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台語:稀飯與二遍潘

741

那年,纏病多年,母親帶我去看一位草藥醫生,開了藥單,拆藥完畢(拆藥 thiak-io7-ah,依藥單抓藥),草藥郎中吩咐藥草要用「二遍潘 li7-pien2-phun1」煮三遍,藥劑(io7-tsie1,藥渣)就可以丟掉。

我問我媽,「『仙ㄝ(稱草藥郎中為先生)』說『二遍潘 li7-pien2-phun1』,『潘 phun1』不就是『廚餘』嗎,這怎能用來煮藥?」我媽說:「傻孩子,洗米水叫『潘 phun1』,『二遍潘 li7-pien2-phun1』是把第一次的洗米水倒掉,因為有粉或雜質,拿第二遍的洗米水來煮藥,這叫『二遍潘 li7-pien2-phun1』,有一些藥方不用清水煮藥,而是用洗米汁煮藥。」

長大後,赫然發現《說文》大徐本:「潘:淅米汁也。」這個字台語讀「phun1」

742

筆劃是「水字偏旁,田上面一個米字」,與「潘」字「田上面一個采字」是不同字。

743 744

但是,兩個字很早就混成「潘」字,而且被統一讀為「ㄆㄢ」,只有在台語還讀作「phun1」。《孟子注疏》卷十上〈萬章章句下〉:「孔子之去齊,接淅而行。」漢‧趙岐注:「淅,漬米也。不及炊,避惡亟也。」依照趙歧的註解是,突然有一天,孔子非常厭惡「齊國」,拿了才浸泡在洗米水的米就走,連等吃了飯再走也不肯,匆匆離去。

依版主的解釋,從前的人煮飯,沒有大同電鍋或象印牌電鍋,必須煮成稀飯,將稀飯用「飯篱 pon7-le7」撈起來,再用小火悶成飯,飯快全乾之前,還要用筷子多插幾個洞,讓熱氣均勻。「接淅而行」,是不等悶成飯,拿著稀飯就走,厭惡到不願多停留一刻。如果拿著浸過水的米就走,不能邊走邊吃,米會餿掉。

HC 來函問說「稀飯 amon」是什麼字,HC 對「台羅標音」還不熟,應該標成「am2-muenn5」,第二個字「糜 mue5 (muenn5)」是稀飯,問題不大,有些地方是讀作「be5」。第一個字是「泔」,《說文》:「周謂潘曰泔(周這個地方謂洗米水為泔)。」

740

台語稱稀飯為「泔 am2」、「泔糜 am3-mue5」,其實是指水分較多的稀飯,不過,有些地方也沒差別,把水份較少的稀飯(「較凅 khak-kho2」)也稱「泔 am2」了。

745

3 則留言:

dongxie 提到...

淅米水台語一般說米潘,又,凅音與固一樣,不能讀kho2,吾人認為本字是洘。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洘」沒有文例。除非有其他文獻使用的例句,否則,《說文》未收的字,本版主的「台文正字」不收。

匿名 提到...

您指的這個「泔 am2」
在下的親戚朋友間,都是指稀飯裡那個水的部分!
就是把稀飯的汁撈起來,去掉裡面所有飯粒,剩下的就叫做「泔 am2」。

記得.....
這個「泔 am2」好像也有入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