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 星期六

洗澡

P1120930

早期讀大學時,就是各地台語大輸贏的時候。

於是,有人稱「肥皂」為「茶塊 tie5-khoo1」,有稱作「殺文 sak-bun5」,有稱作「芳槽 phang1-tso5」。

「洗澡」也是相同,當年一層樓只有一間浴室,裡頭有四到五間蓮蓬頭,有的說要去「se2-hun1-su1」,有的說「se2-ek」,有的說「se2-senn1-khu1」。

這裡有一考題,自行測驗看看是否能讀出台語來:

柚子,袖子,腰子,栗子,梅子,么子,兒子,老子,椅頭子,棋子,杯子,婊子,孟子。

=====================

以下引自部落格《漢語人˙行道》

http://chinese-watch.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03.html

洗澡 作者:楊絳/著出版社:時報出版出版日期:2004年 台灣更早的版本是曉陽?

洗澡
本書描寫中國解放後知識分子第一次經受的思想改造——當時泛稱「三反」,又稱「脫褲子、割尾巴」。因為知識分子聽不慣「脫褲子」的說法,因此改稱「洗澡」,亦即西方的「洗腦」。
---

施蟄存: 讀楊絳《洗澡》



在兩個35℃大熱天,看完了楊絳的《洗澡》。有些隨看隨生的意見,想寫下來,做個《讀書筆記》,或曰《備忘錄》,也不知該如何寫法。生來不會寫書評,我這些意見也不是評論這本書,只好一條一條的記下來,算是我看過這本書的記錄。

我已有好幾年沒有看完一整本創作小說了。常常是,抓起一本小說,看不到二三十頁,就碰到了「不辭而別」、「羞羞答答」、「盡力而為」這一類似 通非通的成語或濫調,我就把書丟下了。這本《洗澡》,自始至終,沒有迫使我丟下,作者畢竟是錢鍾書夫人,自是語文高手。說來也可笑,語文純潔,本來是讀者 對作者,或作者自己對他的作品的最低要求。但在近十年來,卻已成為最高要求,在一群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作家的作品中,要找一本像《洗澡》那樣語文流利純潔的 作品恐怕很不容易了。

《洗澡》給我的印象是半部《紅樓夢》加上半部《儒林外史》。《紅樓夢》的精神表現在全書的對話中。一部小說中的對話部分,不是為故事展開服 務,就是為塑造人物性格服務。一部《紅樓夢》中的許多對話,絕大部分都是為塑造人物性格服務的。沒有這許多對話,就沒有一部《紅樓夢》了。《洗澡》的作 者,運用對話,與曹雪芹有異曲同工之妙。每一個人物的思想、感情、性格都在對話中表現出來,一段也不能刪掉。我看當今青年作家的小說,一大段一大段的對 話,既不補助故事的發展,又不表現人物的思想、感情、性格。大多是喋喋不休的日常生活的流水帳。整段刪去,也不會使故事有所缺損。由於欣賞《洗澡》中的對 話,不禁想起我看過的青年作家作品中的那些不起作用的對話,我希望我們的青年作家要更多的注意作品中對話的作用和意義。

《儒林外史》的精神,不用解釋,因為《洗澡》中的人物,也都是「儒林」中人。不過最好的一段,許彥成、杜麗琳和姚宓的三角故事,都是吳敬梓寫 不出來的。這個三角關係,寫得非常高雅,對現代青年會有良好的教育作用。不過我又懷疑這是不是作者的理想主義?是不是可以說,還有「發乎情,止於禮義」的 儒家倫理觀念?

《洗澡》全書分三部分,第三部分是主體,第一、三部分是為第三部分作鋪墊的。可是,我覺得第三部分寫得太簡了,特別是第一章,像一塊壓縮餅乾,水份都擠干了。連許彥成的檢討也只有三行文字表過,這使我大出意外。

此外,還有幾個疑點:

一、我記得「思想改造」是在一九五二年,「三反」是在一九五三年,本書作者說「思想改造」是「三反」運動中的事,恐怕錯了。

二、作者說:許彥成和杜麗琳同在上海一個教會大學讀外文系。據我所知,上海的教會大學沒有外文系。

三、第六十八頁出現了一個「現當代組」。「現當代」這個名詞,一九七八年以後才產生。

四、第一三七頁說:裝書的紙箱,可以「疊扁了放在角落裡」。這種紙箱,一九五二年還沒有。

五、第一九七頁,許彥成的母親得了「胃癌」。在一九五二年,還沒有「胃癌」這個詞,只有「胃潰瘍」、「胃出血」。

六、第二七三頁,出現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在一九五八年反右時才流行,一九五二年還沒有。
一九八九年十月七日

3 則留言:

KWANGCHING 提到...

「殺文 sak-bun5」--法語肥皂叫『SAVON』
「殺文 sak-bun5」可能是從法文來的

「se2-senn1-khu1」不是『洗身軀』嗎

「芳槽 phang1-tso5」不是『香皂』嗎

「se2-hun1-su1」從沒有聽過 第一次見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殺文 sak-bun5」來自葡萄牙語,由停留在長崎的傳教士傳給日本人,日本人再傳給台灣人成為「台語」。

KWANGCHING 提到...

葡語的肥皂是SABÃO聲音也很接近SAV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