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薄拘羅經》:《中阿含34經》、《中部124經》的標點與其他議題


CBETA《中阿含34經,薄拘羅經》的標點有一些問題,將口誦者的評語標點成尊者薄拘羅的話。例如: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薄拘羅便結加趺坐而般涅槃。若尊者薄拘羅結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CBETA, T01, no. 26, p. 475, c9-13)
如果依照此段經文的標點來解讀,尊者薄拘羅不僅自稱自己所說為「未曾有法」,還自稱自己「結加趺坐而般涅槃」。如果比對《中部124經》的對應經文(請參考本貼文所附的表格),就知道此段經文的標點應該標為: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薄拘羅便結加趺坐而般涅槃。(若尊者薄拘羅結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其他如「外道阿支羅迦葉在正法律之下出家兩次」、「重複的經文」、「經文教導的主旨」等等議題有待進一步澄清。
======
《中部124經》提及阿支羅迦葉(Acela 裸體的(外道) Kassapa 迦葉)向尊者薄拘羅請求出家,並於出家後證得阿羅漢。
《中部124經》:「阿支羅迦葉,得於此法、律出家,得具足戒。而〔得〕具戒不久,,,,成為阿羅漢。」(CBETA, N12, no. 5, p. 114, a9-12 // PTS. M. 3. 127)
但是《長部8經》與《長阿含25經》都提到阿支羅迦葉(Acela Kassapa)已於佛前出家,並證得阿羅漢。如此,則阿支羅迦葉出家兩次。
《長部8經》:「裸形迦葉實於世尊之處出家受具戒。受具戒不久之間,長老迦葉,遠離、不放逸,誠心、精懃而住;不久,良家之子出家而過無家之生活,成就無上梵行,於現世自證知,自證知已,自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再生。』如是,長老迦葉成為阿羅漢。」(CBETA, N06, no. 4, p. 193, a13-p. 194, a2 // PTS. D. 1. 177)
《長阿含25經》:「爾時迦葉即於佛法中出家受具足戒。時,迦葉受戒未久,以淨信心修無上梵行,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即成阿羅漢。」(CBETA, T01, no. 1, p. 104, c11-15)。
相對於此,《中阿含34經》並未提及此一異學的人名,所以沒此問題。
《中阿含34經》:「有一異學是尊者薄拘羅未出家時親善朋友」(CBETA, T01, no. 26, p. 475, a14-15)
======
===建議的《中阿含34經,薄拘羅經》的標點==
我聞如是,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薄拘羅遊王舍城,在竹林加蘭哆園。
爾時,有一異學是尊者薄拘羅未出家時親善朋友,中後仿佯,往詣尊者薄拘羅所,共相問訊,却坐一面。
異學曰:「賢者薄拘羅!我欲有所問,為見聽不?」
尊者薄拘羅答曰:「異學!隨汝所問,聞已當思。」
異學問曰:「賢者薄拘羅!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幾時?」
尊者薄拘羅答曰:「異學!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
異學復問曰:「賢者薄拘羅!汝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行婬欲事耶?」
尊者薄拘羅語異學曰:「汝莫作是問,更問餘事。『賢者薄拘羅!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起欲想耶?』異學!汝應作是問。」
於是,異學便作是語:「我今更問賢者薄拘羅!汝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起欲想耶?」
於是,尊者薄拘羅因此異學問,便語諸比丘:「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以此起貢高者,都無是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欲想。」(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若因此起貢高者,都無是相。」(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未曾憶受居士衣,未曾割截作衣,未曾倩他比丘作衣,未曾用針縫衣,未曾持針縫囊,乃至一縷」(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乞食來八十年,若因此起貢高者,都無是相」(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乞食來八十年,未曾憶受居士請,未曾超越乞食,未曾從大家乞食於中當得淨好極妙豐饒食噉含消,未曾視女人面,未曾憶入比丘尼坊中,未曾憶與比丘尼共相問訊,乃至道路亦不共語。」(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此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憶畜沙彌,未曾憶為白衣說法,乃至四句頌亦不為說。」(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病,乃至彈指頃頭痛者,未曾憶服藥,乃至一片訶梨勒。」(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於八十年未曾猗壁猗樹。」(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三日夜中得三達證。」(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薄拘羅便結加趺坐而般涅槃。(若尊者薄拘羅結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所說如是,彼時異學及諸比丘聞所說已,歡喜奉行。」(CBETA, T01, no. 26, p. 475, a13-c14)
=====
《中阿含34經,薄拘羅經》與《中部124經》對應經文的對照表
《中阿含34經》
《中部124經》
1. 我聞如是,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薄拘羅遊王舍城在竹林加蘭哆園。
如是我聞。一時尊者薄拘羅住王舍城迦蘭陀竹林。
2. 爾時,有一異學是尊者薄拘羅未出家時親善朋友
時尊者薄拘羅以前在家時之友阿支羅迦葉
3. 中後彷徉,往詣尊者薄拘羅所,共相問訊,却坐一面。異學曰:「賢者薄拘羅!我欲有所問,為見聽不?」
尊者薄拘羅答曰:「異學!隨汝所問,聞已當思。」
詣尊者薄拘羅之處。詣已,與尊者薄拘羅互相問訊,交換可喜、樂之語已而坐一邊。
4. 異學問曰:「賢者薄拘羅!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幾時?」
尊者薄拘羅答曰:「異學!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
一邊坐已,阿支羅迦葉如是言尊者薄拘羅:「友!薄拘羅!汝出家幾年耶?」
「友!我出家八十年矣。」
5. 異學復問曰:「賢者薄拘羅!汝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行婬欲事耶?」
尊者薄拘羅語異學曰:「汝莫作是問,更問餘事。『賢者薄拘羅!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起欲想耶?』異學!汝應作是問。」
「然者,友薄拘羅!汝此八十年間,行幾次淫法耶?」
「友!迦葉!汝不應如是問我:『然者,友!薄拘羅!汝此八十年間,行幾次淫法耶?』而且,友!迦葉!汝應如是問我:『然者,友!薄拘羅!汝此八十年間,曾起幾次欲想耶?』」
6. 於是,異學便作是語:「我今更問賢者薄拘羅!汝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頗憶曾起欲想耶?」
「然者!友!薄拘羅!汝此八十年間,曾起幾次欲想耶?」
7. 於是,尊者薄拘羅因此異學問,便語諸比丘:「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以此起貢高者,都無是想。」

8.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9.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欲想。」
「友!迦葉!我出家八十年,未曾起欲想。」
10.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八十年間不曾憶起欲想者,我等應以此受持為尊者薄拘之希有、未曾有法。)
11.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若因此起貢高者,都無是相。」

12.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友!我出家後,八十年間,未曾憶起恚想、害想。」
(尊者薄拘羅八十年間,未曾憶起恚想、害想者,我等應以受持為尊者薄拘羅之希有、未曾有法。)

「友!我出家後,八十年間,未曾憶起欲尋。」(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友!我出家後,八十年間,未曾憶起恚尋、害尋。」(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13.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未曾憶受居士衣,
「友!我出家後,八十年間,未曾憶受居士衣。」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14. 未曾割截作衣,
「友!……未憶持刀斷衣。」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15. 未曾倩他比丘作衣,
「友!不憶與同梵行者之從事作衣。
16. 未曾用針縫衣,未曾持針縫囊,乃至一縷。」
「友!……未憶以針縫衣。」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友!……未憶以染料染衣。」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友!……不憶縫迦絺那衣。」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17.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18.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乞食來八十年,若因此起貢高者,都無是相。」

19.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20.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乞食來八十年,未曾憶受居士請,
……受招待……『未曾憶起如是心:嗚呼!誰招待我!』」
21. 未曾超越乞食,未曾從大家乞食於中當得淨好極妙豐饒食噉含消,
友!……家中坐……家中食
22. 未曾視女人面,
取婦人之隨行相……

乃至對婦人說四句偈法亦……
23. 未曾憶入比丘尼坊中,
至比丘尼之住房……
24. 未曾憶與比丘尼共相問訊,乃至道路亦不共語。
對比丘尼說法……乃至……對正學女說法……對沙彌尼說法〔亦皆〕不憶。
25.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八十年間,不憶為比丘尼說法者,我等以此應受持為尊者薄拘羅之希有未曾有法。)

「友!我出家後八十間,不憶令〔人〕出家……乃至……令受具足……不憶為〔人〕所依,
26.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此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憶畜沙彌,
不憶令沙彌侍奉
27. 未曾憶為白衣說法,乃至四句頌亦不為說。」

28.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於浴房之浴……洗同梵行者之肢體
29.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此正法、律中學道已來八十年,未曾有病,乃至彈指頃頭痛者,未曾憶服藥,乃至一片訶梨勒。」
曾起暫時病……乃至服用一片阿梨勒之醫藥……
30.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31.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於八十年未曾倚壁倚樹。」
依靠於依靠物……寢臥……〔亦〕不憶於村邊之牀座以迎接雨期。
32.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八十年間,不憶於村邊之牀座以迎接雨期……未曾有法。)


「友!七日間,我有惑而食得土地之團食,而第八日智生。」
33.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於三日夜中得三達證。」

34. 若尊者薄拘羅作此說,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友!薄拘羅!我得於法、律出家,得具足戒。」

阿支羅迦葉,得於此法、律出家,得具足戒。而〔得〕具戒不久,尊者迦葉獨處不放逸,熱心勞力住,不久,諸善男子正為其目的,由〔在〕家而出家。於現世自通達、證悟、具足、其無上梵行之究竟住,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辨,更不來此世。」尊者迦葉已經成為阿羅漢。
復次,尊者薄拘羅作是說:「諸賢!我結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薄拘羅便結加趺坐而般涅槃。」
其時,尊者薄拘羅,持門鑰由精舍如是言:「諸尊者!請出來,諸尊者!請出來,今日我將入涅槃。」
若尊者薄拘羅結加趺坐而般涅槃,是謂尊者薄拘羅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持門鑰由精舍至精舍曰:「諸尊者!請出來,諸尊者!請出來。今日我將入涅槃。」我等亦以此受持為尊者薄拘羅之希有未曾有法。)

其時,尊者薄拘羅,坐於比丘眾中而入涅槃。
(尊者薄拘羅,坐於比丘眾中而入涅槃,我等亦以此受持為尊者薄拘羅之希有未曾有法。)
尊者薄拘羅所說如是,彼時異學及諸比丘,聞所說已,歡喜奉行。

(CBETA, T01, no. 26, p. 475, a13-c14)
(CBETA, N12, no. 5, p. 111, a3-p. 115, a5 // PTS. M. 3. 124 - PTS. M. 3. 128)
,,,,,,,,,,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我查了一下《佛光阿含藏》與《莊春江工作站》的標點,兩處都沒問題。
不知為何 CBETA 的標點會和他們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