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8日 星期三

網聚---歡樂的時光(14)

k127

2012.8.7,興高采烈地搭車到台北網聚,Maha 本來就在台北,Heaven 遠從高雄北上,GuoBin 則從工作崗位請假趕來。Maha 和 Heaven 是中文大量資料庫 Data Bank 的管理高手,他們後面整個團隊作出來的貢獻,像是一座巍巍的山嶽,讓人仰望,也是想做同一類資料管理團隊難以比肩並馳,難以超越的「紀錄」,他們的貢獻不僅華人受惠,也逐漸贏得國際學者的敬重與廣泛引用,更讓向來對漢語文獻有語言障礙的學者,認為漢語文獻是信賴度不高的國際學者,重新評價近兩千年積累的浩瀚文獻,而給予中肯的評價。所以,此次網聚我是抱著仰慕之意,朝聖之心,去拜訪讓我受惠良多的電子佛典協會,也得到與這些近乎無名英雄的幕後工作者對談的寶貴機會。(他們不是無名英雄,只是就像電影結束時最後工作人員的字幕,很少觀賞電影的人會留下來看字幕,試著知道音樂導演是誰,服裝設計是誰,電腦後製是誰)。

回到家來,除了滿懷與年輕學佛者對談的樂趣之外,發現整個過程我老是搶著麥克風,沒有留太多時間讓人抒發意見。我們也達成一些佛典校勘的共識,我也糊裡糊塗地承諾作兩部試試。有時,看著這些工作者,他們的貢獻可以和宋朝《開寶藏》第一次雕版印刷大藏經的雕版工人相比。以《開寶藏》而言,宋朝當年就比黃金白銀貴重,遼國與高麗總是希望北宋朝廷賜贈《開寶藏》,時至今日,在文獻價值來說,價值連城,即使是將《開寶藏》的殘卷零本送到蘇富比去拍賣,應該在50萬到200萬美金之間。Maha 和 Heaven 所參與的團隊,其貢獻是不會輸給宋朝《開寶藏》的。

除了些許建議之外,我也提到《佛教藏經目錄數位資料庫》(http://jinglu.cbeta.org/)關於《開寶藏》的資料其實言過其實,會誤導讀者(呵呵,不才在下敝人我就被誤導過)。據我所知,目前存世的《開寶藏》殘經剩卷不會超過二十部經,而查此網上《佛教藏經目錄數位資料庫》每每說某經某經《開寶藏》有,甚至還有「千字文編號」(在此略舉兩例,如,

【開寶藏】No.968《分別功德論》後漢 失譯者
部別:小乘論 聲聞對法藏 / 卷數:3
千字文:據

【開寶藏】No.742《雜阿含經》曹魏、吳 失譯者
部別:小乘經 小乘經重單合譯 / 卷數:1
千字文:言

這兩部經是否有全本或殘本存世,又是那一圖書館、博物館保藏,等等問題大有可疑。如果未能親見其本,而是引自近人著作,最好是不作此紀錄。即便登錄,也該附註:「引自何書,但是未能親訪其本」。

這一閒聊,也提及另一件事,佛教界真的需要有人去實地走訪各大圖書館、博物館,作一個「《開寶藏》經眼目錄」,實況報導,那一圖書館、博物館保藏《開寶藏》那幾部經各幾卷,實物是「全」還是「缺」,文物保存狀況良好還是未被重視而情況極差,等等「目錄學」、「版本學」關切的要項。

不管華語世界還是「非華語世界」,應該把「古漢語佛教文獻」當作人類文化的瑰寶,不只保留文物,也該出錢出力去支援電子形式的《大藏經》,把它當作開雕《開寶藏》這樣的大事來看待。

在網聚中間,我們還有機會遇到 Joey Hung 洪教授,我針對《增一阿含經》跟他請教,要如何處理《增一阿含經》的某一經是否為從外編入的問題,Joey 是計量語言學專家,很快地給我幾個方向。

我和 GuoBin 也驚喜地遇到惠敏法師,在獨特的機緣下,惠敏法師跟我們開示佛教文獻的閱讀方法,並且在他的電腦上顯示文句給我們看,「制」、「化」兩種經典在敘述同一事例時,用詞與風格都有很大的差別。我趁機詢問「佛教在印度滅絕而耆那教卻存活下來」的問題,法師也給了相當有趣的解釋,最後的結論是「不知道為什麼佛教在印度滅絕而耆那教卻存活下來,學者有很多猜測,但是真正的原因恐怕永遠都不知道了」,但是他在作了 ending 之後又繼續說,其實依照佛教緣起與「諸行無常」的道理來看,其實「生者必滅」也是必然的道理。我追問是否因為被迫害、面臨斷滅的危機才讓佛教轉化成為「世界宗教」。法師每次說要告一段落趕往下一行程時,被我一問,認為孺子可教又引經據典娓娓道來,只可惜Maha 和 Heaven 錯過提問時間。

附帶一句,惠敏法師講的故事與典故也非常好聽,讓聽眾聽得津津有味、如癡如醉。

幾生修得梅花福?

當時只道是平常。

(《歡樂的時光》附記:「學佛的歷程也不總是『槁木死灰、肅穆嚴峻』,其中有會心微笑、汲取知識的歡欣、鬨堂大笑,是以為記。」,回程又和 GuoBin 在「新北投站」前的 Starbucks 從下午四點半談到八點半。)

3 則留言:

heaven chou 提到...

很感謝 Ken 老師的指導, 真的是聽君一席話, 勝讀十年書啊.

看著你們做學問的嚴謹, 讓我這種隨興閱讀個性的人, 是感到慚愧及敬佩的.

也只有你們的努力, 才能讓我們看到自己有許多的不足,

看到你說你和 GuoBin 聊到八點半, 那時我正準備要去搭高鐵回高雄了.

回到家也近 12 點了, 高雄正下在大雨呢.

真的是令人愉快的一天. 可惜沒太多時間與 GuoBin 兄多聊聊. :)

基平 提到...

呵呵,大陸實在是不方便,每每要看您的文章就得“翻牆”。前些時日惠敏法師一行到杭州開會,也專程應我院邀請蒞臨舉行講座。受益匪淺啊!遺憾的是,大陸教界、學界與台灣交流實在不多,很多問題都無法深入探討

Ken Yifertw 提到...

基平大德:
歡迎來聊聊,或發表高見,或抒發感想。只要翻牆的姿勢安全正確,其實網路無國界,佛法更應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