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讀書札記:台語

90

1. 白醭:台語稱發黴為「生醭」。《一切經音義》卷60:「白醭(《考聲》云:「物、醋,其上生白毛謂之白醭。』《蒼頡篇》云:『醬敗生衣。』)」(CBETA, T54, no. 2128, p. 711, b15)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毘奈耶》卷13:「若褥席等及衣架飲食等處,有青衣白醭生者」(CBETA, T23, no. 1443, p. 975, a5-6)

(seⁿ) (phú)

台語也稱發黴為「臭醭」。

(tshàu) (phú)

2. 信口雌黃: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3:「然而除蛇蠍毒,自有磂黃、雄黃、雌黃之石。」(CBETA, T54, no. 2125, p. 225, a29-b1)

磂黃就是硫黃,雄黃、雌黃都是礦石,中藥用以去毒。雄黃有劇毒,內有砷(砒霜),雌黃,用來染色,古書有所謂「入潢」這一步驟,就是將紙張以雌黃染色,這一製程可以防止書蠹蟲

雌黃也用來改錯,抄書有錯字時,用雌黃塗過,再寫正確的字在其上,類似近代的修正液。

「信口雌黃」意指「說話亂講,隨口說錯隨口就改,錯個不停,也改個不停」。

(sìn) (kháu) (tshu) (hông)

3. 台語稱蒸米炊飯為「饙飯」,讀音類似「悶飯」,近代也有人寫成「燜飯」。

將煮過的飯再溫熱一遍也叫「餾飯」。

《一切經音義》卷63:「熱饙(《詩傳》云:『饙,餾也。』《爾雅》云:『饙,餾捻也。』《字書》云:『蒸米也。』」(CBETA, T54, no. 2128, p. 726, b10)

4. 台語稱「下巴」為「下頦」。宋朝周密的《齊東野語》卷六, 11頁:
「至今俗諺, 以人喜過甚者云『兜不上下頦』,即其意也。」
台語有稱「笑到落下頦」。頦讀音如國語的「孩」字。

(tshiò) (ka) (làu) (ē) (hâi)

5. 台語稱彎腰為「亞下去」,此「亞」字與亞洲的亞讀音不同。

「亞」字在此為 [ann]第三聲,紅豆餅中的紅豆餡,「餡」為這個音的第七聲。

 (àⁿ)

杜甫「上己宴集詩」:『花蕊亞枝紅』, 「入宅詩」:『花亞欲移竹』,
「戲題王宰畫山水圖」:『舟人漁子入浦漵,山木盡亞洪濤風』,
元稹「望雲騅馬歌」:『亞身受取白玉羈,開口銜將黃金勒』,
白居易「晚桃花詩」:『一樹紅桃亞拂池,竹遮松蔭晚開時』,
以上的「亞」字,均作彎腰低身解釋。
《康熙字典》亞字: (1).出自《說文》: 醜也,象人局背之形。
(2). 出自《爾雅》:次也。《蜀志》:「諸葛亮管蕭之亞」。
(3). 出自《增韻》:少也。
以《說文》的字義較接近,但不是很清晰,局背就是彎腰的意思。

論語:「君子之德小人之德草上之風必偃。」

(tshó) (siāng) (tsi) (hong) (pit) (àⁿ)

如此一來,「偃」字的台語讀音,就浮現出來。

6. 現代的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如何以台語說出「猶豫不決」了,

這在台語發音如「張廚」的台語發音,
這個詞可以追溯到《詩經》〈國風〉的〈邶風〉: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踟躕」正是台語音的讀法,這個詞《莊子》寫作「躊躇」,

(tiuⁿ)()

<養生主第三>:「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

<田子方>第二十一:「方將躊躇」。

7. 搞怪:
報章雜誌稱人作怪為搞怪,意思不對,寫法也不合。
南宋陸游<示子遹>詩:
「詩為六藝一,豈用資狡獪?
汝果欲學詩,功夫在詩外。」
陸游自己註解說:「晉人謂戲為狡獪,今閩語尚爾。」
這個稱法可以上溯到詩經《鄭風》<狡童>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
台語稱小孩「不聽話,常自作主張而出錯」為狡獪,

(káu) (kuài)

寫成「搞怪」,並未符合本義。

8.  陶淵明〈歸去來辭序〉寫道:「瓶無儲粟」,

有古代文人說:「用瓶來裝粟,即使有儲粟,存糧也不算多。」

古代買米是用「升」、「斗」來量,小時候見過,「升」是比較小的木盒,米店賣米時把「升」插入米堆裡,再把此木盒(這一個沒有蓋的四方木盒,稱作「升」)用尺抹平(這個動作稱為「斠」,跟著一個偏旁「斗」,自有其道理)。「斗」的容器體積比較大(十升為一斗),古時候說「升斗小民」,因為每隔幾天就得去買米。

             (tsi̍t) (tsin)

讀者可以發現,這是華語在此要破音讀為「升 ㄐㄧㄥ」的原因,

凡是華語的破音字,十個有八個是「追尋古音」。

台語稱買米為「糴」米, 賣米稱為「糶」米,

會講這一字的「台語」或「普通話」的人都不多。

「平劇」有一齣「陳州糶米」,是這個字最常出現的地方。

台語:買米讀作

              (tia̍h)

賣米讀作

  (thio)

13 則留言:

知名不具 提到...

先兮,汝好。

「醭」,《一切經音義》普卜反,《廣韻》普木切,滂屋入合一; 台語是讀做 phok、phak,抑是 pok、pak (計攏入聲,古早無分陰陽調),極加是換做喉塞的 -h ……,kah4 按怎鬥嘛未當 (tang3) 讀做 phu2 (上聲)。

我的看法:

這字毋是台語「生 phu2、tshau3 phu2、phu2 色、拍 phu2 光」的「phu2」。著像「黑」是「火所熏之色、北方之色 (壬癸水是烏色)」,但亦毋是台語「烏」的本字共款,雖然字義相 sang5。

一般「phu2」計寫「殕」較濟 (khah4 tsue7),這字字書頂頭講是「物敗、食上生白毛」;芳武、方久切,台語會使讀 phu2。寫做「殕」可能會較無爭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知名不具」仁兄:

我舉的是唐朝初年的書《一切經音義》和《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毘奈耶》。
《一切經音義》所引的《考聲》,也是唐初的書(張戩),你說的「字書」可能要和此同年代才能成立ㄛ?

《一切經音義》卷60:「白醭(《考聲》云:「物、醋,其上生白毛謂之白醭。』《蒼頡篇》云:『醬敗生衣。』)」(CBETA, T54, no. 2128, p. 711, b15)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在解釋清楚一點,
問題在於「醭」字讀為「pok 」是個入聲字,而台語現今的讀音是[phu 2],這就牽涉到古音流變的問題。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18.html

不具 提到...

先兮,我憑頭仔一條一條回應:

1. 毋管 to2 一朝代的語料證據,「醭」台語都計未使讀做phú,汝引用的普卜反的下字「木」,根本著無讀做 -ú 的字例通好對應。
所以,講「醭」台語讀 phú,是汝愛佫舉證,才 (tsiah4) 會當 (tang3) 成立,毋是我愛講 to2 一本字書的朝代抑是記載內容的關係。

2. 我講的「字書」簡單寫一下:

2.1 醭
《玉篇》匹卜切,醋生白,南北朝,入聲
《唐韻》醡白衣,《切韻》抄本,《箋注本切韻 (切三)》、《王二》白醭;攏是普木反 / 切;隋、唐、五代,入聲
《龍龕手鑑》普木反,醋生白,遼代,入聲
《廣韻》普木切,醋生白醭,宋,入聲
《集韻》普木切、博木切,酒上白,宋,入聲
宋朝以後的「字書」《字彙》、《康熙字典》…… 包括甘為霖的《廈門音新字典》,攏讀入聲

2.2殕
《玉篇》方九切,敗也,南北朝,台語讀phú
《切韻》抄本,《王一》、《王二》食上生白;孚武反、敷武反;隋、唐、五代,台語讀phú
《廣韻》芳武切,食上生白毛,宋,台語讀phú
《集韻》奉甫切,物敗生白曰殕,宋,台語讀phú
等等

3. 無管《一切經音義》參《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毘奈耶》怎樣解說,in1 醭字的音切,計是入聲字。

4. 今仔 (tsim1 ma2) 來講「古音流變的問題」:

4.1 所謂的「古音流變」是有對應規律的,根據啥貨「普卜反」台語會使讀 phú?先兮汝敢會使佫舉證,反切下字「卜」屬的屋韻,台語有讀做 -ú 的字例?

4.2 啥麼 (siaN2 mi9) 咧「一聲之轉」?啥麼 (siaN2 mi9) 咧「古音流變」?準若無摕其他的例證,在我看 khiai9,這不過是徒據孤詞解以己意。

5. 我感覺咱咧考求台語的本字,第一,形聲義攏愛兼顧,尤其是「聲」這部分;第二,無直接的證據,不宜輕斷。若無,一人講一款,有時仔煞以訛傳訛。

「直接的證據」講 khiai9 未輸真困難的款,其實有的嘛真簡單,譬喻汝講宜蘭「阮」準字姓的時,讀做讀「uiN2 (uinn 2)」;請教一下,先兮汝敢有去調查過?或者問過宜蘭姓阮的人?若換轉是我,無去查過,我毋敢安呢寫。因為劉福助是中和廟仔尾彼箍圍仔大漢的福州裔,中和姓「阮」的人計講 in1 姓 uiN2,劉福助敢有去查過,我毋知,準若欲較簡單兮,著改做姓「方 (puiN1)」,可能會較穩當。毋是無相信劉福助啦,我是看參伊鬥陣大漢的長青 (水蛙土仔)」箸電視頂頭 (下一站幸福),凊采拂拂咧,ka1 福州腔當做泉州腔 (其實這嘛真簡單,去問康丁、李昂,或者去鹿港聽幾工仔,上少嘛愛有林美秀彼款水準,毋 tsiah4 略仔會 hau1 siau5 咧),萬不一準劉福助若像長青共款,阿頭仔的人失檢於前,咱佫承誤於後,阿毋著規組害了了啊。
另外,「桃園仔縣」的「縣」,宜蘭腔毋是視頻唱的「kuiN7 (kuinn7)」 (我懷疑這毋是小劉唱的),kuiN7 是泉州腔。「阮阿爸」「阮」唱 gun2 宜蘭是講 guan2、「摻二侖」的「二侖」宜蘭講 ji7 nng5 毋是 li7 luiN5 等等。

寫 hiah4 niN7 濟,只是欲講「孤證」毋是「證」,何況是家己的自由心「證」。

我希望先兮汝會當 (tang3) 佫再提出其他的佐證,安呢人聽了毋 tsiah4 會入耳。阿無,「『生醭』讀 seⁿ hú、台語也稱發黴為『臭醭』」,這是未當 (tang3) 成立的。

6. 歹勢啦,就事論事,無不敬之意。本來我是欲來行春兮講,呵呵。

不具 提到...

版主:

會記得汝箸《殘留在台語中的平埔族語 —2》抑是《殘留在台語中的平埔族語 —3》有提起「蓮霧、bi-bi (鴨子)」等可能是平埔族語。這兩篇今仔若 (naN2) 像刣掉 a7,我認為安呢真好、真著 (tioh8),畢竟無充分的證據做論述,有時仔會去影響著其他文章的可信度敿 (kiau1) 說服力。

其實「鴨」有真 tsue7 所在講做 ah bi a,包括廣東的潮州、福建的厦門、集美、龍海,毋是台語的特有詞;「蓮霧」嘛 sio1 sang5,爭差是讀音略略仔無 kang5 (新竹講 ban2 bu7)。

是講汝 PO 兮的「宜蘭腔 (劉福助唱)」kan2 無愛 sin7 sua3 小注明一下,抑是歸氣 uan1 naNh8 刣 hiN3 sak4。

因為,這是烏白濫的雜錯腔 (tsap8 tsho3 kiuN1),絕對毋是純正的「宜蘭腔」,唱了走精的所在,亦毋是我2010年2月18日下午6:30所講的彼寡若爾 (naN7 niaN7)。

當然啦,「pat4 的無差」;不過若欲好,我希望先兮上無嘛會當 (tang3) 小注明一下,較 (khah4) 未 hoo7 人叫是咧將錯就錯。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不具兄:
你好久未回去照顧你的部落格。
我已經回去 Po 的〈蘭陽腔〉更正此調不宜稱為「蘭陽」。
原來的「蓮霧」貼文在此: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09/07/2.html

匿名 提到...

版主:

1. 呵呵,未 hoo7 人偷照顧去啦。

2. 看著啊,sin7 sua3 寫一屑仔「龍眼」。kun1 luh8 我著興 thih8 興 thih8,哈。

「眼」是疑山開二,疑母台語會使發「g- (像:五 goo7、月 geh8、玉 giok8、言 gien5)」,山韻開口二等字讀「-ing (像:閑 ing5、間 king1、揀 king2、莧 hing7)」,計是常例,「眼」哪會未使讀「ging2」?

另外,閩南語參台語共款,ging5 ging2、ling5 ging2、ling5 king2 等,計嘛有人講;這囉果子 (ke2 tsi2) 漢朝以前著有。

此音應該毋是汝所講的平埔音 (或者是印尼馬來話轉為荷蘭腔的馬來話,再轉為平埔音)。

3.「烏白濫的雜錯腔 (tsap8 tsho3 kiuN1)」應該是標做 (tsap8 tsho3 khiuN1),減拍一字「h」。

新鮮料理人 提到...

你說「宜蘭腔 (劉福助唱)」是:
A.烏白濫的雜錯腔
B.唱了走精的所在,亦毋是我2010年2月18日下午6:30所講的彼寡若爾
C.「桃園仔縣」的「縣」,宜蘭腔毋是視頻唱的「kuiN7 (kuinn7)」....等等
所以「非宜蘭腔」的一定還有不少,既然這樣,樓上的大大應該整理出來,具體地讓大家看看那些錯了,錯在那裡?


1.「無充分的證據做論述,有時仔會去影響著其他文章的可信度敿 (kiau1) 說服力」
這話對,請問
你說:「鴨」有真 tsue7 所在講做 ah bi a,包括廣東的潮州、福建的厦門、集美、龍海,毋是台語的特有詞
有證據嗎
1.順便請教,「摻二侖」的意思是什麼
1.你的不落格有我還有留言
謝謝

匿名 提到...

料理君:

1. 我講「烏白濫」無過分啦,伊頭一句著唱捸箠 (thut4 tshe5)

阮 (guan→gun) 厝內攏姓 (sεN→siN) 黃
阮 (guan→gun) 名叫阿糖 (thng→thuiN)

當然猶有,汝家己去掀書抑是上網查著知。

2-1. 蔡俊明《潮語詞典》(三民,民65:14):
bi35 [鴨子的別稱]
bi35 bi35 [呼鴨聲]

2-2. 大概箸三年前,是林建輝講的,大意是雞、鴨等厦門、集美、龍海攏有一致的叫法或者喚 (hiam3) 法,我會記兮雞嘛講「雛雛」、鴨是「ah bi a」。

我主觀的認知,漳州話是林先的母語,這免講,若廈門話伊亦未較輸周長楫。

若未信用兮,汝會使佫揣伊確認一擺,看我有白賊無 (bo9),伊 blog 的網址是 http://www.hokkienese.com/

3.「二侖」有人講 li7 nng5,宜蘭腔講 ji7 nng5,歌詞毋是講竹子的 li7 nng5,應該是講豬的 li7 nng5,豬有 li7 nng5 肉、li7 nng5 油。若欲知影詳細的部位,汝去問豬砧兮著知,算我出與汝的宿題 (siok4 tue5,しゅくだい,homework)。

箸我 blog 的問題,借掃葉先的所在,做一下回覆汝。

1. 「播、過、破、坐、臥」欲讀 -oo、-o 計攏會使兮,一搬來講,泉州腔是讀 -oo。

照《廣韻》音切的下字,「播、過、破、坐、臥」攏是陳澧系聯反切條例中同用 (如,坐、過)、遞用(如,播、過),是迭韻;所以汝「坐」讀 -o7「臥」讀 -oo,這著是去濫著。未要緊啦,聽有著好。無,汝看,臥、吾貨切,貨、呼臥切,「臥、貨」系聯反切條例是互用,但是「臥」讀 -o 的所在,比如同安、廈門,「貨」讀 -oo,嘛是無迭韻。

2. 證據喔?
飯,huan→png
範,huan→pan
分,hun→pun
縫,hong→pang
放,hong→pang

《洛陽伽藍記‧卷五》:「時隴西李元謙樂雙聲語,經文遠宅前過 …… 元謙曰『凡婢雙聲』」。

「婢」台語讀 pi7,凡婢是雙聲,所以古早「凡」有可能是發 p-。

簡單寫,安呢敢有算?

另外,我的 blog 最近停睏,有問題等後日仔才來討論,汝看按怎?上慢歇熱我著會較閒;阿我若箸別人的 blog 所寫的,不在此限。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歡迎來 sio1 po1 相褒,
聽著真趣味。

新鮮料理人 提到...

A.格主先生,我是專程來談問題的,不是在「相褒」,請勿誤會
B.Hiku先生:
a.宜蘭早就沒有人說”ε”了
洪惟仁教授在1992「台灣方言之旅」說,全台灣的漳州腔都一樣
b.你確定宜蘭沒有人「糖」念成thuînn嗎?
c.請問,別地方說ng,而宜蘭是不是有說uinn的、也有說ng的?
或者說ng、uinn都行?
不然「糖」你怎會說是thng,這要如何分呀
d.你沒有白賊也沒有記錯
我有去問過林建輝,他說「千真萬確」,他們雞“chu9、鴨bi9”或者後面加一個“仔”都是高升調,跟台語一樣嗎
不過請問他說chu9是「珠」的高升調,你寫「雛」是不是本字
e.你們用太多專業術語,什麼”系聯、同用、遞用、迭韻、互用、雙聲、高升調”….
應該不是在賣弄吧
雖然拜你之賜,這些東西現在我也多少看懂一點
但相信更多人都會搞迷糊
建議用些簡單的,大家一看就明了的詞句
豈不皆大歡喜
f.我已經仔細看過你的發文和所有的張貼意見,你是不是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問嗎
謝謝

匿名 提到...

料理君:

關於 a. 宜蘭早就沒有人說”ε”了
洪惟仁教授在1992「台灣方言之旅」說,全台灣的漳州腔都一樣


汝毋是講「我已經仔細看過你的發文和所有的張貼意見」?

箸《「摕」、「提」無共音」》有寫:
昨暗拄有一位宜蘭人 (二十外歲) 來阮 tau1,我證實 in1「偷摕 (thau1 theh8)」講做「thau33 the33」,較精確的應該標做「thau33 thε33」,「番麥」in1 講「huan33 bε33」,

箸《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5---洗衫枋》有講:
羅東、壯圍講「洗衫枋仔」,我聽過真濟人安呢講,按二十外徦六、七十計有。in1 猶保留「-ε」這個偏漳的特殊元音。

洪教授怎講,我毋知,我是親耳聽兮。

------------------------------

關於 b.你確定宜蘭沒有人「糖」念成thuînn嗎?

我毋敢確定。
少缺人 ka7「王建民」講做「台灣阿明」,豬哥亮「民視」講「明視」,我毋知伊「中華民國」敢會讀做「中華明國」。
阿嘛有人「應該」的國語講「因該」、「高興」講「高信」。

毋是有人講著的確是著的 (tioh8 e8)。

------------------------------

關於 c.請問,別地方說ng,而宜蘭是不是有說uinn的、也有說ng的?
或者說ng、uinn都行?
不然「糖」你怎會說是thng,這要如何分呀

1. 是,比如「磚、鑽」in1 講 -uiN「倉、缸」in1 講 -ng。

2. 嘛有讀 -uiN、-ng 兩音攏會使兮,比如「方」字姓讀 puiN1,「藥方」著講 ioh8 hng1,不過這種情形真少。

3. 有簡單的區別辦法,「命中率」可能有九成以上,我大約仔講一下,汝試 bai7 咧:

其他所在讀 -ng兮 (台語) ----
中古漢語音切是「合口」,宜蘭腔著是講 -uiN,「開口」兮著讀 -ng。

準若一時的 (tik8) 無法度知影開合,汝會使先用國語的讀法去分辨,「命中率」嘛真懸。

國語有介音「ㄨ、ㄩ」,像「光 (ㄍㄨㄤ)、酸 (ㄙㄨㄢ)、捲 (ㄐㄩㄢˊ)、園(ㄩㄢˊ)」等,攏是「合口」音,宜蘭腔講 -uiN。
國語聲母是「ㄈ」兮,亦是「合口」,像「方 (ㄈㄤ)、飯 (ㄈㄢˋ)、楓」,宜蘭腔講 -uiN。

國語有介音「ㄧ」抑是無介音,像「縣 (ㄒㄧㄢˋ)、影 (ㄧㄥˇ)、鋼 (ㄍㄤ)、榜(ㄅㄤˇ)」等,攏是「開口」音,宜蘭腔講 –ng。

若 (naN7) 其他所在無 -ng 兮,宜蘭腔若 (naN2) 像無讀 -uiN 的款,像「圍、威」。

所以,彼條「宜蘭腔」的歌,在我的理解 ----
「糖、圍、縣、腸、湯、侖 (【月襄】)、放 (囥)、燙、威、央、庄 (莊)」,唱音計有問題。

愛強調一下,我這寡「偷飵步」,無百分之百,但是例外誠少 (應該是十個以內),另閒有機會,我揣一下仔時間整理理咧,有需要我才補。

------------------------------

我欲趕出門阿,thun1 兮小 an7 一個,我會佫寫。
因為趕時間,頂頭的回應若有發見著失察覺的所在,下回我會 sin7 sua3 更正。

匿名 提到...

早起寫兮「thun1 兮小 an7 一個」是「tshun1 兮小 an7 一個」才著。

關於 d.你沒有白賊也沒有記錯
我有去問過林建輝,他說「千真萬確」,他們雞“chu9、鴨bi9”或者後面加一個“仔”都是高升調,跟台語一樣嗎
不過請問他說chu9是「珠」的高升調,你寫「雛」是不是本字

1. 真好阿,我一直咧餾一句話,看的、聽的上好愛佫過 confirm,包括我寫的。

2. cue (珠) 的高升調,大概著是台語 tsu (珠) 的陽平。

3. 台語「雛」一般讀 tsu5,布袋戲「鳳雛 (龐統)」著講 hong7 tsu5,阿字書嘛有注 tsu5 的。

這字有人寫做「喌」。
喌,《說文》:「呼雞重言之」,段玉裁注:「雞聲喌喌,故人效其聲呼之。」意思有合 (hah8)。

我認為這字是擬聲字,「喌」《廣韻》(1) 職流切,會使讀 tsu1,台語的調值是平調 (高平或者中平),毋是升調。(2) 另外是入聲的之六切,台語是讀「祝」。聲調參咱今仔實際的講法,若 (naN2) 攏無啥合,所以我用「雛」。

段玉裁講《風俗通》有「呼雞朱朱」,阿《洛陽伽藍記》嘛有「把粟與雞呼朱朱」,台語「朱、喌」同音,但我想這毋是兩字通假,是擬聲字,既然攏是擬聲字,用「雛」參現仔時的實際調值較合,雖然古早可能無分陰陽平 (陳冠學先生主張有分)、阿古早的調值亦無 te3 通去 khing5 究。

凊采啦,在人愛怎寫,用拼音兮嘛無不可。

------------------------------

關於 e.你們用太多專業術語,什麼”系聯、同用、遞用、迭韻、互用、雙聲、高升調”….
應該不是在賣弄吧
雖然拜你之賜,這些東西現在我也多少看懂一點
但相信更多人都會搞迷糊
建議用些簡單的,大家一看就明了的詞句
豈不皆大歡喜

1. 是毋是咧「賣弄」,我是無感覺亦無彼囉意圖啦,因為這毋是我的專門,何況汝講兮這寡名詞計攏是聲韻學的ABC。

不過汝若想講我是咧臭屁,he1 是恁 tau1 的代誌,我亦尊重、無意見啦。

2. 我 tiu1 tiu1 咧講,看毋 pat4 的,跳過嘛,用蒦兮嘛會使,這真正常,我定定嘛安呢;若無,學阿 (a1)、問阿 (a7)。

------------------------------

關於 f.我已經仔細看過你的發文和所有的張貼意見,你是不是什麼都懂?什麼都可以問嗎

1. 我毋信汝有「仔細看過」,若 (naN7) 無汝若 (naN2) 會問這囉話?

我簡單摕幾個仔例:

「經」讀 king1 的時,同音字準若用開三的「荊」字,毋知會較合適未?(2008.12.05)

安呢敢會使的?這我嘛毋知。(2008.12.08)

「突破、衝突、突然間」的「突」,若有人讀做 thut4、thut8,毋知欲算「正音」抑是欲算「錯讀」?(2008.12.09)

我的發文、回應寫講「我毋知、毋 pat4、未曉、我講兮無的確是著兮、希望網友補充、指正、無掛保證 ……」等這類的語辭,未算兮濟擺。

嚴肅的 ka7 汝講,我略仔較會看口兮是我對母語的認識,不而過程度嘛是如此如此,北京話講「一般般」;其他兮無半撇啦,這毋是客氣話。

愛特別強調,我的母語是台語 --- 透濫過的新偏同安腔,毋是偏漳抑是偏廈腔,佫 kah4 毋是閩南話,閩南話我無徹,甚至有的話我十句聽無三句 (其中可能猶有是 koo7 蒦兮)。

2. mai3 講「問」啦,講互相研究著好。

汝欲提啥議題,是汝的自由,阿我嘛有我的自由。

當然,是我所講、所寫的,汝若認為內面的事理佮事例愛佫補正、抑是想法無同、或者看了未順,做汝摕出來會、摕出來質疑、摕出來辯難,做汝盡量,若欲 thut4 tshau3 嘛OK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