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法友飛鴻---4(2007.7.7-8) 對於經典部派的歸屬

P1120424
以下的討論與二十世紀出土的梵文《長阿含經》有關,Hartmann 教授在日本創價大學的一篇重要論文〈(根本)-說一切有部《長阿含》的內容與結構〉,討論關於其中「部派歸屬」的判定議題。
Hartmann, Jens-Uwe, (2004), Contents and Structure of the Dīrghāgama of the (Mūla-)Sarvāstivādins, Annual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Advanced Buddhology at Soka University, pp. 119-137.
法友:(2007.7.7)
關於你的兩個問題:
1. 你提到「如果這些梵文殘卷隸屬《長阿含經》,是否有對應經典的編列,並且可以有經文的比對能夠判定這一部分的殘卷就是《長阿含經》?」
Hartmann 教授是此一範圍的專家,從中亞發掘的許多各種梵文殘片中,他重建了相當份量的說一切有部傳承的《長阿含經》。此一說一切有部《長阿含經》不曾翻譯為漢語。現存漢語《長阿含經》是另一部派的傳承,也就是法藏部 (Dharmaguptaka)。
2. 你提到「如果我文章中談到『佛陀在場所顯示的「庇佑、保護的意味」,顯示 MN 95 (Canga Sutta)與梵文《大事 Mahavastu》之間的親密程度』,你是否意指梵文《大事》也敘述同樣的故事?還是僅為『周遭出現諸天環繞庇護』?」
我們不知道此一梵文殘卷的部派歸屬,雖然此處所用的梵文與梵文《大事》近似,梵文《大事》是「大眾部」律典的一部分。這意味著此一 “Cangi Sutra” 也是大眾部的版本。關於此篇論文,我特別指出「佛陀的在場」,在梵文《大事》也有同樣的敘述,雖然是在不同的經文。在我比較熟悉的巴利經文,並未出現太多這一類的神通事蹟。一般而言,大眾部的傳承較常描述佛陀顯神通與「未曾有法」。僅僅佛陀的出現,就能驅走惡魔是這類神蹟之一。然而我們無法確認,是否此一敘述能作為 ”Cangi Sutta” 隸屬大眾部的論證。
                              法友
Yifertw:(2007.7.8)
這讓我想到兩件事:
   1. 對於經文殘卷的部派歸屬,不該輕易驟下結論。除了「(南傳)上座部」的傳承之外,我們沒有任何部派完整的經、律 、論三藏。在未進行詳細的逐一經典的比較研究之前,在未明瞭各部派文獻之間的確切差異之前(而不是經由《異部宗輪論》、《十八部論》、巴利《論事》此類論書的轉述),作此類的論斷是相當冒險的,也不合邏輯。

  2. 從現存的印度碑銘也上未見到強烈的部派宗教活動痕跡,此類碑銘證據仍然有待建立。
祝 平安吉祥
 
             Yifertw

此一說應該修正,已經有足夠的證據推論西元二、三世紀之間,今日阿富汗境內盛行「法藏部」。2012.3.23

1 則留言:

mike 提到...

剛剛看到這個,我正好在準備《長含》,看到這個,當時此地確實是法藏部與有部最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