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垃圾」和「糞掃」

PICT0274

前幾天到了版友「魚美人」的部落格,順路滑到了部落格《台灣話的語源與理據(劉建仁著)》覺得劉建仁先生很有學問。其中就「垃圾」與「糞掃」與劉先生參詳一下。

劉建仁先生說:「

“垃圾”的台語為什麼叫做“糞掃”?它的理據為何?

“糞掃”由“糞”及“掃”二字構成,先說“糞”。

“糞”字,《廣韻》方問切(去聲、問韻),台語文讀音 hun,白讀音 pun。在中古音,“糞”的切語方問切的反切上字“方”(表示聲母)屬幫母(p-),台語把“糞”字讀做 pun是中古音的遺留。

“糞”字在現代漢語主要指大便,但在台語“糞”字讀做 pun時主要指肥料。如:lo-pun(落糞)是施肥;sio-pun(燒糞)是把雜草、稻草等與土壤一層一層堆起,然後放火加以焚燒,燒後的灰土做肥料。

“糞”字雖有動物排泄物大便的意義,但在台語,人及牛、馬等動物所排泄的大便叫“sai(屎)”,如 paŋ-sai(放屎)、ɡu-sai(牛屎)、ti-sai(猪屎)、kau-sai(狗屎)等。而說“糞(pun)”時一般指“肥料”。如 lo-pun(落糞)=施肥;ieŋ-pun(壅糞)=施肥。過去在普遍使用化學肥料以前,人、牛、猪等的大便是重要的農田肥料,台語 kio-pun(拾糞)就是撿拾牛、猪等的大便做為肥料的意思,此時的“pun(糞)”兼指大便及肥料。

但是“糞掃”的“糞”並不是大便、肥料的意義,而是“掃除”的意思,“掃除”是“糞”字的本義。《說文•部》:“糞,棄除也。”段玉裁認為有誤,“糞”應該釋作“除也”。

這當中有商量的餘地。

台語稱骯髒為「垃圾 la2-sap」,稱垃圾為「pun3-so3糞掃」。這區分頗為明顯,稱這個人很骯髒,會說這個人「祝垃圾 tsook-la2-sap」,雖然有「這個人祝糞掃」的說法,主要是說這個人如同垃圾,不是講這個人髒。我們換一個字,「這塊碗很骯髒 tsit-teh-uann2-tsook-la2-sap」不會說成「這塊碗很糞掃 tsit-teh-uann2-tsook-pun3-so3」。「垃圾車 pun3-so3-tshia1」不會說成「la2-sap-tshia1」。

「垃圾」,在早期書寫為「拉颯」,如《晉書》卷28:「孝武帝太元末,京口謠曰:『黃雌雞,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颯棲。』尋而王恭起兵誅王國寶,旋為劉牢之所敗,故言『拉颯棲』也。 」(《宋書》卷31,記錄相同。)

「糞掃」,佛教經典翻譯 paṃsu-kūla 為「糞掃衣」,有可能「糞掃」這個詞起自佛典翻譯。

《賢愚經》卷8〈35 大施抒海品〉:「即時風起,吹諸不淨,瑕穢糞掃,皆悉除去。」(CBETA, T04, no. 202, p. 409, a26-27)

《賢愚經》譯於西元445年。

《中阿含經》卷8〈4 未曾有法品〉:「我持糞掃衣來八十年」(CBETA, T01, no. 26, p. 475, b7-8)

《中阿含經》譯於西元 397年。這恐怕是漢字「糞掃」兩字最早出現的年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