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雜阿含1144經》引發的議題


法友 Guo Bingxiu 在他的「非死不可」貼出這一則貼文:
《雜阿含1144經提到阿難這位毘提訶牟尼(vedeha-muni)為了躲避飢荒而率弟子避南天竺,之後返回王舍城後因為弟子還俗而為摩訶迦葉責難,南傳《相應部》16.11〈衣經〉(SN16.11 Cīvarasuttaṃ)記錄了類似的情節,雖未提飢荒,但也提到毘提訶牟尼帶著大比丘眾遊行南山(dakkhiṇa-giri)而返,後為摩訶迦葉責難(之後摩訶迦葉提到了他與世尊曾進行過的衣服交易)。
這樣的故事情節總讓我想到耆那教在教主大雄(Mahāvīra)入滅後160年左右,也是因為飢荒的緣故,當時的僧團領袖Bhadrabāhu率弟子避南天竺,之後教團也因為戒律觀不同而分裂為天衣(Digambara)、白衣(Śvētāmbara)二派。
穿衣(cela)、不穿衣(acela)*1在耆那教是個教派分裂的原點,這個根本分裂發生在Bhadrabāhu率弟子南避飢荒之後;回到佛教來看,毘提訶牟尼為了躲避飢荒(SN. 16.11未提)而率弟子避南天竺(SN. 16.11: 遊南山),返回王舍城後為摩訶迦葉責難,之後摩訶迦葉回顧過往提及了他與世尊的衣服交易(輕細柔軟僧伽梨/糞掃衣),這樣的經文《相應部》最後以衣(cīvara)為名,想來這衣(cela / cīvara)在兩教來看都是個大議題啊……
--
*1: Uttarajjhāyā 23: 29
acelago ya jo dhammo | jo imo santaruttaro /
desio vaddhamāṇeṇa | pāseṇa ya mahājasā ||
=====
《雜阿含1144經》:
如是我聞,一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阿難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時,世飢饉,乞食難得。
時,尊者阿難與眾多年少比丘俱,不能善攝諸根,食不知量,不能初夜、後夜精懃禪思,樂著睡眠,常求世利。人間遊行至南天竺,有三十年少弟子捨戒還俗,餘多童子。時,尊者阿難於南山國土遊行,以少徒眾還王舍城。時,尊者阿難舉衣鉢,洗足已,至尊者摩訶迦葉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時,尊者摩訶迦葉問尊者阿難:「汝從何來?徒眾尠少?」
阿難答言:「從南山國土人間遊行,年少比丘三十人捨戒還俗,徒眾損減,又今在者多是童子。」...
...
(CBETA, T02, no. 99, p. 302, c13-25)
=====
絕大多數的『印度佛教史』說,佛陀入滅之後,大迦葉帶著五百阿羅漢(減二, minus two)從拘尸那羅趕往靈鷲山的七葉窟作『第一結集』。依據『衛塞節 Vesak』,佛陀於農曆四月十五日去世,而五百結集要趕在當年的結夏安居(農曆五月十五日)之前抵達王舍城,攤開地圖來看,五百人要在一個月之內從拘尸那羅走到王舍城靈鷲峰,時間恐怕是勉強足夠而已,不容許任何耽擱。
-----
《雜阿含1144經》:「如是我聞,一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阿難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時,世飢饉,乞食難得。
時尊者阿難與眾多年少比丘俱,不能善攝諸根,食不知量,不能初夜、後夜精懃禪思,樂著睡眠,常求世利。人間遊行至南天竺,有三十年少弟子捨戒還俗,餘多童子。時,尊者阿難於南山國土遊行,以少徒眾還王舍城。時,尊者阿難舉衣鉢,洗足已,至尊者摩訶迦葉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時,尊者摩訶迦葉問尊者阿難:「汝從何來?徒眾尠少?」
阿難答言:「從南山國土人間遊行,年少比丘三十人捨戒還俗,徒眾損減,又今在者多是童子。」(CBETA, T02, no. 99, p. 302, c13-25)
「云何阿梨摩訶迦葉本外道門,而以童子呵責阿梨阿難、毘提訶牟尼,令『童子』名流行?」......(CBETA, T02, no. 99, p. 303, a14-16)
尊者阿難語尊者摩訶迦葉:「如是!如是!......尊者摩訶迦葉能為記說,令其決定。我於長夜敬信尊重尊者摩訶迦葉,以有如是大德神力故。」(CBETA, T02, no. 99, p. 303, c14-21)。
---------------
從文獻來看,在第一結集之前不可能有充分的餘裕時間,讓阿難帶領眾多年少比丘去「人間遊行至南天竺」。
在此點,讀者面臨兩種選擇:
1. 是第一結集的時間無誤,《雜阿含1144經》是後人添加。
2. 第一結集的時間有誤,第一結集要在阿難從南山回來後才結集。
-----------
從《雜阿含1144經》來看,大迦葉戒臘比阿難高、修行較阿難早成就、為世尊所稱許,所以「不留情面地」公開譴責阿難。
這是「稱揚大迦葉、貶損阿難」的傳統。
《增壹阿含經》卷1〈序品 1〉:
時,尊者阿難便說此偈:「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所以然者,諸惡莫作,是諸法本,便出生一切善法;以生善法,心意清淨。是故,迦葉!諸佛世尊身、口、意行,常修清淨。」迦葉問曰:「云何,阿難!增壹阿含獨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餘四阿含亦復出生乎?」」(CBETA, T02, no. 125, p. 551, a11-19)。這是阿難講說、令大迦葉聽法,代表「稱揚阿難、貶損大迦葉」的傳統。
----------
這就是我所稱的,從「佛教文獻史」去檢驗「佛教史」。
以僧肇為鳩摩羅什最推崇的四大弟子之一,他白紙黑字寫下「所謂經者是四阿含」,他當然知道老師鳩摩羅什翻譯了《金剛經》、《法華經》、《維摩詰經》、《阿彌陀經》,事實上,他本人很可能也參加了翻譯。
他這樣寫,有什麼特別意涵?
======= 
some1 (知音难寻、言多必失) 2017-05-11 14:47:34 
關於「第一結集」
----
印順導師《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從事原始佛教聖典(我國一向稱之為小乘經律)史的研究,在傳統的佛教界,是不免震驚的。因為這些經律,傳說為佛滅第一年夏,在王舍城Rājagṛha召開的「第一結集」中,已經結集完成。雖然事實並不如此,佛教的原始傳說也並不如此,但二千多年來的傳說,傳說久了,也就無異議的看作史實。而現在要論證為次第成立的,有些還遲到西元前後,自不免感到震動了!現存各部派所傳的經律,部類與組織,彼此間並不相同,內容也大有出入。而各部派都以自宗所傳的經律,為「第一結集」所結集的;這當然有問題,至少各部派有過改編的事實。那誰是原始的?或者一切都經過改動的呢!主要的盛大的部派,就自稱為「根本」的,如「根本大眾部」Mūlamahāsāṃghika,「根本上座部」Mūlasthavira,「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in,「根本犢子部」Mūlavātsīputrīya。自稱為「根本」,就有以佛法根本自居的意圖。巴利語Pāli寫成的經律,自稱為上座正統;是「第一結集」所結集,保持原樣而傳承下來的,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現存的經律,不能否認部派的色彩,也就不能否認部派間的多少改動。進一步說,現有經律,決非都是佛滅第一夏,「第一結集」所集成的;現存的經律自身,提供了明確的證據。如文荼王Muṇḍa為佛滅後四十餘年間在位的國王,由於王后的去世而非常悲傷。尊者那羅陀Nārada為他說「除憂患法門」;這是巴利的『增支部』,與漢譯『增壹阿含經』所共傳的。經文明白說到:「如來涅槃以後」,佛弟子所說而被編入
「阿含經」的,不在少數。現存的經律,由經律自身的文記,而證明為不是「第一結集」所完成的。那末,現存經律集成的次第歷程,是怎樣的呢?近代學者,以不同的研究方法,分別提出意見,來答覆這個問題。

(摘自: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 35.《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一章 有關結集的種種問題〉 Y 35p2~3)
----

北傳:雜阿含1144經, 別譯雜阿含119經 南傳:相應部16相應11經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1144.htm

雜阿含1144經[正聞本13244經/佛光本896經](大迦葉相應/道品誦/如來記說)(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阿難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

別譯雜阿含119經(莊春江標點)
  爾時,如來將欲涅槃,尊者阿難、摩訶迦葉在耆闍崛山。

相應部16相應11經/衣經(迦葉相應/因緣篇/如來記說)(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摩訶迦葉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尊者阿難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南山進行遊行。

some1按:三個版本的時間並不一致!

Avery Chan:
  十年前我們上 Dr. Anuruddha 的大般涅槃經時,老法師已指出有些句子有可能是佛滅後才插進經文裡的。所以現存巴利經與律有部份不是第一次結集的。部份經文裡的句子亦非第一次結集的。
  我還以為是學界共識了。看過西方人寫的一篇文章,以經五部都有的詞語與句子是較前期的,只有一部有的可能是後期觀念,有這樣的分類法。
  華人這邊多數與阿含經作對照。

2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some1 (知音难寻、言多必失) 2017-05-11 14:47:34

關於「第一結集」
----
印順導師《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從事原始佛教聖典(我國一向稱之為小乘經律)史的研究,在傳統的佛教界,是不免震驚的。因為這些經律,傳說為佛滅第一年夏,在王舍城Rājagṛha召開的「第一結集」中,已經結集完成。雖然事實並不如此,佛教的原始傳說也並不如此,但二千多年來的傳說,傳說久了,也就無異議的看作史實。而現在要論證為次第成立的,有些還遲到西元前後,自不免感到震動了!現存各部派所傳的經律,部類與組織,彼此間並不相同,內容也大有出入。而各部派都以自宗所傳的經律,為「第一結集」所結集的;這當然有問題,至少各部派有過改編的事實。那誰是原始的?或者一切都經過改動的呢!主要的盛大的部派,就自稱為「根本」的,如「根本大眾部」Mūlamahāsāṃghika,「根本上座部」Mūlasthavira,「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in,「根本犢子部」Mūlavātsīputrīya。自稱為「根本」,就有以佛法根本自居的意圖。巴利語Pāli寫成的經律,自稱為上座正統;是「第一結集」所結集,保持原樣而傳承下來的,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現存的經律,不能否認部派的色彩,也就不能否認部派間的多少改動。進一步說,現有經律,決非都是佛滅第一夏,「第一結集」所集成的;現存的經律自身,提供了明確的證據。如文荼王Muṇḍa為佛滅後四十餘年間在位的國王,由於王后的去世而非常悲傷。尊者那羅陀Nārada為他說「除憂患法門」;這是巴利的『增支部』,與漢譯『增壹阿含經』所共傳的。經文明白說到:「如來涅槃以後」,佛弟子所說而被編入
「阿含經」的,不在少數。現存的經律,由經律自身的文記,而證明為不是「第一結集」所完成的。那末,現存經律集成的次第歷程,是怎樣的呢?近代學者,以不同的研究方法,分別提出意見,來答覆這個問題。

(摘自: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光碟 35.《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一章 有關結集的種種問題〉 Y 35p2~3)
----

北傳:雜阿含1144經, 別譯雜阿含119經 南傳:相應部16相應11經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1144.htm

雜阿含1144經[正聞本13244經/佛光本896經](大迦葉相應/道品誦/如來記說)(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阿難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

別譯雜阿含119經(莊春江標點)
  爾時,如來將欲涅槃,尊者阿難、摩訶迦葉在耆闍崛山。

相應部16相應11經/衣經(迦葉相應/因緣篇/如來記說)(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摩訶迦葉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尊者阿難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南山進行遊行。

some1按:三个版本的时间并不一致!

Ken Yifertw 提到...

Avery Chan:
十年前我們上 Dr. Anuruddha 的大般涅槃經時,老法師已指出有些句子有可能是佛滅後才插進經文裡的。所以現存巴利經與律有部份不是第一次結集的。部份經文裡的句子亦非第一次結集的。
  我還以為是學界共識了。看過西方人寫的一篇文章,以經五部都有的詞語與句子是較前期的,只有一部有的可能是後期觀念,有這樣的分類法。
  華人這邊多數與阿含經作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