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

明信片小學堂----8 Jessi Bogel

P1080491
我知道最後我會寫到 Jessi Bogel,而且很有可能世界上再也沒人會惦記她。世上是否仍然有人知道她是誰,我也不確定知道。

P1080304
郵戳是1898年10月6日從德國Darmstadt 達姆城(今天我們還有德國達姆城台灣同學會:http://www.taiwanische-studentenvereine.com/discuz/forumdisplay.php?fid=31)寄往美國紐約百老匯大道737號,收信郵局的郵戳是1898年10月10日!郵票是德意志帝國郵票(Reichspost)10 分尼(Zehn Pfennig)。(這張不是寄給 Jessi 的明信片。)
P1080458
明信片上是三個女生的合照,她們都不是 Jessi Bogel。
P1080457
郵戳是 1898.4.12,這是一張 Darmstadt 的市內信件。貼的是德國 Reich Post 帝國郵政的郵票。
寄給 Jessi Bogel 小姐,她住在德國 Darmstadt 市 Hermann 街25號。
P1080465 
這是德國海德堡市的城堡,
P1080466
1898.5.22 從 Heidelberg寄到 Darmstadt 市 Steinacker 街11號。
P1080461
這張明信片是 Duesseldorf 的 Arabisches Cafe 阿拉伯餐廳。
信上寫的是:
My dear Jessie,
  Hope you are glad and have a postcard from me. Give my best regards to Frauline Jexloi and the girls. …”
我親愛的傑西:
希望妳會很高興收到我寄給妳的明信片。代我向Frauline Jexloi 與女生們問好。
P1080462 
郵戳是1898.6.7 從 Duesseldorf 寄到 Darmstadt 市 Steinacker 街11號。
P1080459
這是一張 1898.8.30 寄出的明信片,上面是珍貴的德國漢堡 Hamburg 市街景,這是位於 Alster 湖內湖與外湖之間的橋:Beejen Damm Bruecke。上面寫著:
30. Aug. 1898. Many thanks for your dear card from St. Galleu. I intended to write to you and Aunt Sille long ago, but could not get your address. I come home in the end of Sept. Love to fred, m. and Yesetas. much love from K. G.
1898年 8月 30日,謝謝你從 St. Galleu 寄來的可愛卡片。我很久以前就想寫信給你卻拿不到你的住址。我(會)在九月底回家。我愛 Fred, m. 和 Yesetas。
愛你們的  K. G.”
信是 1898.8.30 從漢堡寄出,當天就到 Darmstadt,郵票也是德國帝國郵政。
P1080467
這是伯利恆市的哭牆,當時以色列還沒建國,是屬於奧圖曼帝國的管轄。
P1080468
1898.9.23 有人從德國 Wiesbaden 市寄到 Darmstadt 市 Steinacker 街11號。
P1080463
這是一張寫著德文的明信片,有人從 Darmstadt 市寄到 Steinacker 街11號。
P1080464
這是蘸水筆寫的筆跡,郵戳是 1898.11.25。
P1080469
信上寫著: Happy new year. Edither
P1080470
這張明信片 1898.12.31從 Darmstadt 寄到 Wiesbaden 市 Paulinen 街1a號的寄宿學校給 Jessie Bogel。1899.1.1 寄到。
P1080479
1899.4.7 似乎是 Jessi Bogel 寄給家中的 Miss Robertson 說星期六會到家。
P1080480
明信片顯示 Dresden 的 Kathol 主教堂與國王的城堡。
P1080475
這張明信片寫於 1899.5.20,提到 Jessi’s collection。
P1080476
寫了住址“Pension Anglaise 英國住宿學校”,但是並未貼郵票寄出, Jessi 也收到了。
P1080471
這是 Jessie Bogel 在 Wiesbaden 的寄宿學校“Pension Anglaise 英國住宿學校”。
在這裡可以回顧,大部分寄給她的明信片都寫英文,
即使她住在德國,讀的也是英文學校。
P1080472
郵戳是 1899.5.29,有人從 Wiesbaden 寄到 Darmstadt 市 Steinacker 街11號。
P1080481
明信片的風景是 Chateau de Chillon 城堡。
P1080482
1899.7.6 從 Chalon A Roanne 寄回 Darmstadt市 Hermann 街25號給 Jessi Bogel。貼了兩張法國郵票。
P1080474
這是1899.9.5 從瑞士 Brunnen 布魯內寄來的明信片,提到 Jessi 將離開 Darmstadt。信上說:
“My dear Jessi,
  I am very worry, that you have to leave us many to soon. We return to Darmstadt Sunday night late, and hope to see you on Tuesday. The surroundings here are most beautiful, yesterday we took long walk of twenty miles. Please give my very best love to the Elliots. Much love to Aunt Sue and your dear self. yours loving, Edither.”
“我親愛的傑西,
聽說你很快會離開我們,我非常擔心。我們會在星期天夜晚很遲回到 Darmstadt,希望星期二能見到你。這裡(Brunnen)四周都很漂亮,昨天我們走了約二十英哩。替我問候 Elliots 艾略特家,我愛 Aunt Sue 和你。
你的愛, Edither.”
P1080473
這張郵票與 Wikipedia 維基百科全書的郵票是同一時期(1881)的。
288
郵票圖片引自《維基百科》:
http://en.wikipedia.org/wiki/Helvetia
住址是寄到 Chateau D’Oex, 瑞士。
Jessi Bogel 似乎是一位眾人寵愛的小女孩,她的家人和朋友從世界各地寄明信片給她,來充實她的明信片收藏。她雖然住在德國,但是大多數明信片都寫英文,她本人也讀英語學校。
我總共擁有21張顯然是她所收藏的明信片,她從不把郵票從明信片上取下來集郵。奇怪的是從 1901 年之後,寄給她的明信片住址改為美國德州 Marfa。那是在美國德州 El Paso 市東邊的美墨邊境小鎮, Marfa 主要以畜牧為主,到西元 2000年 Marfa 鎮的人口仍然非常稀少。我曾經動念想開車去試探能否碰巧遇到與 Jessi Bogel 有關的蛛絲馬跡,最後還是因為交通不便而沒有去成。
P1080477
這是美國德州 Marfa 小鎮。
P1080478
明信片上為 1970 之前的照片,為美國新墨西哥州一家明信片公司所印製。
P1080487
我手上的明信片。從上一張 1899.9.5 之後,再來就是這張收信住址寫美國德州 Marfa 的 1901.8.1 的明信片。圖片是 St. Gervais Hotel。
P1080488
法國巴黎郵戳,收信人寫 Mrs. W. W. Bogel 似乎是 Jessi 的母親。
P1080484
這是一幅畫。
P1080483
郵戳是 1901.8.9 瑞士琉森 Luzern。
P1080485
我在柏林時到過這個地方。應該是在九月十六日路上,旁邊是柏林動物園。
P1080486
正面寫著 Potsdamer 街 119 號,收信住址是慕尼黑。
P1080491
Darmstadt 的朋友為她寄來明信片,畫中的人物正在溜冰,最前方的女生雙手像是抱著水缸,這個形狀像水缸的布桶,是當時的暖爐,已經很久不曾見過這種用具。
P1080492
郵戳是1901.12.25,是聖誕卡。
P1080494
1901.8.12 的明信片。
P1080493
寄信郵戳是瑞士的 Vitznau。
P1080489
這是英國溫莎堡的照片1902.3. 7 寄出,也是出自同一個來源的最後一張明信片。
P1080490
收信住址為美國德州 Marfa. 信封上寫著兩個算術式子:
1903-1889=14
1903-14=1889
令人覺得不安。
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從德國 Darmstadt 和 Wiesbaden的古老而繁榮的歐洲城市,搬到一個人口稀少忙於畜牧的小鎮,彷彿與世隔絕、遺世獨居一般,應該會很寂寞吧?這個曾經旅行於 Hamburg, Dreden, Dueseldorf, Wiesbaden, Berlin, Munich, Luzern 以及其他各國旅遊名勝的家庭,什麼原因造成他們要搬到美國大西部的荒野小鎮呢?
他們家也許是猶太人吧?
西元1998年,當天我在明信片銷售商買了七、八十張明信片,這 21張 Jessi 的明信片約值美金 60 元。明信片銷售商並不完全知道這些是來自同一個收藏者。這些歐洲的明信片被 Jessi 帶到美國德州,她的家人在美國把它賣給舊貨商,最終轉賣給我,而被我帶回台灣擺在書櫃的一個角落,五年多了都未曾去翻閱它們。直到二月二十日,HC 勸我把它們張貼出來。我也不再收集明信片了,現在只對著三千多張明信片發愁。
曾經有一個年代,大人小孩都迷戀著收藏明信片,而明信片也把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精華,像剪影一樣保存了下來。

3 則留言:

frank5308000 提到...

您好,透過搜尋找到您的部落格
想請問您知不知道在台灣哪裡可以買的到老明信片?
因為我很喜歡收集明信片,現在也有在與國外交換,但卻找不到可以購買的地方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西元1998年,我在台北市的光華商場古董商買了兩張舊明信片。台北市一些舊書攤也有賣。不過,當年我的評價是價格過高。一張有原住民照片的明信片要價一千元,台灣舊城門的照片要價兩千五百元,已經不是滿滿一個皮鞋盒子的明信片五塊美金的搜集法。

frank5308000 提到...

摁,我小時候常去的眷村舊書攤也因為搬遷而消失了,時代的腳步真快!
謝謝您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