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書房夜話 85:跟兩本書的巧遇



整個世界籠罩在嚴厲的傳染病陰霾之中,希望眾生安樂,遠離病苦;已造的惡業懺悔,未造的惡業捨斷;已造的善業增長隨喜,未造的善業勇猛精進。
-------------
  台灣的佛教團體流通「佛教書籍」有兩種作法,一種是像「佛光山」、「法鼓山」、「慈濟」等團體,標價出售他們出版的書籍,各大書局也能買到,甚至也經營網路書局,擴大流通管道。
  但是,也有另一種是「只送不賣」,他們送書並不以「助印」為交換條件;例如「香光尼僧團」、「名間鄉靈山寺」、「CBETA 中華電子佛典集成」等等。
  前一種容易買到,流通方便,後一種則歐洲、美國、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中國的學佛者或佛教機構常僅聞書名,而無從祈請;大部分這類書籍甚至無法從網路上搜尋得到,也無從請購,讓渴望佛法的讀者如大旱之望甘霖。
  有一次在網路上,高山杉老師表明他渴望購買法賢法師著作的《元代藏經目錄研究:《至元法寶勘同總錄》之研究》一書,可是上天入地找不到管道購買。我說,我剛好到杭州參加一個佛教論文發表會,我跟你帶過去贈送,不過,你必需找一個人在研討會跟我拿書。
  當年到法光研究所找到法賢師,跟他表明我想買《元代藏經目錄研究:《至元法寶勘同總錄》之研究》這一本書。法師沉默了一下子,才說,當年這本書出版之後,除了各大學圖書館購書與法師贈書給法友之外,我是第一個私人買書的讀者。
  請原諒我此一貼文鬆散而無主題,也無組織,反正是過年嘛,我在此隨興漫談。
  1. 1. 約當西元2002年,我想閱讀菩提比丘的「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由於一些因素,我不願透過網路購買。輾轉詢問到「和平東路國立編譯館旁」的「方廣書局」購買,後來他們已經不作銷售英文佛書的業務,因為發心想推廣夢參老和尚的講法紀錄,所以想把手上的其他書籍快速處理完畢。他們建議我買巴利聖典學會出版的《法句經註英譯》,我遲疑很久,當年我的讀書計畫是只作「巴利《尼柯耶》與漢譯《阿含》」的對照閱讀,所以不想讀《法句經註》,但是,我也希望能多少幫他們消化一些庫存。最後,我買回了布臘夫《犍陀羅語法句經》一書,跟其他書籍。回家一看,不得了,完全讀不懂!這將近十八年來,啃這一本書像啃鐵鎚一樣,毫無滋味。就這樣子,讀讀放放,不下二十多次,總算讀個百分之十。由於我希望能找到「以漢譯經文訂正巴利經典」的經例,這本書終於發揮了效用,日後網路上出現了《犍陀羅語》字典,總算不像蚊子叮牛角一樣,全無下嘴處。(犍陀羅語字典 Baums, Stefan, and Glass, Andrew, (2014), A Dictionary of Gāndhārī, website: (https://gandhari.org/n_dictionary.php).)附帶一句,布臘夫此書是「佛典文獻學」與「跨語言文本《法句經》研究」兩個領域的必修書。
  2. 2. 類似我們這種前不搭村、後不搭店的學佛者,既非佛教學院的教職員或學生,也不隸屬任一佛教團體。巴利聖典學會(Pali Text Society)和 Wisdom 出版社的書對我們這些「個體戶」總是過於昂貴。在台大附近新生南路後頭的小巷子有一間「明目書局」,有時還出現一些奇門怪書。不知道是 2008年或哪一年,當時我很想在該書局買書,卻找不到合適的書,看到架上有一本品相殘破的舊書,最後還是將它買回家了。這本書也是巴利聖典學會出版的書籍:「Dines Andersen 的 "A Pāli Glossary Vol. 2, (A Pāli Glossary --- Pāli reader and of the Dharmapada, vol. II", 原書是 1901年出版,手上這本書是 1979年的再版書。最初,這本書在書架上令我頭痛,我不知道手上只有第二冊而無第一冊的書要怎麼用。不過到了 2012年之後,發現這本書的有些字,在 PED (《巴英字典》)上面找不到合適的字義詮釋時,早期的著名巴利學者 Dines Andersen 卻給了明快的解釋,而對我手上棘手的問題提供適切的解答。
這兩本可能不會買的書,最終卻成為我有力的工具書,這算是一種緣份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