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巴利《經集》1.2經:丹尼雅經(Dhaniya Sutta)




當我寫作閱讀不順、精神萎靡、消磨太多時間在一些竹頭木屑的瑣事時,我就會翻譯一些佛經來振奮精神和調整生活步調。這次我選擇翻譯的是巴利《小部》的《經集》1.2經:丹尼雅經(Dhaniya Sutta)。
巴利五部《尼柯耶 Nikāya》為《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與《小部》,前四部通常被簡稱為「四部」尼柯耶用以和漢譯的《雜阿含》、《中阿含》、《長阿含》、《增一阿含》(《增壹阿含》)等四阿含對應。歐美學者對於《小部》第五經的《經集》特別重視,巴利《相應部》與漢譯《雜阿含》的經文明確地提到對《經集》的第四品《義品》與第五品《彼岸道品》某一偈頌的解釋,僅存於漢譯的《大智度論》也引用了不少《經集》的偈頌。歐美學者認為《經集》出現了不少最早期的佛教文獻資料,特別是「阿育王法敕」當中提到佛教僧俗應多誦習的七部經典之中,就有四部出現在《經集》。
目前版主所知的巴利《經集》的漢譯,有郭良鋆翻譯的《經集》,譯者當年可能對上座部的佛教教義不夠熟悉,使用一般詞彙翻譯佛教術語,容易誤導初學,不是理想的版本;很不幸地,這也是目前台灣佛教界較通行的版本。其次為高雄元亨寺版《南傳大藏經,小部》的《經集》,這本書主要是倚賴日譯《南傳大藏經》進行漢譯,文字生硬,校對不夠踏實,也有漏譯、誤譯之處,不是能夠完全信賴的版本。接著就是達和法師翻譯(2008),在法鼓出版的《經集》。達和法師的翻譯並未顯示巴利註釋,感覺只是平鋪直述地翻譯經文,所附的註解數量不足,缺乏現代學者的研究成果,仍然有其缺陷。
除此之外,版主曾借閱過一本據說是譯自泰國版巴利三藏的漢譯《小部經》,聽說可以在嘉義「法雨道場」請到此書,因為手頭沒有此書,也就無法參考此書的譯文。
我主要是依據 Norman 的英譯《經集》進行翻譯(Norman, K. R., (1995), The Group Discourses II, PTS, Oxford, UK.),據說,菩提比丘有一本英譯《經集》將於年底出版,版主只好先譯,等明年拿到書在做補充了。
=======
經文是證得等正覺的佛陀憩息在農場主人(?)牧牛人丹尼雅(Dhaniya)的屋外,丹尼雅(Dhaniya)勞累地完成當天的工作,心滿意足地在自己的小屋裡休息,看著濃黑厚重的層層烏雲,在密雲欲雨的天氣唱著詩歌(udānaṃ udānesi 唱著「優陀那頌」),自我陶醉。丹尼雅(Dhaniya)意思是「有財富的人」,親切一點來說,就是「小財主」,看起來像是一種稱呼,而不是父母所取的人名。
在屋外的佛陀也應和著吟誦偈頌,似乎是喜劇歌劇當中兩個角色的對唱。
(數目字編號是《經集》的偈頌編號,方便讀者、版友查閱資料。)
(18)「我飯已煮好乳牛已擠好奶,在摩希河畔與妻子共宿;
          我的小屋完整而安適,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19)「我已無瞋恨也無障礙,在摩希河畔(獨自)住宿一晚;
          我沒有小屋完整而安適,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丹尼雅唱的「我飯已煮好乳牛已擠好奶 Pakkodano duddhakhīrohamasmi」其實和世尊的「我已無瞋恨也無障礙  Akkodhano vigatakhilohamasmi」聲音相似而意義完全相反。
-----------
(20)「我這裡沒有牛蠅也沒有蚊子,牛群放牧在水草充足的牧場;
          牠們能承受即將來臨的大雨,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1)「我的筏已經綁好,我已經(準備)渡河到了彼岸; 
          (已經渡了河)我無需再有筏,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Norman 認為第20頌的反諷式的回答已經遺失,現存的第21頌是下一頌丹尼雅的問句,後半段則是世尊的回答--也就是說,這兩頌也不齊全。依照Norman 的解釋:「丹尼雅第一句說已經準備好了筏,第一句說即使大水橫溢,他也準備好渡河上岸,第三句弄丟了,第四句跟前面相同。」
(21)頌第三句說「我已經沒有筏」,則是針對「第一句」的反諷,第二句、第三句也丟失了。
-----------
(22)「我妻順從而不輕浮,我妻與我長期共住而令人喜愛;
          我不見她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3)「我心順從而解脫,我心(只)停駐於我之內而調御; 
          我不見它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各家學者都將第22頌的「Gopi」解釋為丹尼雅妻子的名字。 Norman 認為此字的意思是母牛。依照Norman 的解釋,第一句就成為「我的母牛馴服而不輕躁」,第二句就成為「我的母牛與我長期相處而可愛」。
-----------
(24)「我自力掙來聘雇他人的所需(物資),我的子女跟我一樣健康;
          我不曾聽到過他們有任何過錯,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5)「我不受任何人聘雇,我以(乞食)所得遊行四方; 
          我無需任何酬勞,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Norman 認為第25頌的「前三句」只回應了前一頌的「第一句」,應該還有兩句來回應前一頌的「第二句與第三句」,這兩句可能在背誦過程遺失了。
-----------
(26)「這裡有母牛、公牛和牛犢,也有懷了孕的母牛;
          這裡有領導群牛的大公牛,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7)「這裡沒有母牛、公牛和牛犢,也沒有懷了孕的母牛;
          這裡更沒有領導群牛的大公牛,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約成立於西元前一世紀的南傳《彌蘭陀王所問經》(相當於漢譯 T1670《那先比丘經》(CBETA, T32, no. 1670A, p. 694, a3)的 369 頁引用此處「第27頌」,第27頌的「這裡」指的是「我的教法 sāsana」。
-----------
(28)「木樁釘得牢固而無法動搖,新用文邪草編成的韁繩十分堅韌;
          大公牛也無法掙脫,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丹尼雅)
(29)「像頭公牛掙脫桎梏牢籠,像頭大象將臭蔓草扯成碎片; 
          我將不再坐母胎,老天你想下多大的雨你就下吧!」(世尊)
-----------
約成立於西元前一世紀的南傳《彌蘭陀王所問經》(相當於漢譯 T1670《那先比丘經》(CBETA, T32, no. 1670A, p. 694, a3)的 369 頁引用此處「第29頌」,並且宣稱是引自《牧牛人丹尼雅經》。
-----------
(30)大雨緊接著下了起來,淹過了低地與高地,丹尼雅聽見滂沱的雨聲,他說:
(31)「我們能見到世尊,可以說是得大利益; 
          我們到具眼者的你面前請求歸依,請教導我們吧,偉大的牟尼!」(丹尼雅)
(32)「我妻和我都將專心學習,請允許我們在善逝之前修梵行; 
          渡過生與死而到彼岸,讓我們究竟苦邊。」(丹尼雅)
(33)「有子者以子而喜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喜樂; 
          人追求而得喜樂,任何人都因追求而得到喜樂。」(魔羅)
(34)「有子者因子而憂,同樣地,有牛者以牛而憂; 
          人追求而生憂,任何人都因不追求而不生憂。」(世尊)
-----------
一般認為第30頌為背誦者所加。有些版本不將此處編偈頌編號。
Norman 認為此經應該在 31, 32 兩頌之後即結束。 33, 34 兩頌為後來所加。
《雜阿含1004經》:「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母子更相喜,  牛主樂其牛,
 眾生樂有餘,  無樂無餘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母子更相憂,  牛主憂其牛,
 有餘眾生憂,  無餘則無憂。」」(CBETA, T02, no. 99, p. 263, a17-22)
《別譯雜阿含142經》卷8:「
「若人有子孫,  則便生歡喜。
 財寶及六畜,  有則皆歡喜。
 若人受身時,  亦復生歡喜。
 若[5]見無身者,  則無歡悅心。」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若人有子孫,  則能生憂惱。
 財寶及六畜,  斯是苦惱本。
 若復受身者,  則為憂惱患。
 若不受身者,  則名寂滅樂。」」(CBETA, T02, no. 100, p. 428, a20-28)
[5]見無=無有【宋】【元】【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