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

菩提樹日記 4 -- 2016.11.1 移盆

1. 移盆前
上星期,邱大剛送來簡訊,提醒要記得移盆,今天就用舊存的盆栽用有機土進行第一次移盆。
2. 移盆前
以前,曾經從花圃買回開了十幾朵大又美麗的杜鵑花,我現在還記得它的盆子上插了一支牌子,註明英文 Azalea。主人勸我不要買,因為很難照顧,像我這種假日農夫,只會害死這盆花。
3. 藍色這盆已經換好盆,尚未加水
我還是很霸氣地買回家,這盆栽 30 公分高,用專用的高板凳擺在書房旁走道上,感覺生活增加了色彩,書房更加有讀書風韻。
4. 紅色這盆也換了盆
三天後的早晨起床一看,杜鵑花已經枯死,專程拿回去問花圃主人這是怎麼一回事?主人把外面盆子卸下來,發現這株杜鵑花根深葉茂,花朵燦爛,底下的土卻幾乎完全吸收盡光,只剩下少數泥土,主人說,你要記得移盆,杜鵑花因缺少土壤而枯死。
6. 加了水,插上筷子,增加透風
我這位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都市人學了一課,原來成長得太茂密也會造成死亡。
佛教在印度本土蓬勃成長,如不移盆犍陀羅、楞伽島(錫蘭、斯里蘭卡)終究會面臨死亡。佛教在犍陀羅廣受敬仰,得到印度本土所未見的風行,當地全國上下無一不信佛,如不移盆中亞、西域,則將面臨滅絕。佛教在中亞、西域得到進一步的增長,出家人數增多,國王傾一國之力供養佛教,如不移盆中國,則中亞、西域佛教勢將滅絕。佛教到了中國,中國人自誇「中國是佛教的第二個祖國」,由於佛教在第一個祖國已經斷絕無餘,「中國就成為佛教的唯一祖國」。
佛教在中國歷經「三武一宗滅佛」的劫難,雖然宋太宗推動譯經活動,大藏經雕版刊行,禪宗蓬勃發展,但是歷經宋元明清,佛教已經非常凋敝了,到了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佛教又面對現代化(賽先生、德先生)的衝擊,幾乎是命脈不絕如縷。
中共建國以後,有一時期中原地區(青康藏高原、內蒙、新疆以外地區)幾乎找不到一位依據開壇授戒傳承下來的出家人,有被迫結婚的,有到寺院上下班的。
佛教移盆來到台灣,經過一段悲苦艱辛的日子,終於在佛法布教、僧伽教育、教理發展、修持教證、慈善事業、與國際佛學研究接軌都有了令人艷羨的發展。
但是,台灣佛教會不會因過度發展而把養份吸光,因而造成死亡呢?
但是,台灣佛教會不會出現有一支教派把泥土吸光,因而造成台灣佛教整體死亡呢?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移盆時,發現昨天早上加的水,今天早上泥土還是濕潤的,我水加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