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8日 星期二

彰化市的大眾爺廟、石頭公廟與十八英雄公廟

558
新莊地藏庵的「文武大眾爺」是新莊地區極為特殊且重要的信仰。其他地方多僅稱「大眾爺」,而且都是以武將的樣貌造像,或者以木牌、石碑代表。然而,新莊的文武大眾爺不僅塑有神像,像貌、服飾亦為一文一武。新莊人的信仰中,文武大眾爺被認為是管理群鬼的鬼王,並具有裁斷陰陽兩界恩仇,賞善罰惡的司法神功能。因此在新莊民眾心中,「文武大眾爺」被賦予如城隍爺般陰間司法神的神格。
「大眾爺廟」,有時稱為「有應公廟」,不管是「大眾爺」或「有應公」都是對無主屍骸的稱呼,可能就是台語稱呼的「路旁屍」。
彰化市「有應公廟」在中正路二段,面向火車站的左側,過了台灣戲院,幾乎接近中華路陸橋的地方,我讀高中時,香火還十分鼎盛。在永安街上,位於長壽街與三民路之間,有一所低矮的「十八英雄公廟」,面向此廟,左側是著名柔道大師黃滄浪的柔道館,右側則是「豬灶」。
這條路是前往和美的路,以前是接往平埔族「阿束社 Asok?」的道路,據說林爽文攻占彰化城時,有原住民在此與叛軍戰鬥而殉身,因此被以「十八英雄公」的名稱祭祀,今日看來,誰是叛軍、誰是義軍,似乎更加模糊了。
在從今日永安街前往和美的路上,過了鐵路平交道不久,離金馬路還有一段距離,是過去稱為「阿夷莊」的地方,台語讀來成為「ai1-tsng1」,只留下當年國小的名稱「阿夷國小」當證據。現在是「大成國小」、「彰泰國中」,連「阿夷」也消失了。就像舊「南郭國小」,原來是「半線社」的附近,連地名也湮滅了。
彰化附近的舊地名紛紛消失,如「王田(番仔田)、番社口、西勢仔(sai1-si2-ah)、頂番婆(tenn2-huan1-po5)、國姓井(kook-senn3-tsenn2)」等等。
在彰化女中對面這個方塊 block,光復路與陳稜路之間,巷子內有一「石頭公廟」,廟口是一個相當大的廣場,廟的左後方有以殺豬為業的人家(在清朝時期,台灣的市鎮大都是平埔族以殺豬為業),廟的右前方是幫小兒收驚的「尪姨」,廟裡又祭拜「石頭公」,很可能是平埔族的「公廨 kong1-kai2」。在陳稜路上,於民生路十字路口處,有一所謂的「元清觀」,是台灣少見的規模宏大的「天公廟」(彰化人稱為「天公壇」,可惜台灣光復後,被軍隊占據,甚至軍隊撤離後,仍有外省人霸占居住,導致彰化人逐漸不願意前往參拜,終致年久失修,一個難得的古蹟就此毀損,彰化的另一古蹟「曇花堂」,先是軍人、軍眷入住,結婚生子,後來竟成為白衣主持之地,也迅速沒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