受,對捍衛「大乘是佛說」者報以輕蔑睥睨,乃至於呼應台上演講者的說法而訕笑起來,正所謂儒家所說之「斯文掃地」,佛法中之謂「踐踏宗門」!是「孰可,孰不可忍」!沒有一位真正的佛弟子可以忍受這樣的事情發生,忍受本師釋迦牟尼佛的法被踐踏而不改色,這已經不是我們能與不能、為與不為的事情,而是我們必須且不得不--來寫作論文,來了結中國佛教這一百多年來的惡見! 
在研討會場當下,一想到如來的法在今日竟變成這樣的局面,受到這樣的四眾弟子的誤解糟蹋,心裡面真的是難過到就要落下淚來;從破參後到現在,竟然對如此凡夫僧的著作還有許多的地方無法深入作破斥,深深覺得自己愧對佛陀;現在想起,仍然不禁淚水湧上眼眶,久久不能自己。想到如果再不奮起,以後的菩薩將更無法解決我們這個時代所遺留下來的問題,他們將更無能理解為何這樣的惡見可以變成「常識」,變成了研究佛法的學者口中根本不值一探的問題!為何我們覺得這樣大是大非,如此顯而易見的真理,這些人卻覺得根本是個「無所謂」的舊聞,竟然可以大言不慚地回答說:「大乘非佛所說,但您還是可以信,這是個人信仰的問題」,滿場學佛人竟能報以掌聲作為讚許來回應;在發言權與麥克風都由他們掌控的狀況下,獨留我們幾十位只能枯坐於那兒,無語問蒼天,任由這群獅子身中攣作怪羞辱!這哪裡是信仰問題,這樣的惡見從他們個人的佛法講座,走到了大眾的學術研討中,撒向漫天的花花世界,心裡面真的是難過到就要落下淚來;從破參後到現在,竟然對如此凡夫僧的著作還有許多的地方無法將問題澄清,我們必須要掃除這時代佛教所遇到的種種惡見邪見,讓未來的出家在家等四眾弟子,可以有一個乾淨的佛法天地;在他們全面掌控發言時間,以及不斷地在我們的發言時間內關閉麥克風而無法表達正理的情況下,我們要團結起來,群策群力,不要個人方式單打獨鬥,世間人的論文寫作是為了凸顯個人觀點,純為一己之利,我們則是要說明事實來捍衛如來最後一分正法!我們是和合的勝義菩薩僧團,大家應該一起互相協助,將我們所應當發表的論文,來作更加完善的補充,讓論點更明確充實。我們要澄清根本,這根本就是如來的法乳。
======== --之六-- 
本人全程參加了第二天的會議,其間早上第一場藍吉富教授的「印順學之形成與發展」論文末後就直接提到了印順法師認為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是「虛構」的。 在開放提問時,有人質疑印順法師認同的「大乘非佛說」一事時,藍吉富教授的答覆竟然是說:『「大乘非佛說」在學術界已經是「常識」了』。我當時聽了就已經是惴慄難安,乃至到中間休息時間都還難以平復,深感佛法命脈岌岌可危;然而會場內應該有數十位以上的出家僧人卻還是神情自若,乃至在休息時間時都能開心地吃點心、喝飲料,他們都未曾深思到出家眾早晚課所誦念的《心經》已經因此而變成非佛說了;每天傍晚的晚課《阿彌陀經》竟然也因此變成是虛構的,而他們竟然都無警覺的接受了。這些豈不令人憂心忡忡,這些「信奉印順學的出家人」捨離了世俗家以後,究竟是轉入了哪一家?何曾出過家?她們對《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區分四種僧為勝義僧、世俗僧、啞羊僧、無慚愧僧,是完全沒有理解的。當僧寶不能荷擔、捍衛如來家業時都已經是啞羊僧了,如果面對謗法者都能無動於衷,甚至於樂在其中,那就是無慚愧僧。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5〈有依行品 4〉:「若有依止無慚愧僧補特伽羅,於我正法毘奈耶中名為死屍,於清眾海應當擯棄,非法器故。」(CBETA, T13, no. 411, p. 750, a26-28) 
============ 
藍吉富教授的答覆「『大乘非佛說』在學術界已經是『常識』了」,這一敘述應該是相當接近事實。

3 則留言:

Tony 提到...

所謂的「大乘是佛說」,有二種意涵:
1) 大乘經典是佛陀親口宣說;
2) 大乘經典符合佛說的理趣。
不知印順法師的主張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

印順法師內心相不相信大乘經典由佛陀親口宣說,這點我們不得而知。
但從其著作來看,印老的主張應該是第二種。

印老主張的「大乘是佛說」,實質理念應該是:
1. 大乘經典是由後人編纂,並非由「歷史上的佛陀」親口宣說,但其理趣符合「歷史上的佛陀」所說的道理。
2. 前期的大乘經典,理趣比較純正;後期的大乘經典及密教,則有受到印度教外道的影響。

「溫和版的大乘非佛說」跟「理性版的大乘是佛說」只是用詞不同而已,本質無異。
差異在於信眾的反應。講「大乘非佛說」傳統信眾會反對,講「大乘是佛說」比較不會。

Ken Yifertw 提到...

對於「大乘非佛說」的質疑,主張「大乘是佛說」者有一種反擊,「四阿含」與「四部尼柯耶」也是輾轉傳授,而非佛陀親口宣說,如果前者算是佛說,後者也應該算是佛說。

匿名 提到...

在下看了,真是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印順導師的心意,相信看完一遍導師著作的人,多少都能體會。
在批印、提問那些搞笑的問題前,為什麼要道聽塗說,不先去看書呢?

至於那些純粹對導師羨慕忌妒恨的人,
我只能說他們說,印導不只是玄奘以來第一人,還是台灣NO.1!
台灣NO.1!
台灣NO.1!
台灣NO.1!
你們玻璃心碎了一地喔~ㄆ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