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國際佛教研究協會年會 IABS---法友飛鴻 11

P1120931 

友:

無著比丘的書《中部尼柯耶比較研究》已經在法鼓山出版,

他拿了厚厚的兩大本,要我拿回新竹代他送給你。

請讓我知道你何時在福嚴,好將書送去。

Marcus Bingenheimer 馬德偉老師的《別譯雜阿含之研究》

也在法鼓山出版了,我建議福嚴佛學研究所圖書館買這兩本書。

這次在法鼓山上擔任 IABS 年會義工,雖然不是「三過家門而不入」,

卻是整整八天未回家,雖然身心疲累,但是精神十分愉悅。

在山上見到了莊國彬、關則富、越建東等人,

也見到福嚴佛學院去的法師。

當然,與會的顯赫學者如 Ruepert Gethin, Richard Gombrich,

Peter Skilling, Richard Salomon, Paul Harrison,

Roderick Bucknell, Johannes Bronkhorst ...等等,

名重一方的學者真是多如天上繁星。真高興能和這些學者交談,

或者遠遠看見他們圍繞著向老師問候、同門弟子敘舊,

通信已久卻緣慳一面的學者趨前向前輩致敬,

他們寒暄、談笑、論學、致意,

法鼓山上增加了許多學者的身影。

學者私下向我表示,這次法鼓山派了很多義工,

到處都有義工的身影,

義工和藹親切,細心照料,讓他們非常感動。

此次三年一度的 IABS 年會,在民國一百年於法鼓山舉辦,

與會學者有 535 人,

四百多人為來自挪威、英國、法國、德國、以色列、

美國、澳洲、紐西蘭、香港、新加坡、日本、韓國等學者,

台灣本地學者約一百多位,似乎沒有見到中國學者出現。

本次有 102 個主題,將近四百篇論文發表,

與會的學者很高興可以聽到多元的聲音,

可以在繁富的選擇中尋找新的方向,

他們卻也因為趕場而疲於奔命,

不過,還是因此而相當愉悅。

學者 Shulman 還特別提起 Marcus 老師宣讀論文時,

特別提到我的論文。

吃早餐時,學者還津津有味地討論 6/24 下午兩點,

由 Rod Bucknell 當 moderator 的 “Early Buddhism II”,

Teri Shulman 發表的 ”The Four Noble Truths as Meditative Vision”,

引起 Richard Gombrich 的重砲轟擊,

結果 Shulman 教授靜觀雙方激烈辯爭,

是此次學會的一件趣事。

             掃葉人

======================

掃樹葉師兄:

相信您一定收穫許多啊,等待您在部落格上和我們分享^^。

我六月二十九要去美國同淨蘭若,得到八月初才會回福嚴。

請您幫我保管啦。

兩本書,我會請圖書館購入。

3q a lot...^^

===========================

IABS會議法鼓山揭幕 600學者參加

《人間福報》(2011/06/21)&《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焦點》(2011/05/31)素有「佛學奧林匹克」美譽之稱的國際佛學會議(IABS),六月20日在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舉辦第十六屆大會開幕儀式,邀請大會主席Cristina Scherrer-Schaub、法鼓佛教學院校長惠敏法師蒞臨致詞;而為期六天的佛教學術交流盛典,將有來自全球三十餘國家、六百多位學者發表五百多篇論文,堪稱是歷年國際佛學會議參與人數最多、論文發表最豐富的一屆。

惠敏法師表示,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自獲博士學位以來,曾多次參加IABS國際佛學會議,也是該會的創始會員之一。三年前法鼓佛教學院成立時,聖嚴法師即希望該學院可以接辦國際佛學會議,增加台灣與佛學界的交流,為台灣及整個佛教界培育更多的弘法人才。

以超越宗門教派、促進佛教科學研究、獎掖佛學人才為宗旨的IABS國際佛學會議,自一九七八年開辦來,每隔三或四年舉辦一次,今年第十六屆的盛會由法鼓山、法鼓佛教學院、中華佛研所共同承辦。

20日除舉行開幕式外,亦邀請Cristina Scherrer-Schaub及前任秘書長Tom Tillemans發表專題演說,闡述佛教藝術的呈現方法,與禪修對心智思想的修鍊與影響。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掃葉兄,

這兩本書我也非常期待,已經讓圖書館定購,呵呵。對無著法師和馬先生的研究,我都非常贊嘆,臺灣的佛教研究,用陳寅恪先生的話,起碼是“預流”的。

MJ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呵呵呵,跟您開一個玩笑,
Marcus Bingenheimer 老師
雖然中文名字譯為「馬德偉」,
卻不姓「馬」。

匿名 提到...

有中國學者啊,好幾位呢。呵呵。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是那幾位啊?請告訴我人名,好讓我把他們補入記載。這句評語是我轉述某位蒞會學者的描述,不是我的個人看法。
會中我與龍達瑞教授交談了四五次,並且蒙他送我他的一篇短文,龍教授代表西來大學,我沒把他算作是來自中國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