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細說台語:洗米煮飯

蓮花 2016
當代台語說「洗米 se2-bi2」,但是有些地方不這麼說。台北人、新竹人說「洗米 se2-bi2」,彰化人、台南人「thua3-bi2」「把衣服洗一洗」,新竹人「把衫洗一洗 ka7-sang1-thua3-thua3-le7
就像是一位娶了台灣女生的老外,說他讀大學時一群台灣學生到教授家包餃子,他貪圖一頓免費的中國餐館餃子,結果娶了現在的太太。他說,他太太在那次包餃子活動給他印象最深。當時,他繞著廚房走,想找些他幫得上忙的事。一位女同學雙手捧著菜,朝他說:「Open the faucet for me! 幫我打開水龍頭!」
他回答說:「Are you serious? 你真的要我這麼做嗎?」
「Open the faucet」是把整個水龍頭拿下來,「打開水龍頭」應該是「turn it on」。
記得有一次 IBM 到工廠來看電子訂單的連線狀況,我們剛從學校畢業一年的資訊工程師做完簡報之後,問來賓有什麼問題嗎?嚇得來賓面面相覷,台灣年輕女生的兇悍果然不是虛有其名。我趕忙打圓場:「What she tries to say is 'Do you have any question', not 'Do you have any problem'.」雖然 'question' 和 'problem' 在中文都是「問題」,但是意思差很多。
還有一次,我開車經過家附近的小學,路中央突然臨時插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No Passing!」什麼?我說我要講「台語的洗米」?對呀,我現在不就正在解說嘛...
台語以前不講洗米,而是說「thua3-bi2」,有人寫作「淘米」,我對寫作「淘」字存疑。
「thua3-bi2」是把米浸在水中、兩首輕輕搓米,洗掉米上面的一層粉、灰塵,挑掉米糠、小石粒等雜物,通常「thua3」個兩三次。有時中藥指定要用洗米水去煮藥,稱這種洗米水為「二遍潘 li7-pen3-phun1」(「潘」字右邊的「采」應該寫作「米」)。「thua3-bi2」好了,要讓米浸水至少兩個小時。
我家舊時有磚砌的灶,通常右邊的灶孔是大火,左邊則用文火。舊家在吳蘅秋花園旁,腳一跨就進到花園裡了,只是家裡沒這個習性,不願意進入人家的花園,我們小孩子就沒這個禁忌。我們舊家離慈惠醫院不遠,慈惠醫院對面是「痲瘋營 thai2-ko1-iann5」,日治時代把這個地方改成「公學校」,也就是「中山國小」的前身。我們家是三合院,在正中央有一口井,這也奇怪,舊家不務農(不做嗇 bo5-tso3-sik),要這一口井幹嘛?而且方圓五百公尺之內只有我們家有井,下一個較近的井就是「紅毛井 ang5-moo5-tsenn2」了。「什麼?趕快接下去講煮飯?」
嫂嫂們一早起來要生火(起火 khi2-hue2),用一些乾草(稱作 hue2-in1 「火因、火茵、火引」?)點燃之後,再放入柴火,後來已經改用煤球(len5-tang2)。
首先將「thua3-bi2」、浸好了的米用大火煮熟,用飯(png7-le7)煮熟的飯撈起來,再用文火煮成乾飯,這過程要用筷子垂直戳洞,讓飯粒乾得均勻;這一過程有一個副產品:「鍋巴」(鼎糒 tiann2-phi2),我們小孩子在上面灑上黃糖,吃了壓壓肚子,飯煮好離正式吃飯還要一陣子。如果趕著要上學,就會在白飯上面淋一些豬油,倒一點醬油,這就是豬油拌飯了。
《說文》作「所宜切」,這是「」的音,這個「le7」的讀音就此在「字書」之中消失了。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有不少朋友跟我反映他們家是說「se2-bi2」的人不少,看來我還是得回頭改一下措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