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有些人治「王國維研究」、「陳寅恪研究」


《豆瓣網》上的「殿前不檢點」引了葛兆光的話:「一個人可能連王國維研究的甲骨之學也不懂,對王國維研究的西北史地、金元史等等都不懂,就去研究王國維。他只記得一條,王國維往昆明湖一跳,表現了他「義不食周粟」,「五十之歲,只欠一死」,可是這不叫學術史研究。」
「殿前不檢點」仿此造句:「很多人也研究陳寅恪,但是一研究陳寅恪,就記住他在王國維紀念碑上寫的兩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還有就是他給中國科學院的那封回信中說的『不宗奉馬列主義』,這也不是學術。」
版主也手癢仿此再造一句:「有些人研究佛教史,但是只翻閱幾本僧傳,只讀幾本《心經》、《阿彌陀經》、《金剛經》、《壇經》,就暢談學術源流,這不是佛教史研究,這只是講古。」

1 則留言:

PageTan Chen 提到...

將你這篇短文, 轉貼至我的FB, 謝謝! (先斬後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