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反思「第一結集」---2018/3/3


 

  白瑞德教授(Prof. Rod Bucknell)在澳洲昆士蘭大學任教二十年,退休後仍然著作講習孜孜不倦,白教授目前是法鼓山僧伽大學「《中阿含》英譯計畫」的召集人。2007年 6月應邀到法鼓山演講,題目是「《別譯雜阿含經》的兩個版本」。
  在演講中,他開玩笑說:「如果在歐美,這場演講一定得花數十分鐘解釋什麼是《別譯雜阿含》,和為什麼要探討《別譯雜阿含》經文的次序問題,而此場在法鼓山海會廳的演講,在場的二十多位聽眾多能參與討論,並且提出相當有深度的意見和建議。這裡畢竟是東方,佛教人才薈萃的地方。」
  特別提到這一件事,是在十月底的時候,以向吳老擇教授致敬的名目,約定 3 月 3 日在「瀚邦佛教研究中心」,以執經請益的形式,作了一次反思第一結集」的佛學報告。
----------------
  早在此之前,我在 2 月 8 日把「投影片稿」(ppt)傳給我的教授朋友,請他幫我看看是否有謬誤,請他幫我指出,以免誤導聽眾。
  他隔天回答說:
  「粗粗看了你的演講題目,如果是在高等院校或研究所,則頗為適合,如果是一般公眾,則可能過於艱深了。 
  不過,你所思考的問題也是我所喜歡的,一向如此。就是追蹤佛教史料之中的史實與傳信。即如何在後來增加的迷霧之中,去發現可能有的真相。第一次結集也是如此,對了,關於第一次結集,要參考英語專著,具體名字我忘記了,是一本小冊子(剛查了下,是偉大的普散的著作La Vallée Poussin, Louis de (1976). The Buddhist Councils, Calcutt : K.P. Bagchi)。 
  在我看來,你是有點懷疑主義的。固然那些認為經典是金科玉律之人是教條主義,不足論也。但即使各部派的經律論差異也極大,但仍有共性存在,我就認為這些極少的共同的經典與理論乃是佛教的最初內核。 
  第一結集的存在,我認為是可信的(雖然時間地點與人數都可以討論)。而且劉震說沒有任何一句是佛陀親口所說,也是過份懷疑主義。而且,雖然是熟人,但我要說劉震兄是個印度學家,對此史實可能言過其實了。  
  至於健康的經典學習態度,我則認為是不存在的。我們都有點學術本位,因此瞧不起信仰本位,但無論我們信不信,它們都是現實的存在,也不存在我們的方式更為健康一說。大家學術與信仰各安天命,此是最好。

   法友 某拜
===========
  當天結束,我在會後抓了幾位同學來問,沒想到,每一位都說「還好,明白易懂」。台灣的佛學會聽眾程度真的不可小覷!
(https://www.academia.edu/36042153/11_反思_第一結集_Reflections_on_The_First_Council)




===========
剛剛去看了 YouTube 的淨空法師的影片,他說,阿難為何能誦當侍者之前世尊說的經。一是輾轉聞,二是世尊重說,三是阿難自通。他所引證的經典很有意思。 2018/3/5 AM 7:3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