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法友飛鴻 207:校勘人語,八萬戶蟲?還是八萬尸蟲?


親愛的法友:
  以下翻譯,哪些應該作「戶蟲」?哪些應該作「尸蟲」?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26〈不退轉品 49〉:「身心清淨,非如常人身中恒為八萬戶蟲之所侵食。」(CBETA, T06, no. 220, p. 666, b3-4)
 《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1〈歸依三寶品 1〉:「生熟藏間污穢不淨,八萬戶蟲之所和雜」(CBETA, T08, no. 261, p. 867, b17-18)
 《小品般若波羅蜜經》卷6〈阿惟越致相品 16〉:「凡夫身中八萬戶虫,是阿惟越致菩薩身中,無有如是諸虫」(CBETA, T08, no. 227, p. 564, b2-4)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2〈菩薩十無盡藏品 18〉:「為我身中八萬戶蟲故」(CBETA, T09, no. 278, p. 476, b13)
===========
不應作「戶蟲」,也不應作「尸蟲」,而應作「『八萬戶』蟲」、「『八萬四千戶』蟲」、「『一戶』蟲」,「戶」作等第、種類解釋。對應的《放光般若經》經文作:「凡人身中有八萬種蟲常侵食人,阿惟越致無復是蟲。」(CBETA, T08, no. 221, p. 86, b29-c1)

其他理由如下:
1. 《大乘集菩薩學論》,一處譯為:「有八萬種蟲。潛處於身內」(CBETA, T32, no. 1636, p. 92, a10)。另一處譯為:「此身中蟲有八萬戶,共得此食皆得安隱,我今以食攝受諸蟲」(CBETA, T32, no. 1636, p. 100, a16-18)。
 若譯為「此身中蟲有八萬尸」則文句不通。
2. 《佛說未生冤經》卷1:「身八萬戶,戶有數百種蟲」(CBETA, T14, no. 507, p. 775, a18-19)
    此處八萬戶,似為八萬住處。
3. 《大集會正法經》卷5:「此等共成人身;復有八萬四千族蟲,如是生類、同依人身,」(CBETA, T13, no. 424, p. 993, a21-22)
4. 《大寶積經》卷57:「難陀!有一[2]尸蟲名曰食髮,依髮根住常食其髮。有二戶蟲,一名伏藏、二名麁頭,依頭而住常食其頭。有一戶蟲名曰繞眼」(CBETA, T11, no. 310, p. 331, b2-5)
[2]尸=戶【宋】【元】【明】【宮】。
可以發現,只有一處誤抄作「尸蟲」,而各版藏經在其他處一致地寫作「戶」字。
5. 檢索藏經,可以發現凡是翻譯的經典,只作「戶蟲」而不作「尸蟲」。

所以明朝所編的《三藏法數》引《華嚴經》:「一分減施。謂菩薩仁慈好行惠施,若得美妙飲食,分與眾生,然後乃食。復念身中八萬尸蟲。」(CBETA, B22, no. 117, p. 574, b11-13)
此處應作「八萬戶蟲」。

       Yifertw 回答
========
buddajin - 2017/01/01 - 16:03
我認為『戶』在這些經文的含意,應該是『穴』、『竅』。那些『蟲』住在人身『穴竅』裏,故稱『戶蟲』。

『戶』字,好像從來都沒有被當作『類』、『種類』用,至少我沒遇過。我只見過『戶』字作為『門戶』、『穴竅』解。

『身八萬戶,戶有數百種蟲』,用白話來說,即是身有八萬穴竅,每個穴竅各住了數百種蟲。

若以上所解正確,則譯為『尸蟲』有可能是傳抄過程中的誤判(正如當今正在引起爭論的總統對聯『自自冉冉』),但也有可能另有原因。我比較傾向另有原因,但這必須有更深入的研究,和更確切明白的證據。我承認我還沒有。而我也認為yifertw 您應該也沒有。治學乃至修行,必須盡可能嚴謹,不能只是問一問google老師,就冒然給結論;正如不能因為查到『輪印』曾被解釋為『轉法輪印』,就冒然將『輪印誦持母陀羅尼真言秘密心真言一百八遍』的輪印解為持轉法輪印。自己犯錯事小,誤人事大。

在歷代漢文中,戶字究竟曾被作為多少解,何妨請教如張大春先生之輩對文學、歷史都有相當深造詣的學者先進?好過大家在這裏各憑己見瞎猜。
2017年1月1日 下午5:21
=========
maha - 2017/01/01 - 21:48
我想目前這串討論給出的意見,都有一些依據,不好說是「各憑己見瞎猜」。

佛典用字偶有一些特殊意義是現有字辭典還沒收錄的。就字辭典,這裡「戶」字比較合理的意思是作「門戶」、「住戶」、「洞穴」解。但 yifertw 從相關漢譯本的比對而舉出這裡的「戶」字可作「種類」解,個人認為值得參考。

當然,若有更具說服力的意見還請提出。
CBETA Maha 吳寶原

===========
gaoyuefeng1989 - 2017/01/06 - 20:37
注意到一點:不管「尸蟲」還是「屍蟲」,當其不做「屍體上的蟲」而坐「人體內的蟲」解時,出現的時間都在宋以後。晉、劉宋、姚秦時所譯的經文都做「戶蟲」。

道家所稱「屍蟲」是「三尸九蟲」的統稱。但在早期文獻中,「三尸」與「三蟲」並不相同,三尸和三蟲因其特徵和名稱相似,而被道教理論家作為宗教宣傳的工具創造性地合為一體(张同利《三尸考》,殷都學刊,2010)。而到了唐玄宗年間的《稚川記》,連「三尸」姓彭的說法都出現了,給「三尸」命名這個過程又必定在「三尸」和「蟲」的形象概念合流之後。所以,我們應當可以比較有把握地說,到唐朝時期,道家的「屍蟲」理論已經比較堅固了,在民間流傳也很廣。到此時,在不嚴格的道教系統語言環境下,「尸蟲」與「蟲」常作為同義詞使用。如果接受這個推理過程,那麼『佛典所述「凡夫身中八萬『戶』虫」,大都是針對活人來說,所以用「八萬『尸』蟲」顯不合理』這一論斷就不正確了。「尸蟲」不論考慮道教原意,還是民間俗意,都與「死人」沒有關係。

所以,不能貿然說《法華經玄籤備撿》「心眼開明徹見三十六物及諸尸蟲破四顛倒」及明清文獻中的「尸蟲」是「戶蟲」之誤。完全可以是用作「蟲」的同義詞。

而「八萬戶蟲」解作「八萬戶 蟲」無疑是正確的。但「戶」不必一定要解作「種類」,解作「巢穴」即可。古漢語有此解釋,如《禮記·月令》:蟄蟲咸動,啟戶始出(《王力古漢語字典》)。多少「戶」即是有多少蟲的聚落。

5 則留言:

Toh Seng Heng 提到...

學習了,感恩!

Toh Seng Heng 提到...

學習了!感恩。

Ken Yifertw 提到...

buddajin - 2017/01/01 - 16:03
我認為『戶』在這些經文的含意,應該是『穴』、『竅』。那些『蟲』住在人身『穴竅』裏,故稱『戶蟲』。

『戶』字,好像從來都沒有被當作『類』、『種類』用,至少我沒遇過。我只見過『戶』字作為『門戶』、『穴竅』解。

『身八萬戶,戶有數百種蟲』,用白話來說,即是身有八萬穴竅,每個穴竅各住了數百種蟲。

若以上所解正確,則譯為『尸蟲』有可能是傳抄過程中的誤判(正如當今正在引起爭論的總統對聯『自自冉冉』),但也有可能另有原因。我比較傾向另有原因,但這必須有更深入的研究,和更確切明白的證據。我承認我還沒有。而我也認為yifertw 您應該也沒有。治學乃至修行,必須盡可能嚴謹,不能只是問一問google老師,就冒然給結論;正如不能因為查到『輪印』曾被解釋為『轉法輪印』,就冒然將『輪印誦持母陀羅尼真言秘密心真言一百八遍』的輪印解為持轉法輪印。自己犯錯事小,誤人事大。

在歷代漢文中,戶字究竟曾被作為多少解,何妨請教如張大春先生之輩對文學、歷史都有相當深造詣的學者先進?好過大家在這裏各憑己見瞎猜。

Ken Yifertw 提到...

maha - 2017/01/01 - 21:48
我想目前這串討論給出的意見,都有一些依據,不好說是「各憑己見瞎猜」。

佛典用字偶有一些特殊意義是現有字辭典還沒收錄的。就字辭典,這裡「戶」字比較合理的意思是作「門戶」、「住戶」、「洞穴」解。但 yifertw 從相關漢譯本的比對而舉出這裡的「戶」字可作「種類」解,個人認為值得參考。

當然,若有更具說服力的意見還請提出。
CBETA Maha 吳寶原

Ken Yifertw 提到...

gaoyuefeng1989 - 2017/01/06 - 20:37
注意到一點:不管「尸蟲」還是「屍蟲」,當其不做「屍體上的蟲」而坐「人體內的蟲」解時,出現的時間都在宋以後。晉、劉宋、姚秦時所譯的經文都做「戶蟲」。

道家所稱「屍蟲」是「三尸九蟲」的統稱。但在早期文獻中,「三尸」與「三蟲」並不相同,三尸和三蟲因其特徵和名稱相似,而被道教理論家作為宗教宣傳的工具創造性地合為一體(张同利《三尸考》,殷都學刊,2010)。而到了唐玄宗年間的《稚川記》,連「三尸」姓彭的說法都出現了,給「三尸」命名這個過程又必定在「三尸」和「蟲」的形象概念合流之後。所以,我們應當可以比較有把握地說,到唐朝時期,道家的「屍蟲」理論已經比較堅固了,在民間流傳也很廣。到此時,在不嚴格的道教系統語言環境下,「尸蟲」與「蟲」常作為同義詞使用。如果接受這個推理過程,那麼『佛典所述「凡夫身中八萬『戶』虫」,大都是針對活人來說,所以用「八萬『尸』蟲」顯不合理』這一論斷就不正確了。「尸蟲」不論考慮道教原意,還是民間俗意,都與「死人」沒有關係。

所以,不能貿然說《法華經玄籤備撿》「心眼開明徹見三十六物及諸尸蟲破四顛倒」及明清文獻中的「尸蟲」是「戶蟲」之誤。完全可以是用作「蟲」的同義詞。

而「八萬戶蟲」解作「八萬戶 蟲」無疑是正確的。但「戶」不必一定要解作「種類」,解作「巢穴」即可。古漢語有此解釋,如《禮記·月令》:蟄蟲咸動,啟戶始出(《王力古漢語字典》)。多少「戶」即是有多少蟲的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