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蘇錦坤:外江人看台灣 2017-01-21


人有失神,馬有亂蹄。
這當中有三個失誤:
1. 鄭芝龍當海盜時的上司是顏思齊,相傳昔日打狗社(Takao)因顏思齊的迫害,才會有社眾遷徙到屏東而成為「阿猴社 Akao」。
2. 劉銘傳時,鐵路興建到「大窩口」,這是今日新竹縣的「湖口鎮」,我口誤,講成「大湖」(「大湖」這地名在客家聚落還算普遍,新竹縣、新竹市、苗栗縣都有此一地名)。
3. "更"是明清時期計算海程之單位。
《閩雜記》:「海道不可以里計。行舟者以為更漏筒,如酒壺狀;中實細沙,懸之。沙從筒眼滲出,復以一筒承之;上筒沙盡、下筒沙滿,則上下更換,謂之一更,每一日夜,共十更。然風潮有順逆、駕駛有遲速,則以一人取木片由船首投海中,卽疾行至船尾,木片與人俱到為準。或人行先到,則為『不上更』;或木片先到,則為『過更』。計所差之尺寸,酌更數之多寡,便知所行遠近、並知船到何處矣。以更數計陸路里數,每一更該陸路四十二里有零。統計一日夜行船十更,可得陸路四百二十餘里也。」
《臺灣小志》記載:「島形自東北稍偏西南,統計南北約八百、東西約二百六、七十里;『搢紳全書』載『臺灣南北二千八百里』者,以路之曲折言之,非直徑也。」
以臺灣南北縱長約395公里,東西寬度最大約144公里之現代里程單換算,每一更路程約21公里,換算時速約為8.75公里。
4. 原來的投影片在此,影片只講了一半:(https://www.academia.edu/30846310/5_%E5%A4%96%E6%B1%9F%E4%BA%BA%E7%9C%BC%E4%B8%AD%E7%9A%84%E5%8F%B0%E7%81%A3.ppt)。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From 張華:
"更"是明清時期計算海程之單位。   閩雜記:「海道不可以里計。行舟者以為更漏筒,如酒壺狀;中實細沙,懸之。沙從筒眼滲出,復以一筒承之;上筒沙盡、下筒沙滿,則上下更換,謂之一更,每一日夜,共十更。然風潮有順逆、駕駛有遲速,則以一人取木片由船首投海中,卽疾行至船尾,木片與人俱到為準。或人行先到,則為『不上更』;或木片先到,則為『過更』。計所差之尺寸,酌更數之多寡,便知所行遠近、並知船到何處矣。以更數計陸路里數,每一更該陸路四十二里有零。統計一日夜行船十更,可得陸路四百二十餘里也。」   臺灣小志記載:「島形自東北稍偏西南,統計南北約八百、東西約二百六、七十里;『搢紳全書』載『臺灣南北二千八百里』者,以路之曲折言之,非直徑也。」以臺灣南北縱長約395公里,東西寬度最大約144公里之現代里程單換算,每一更路程約21公里,換算時速約為8.75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