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重法尊師、教徒嚴厲的仁俊法師

100

今天,2011年2月16日,早上是在福嚴精舍舉行佛教各界對仁俊法師的追思讚頌法會,下午則是荼毘大典。早上幾乎佛教各界都到了,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十方禪林、慈濟,甚至遠在高雄的元亨寺都來致唁,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感念仁俊長老的精神上與財力上的資助,當然也遠來弔唁。並未見到日常法師派下的團體前來致唁。

十方禪林的住持守愚法師說:「十方禪林是仁俊法師前往美國佛教會之前,賣掉新店同淨蘭若所得的錢買的。當時老法師(仁俊長老)在新店同淨蘭若,我煮早餐,日常法師煮午餐,直到後來惟覺法師來共住了,早午餐才全部由惟覺法師打理。」

侍者果慶法師提到老法師只要飛機一到台灣,第一件事就是趕往印順導師的住處向他請安。細算一下,印順法師比仁俊法師年長13歲,論情誼在師友之間,印順法師從來不以老師自居,仁俊法師卻終身事之如師,老法師與演培法師一樣,念茲在茲把所有法緣所得的大小款項讓印老的著作能夠早日出版,希望這些款項能夠讓印老辦僧教育不至於太過拮据。

老法師執師禮極為恭敬,老法師課徒之嚴厲,也經常有傳聞。除了日常法師的講法錄音帶提到之外,也聽過其他法師說起。2005年左右,聽到一位法師說,近年來老法師已經增加了冬日和煦之風範,要不然,以前很難有弟子願意長年跟隨在旁親近。

真華法師提到,〈仁俊法師行狀〉當中對於初到台灣,與福嚴精舍共住那幾年,幾乎沒有著墨,想必是年輕法師寫的,應該及早填補這段空洞。那一輩份的人,只剩下真華法師碩果僅存,不僅宏印法師是年輕法師,恐怕連印海法師、淨海法師、惟覺法師都還算是後輩呢!

法鼓山果東法師提到聖嚴法師初到美國,居然是美國佛教會會長、大覺寺住持的仁俊長老前往接機,可見老法師愛惜後輩之心,真是老婆心切。

厚觀法師提及七、八年前,美國舉辦佛法度假夏令營,呂勝強居士在七個地方做了七次演講,前後內容其實一樣,後幾次就勸老法師不用在旁聽課,老法師以八十多歲高齡,仍然堅持有始有終的聽課,他事後告訴厚觀法師說,他這麼做是對法的尊重!

此次老法師最後的旅途,生前最後幾天,有法鼓山盡心供養,讓老法師安住在法鼓山上,就醫期間,又都是慈濟系統全力照料看護,以尊重老法師的法統,由福嚴精舍以法眷的身分承辦法會,這中間又有壹同寺、智觀寺以及慈濟的人力物力支援,去國將近四十年的老法師,居然有許多人在風雨中趕來新竹參加此一法會,可見老法師身教、言教誨人不倦的深遠影響。

=====仁俊長老行狀======

長老俗姓劉,名寶根,江蘇省泰興市黃橋鎮人,生於民國八年(西元一九一九年,歲次己未)七月十一日。母親姓李,家有一兄一弟。家中開油麵店煎麻團,有五個夥計,經濟小康。七歲(民國十四年)時,因喜歡上當地鎮上一座寺廟,後入住寺院,方丈傳道法師為師剃度,成為小沙彌,取法名「仁俊」;早、晚念佛拜佛,白天上私塾讀書。師因寺廟經濟條件富裕,不需趕經懺,有機會讀書,為以後的作詩與寫作,建立了扎實基礎。

民國二十四年(十七歲),在傳道師父鼓勵下,自己一個人到江南的律宗第一道場──寶華山隆昌寺,受具足戒,此次有幾百人同時受戒。民國二十七年(二十歲),常州天寧佛學院招生,受傳道師父支持前往報名,幸被錄取。九月底,師「在小廟正聽經時,忽然聽說大醒法師來了,當時就在驚喜交加中拜見了他,隨即請開示,聽的真夠味、真起敬!就這樣認識了醒師。」

民國三十年(廿三歲),廈門「閩南佛學院」招生,千里負笈,考入閩院受學。受到大醒法師「熱烈而爽快的啟示」,師在〈我念醒師〉紀念文中寫道:「我的個性原很孤獨,經過醒師的熱情熔入後,我才將孤獨化為合群,這在我做人、待人上說,確是一種無限恩賜!」八月初,隨大醒法師到閩南佛學院。

民國三十二年(二十五歲)。閩南佛學院畢業,回天寧寺天寧佛學院擔任訓導主任。民國三十五年,(二十八歲)。秋,再去靈岩山,到靈岩「西關房」參拜了然法師。民國三十六年(二十九歲)。因渴慕該浙江奉化雪竇寺幽靜,懇求住持大醒法師允許前往閱藏,立即獲得大醒法師同意。

民國三十七年(三十歲)。在上海靜安佛學院任教,當時教的是古(國)文。學生有:聖嚴(常進)、幻生(魯愚)、了中、妙峰法師等數十名。靜安佛學院課程世學與佛學並重,師資陣容堅實,佛學部分幾乎都是改革派太虛大師輩的第二代,全為一時之選。聖嚴法師在《歸程》中說:「靜安佛學院,雖然算不上是佛教界中有名的學府,而且歷史又是那麼的短,但是,我們的老師,還是夠水準的,比如南亭法師、道源法師、仁俊法師、育枚法師、守成法師、妙然法師、圓明法師、本光法師、度環法師、度奇法師、林子青居士,以及幾位大學的教授和畢業生;至於來訓話的、客串的名法師,那就更多了,比如太虛大師、法航法師、能海法師、雪松法師、葦舫法師、天慧法師、呂秋逸居士等等。」在靜安佛學院期間,有一次太虛大師來,第一次見到虛大師,感受到大師的慈和。

民國三十八年(三十一歲)。國共戰事惡化,京滬形勢緊張,他的師父要他到比較安全的地方,並幫他背行李趕路,經五、六小時跋涉,覺得已經安全了,師父才離開返回村莊。當他接過行李,發現棉被很重,原來師父在他的棉被縫處,縫製十二銀圓,以備急用。之後一塊陰影一直壓在他的心頭,他擔心的不是路途險惡,而是師父的性命與安全。這種情感上的壓力,使他幾乎承受不了。輾轉避難至廈門,繼而轉赴香港,結束師人生中四次逃難中最艱難的一次。到香港的船票取得不易,由於所乘之船走私香菸,為避免緝查,繞海道漂流,五天五夜沒水喝,抵達香港後,隨即病倒,被送至醫院,需緊急輸血,因不願用窮人賣出的血而拒絕。醫院裡有一位易教授,很有學問,但才大氣粗,看不起醫院裡的窮人。經師開導,才讓他恍然自悟。師自述本年逃難經歷云:「這一年夏天,我與演培學長由廈門逃至香港,先在南天竺暫住,後入鹿野苑討單(演培學長沒有),除勉強『應赴』外,得暇,即讀經、寫文、吟詩,常至深夜不休。如是者過了兩年。」

民國三十九年(三十二歲)。在香港,隨印順導師住在青山「淨業林」,同住者有演培、續明、常覺諸師,約有四年之久。

民國四十年(三十三歲)。於香港淨業林親近印順導師,據印順導師回憶說:「三十九年所住的梅修精舍,是馬廣尚老居士為我們借來的,原是可以長住的。淨業林在青山九咪半,是鹿野苑三當家的精舍,最近翻修完成,邀請我們去住。三當家的一番好意,是應該感謝的!他肯這樣做,應有演培,特別是仁俊的關係在內。(仁俊住鹿野苑,與三當家的私交很厚)」

民國四十一年(三十四歲)。二、三月中,印順導師在淨業林,為住眾講「人間佛教」──〈人間佛教緒言〉,〈從依機設教來說明人間佛教〉,〈人性〉,〈人間佛教要略〉等四篇,由師負責筆記。由於負責紀錄「人間佛教」講詞,對「人間佛教」的理念有更深入的體會。

民國四十二年(三十五歲)。本年由香港申請入臺。

四月二十四日,印順法師致道安法師函,提到「續明、仁俊入境證已發出」。

六月一日,師與續明法師由港抵臺,據師自述說:「到臺灣才斷斷續續地親近印順導師,對導師的身教與言教,才感到親切、真實而精湛莫測。而續明法師我總是以師禮敬之;直到現在,我晚課中總是「印導師、演法師、續法師,我當盡未來際恭敬之、歸依之」,藉以表示我對善知識的瞻仰、注念,因為沒有他二(案,指演培與續明)引介、稱歎,我就無緣親炙印公,知見與行思就會落差得太偏狹了。想到這裏,我越發感到善知識的可敬、可貴;也越發感到善知識的加持,太慶幸,也太感愧!」

十月十八日(農曆九月十一日),福嚴精舍舉行落成開光禮,精舍自是成為一獨立學團。 師自述初來臺之經歷云:「四十二年夏,續明學長和我來臺親近印公,他編《海潮音》,我學了教書。秋間,福嚴精舍落成,印公有暇輒講,每講我都由靈隱(寺)來聽,法乳滋潤,法樂不已。我因聽講得到了一個重大啟示:佛法深廣,非專莫精。從此我才知道專的重要。」

民國四十三年至五十八年(三十六至五十一歲)。在《海潮音》發表:〈我空與法空〉,〈佛教涅槃義略釋〉,〈阿含經與菩薩道〉,〈無常給我們的啟示〉,〈樸淨‧柔和‧健實‧直透──為菩提樹二十週年紀念特刊寫〉……等七十餘篇文章。印順導師在《海潮音》月刊發表〈人間佛教緒言〉,〈人間佛教概說〉,由師紀錄。

民國四十四年(三十七歲)。年初,到福嚴精舍共住,師自述說:「四十四年夏,我來精舍專心學法,廣讀經論,常聽經論,深獲法益,我的學佛精神,學法觀念,都是這時樹立起來的」。

民國四十八年(四十一歲)。於靈隱佛學院任教,秋季開學前離去。由高雄道宣法師介紹,前往屏東東山寺,在圓融比丘尼的護持下,閉關於東山寺半年。為感念其護持,特地於閉關期間撥冗開示,由天機法師擔任臺語翻譯,師自述云:「四十八年從碧山岩回新竹靈隱佛學院講學。不久,我又赴屏東東山寺禁足閱藏。這個期間,以研讀小乘論為主,以溫讀大乘經(論)為副。小乘論的嚴密組織,豐富包羅,使我知道它在佛法上的許多方面,是最基本而急需的。小乘論的特色,是以論解論,一分小乘論師雖肯定論藏是佛說的,但尋繹其中的理論,卻多半是他們各自從精實徹觀中得來。所以他們炫耀其為佛說,適足以顯示出他們的自信與承當氣魄非常強。以這種精神而造成的論,思想上雖未盡允當,而精義特見是非常多的。後代印度大德們造論,法相每每以毘曇作參考,自龍樹至無著、世親等大都如此。足見其價值殊非等閒!現在中國佛學界多輕視小乘學,所以對佛法中許多源流、頭緒就摸不清;而運用佛法的機靈性也有限了。」

民國四十九年(四十二歲)。師自述自香港來臺近十年間,身體被病魔所纏之情形云:「四十九年秋間,閱藏正得力的時候,病魔又來糾纏了,逼著我又出關割治、電療,一幌又是半年消逝了!自四十年夏初至四十九年冬末,我從香港到臺灣,大小手術計共十次,平均每年一次。說我的體質及貧血、失血而言,實在受不了的,可是,卻竟然挨過去了。這,一面是三寶、師友、居士們的加護所致;一面是我敢於和病魔鏖抗,所以病雖多而未死、而未廢。」

民國五十年(四十三歲)。福嚴精舍改稱福嚴學舍,三月九日舉行開學典禮,計收學員十八名。師與印順導師、續明、幻生等為常住法師,教授佛學者有道源、演培、妙通等法師,教授世學有許巍文、龐慎言、楊家禮、吳巨卿等居士。

民國五十三年(四十六歲)。春間,在立法委員曾慧泰支持下,於臺北新店建立第一個道場「同淨蘭若」,共住學友有日常、惟覺等法師。據超定法師回憶,掛單於新店同淨蘭若時,生活嚴謹,每天打木材取火燒飯。記憶中,有一天,仁公肚子痛得很厲害,汗流浹背,但他還是強忍著,大眾發覺不對,將他送醫院檢查,結果是腹膜炎,時肚子已腫得很大,旋即動手術,好不容易才保住了性命。

民國五十四年(四十七歲)。住臺北新店同淨蘭若。因皮膚癌在臺大醫院兩次開刀,每天去醫院接受鈷六十放射治療21次;由於同淨蘭若路險,於是在曾慧泰居士家中調養。

民國六十一年(五十四歲)。受紐約美國佛教會沈家楨居士之聘,與日常法師一同赴美弘法。

民國六十二年(五十五歲)起,開始在《慧炬》發表佛法專文,詩作等。本年,在美國佛教會大覺寺主持經論校釋,英譯《大寶積經》。淨海法師於美國佛教會大覺寺掛單和自修研究,在三、四年中,亦參加經論校釋。

民國六十三年(五十六歲)三月,哥倫比亞大學佛學研究社成立,應邀前往演講,師談〈佛學與身心的關係〉。九月出任師為大覺寺住持,並任美國佛教會副會長。

民國六十四年(五十七歲)十二月十六日下午,與樂渡、妙峰、日常、會機等法師,及美國佛教會董事賀國權居士,到機場迎接聖嚴法師。

民國六十五年(五十八歲)一月,陪同聖嚴法師至沈家楨居士處,洽商寺務,鼓勵聖嚴法師學習英文及開設靜坐班。應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佛學社之邀,前往講授〈佛教之靜坐與修定〉,示範有關靜坐各種姿勢,以收理論、實驗並進之效。

十月間,親自參與莊嚴寺開山建設工程。師與敏智法師、聖嚴法師,領導三十多位信眾及哥倫比亞大學學生參與工作,三位法師一起鋸樹,搬石頭,開闢山徑,以便修建莊嚴寺工程。師之大力令人驚服,好幾塊重量逾噸,半埋土裡的山石,因擋路,須移去,但泥土堅、石頭笨重,難以著手,師揮動大鐵鎚猛砸了一、二十下後,石頭裂縫,土質鬆動,再集群力挖出。

民國六十六年(五十九歲)九月,辭大覺寺住持,靜養於沈居士公寓,大覺寺住持由聖嚴法師繼任。

民國六十七年(六十歲)五月,紐約大覺寺住持聖嚴法師剃度一名美籍弟子(保羅)——果忍,日常法師為引禮師,師與敏智、幻生法師為證明。

民國六十八年(六十一歲)七月,師移居新州同淨學舍。十月間,聖嚴法師於紐約皇后區購得一棟道場,師贊助其所需部分經費。此為東初禪寺創辦之始。

民國六十九年(六十二歲)一月,師於美國佛教會主持佛七。三月於大覺寺宣講《般若經》〈魔事品〉。九月出任美國佛教會長。自是以後在《慧炬》雜誌發表之此類著作,即冠以「菩提道上」之名,計二百七十九期次。

民國七十年(六十三歲)五月,美國佛教會經六年籌備,在紐約博南縣肯德創建的莊嚴寺,由師與敏智兩位法師主持破土典禮,中外來賓300餘人參加。十月,應紐約海外電視公司佛學講座節目主持人潘維疆之邀,在電視上發表專題演講〈改進生活與創造生命〉。

民國七十一年(六十四歲)六月,於大覺寺開講《佛說演道俗業經》。十月,應邀至紐約州立大學「東方哲學學會」發表演說。

民國七十二年(六十五歲)一月,因聽說日常法師身體不適,前往洛杉磯探望,並於大覺蓮社向大眾開示〈五三法門〉。六月,美國佛教會莊嚴寺舉行觀音殿奠基暨千蓮台落成安靈典禮,師代表美佛會四眾致詞。

民國七十三年(六十六歲)一月,於大覺寺宣講〈學佛三要〉,連續四講。三月講《華嚴經》〈淨行品〉。冬,因事辭美國佛教會會長及董事職,但表明如有任何事務需要幫忙,一定盡力以赴(晚年長老再出任會長職務,直至九十歲)。

福華傢俱公司張震海與盛寶平伉儷,於新澤西州Morris Town,提供一棟房子,作為師自修、共修,成就當地信眾之用。

民國七十四年(六十七歲)三月中旬起,應美西(三籓市、洛杉磯)各佛寺、信眾邀請,前往弘法。此行演講內容不一,全視聽眾根基而定;要言之,大約為三通:人通、法通、神通;又常說三化:我化、人化、一切化。

四月間,在美國洛杉磯觀音寺發動舉行慶祝印順導師八十壽辰座談會,發表談話說:印公導師對佛法的分析,是「洗煉得最徹底,建立得最具體」。在美國洛杉磯法印寺主持觀音法會,慶祝印順導師八秩大壽。

五月,美國佛教會為慶祝莊嚴寺觀音殿落成暨顯明法師晉山大慶,舉辦傳授在家五戒、菩薩戒,敏智法師為得戒和尚,顯明法師為羯磨阿闍梨,師任教授阿闍梨,浩霖法師為開堂,法雲法師為陪堂。

民國七十六年(六十九歲)。十月初,聖嚴法師出家弟子果元法師在呉麗環及江慧嫻、黃玉燕居士陪同下,前來禮請師到東初禪寺講經說法,協助法鼓山在美國的弘法工作。

民國七十七年(七十歲)一月,於紐約法鼓山東初禪寺宣講《佛說決定總持經》。

民國七十八年(七十一歲)。五月十四日,與聖嚴法師於紐約東初禪寺共同主持浴佛法會,約有400多人參加。法會從上午十點開始,內容包括中英文誦經、讚頌、浴佛、開示、皈依、上供、錄影帶欣賞等。師在開示中闡釋浴佛的意義,在於用佛的智慧之水洗滌我們的煩惱心,以顯現慈悲的願,表現出佛的光和力。慶祝佛誕,要由自我的內心做起。

民國七十九年(七十二歲)。二月,由美返臺。在十方禪林座講開示〈第一線精神與全天候性能〉,赴中部探訪印順導師,於慧炬社演講〈發福驚.發慧愧〉。三月初,飛返美國。

五月,與聖嚴法師於紐約東初禪寺共同主持浴佛法會並慶祝創立十二周年紀念法會,共有東、西方信眾約500多人參加。師於會中開示大眾:紀念佛陀的誕辰,應該要以戒定為香、忍辱為水、精進為力、智慧為鏡、慈悲為藥等修行方法,致力於自利利他、弘揚佛法的工作。

十一月,應南加州法印寺印海法師及信眾邀請前往開示,主題為〈學無量壽佛練逕行福德?〉,〈學阿彌陀佛發無量廣大心〉。前往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聽聖嚴法師演講《壇經》思想。

由於基金的來源來自王氏信眾巨額捐款,本年,眾姓文教慈善行願基金會改組Rocky Foundation,目標、方向不變,主要贊助四個方向:一、弘法:支助僧眾弘法;二、文化:與中國文化相關的活動;三、慈善:因應各方需要;四、教育:支助留美出家眾求學費用。

民國八十年(七十三歲)。五月,與聖嚴法師於紐約東初禪寺共同主持浴佛法會,參加者四百多人。法會先由與會大眾共同持誦《心經》、〈大悲咒〉及〈四弘誓願〉,隨後由師開示說,釋迦牟尼佛最善於沐浴,但他與一般眾生不同,他是以智慧、慈悲、空德、叢林四種沐浴自己。學佛者若能以此為範,身心便能清淨。下午,代表聖嚴法師,率果元法師、果稠法師等前往參加紐約韓國佛教聯合會(The United Korean Buddhist Assoc.of New York)發起之佛教人士提燈大遊行。

九月,應南加州法印寺印海法師及信眾邀請,前往開示〈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

十月,應聖印法師之邀參加臺中慈明寺落成暨佛像開光大典,教界出席者另有悟明、演培、成一、超塵、了中、妙蓮、妙峰、能學、本覺、今能、慧雄、本靜等法師。

十月下旬,參加新竹福嚴精舍舉行重建落成典禮暨傳授在家菩薩戒會。出席者另有演培、妙峰、印海、唯慈等法師,由悟明、超塵、覺光三位法師主持佛像開光。

本年,楊又清居士籌組「慈仁佛學會」,張婉如居士幫忙會計工作。學會成立後,邀請師開講《成佛之道》,連續四年。

民國八十一年(七十四歲)。三月,應加州大覺蓮社信眾邀請,前往開示、皈依,於加州圓融佛教中心(California Yuan Yung Buddhism Center)開講《金光明經》〈空品〉。

九月,於加拿大溫哥華世界佛教會講〈現代學佛者最亟需的志神〉,〈菩薩道的修學與受持〉,由林耿如紀錄,後登於《慧炬》雜誌。

十一月,在大覺寺主持共修法會,為共修者開示〈常運四光績光健〉,師勉大眾,要以虛心、直心、深心、大乘心觀照自己、覺察自己。

民國八十二年(七十五歲)。十二月,出席美國新澤西州華人社區佛教徒在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工程館舉辦之聖嚴法師演講會,由該校宗教系教授于君方擔任引言,講題為〈從佛教談人生價值〉。

民國八十三年(七十六歲)。一月,開始在同淨蘭若講《成佛之道》,每星期講三天(已錄音成CD)。

三月,赴美國西岸加州弘法,於汪府講〈二富三發興四健、 學海行空作日月〉,於法印寺觀世音菩薩誕辰法會上開示,並於正觀學佛會講〈常行八自造光健〉。

四月,法鼓山文教基金會、佛教青年文教基金會為印順導師舉行九秩誕辰祝壽,假法鼓山臺北安和分苑舉辦「印順導師學術座談會」,師特地從美國趕回參加,會場討論到中國佛法的實質與演變,師以為「溯源不足,承後有餘」。

五月,在《美佛慧訊》發表〈法乳純圓.行願精誠——敬祝福嚴精舍重建落成致慶〉。於溫哥華福慧寺講〈念佛念人與念己〉。

民國八十四年(七十七歲)。三月中旬,第一次宣講《成佛之道》圓滿。九月,於法印寺開示〈漸次學作四種人〉,《勝解五知的實修法》,於Acradia宣講《中阿含.娑邏王迎佛經》。

「眾姓文教慈善行願基金會」(Rocky Foundation)。開始每年都會提供五萬美元給中華佛研所畢業的同學做為海外深造的獎助學金。「眾姓文教慈善行願基金會」於年後并入「印順導師基金會」。

民國八十五年(七十八歲),師在美國新澤西州成立「北美印順導師基金會」。

民國八十六年(七十九歲),二月,《正覺之音》創刊號出版。每期月刊都有長老的親筆撰文,總共有八十餘篇,「瑣語」幾百則。

三月,師講授《成佛之道》,由果慶法師編輯,梅英、金燕、婉如等師姐將錄音帶轉成mp3並製作成CD流通。為鼓勵大家背誦《成佛之道》,印順導師基金會特訂定《成佛之道》偈頌背誦獎勵辦法。

民國八十七年(八十歲)。一月,開始在紐約東初禪寺講《大丈夫論》。

五月,參加美國佛教會大佛殿落成開光典禮,開光儀式由達賴喇嘛、悟明、成一、戒德、淨心、妙峰、妙境、自立、蓮航、廣元、聖嚴、浩森、淨海、印海、永惺、嚴持、道海、宗聖、聖雄等長老共同主持。在觀音殿舉行「美佛卅三週年的回顧與展望」,師應邀前往致詞。佛學討論班開學,在完全沒有任何對外文宣、且只接受有意出家者的情況下,報名學員九人。佛學班辦學期間除了由師每週主講兩次印順導師的《佛法概論》之外,其他時間著重在個人自修用功,每人每一個月交一篇至少1,500字的讀書報告,由師親自批改。每天除早晚課,真正的功課是「克服自我」,平常修學時,要好好隨聞入觀,身心集中,一天天深入佛法。師講課時,附近信眾也都來隨喜旁聽,由於學員國文程度較低,要求學員自修研讀《說文解字》,每天讀中文報紙社論。

六月,開講印順導師的著作──《佛法概論》。

十月,「中華佛典電子協會」(CBETA)的成立,曾得到長老的大力支持,由印順導師基金會贊助電子佛典五年的製作經費,每年20萬美金,五年總計100萬美金。經過多年努力,得以完成《大正新修大藏經》等佛典建檔工作,將電子佛典資料庫免費提供各界作非營利性使用,得到國內、外教界、學界高度的讚歎。

民國八十八年十月(八十一歲)。師發願:若能購下今日「同淨蘭若」的用地,願意再活十年。十一月,正式購下新州的天主教學校,作為弘法接引信眾的新道場。十年來,長老每星期六都為當地的僧俗二信眾開示,週日講《成佛之道》,《佛法概論》,《中觀今論》,七月舉辦由師倡導的每年一次的『佛法度假』。早期的十年中,每年還有兩次出國的國際弘法,演講最多時可達二百場次,可以說是長老一生中最精進、燦爛而輝煌的階段。

民國九十三年(八十六歲)春,長老由弟子果慶法師陪同來臺弘法,順便進花蓮慈濟醫院檢查身體,發現患了早期的腸癌。經醫生的外科手術後,病情痊癒。

民國九十五年(八十八歲),四月十三日,長老由弟子果慶法師陪同,參加於浙江杭州舉行的首屆「世界佛教論壇」,共有來自世界各地法師、學者參加,會上長老親自宣讀論文〈從無邊慈慧中發揮無上大願〉。

民國九十八年(九十一歲),長老再次由弟子果慶法師陪同,以九十一歲之高齡,參加在大陸無錫靈山梵宮和台北舉行舉行的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大會發言〈為世界佛教論壇而寫〉。

民國九十九年(九十二歲)九月八日,長老舊疾肺癌復發﹝民國九十六年年中發現得了早期肺腺癌,在美國進行了十次放射療後,病情得到控制。﹞,由弟子果慶法師陪同來臺,住進慈濟醫院台北新店分院進行治療。九月三十日出院,接受「法鼓山」的供養,住進台北縣金山鄉「法鼓山」總部的貴賓寮進行療養。

十二月二十七日,立法院長王金平特來法鼓山拜訪。院長見師驚語:不愧為一代高僧,清淨、慈祥、莊嚴,一點看不出病相。

民國一百年(九十三歲),一月十日,長老呼吸氣喘嚴重,血氧很低,發現是因肺部積水引起,再次進入慈濟醫院治療。但因為長老年事已高,醫師們的會診,認為已經不能承受更多藥物化療,只能作些支持性的緩和性治療,以改善積水引起的疼痛。可是,對一位九十三歲老人而言,體力也是一大負擔,自此之後,身體日漸虛弱,二月九日晚,長老年邁的危脆色身,於正念寂靜中安詳捨報。

師經常在週末開示中講:「我的身體衰雖然衰老了,但我(學佛)的心卻永遠不會老!」師也一直遵循自己諾言:「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真真實實地實踐了「願生生世世在這苦難的人間,為人間的正覺之音而獻身」的大乘佛法精神。

長老一生修行,嚴厲克己,身心受到佛法的加持,得到了深刻而廣泛的淨化;不用說日常中的粗重煩惱不得現前,就連大乘行者所對治的微細煩惱也得到自在的控制。弘揚正法,利濟有情,續佛慧命,成為佛法的真實弟子,長老為我們下一代樹立最真實的榜樣!我們永恆懷念長老!我們也相信長老定會乘願再來,決定會實踐自己許下的諾言──再來人間,實踐人菩薩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