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 星期四

評蔣日盈先生〈為母語找字〉一文---三談「台文正字」



版主按語:版主反對蔣日盈先生的主張。台語的推展與保存,在於「標音、正字、溯古、創新、教育與普及、田野考察、語言學的研究、語音的音影採集等等」。
除非決定切斷台語和「古漢語」的關係,除非認為台語的研究與推展要完全切斷「歷史」的臍帶,否則,「正字」的工作仍須進行。
蔣日盈先生的主張也不是完全沒道理,對於原住民語言保存在台語的部分,對於外來語,與其亂造一個僻字,甚至自創一個「新」字,不如用台羅直接標音。
這也是本人主張的「台語正字」的幾項原則:
1. 要有「書證」依據,不可由一己之意,硬作主張。
2. 要存疑、留白,「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勿硬塞一字。
3. 須標示「文讀、語讀」,可能的話,應標出「原住民語」或「外來語」。
4. 「正字」時如溯源至漢字,盡可能「形、音、義」吻合,並且有文獻佐證。
5. 「正字」確立之後,應廣為宣導,以求用字「標準化」,務求「同義之音」寫為固定的「字」。
以蔣日盈先生文中的「猜謎」為例,台語也稱為「作 bi7-tshai1」,但是有些地方已經走音成「tso3-li7-tsai1」,其實「正字」應為「作謎猜」,又如「睏罔睏,毋通 bing5-bang7」,「正字」應為「眯夢」,而不是「眠夢」。
說文:「眯,寐而厭也」,這個「厭」字,就是「夢魘」,《三國志˙魏書˙劉曄傳》裴注:「曄責帝曰:『伐國,大謀也。臣得與聞大謀,常恐眯夢漏泄以益臣罪,焉敢向人言之?』」
這個「眯夢」應該就是「噩夢、說夢話」,台語讀音應該是「bi5-bang7」,只是此一詞語漸漸於書面語消失,語音走掉了,變成「bin5-bang7」,於是造成寫法的困難。
請參考: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30.html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html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4/1_26.html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4/2_27.html
如同不可用北京話的「一、二、三、四」聲與「輕聲」來替台語標音,也不該完全禁絕「台文正字」的努力與成果。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15.html
========================
以下引自《自由電子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ul/21/today-o5.htm
為母語找字 ◎ 蔣日盈
過去台灣語言被貶為方言,又借助漢字書寫,作家常常找不到要用的字,因而寫出一些拼湊出來的文章,當然無法表達母語的特色、美感與情感。這些文章除少數被當作「樣板」操弄外,大部分被醜化為「不夠水準」,連台灣人都不想讀,遑論走上國際?
不過,如果以「台羅拼音」來彌補漢字「找不到字」的困擾,情況可以大大改觀。
一向慣用「漢字」的人,寫作時常需花時間「找字、創字」,作品品質能不受影響?而讀者勢必要「猜謎」,去瞭解不同作家創造的「怪怪的」字。更糟糕的是外國人根本沒興趣來背這些「怪怪的」字。
如果改用羅馬字,情況將完全不同。羅馬字是準確、有效率的書寫工具,用來寫作非常順暢。作者不再停頓文思去「找字、創字」,讀者也不用再猜「怪怪的」字,而外國人來學台灣話,幾乎沒例外,本來就用「羅馬字」。這種情形,日後我們的孩子成為作家當然有機會寫出好作品,走上國際。
「台羅拼音」能寫出所有的台語,但衡之現況,和常用漢字搭配,使用當更容易。早日讓「台羅拼音」全面進入教育體系,鼓勵大家多多學習,就能創作優良作品。
(作者為高雄師範大學台文所碩士生)

2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剛剛和冷板凳交換意見,他並不反對在通用文書中完全不用漢字,但是應參考韓文廢除漢字的歷程,知道其中的利弊興衰,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不是少數人說完全台羅化,就在台文中完全棄用漢字。

魚美人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