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法友飛鴻 279:何不直接譯自巴利文獻?


=====

在介紹南傳大藏經的譯者釋慧嶽法師的臉書貼文上,
釋濟萍留了以下留言。
=====
南傳藏經不需要從日文或者英文媒介翻譯, 應當考慮從上座部佛教國家的巴利文翻譯, 但是要掌握的媒介語可能不僅僅是巴利文, 因為緬甸文、錫蘭文…還有有很多經律論的注疏。 
資料只是資料, 盡信書不如無書。

         釋濟萍  2018/3/30

=====
濟萍仁者:
  你說的相當正確:「南傳藏經不需要從日文譯本轉譯, 應當考慮直接從巴利文獻翻譯」。
  但是,我在前一篇貼文已經介紹,1980年代元亨寺主持譯經的吳老擇先生曾找了幾位當年的碩學名德嘗試直接譯自巴利文獻,因緣不夠成熟,譯事進行得不順利;倉促之間,只能譯自日文《南傳大藏經》。(〈元亨寺版《南傳大藏經》譯經紀錄〉)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8/03/blog-post_12.html
  如我所說,1900-2018這一百一十八年間,就只出這一部《南傳大藏經》漢譯的完整譯本,此時此地,再談當年應譯自巴利文獻,顯得未觀前、不顧後,相當不合時宜。
  就如漢魏兩晉(西元 180-580年)四百年的譯經,如果評論其不盡是譯自梵巴文字,而是譯自犍陀羅語、吐火羅語、粟特語等等中亞語言,當然不算是「通情達理」。漢地缺乏佛教經典,固不能等個一兩百年來期待有一組人能通梵、漢文字,且有閒、有錢、有心、有學養俱佳的人(實際進行翻譯,才發現僅僅通梵、漢文字,尚不足以完成譯稿)進行翻譯。
         
           掃葉人 2018/3/30

1 則留言:

Jiping Shi 提到...

阿弥陀佛!
老法師也出版了600卷的大般若经汉语拼音版,
但是汉语拼音部分不尽理想,不知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