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提問題 2:關於「第一結集」的討論


在我提出漢巴對照閱讀所勾起的「第一結集」的議題之後,吳老擇教授補充說:「其實日本學者有兩派不同的主張,一派主張『諸部律共許第一結集』,所以第一結集是確實發生的」。另一派主張,第二結集是確實發生的,「第一結集」卻是為尊崇結集的結果而追加的,也就是說,「第一結集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可見,在理性思考之下,會很正常地出現「信」、「疑」與「讀過而沒感覺」的三種人。
以下是對「第一結集」此一議題的提問:
1. 為何在第一結集之後,各部派的「阿含、尼柯耶」所收的經典數量差異很大?為何有些部派在「中部、中阿含」的經典,其他部派會列在「增支部、增一阿含」?為何有些部派在「長部、長阿含」的經典,其他部派會列在「中部、中阿含」?



漢譯阿含
巴利尼柯耶
善見律毘婆沙(漢譯)
善見律毘婆沙(巴利)
附註
長阿含/長部
30
34
44*
34
*宮本為34
梵文殘卷為 47
中阿含/中部
222
152
252
152

雜阿含/相應部
1362
2898*
7762
7762
*依菩提比丘CDB的計算。
增一阿含/增支部
364
2344*
9557
9557
**

2. 如果是佛涅槃後第一次結夏安居在王舍城靈鷲山七葉窟由五百羅漢所作的結集,為何會有佛涅槃後的經典出現?
《中阿含33經》卷8〈未曾有法品 4〉:「復次,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阿難遊於金剛,住金剛村中。」(CBETA, T01, no. 26, p. 474, c12-14)
《中阿含34經》卷8〈未曾有法品 4〉:「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薄拘羅遊王舍城」(CBETA, T01, no. 26, p. 475, a13-14)。(對應經典《中部124經》尊者薄拘羅說他出家以來,已 80 年,佛說法 49 年,此經顯然是在佛涅槃後至少49年。如果尊者薄拘羅不是在佛正道後的第一年出家,時間還要再往後推。)
《中阿含39經》卷9〈未曾有法品 4〉:「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眾多上尊長老比丘遊鞞舍離,在獼猴水邊高樓臺觀。」(CBETA, T01, no. 26, p. 481, b15-17)
《中阿含145經》卷36〈梵志品 2〉:「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阿難遊王舍城。」(CBETA, T01, no. 26, p. 653, c22-23)。(對應經典《中部108經》亦說在佛般涅槃後不久。)
《中阿含217經》卷60〈例品 4〉:「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眾多上尊名德比丘遊波羅利子城,住在雞園。」(CBETA, T01, no. 26, p. 802, a12-13)。(對應經典《中部52經》也提到「八城居士往至波羅利子城Pāṭaliputta」。在《長部16經》:「此是禹舍大臣所造」,阿難與世尊才到正在建造的華氏城,可見巴利文獻也是發生於佛涅槃後。)
《中阿含220經》卷60〈例品 4〉:「一時,佛般涅槃後不久,尊者阿難遊王舍城,在竹林迦蘭哆園。」(CBETA, T01, no. 26, p. 803, c9-10)。(對應經典《增支部7.54經》卻是「世尊的問答」,而與尊者阿難無關。)
《雜阿含1144經》卷41:「一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阿難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CBETA, T02, no. 99, p. 302, c13-15)
《增壹阿含19.9經》卷10〈勸請品 19〉:「彼如來已取涅槃。」」(CBETA, T02, no. 125, p. 595, c23-24)。(對應經典《增支部2.38經》卻是「世尊今在舍衛城。)

3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您好,冒昧打擾,有佛友在爭論大「般」涅槃要讀「ㄅㄢ」還是「ㄅㄛ」,如您對此有一些研究,是否方便引經考據供參。無盡感恩,阿彌陀佛!

Ken Yifertw 提到...

我認為應該讀「撥」,讀音類似台語「潑猴」的「潑 phuat」,如讀作「班」,「pan」,與印度音相差更遠。

Ken Yifertw 提到...

此處敘述得較精確。
《一切經音義》卷1:「般(音鉢,本梵音云『鉢囉(二合)』;囉取羅字上聲,兼轉舌即是也;其二合者兩字各取半音,合為一聲,古云般者訛略也)。若(而者反)正梵音枳孃(二合),枳音「雞以反」,孃取上聲,二字合為一聲。古云『若』者略也。」(CBETA, T54, no. 2128, p. 313, c8-9)。
請參考:http://yifertw.blogspot.tw/2008/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