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懷念與哀悼杜正民老師


驚傳杜正民教授於2016年11月27日去世,杜教授為佛教文獻電子化奉獻了一生當中最寶貴的時光,我在此謹奉上一片心香,表達懷念與哀悼之意。
佛教文獻的傳承經傳誦、書寫、雕版印刷到電子化,電子化文獻不僅易於儲存,還可以輕便攜帶大量文獻,各文獻之間容易交互檢索,而且執行搜尋、整理、追索變易等功能可以達到周遍、快捷,這是最殊勝的法供養,杜老師在這一範圍所作的法供養應可算山積海深。而且此一處理大數據的方法與經驗,為日本與中國所敬仰,他們雖多次另起爐灶,致力於另外建立一個平台,還是達不到 CBETA 的功能與績效。
我跟 CBETA 的淵源不深,直到 2000年歸國之後,才有機會拜候杜教授,有時執經請問一些佛教議題,杜教授不以我為鄙陋,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一次,我為了向楊郁文教授請問兩件與印順導師著作出版的相關往事,我不知輕重,還懇請杜教授幫我把問題帶給楊教授,杜教授還把楊老師手寫的簡單回答拍照回傳給我,可見,他總是熱心助人澄清法義
========
以下引自《人生雜誌》380期
(http://www.ddc.com.tw/ec/epaper/2015/c/20150407.htm)
〈病,不煩惱〉
杜正民(法鼓文理學院教授,前法鼓佛教學院副校長)
檢查出肝癌,對我來說,是個意外的禮物。
2005年底,我陪著母親到醫院做檢查,因為待診時間很長,就順便做了檢查,結果一照超音波,發現肝臟有問題,醫師立刻安排做MRI、住院等事宜。記得被告知罹癌那天,我還是像往常一樣去陽明山走走、賞賞花、吃野菜,心情起伏不大,享受了一個平靜的午後;不過我很快就寫好遺囑,同時也把手邊可完成的事先告一段落,如暫時無法完成的就交辦清楚,請妥十天的假後,就像是要去參加禪修一般,安心地到醫院打一場「病禪十」。
病痛引發的話頭
在打包行李的時候,我打算帶本書,結果徘徊於上萬冊的藏書中,竟然找不到一本可以隨身攜帶、閱讀。這反而是讓我最震撼的地方,沒想到,這一生讀了那麼多的書,卻沒有一本可以陪我面對病痛和生死!
住院期間,感到最辛苦的是「痛」。那種痛真是無法言喻,後來從《美好的晚年》讀到聖嚴師父住院(洗腎),身體極度不適的「那種痛,痛得讓我想打滾」,我當時的感受,不遑多讓!
痛,就像《雜阿含經》第103經,差摩(Kehma)比丘的深刻描述,
譬如多力士夫。取羸劣人。以繩繫頭。兩手急絞。極大苦痛。我今苦痛有過於彼。譬如屠牛,以利刀生割其腹,取其內藏,其牛腹痛當何可堪!我今腹痛甚於彼牛。
我今苦痛有過於彼、我今腹痛甚於彼……,病禪十期間,我不斷地問著:佛陀到底是如何教導病危或臨終的人面對病痛與生死?
那十天,「面對生死的教導為何?」像參話頭般,不斷地在腦海中盤桓不去。
出院後,開始搜尋經典,試圖從中找到一般人可以依循的教導,以及病中可以實踐的方法。後來在《雜阿含經》讀到一群經,印順長老會編名為「病相應」,這些經文,翔實地記錄了佛陀探病、指導弟子的經過。
病相應經的啟發
病相應群經對我相當受用,直覺應該好好推廣,於是參照西醫寫病歷的模式SOAP(Subjective-Objective-Assessment-Plan)對照《大醫王經》(雜阿含389經)的「苦集滅道」四諦,重新整理、排序、分析經文,將一部部的古經文歸納成一張張有趣易懂的現代「經文病歷表」,包括佛陀探病的對象、時間、地點、症狀與對治方法等,不僅有修行方法,也可看出修行次第。
從佛陀和弟子的對話中,也發現,病危或臨終的人比較關心:命終之後,往生何處?佛陀會根據瞻病對象的身分、徵狀,提出相應的教法,同時也會說明依此方法練習後,可能產生的結果,即使沒有禪修基礎的人也有方法可循,這對多數人來說是很大的鼓舞。
印象最深刻的是給孤獨長者的故事,當時長者病得很嚴重,舍利弗和阿難去探病,問起長者身體如何?長者回答:身諸苦患轉增無減。接著舍利弗便為長者開示,長者聽了悲歎流淚,那是聽聞甚深妙法而有的悸動,給孤獨長者學佛二十多年了,在病痛有增無減的情況下,不曾生起怯劣之心。我自己讀到這一段時相當感動,也開始反思:我學佛多年,到底學了什麼?
學佛二、三十年,我研究的主題一直是圍繞在佛教文獻研究與資料建構等方面,但這次生病,讓我回頭重新思考佛陀教法的核心是什麼? 悉達多太子四出城門,看見老、病、死苦,他正是因這三件事而出家修道,從中尋求解脫的方法與途徑。也因此我才能深刻體會《無常經》的「由此三事,如來應正等覺出現於世,為諸眾生說所證法及調伏事」,可說因為這場病讓我重新體驗佛法。
從個人的病苦,體驗了知佛法的真義,是很珍貴的學習。於是除了與幾位外籍學者編譯《阿含經》教導面對生病與死亡的經文外,也想進一步從「佛教醫學」了解佛教的生死觀,因此結合多年從事電子佛典的經驗,著手建構「佛教醫藥」資料庫,希望未來可藉「法的醫療」,將如何導向解脫的研究與實踐的佛教生命觀,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死隨念:畫一張生命甘特圖
通常,做研究計畫專案都會透過甘特圖(Gantt Chart)來規畫資源、掌握進度,我曾執行了那麼多專案,心想:為什麼不也為自己的生命畫一張甘特圖呢?於是就開始起草時程圖和餘生計畫(My deadline plan),依據醫學的存活率,從一個月、三個月、六個月、一年、二年等,根據事件的輕重緩急,重新排序。
有趣的是,在這張甘特圖上,所有需要做且該做的事情,排到第三年之後幾乎也沒剩多少必須辦的事了。當所有的待辦事項列出來後,突然有一種「所作皆辦」的輕鬆自在,這麼一想,似乎也就沒什麼好難過或捨不得了。(事實也證明,後來這幾年完成的研究計畫,遠超過於之前的工作量呢!)
處理事情大多有截止日期,我很喜歡deadline這個字,依字面可解為「死亡線」,意味著一旦跨過這條線之後就重生了,所以這些年來,每完成一件事或一個計畫,對我來說,就是新生命的開始。
「Today is the last day of my life」(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天),從發病至今,我總是用這段話提醒自己,每一堂課、每一次會議、每一個聚會、每一次的交談,我都把它當成一場「告別式」,用這樣的方式過日子,心存感恩自然懂得珍惜每一刻,也更能清楚放鬆地享受當下。
I have a dream=我今發願 
有一次到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家鄉的艾默理大學(Emory University)開會,再次被他的「I have a dream」觸動,因此將之譯為「我今發願」,期許自己餘生能有更多為大眾服務的願與行。
2014年驗出腫瘤復發後,雖然醫生要我多休息,但還是依既定行程到京都大學開會,會後在奈良的新藥師寺買了一本朱印帳,裡面有十三佛的法像,以及每尊佛的大願,於是在每天的茶禪時刻,我都會以藥師佛為起點,觀想、發願,在十方三世諸佛的空間與時間裡,提醒自己當發無窮願、實踐菩薩行,希望每一天都能像〈三皈依〉所說:體解大道、深入經藏,同時還要能「服務大眾」,落實個人的「病願行」。
簡言之,把住院當作參加「病禪十」,定課讀誦「病相應」,依教勤修「病禪法」,餘生努力實踐「病願行」,這就是我面對病與死的四法行。
前陣子去華山文創園區看小王子特展,若重新以佛法的觀點來解讀,小王子所遊歷的六顆星球,代表眾生需就身、口、意「調伏」的六種事:有營利者的貪、國王的瞋、點燈人的癡、戴高帽的慢、學者的疑,以及嗜酒者的悔。而小王子的降落與離開地球,則可喻為人們在娑婆世界從出生到死亡的短暫旅程。
這讓我想起書中最後一段對話,是小王子準備回去他的星球時,送給作者的一個禮物。那段話也許正呼應著我現在的心情吧:
夜晚,當你望著天空的時候,我就在其中一顆星星上笑著,對你來說,就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在笑!
當你有機會仰望星空,請不要匆匆而過,悉達多太子不就是在這樣的星空下開悟成佛,而為眾生說「所證法」嗎? 祝福大家早日成佛,解脫生死苦。(許翠谷採訪整理)
(更多內容請看人生雜誌380期

6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南無阿彌陀佛。
杜師所作功徳無量,不可述盡,功勳不朽,留名千古。

  辛島靜志 2016.11.28, PM 7:55

Ken Yifertw 提到...

前幾天聽說杜先生情況不太好,正想去信,沒想到……
太可惜了!
謝謝告知,我已經給惠敏法師去信。

方廣錩 2016.11.28 PM 4:42

Ken Yifertw 提到...

望杜先生得安息!

紀贇 2016.11.28 PM 3:05

我的天空 提到...

感謝蘇老師,我也會把回應中諸位前輩大德對杜老師的感懷帶回 CBETA。

Mason 提到...

斯人而有斯疾,痛哉!

Ken Yifertw 提到...

Through his work on CBETA Aming Tu made a great practical contribution to Buddhist Studies. I think I will be reminded of this each time I access that wonderfully useful website.
杜正民教授在 CBETA 的工作成果對佛學研究構成一極大而實際的貢獻。
每當我讀取 CBETA 此一實用又神奇的網址,就會想起此點。

   澳洲 白瑞德 Rod Bucknell, Australia
2016.11.29, AM 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