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法友飛鴻 124 --- Senior Collection 「Senior 先生收藏的犍陀羅佛教寫本」

603
Sent: Tuesday, 22 November, 2011 9:53 AM
親愛的法友:
最近外出時,都帶著下列兩書的影印隨身閱讀。
Glass, Andrew, (2007), Four Gāndhārī Sayuktāgama Sūtras, Senior Kharoṣṭhī Fragments 5,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Seattle, USA and London, UK.
Salomon, Richard, (2000), A Gāndhārī Version of the Rhinoceros Sūtra, British Library Kharoṣṭhī Fragments 5B,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Seattle, USA and London, UK.
我讀書時有一個習慣,必須在書上劃線寫提要與評語,不這麼做,事後我就找不到資料,了無記憶。從圖書館分批影印,讀完再去印下幾個章節,就可以拿著幾張紙在零星時間閱讀、塗抹,發呆。
最近讀 Andrew Glass 的書,最前面是大師兄 Mark Allon 的前言,讀得津津有味。 Mark Allon 當然沒有資格在 Richard Salomon 的書寫序,在老師的書也不敢大放厥詞,失去了當弟子的分寸。在小師弟的書,他就老實不客氣地總結 Senior Collection  的發現。這是一篇逸趣橫生的前言,希望你曾仔細的評閱過。

坐在 Starbucks 咖啡座上(這簡直是搶劫,其他地方的咖啡是美金1.2元, Starbucks 要賣到美金四元一杯),邊讀邊寫。
Mark Allon 提到二十世紀中亞佛教殘卷的重大發現,主要有四:
1. British Library Collection, Salomon (1999) 介紹過
2. Bamiyan Fragments, Braarvig (2000, 2002, 2006)介紹過
3. Richard Salomon 師徒作研究的 Schoyen Collection介紹過
4. Bajaur Fragments Khan & Khan(2004)與Khan & Strauch(2008?)介紹過

我突然想到,這些論文也都發表十幾年了,從來沒有人對漢語世界作介紹。
如果有人就下列做個整理,一定是嘉惠後學、功德無量:
A. 殘卷的語言、字體、數量、大致的內容,可能的年代?
B. 這些殘卷對佛典文獻學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C. 有那些研究報告,這些報告指出了那些特點,更正了那些舊觀點?
D. 漢語世界過去有何相對的研究?那些領域漢語世界能做那些貢獻?
E. 佛教研究所與佛學研究怎樣跟上新材料?作出新貢獻?

不說了,不知道你能否就上述 A, B, C, D, E 各點,寫一篇論述發表?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

Ken Yifertw 提到...
2015年10月23-24日法鼓山文理學院召開「中阿含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10月24日我從位於新竹市的福嚴佛學院在 Mark Allon 上法鼓山,(Mark Allon 是福嚴佛學院長慈法師的博導),這才弄清楚原來 Richard Salomon 只是 Project 召集人,像 Jason Neelis, Mark Allon 都是受邀參與研究的學者,比此並無老師學生的關係。隔天 10月23日也見到了 Richard Salomon.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2015年10月23-24日法鼓山文理學院召開「中阿含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10月24日我從位於新竹市的福嚴佛學院在 Mark Allon 上法鼓山,(Mark Allon 是福嚴佛學院長慈法師的博導),這才弄清楚原來 Richard Salomon 只是 Project 召集人,像 Jason Neelis, Mark Allon 都是受邀參與研究的學者,比此並無老師學生的關係。隔天 10月23日也見到了 Richard Salo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