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覺音論師的《增支部》註解:《滿足希求》


印順導師在《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30頁)寫著:
「『增支部注』名《滿足希求》Manorathapūraṇī。四部注的名稱,顯然與龍樹所說的四悉檀(四宗,四理趣)有關,如《顯揚真義》與第一義悉檀,《破斥猶豫》與對治悉檀,《滿足希求》與各各為人(生善)悉檀,《吉祥悅意》與世界悉檀。」
以及《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490頁)也說了類似的主張:
「《增壹阿含》的『滿足希求 Manorathapūraṇī』,是『各各為人悉檀』。適應不同的根性,使人生善得福,這是一般教化,滿足一般的希求。龍樹的四悉檀,與覺音四論的宗趣,完全相合,這一定有古老的傳承為依據的。」
曾聽到西方學者提到,「將覺音論師『增支部注』書名《滿足希求》Manorathapūraṇī,解釋作「這是一般教化,滿足一般的希求」,導師可能誤解「滿足希求」的「原意」。
當年我還是個「小蘿蔔頭」(準確地說,應該是「老蘿蔔頭」),聽了頗為震嚇。可是既不知原由為何,判斷的基準是什麼,誰是誰非。「不知」可以提問,當時卑微地認為「自己是在極端無知的級別」,所以吭都不敢吭一聲。但是,印象強烈,無法抹去那幾次的記憶。
今天閱讀班智達尊者(Venerable Pandita, 錫蘭 Kelaniya 佛教大學教授)的論文〈Which Commentaries has Buddhaghosa Written? 那些註釋書是覺音論師寫的?〉,提到 Manorathapūraṇī 的98頌寫道:
Sabbāgamasavaṇṇana-manoratho pūrito ca me yasmā,
etāya Manorathapūraṇī ti nāma tato assā. (Mp V 98)
My wish to expound all āgamas has been fulfilled by this commentary,
Therefore, its title (comes to be) Manorathapūraṇī.
版主譯為:「此一註釋(完成之後),我想要註解所有《阿含》的希求已經滿足了,所以,它的書名稱作 Manorathapūraṇī 。」
依照此一「夫子自道」的偈頌,顯然取名作「 Manorathapūraṇī 」雖然意為「滿足希求」,和「各各為人(生善)悉檀」的意義可能無關,也不能稱「《增壹阿含》為『滿足希求 Manorathapūraṇī』,是『各各為人悉檀』,適應不同的根性,使人生善得福,這是一般教化,滿足一般的希求。」
不知版友諸君以為如何?
=======
Ken Yifertw 提到...
好像西方學者對《長部註》也有不同的意見。
印順導師將《長部註》(sumangala-vilāsinī)翻譯為「吉祥悅意」。
西方學者 Maurice Walshe 將此一覺音論師的《長部註》翻譯作「Effulgence of the great blessing 大祝福的光輝」,除了將「sumangala 妙吉祥」詮釋為「大祝福」之外,「vilāsinī」這個較難理解的字則譯作「Effulgence 光輝」。
2016年9月6日 下午9:27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好像西方學者對《長部註》也有不同的意見。
印順導師將《長部註》(sumangala-vilāsinī)翻譯為「吉祥悅意」。
西方學者 Maurice Walshe 將此一覺音論師的《長部註》翻譯作「Effulgence of the great blessing 大祝福的光輝」,除了將「sumangala 妙吉祥」詮釋為「大祝福」之外,「vilāsinī」這個較難理解的字則譯作「Effulgence 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