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2日 星期六

台語討論 15:半桶獅回函 -- 「艦」字讀 lam3

半桶師回函

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
1. 與汝加無閒兮,以後我會注意,加巡 *一下。
2. 是,從細漢徦 taN1 我聽 *著兮,「擴大、病院、哲學、代表、胃散、情況」計講「khong3 大、病 iN3、thiet7 學、tai3 表、ui3 suaN2、情 khong2」較濟。我毋是叫人的確著愛唸「khok4 大、病 iN7、tiet4 學、tai7 表、ui7 san2、情 hong2」tsiah4 會使。但若是咧探討抑考求台語字音的時,敢毋是所有的異讀攏愛去考慮?

有一年阮漢文先兮蹛院,我去 kau3 位的時,一位師兄 ka7 我講「加真穩定矣,拄隈 (ui3) hue1 (恢) 復室轉出來普通病房」。先兮隨 ka7 糾正,講愛讀「khue5 復室」。雖然毋知當時 hit4 寡師兄的想法是按怎,若我著足欽佩阮先兮。因為伊當然亦知影「khue5」這的音是在場絕大部分的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毋佫伊有伊的原則佮堅持,當然這個「khue1」的音是著 *兮。佫較早進前,看著《漢語史稿》寫現代聲母的來源講北京話「恢」是按中古聲母 [kh-] 變 [x-] 的一種例外音變,我著問阮長輩,這敢是文白異讀,長輩講伊毋知。但是長輩講伊少年 ia2 烏白電視的時,有一齣號做「法網恢恢」的外國影集,阮俺公唸做「法網 khue5 khue5」,阿「恢復」講做「khue5 恢」。因為阮是偏同腔,陰陽平的連讀變調有別,所以這字阮毋是讀「khue1」;其實箸咱 tsia5,嘛有人唸做「khue1」。

2016年10月17日 下晡08:22的回覆,我是咧強調,「艦」唸「kam3」是台語特有的讀法,其他的所在無。阿唸「lam7」*兮,嘛不只台語,閩南語、粵語亦共款。

3. 以「監」為聲符的形聲字除了「監、鑑、濫」以外,「藍、籃、襤」咱子音計攏是發「l -」。阿「艦」台語唸「kam3」,是箸蔡培火出辭典的以前著存在矣,因為我講的 hit4 位同窗的老爸,估計是民國50年左右做兵兮,辭典的初版是民國58年。

2016年10月21日 上午7:39
=================
我估量我的年紀(ni5-ki2)至少比「半桶師」赫宇大上「一紀年 tsit-khi2-ni5」(12歲),但是赫宇熟讀兵書(《韻書》、《字書》),又勤訪耆老,用心紀錄各地腔口(khiun1-khau2),對中國閩南等地的歧異口音也頗熟稔,是我經常請益的對象。 
這幾天,從「艦」字的探討過程長了知識。 
總結一點,赫宇認為「監、鑑」讀「kam3」,而「藍、籃、濫、襤」的聲母應該是「l」。雖然「艦」今日台語唸「kam3」,但是依據古書,應該讀「lam3」。 
我認為事情恐怕不是這麼簡單,協助玄奘翻譯佛經、與玄奘同一年代的玄應大師,寫了一本對漢語音韻學相當重要的書《一切經音義》, 
《一切經音義》卷89:「火艦(下『咸黤反』。《廣雅》云:『艦,舟也。』《埤蒼》云:『艦,板屋船也。』《考聲》云:『火艦,謂戰船也。』《古今正字》:『艦,謂船上下重也。』從舟,監聲也)。」(CBETA, T54, no. 2128, p. 875, c10-11)。 
所以,應該是和「監 kam3」同聲。
宋朝之前的後晉,有一位出家人可洪著了一本《可洪音義》,上面寫著:「艦,戶黯反」,則是「ham3」(如上面所附照片)。
《廣韻》作「胡黯反」,則是「ham3」。 
所以,讀作「lam3」,書證是比較薄弱的,不知赫宇以為如何? 
========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免細膩,我回覆如下:

1.「咸黤反、戶黯反」計是「匣」紐,我敢有講「艦」毋是「匣」紐?揣這寡「書證」毋是加無閒?

2. 唉,「監聲」著參「監 kam3」同聲?

阿「濫」嘛「監聲」,共款讀「kam3」?阿「語」,「从言吾聲」哪未讀做「gooN5」?

「艮」台語唸「kun3 / kin3」,換我請教 *汝:

限,从阜艮聲
根,从木艮聲
痕,从疒艮聲
狠,从犬艮聲
恨,从心艮聲
艱,从堇艮聲
銀,从金艮聲

照汝的邏輯,這寡「艮聲」的字愛怎讀?我會使輕輕鬆鬆舉幾十個例,欲信 *無?

3.《彙集雅俗通十五音》、《廈門音新字典》、《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台日大辭典》、《當代泉州音字彙》、教育部網路辭典、林金鈔教授、周長楫教授 ……,阿毋攏講假 *兮?𪜶這方面的程度攏贏咱數十甚至數百倍,汝咱想會 kau3 *兮,𪜶攏比咱較清楚,未 hiah4 下路 (ke7 loo7) 啦。

4. 我另外PO《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的內頁與汝參考,「艦隊、義勇艦隊、旗艦、美 (國) 艦隊、驅逐艦、巡洋艦、裝甲巡洋艦、護甲巡洋艦、戰鬥艦、無畏艦、無敵艦、炮艦」的「艦」攏讀「lam7」。
 Ken Yifertw 提到...
獅ㄝ:

  真多謝,我又長了一個姿勢。

2016年10月22日 上午8:20
 
Blogger Ken Yifertw 提到...
獅ㄝ,

 再多嘴請問一句,(請原諒我「tua7-tsit-ko3-henn3-thi7 大舌頭偏多話」),
 「艦」標音「咸黯反」或「戶黯反」,「咸」、「戶」都是「匣紐」,
 聲母應該是「h」,或者直接母音為「a, e, oo」而無前面的聲母。
 古時候「匣紐」會讀「l」的音嗎?

2016年10月22日 上午8:37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1. 漢字毋是拼音文字,無法度用古冊知影當時的實際音值。著算講明朝末年用羅馬字拼漢字字音的《西儒耳目資》,嘛是有人咧做擬音。所以中古漢語「匣」紐敢的確著是「h-」,siang5 敢【扌段】(tng3) 胸坎?專家學者對「匣」紐的構擬,有兮講 [*ɣ-]、有兮講 [*ɦ-]、有兮講 [*h-]、阿嘛有人講是 [*g-]。

2. 中古漢語「匣」紐台語發無聲母 *兮,不只韻母「-a、-e、-oo」的字,像講「話 (ue7)、活 (uah8)、黃 (ng5)、後 (au7)、紅 (ang5)、完 (uan5)」等,真濟無 kang5 兮阿。

3.「古時候『匣紐』會讀『l』的音嗎」,我乾若會使講有證據大約百五年前的閩南話,「艦、濫」同音,「匣」紐讀「l-」是非常例音變。

我頭一擺的回覆留言著有講 *過「較特殊兮 ……『艦』唸 [lam7]」。

無對應著常例 tsiah4 號做「特殊兮」,這款音變是非常例。

我佫舉一個例,「雞骹爪」台語講「雞骹 liau2 / liauN2 / jiau2 / jiauN2」(所以有人「鳥鼠」寫「爪鼠」嘛會通)。《廣韻》爪,側絞切,中古漢語「莊」紐;「莊」紐發「l-、j-」兮,「爪」是唯一。

解說非常例的音變,上省力的著是用「複聲母」做理由,若像 (laN2 tshiuN7) 箸高本漢的時著有矣。比如原始漢語 (抑是講遠古漢語)「匣」母是發「hl-」,後 *來「h-」遺落,所以著發「l-」,這種方法我個人較無贊成 (我會記兮 pat4 箸汝的 blog 看汝寫講汝認為古早應該有複聲母)。當然,用箸「艦 (lam7)」是未通兮,因為「匣」母只孤一字「艦」發「l-」的音。

另外有一種較中古的理論,號做「詞彙擴散」,大概仔是講語音是突變、詞彙是漸變,可能無 siang5 的音變咧競爭,非常例的音變因此產生。佫有一種較新的理論,認為音變是有規律 *兮,出現例外上可能的原因是箸「類推」。這是較早聽人講 *兮,詳細我嘛無介了解。

關於「詞彙擴散」的理論,人有叫我去讀洪惟仁教授的論文《廈門音與漳州音開合口對調 (flip-flop) 的歷史原因》,網路有。我知影家己的專業素養無夠,讀了會有「挫折感」,毋敢去 bak4,這個問題我外行。無定著汝有興趣,報汝知。
2016年10月22日 下午6:49 
============
Ken Yifertw 提到... 謝謝,了解。
謝謝你不嫌煩瑣、不嫌我「盧」。耐心地對單一問題作這麼多解釋。
關於「複聲母」問題,在「漢語古音學」似乎「主張複聲母成為主流」,除了北京大學的幾位教授之外,似乎沒有人持反對意見。
至於我個人,我是反對「古漢語存在複聲母的主張」。


2016年10月23日 上午5:01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獅ㄝ:
謝謝,了解。
謝謝你不嫌煩瑣、不嫌我「盧」。耐心地對單一問題作這麼多解釋。
關於「複聲母」問題,在「漢語古音學」似乎「主張複聲母成為主流」,除了北京大學的幾位教授之外,似乎沒有人持反對意見。
至於我個人,我是反對「古漢語存在複聲母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