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貼文〈假如真有佛〉的反應與討論---法友飛鴻 22

 

708

以下引自部落格《銀盌盛雪》

http://mormolyca.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23.html

2011/9/23 假如真有佛?

方廣錩老師在他格子重貼「假如真有佛」*1的思辯,而這議題的產生其實肇始於台大李嗣涔校長的「科學研究」。在此暫且擱置「假如真有佛」議題,我比較有疑問的是李校長的「科學研究」這部份,如果《大紀元》引用的論述無誤,下面這兩段應該就是所謂「台大校長科學實驗證明神佛存在」的「科學證據」:

1996年起李嗣涔在台大電機系招收兒童進行手指識字的訓練。1999年一次試驗中,某學者突發奇想寫了「佛」字,這位小朋友平時「看」到的都是字的靜態畫面,此次卻像看電影般,經歷「一個東西閃過去」,「有一個人在屏幕上閃閃發光」,「發光人像在對我笑」等影像。


做了多次實驗後他發現只要遇到神聖字彙,特異功能者就會看到異像,而類似的字或詞(如藥師佛的「藥師」二字)則只會看到單純的字,說明異象不是來自大腦幻覺,也證實信息場(靈界)的存在。*2

在近代腦神經科學都不敢宣稱對人腦的研究多透徹的時候,上述的科學研究竟然完全放棄援引諸如心理學、腦神經科學甚至宗教學的理論或論述,單純以「看一個影,生一個仔」的方式來論證神佛的存在,想來真是讓人捏好幾把冷汗。

暫且撇開人文科學的思辯,回到自然科學領域,一個嚴謹的實驗總必須考慮諸多變因,如:測試者的家庭、成長的文化背景等是否會影響或干擾試驗結果?拿摸「佛」這個字來說,如果這個測試者尚未接觸英文,當我們給他摸「buddha」這個英文單字,他一樣會看到「發光人像在對我笑」嗎?若再拿梵文書寫的「buddha」、回鶻文書寫的「burxan」、安息文書寫的「bwt / but」、粟特文書寫的「pwt」等等字卡給測試者摸字,看到的結果還是一樣?即便真的依舊看到發光的人,這「看到」所處的視野依舊屬心識認知的部份,如何去斷言這樣的「看到」就是真實存在?

西方研究瀕死經驗(NDEs; near-death experiences)也很長一段時間了,這些以往被認作「上帝存在」、「天國存在」的「那道光」,在經過多年累積的數據、報告後,學者也都傾向於以「大腦作怪」來解釋,如2010年BBC報導了一篇醫學研究發現,當瀕死患者血中二氧化碳濃度高過某個臨界值後,這些患者就會出現「就是那道光」的瀕死經驗*3(血氧濃度如何影響大腦運作請自行參考該篇論文);另外一個有趣的瀕死經驗就是靈魂出竅(OBEs; out-of-body experiences),BBC也曾報導過科學家利用一些設備來欺騙大腦,進而「製造」出類似靈魂出竅的體驗*4──神佛的存在在哪?

最後回到宗教領域,日前我在「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5一文中曾引《般舟三昧經》來討論心識認知的議題,在經中教導人們可以透過觀想來「見佛現前」,甚至可以跟眼前飛來的神佛菩薩閒扯淡,但眼前冒出來的這些神佛菩薩,經典中明確的說都只是大腦在作怪(意所作耳)!

自然科學或許可依試驗結果做出大膽的假設,但如果這些假設禁不起其他領域的論證,或全然漠視其他領域的說法,我們真的可以依舊大膽結論嗎?這樣的研究是科學的嗎?

--

*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23f390100w69z.html

*2: http://tw.epochtimes.com/6/6/17/30304.htm

*3: http://news.bbc.co.uk/2/hi/8607660.stm

*4: http://news.bbc.co.uk/2/hi/6960612.stm

*5: http://mormolyca.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html

========================================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7148.html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2011年9月26日下午9:56

唉,這樣的「佛」字簡直是泛神崇拜。

真不曉得台大為什麼要接受這樣的「科學研究成果」。

忘了告訴李校長,要用天城體寫的 Buddha才有效,寫成「佛」字,字義是「非人」,那個效果不是來自「佛」。

對於一個聲音、一個字能產生「與神佛感應的效果」,這不是佛教。

================

mormolyca 提到...     2011年9月27日下午7:49

希望這只是我查到的媒體的片面或錯誤引用,不然可能就要變成另一個偽科學的案例了......

從「覺者(buddha)」到「非人(佛)」,這中間的變化可也耐人尋味啊~

====================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2011年10月11日上午10:34

楊雄《方言》,周祖謨校箋:《方言校箋》卷六,40頁,10:

「鋡:龕,受也,(今云龕蘘,依此名也)齊楚曰『鋡』,揚越曰『龕』,受、盛也,猶秦晉言『容盛』也。」

古德翻譯 Agama 時,不僅要表達 [m 合口音] 選擇鋡字(阿a 鋡gam), 在字義上,鋡字本來就有「龕」和「容納」的意思,意義也近於「篋 pitaka」所以是音、義兼顧。

我想將「 buddha 覺者」翻為「佛」(非人),和後期翻譯的「非人」意義不一樣,有「非常人」(不是「尋常人」),類似近代的用語「超人」(超越「常人」)相似,這也是「音、義兼顧」的譯法。

從佛的音符「弗 but (台羅音標 put)」來看,是一個「入聲字」,寫音寫得相當神似。

========================

heavenchou 提到... 2011年10月12日上午12:08
學長好,
我之前在有《我們正趨向神秘主義.....》 看到此文,不過因為不方便留言,就沒去討論,今天剛好看到學長轉貼此文,故來分享一下心得。
我有一篇文章也是關於台大校長李嗣涔用科學實驗的方式證明靈界的存在,
(http://heavenchou.buddhason.org/node/209)

雖然李嗣涔校長談的「佛教」可能與我所了解的佛教差很多,不過我覺得那個實驗真的蠻有意思的,剛試了一下,我文章中的連結還有效,至少可以從下集 10 分鐘之後看起,就是整個實驗的過程。
 
實驗中是誤打誤撞用「佛」字測試出奇異的結果,後來為了避免是人為因素,也有隨機用英文,日文,伊斯蘭教,藏文,西伯萊文,緬文...等不同的文化所謂的「神聖圖案或文字」來測試,當然也會有假的文字來考驗,測試也都能在正確的神聖圖案與文字發現同樣的「奇異現象」。
根據這些實驗,我當然不會認為這就是世間有「佛」的鐵證。但也不可否認,的確有一個不同於一般人所了解的「存在」,而且不是完全用心理作用或幻覺就可以解釋,雖然這只是一場演講,但若講者沒有刻意造假或誇張,那我會覺得它蠻有科學精神,而且也不認為有漠視其他領域。
我覺得有這些現象,就有研究的價值(如果覺得沒必要研究又是另一回事),是可以用科學的角度再繼續研究下去的。
==================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2011年10月12日上午8:51

heavenchou 版友:
 
我沒有讀過這篇實驗的相關論文,也不知道那個學術期刊接受這樣的論文(應該不會是「物理期刊」或「哲學期刊」)。我只看過這一實驗的相關報導。這樣的實驗與導出的結果,有幾個層面值得檢討。一是哲學與佛學的,一是科學的。
 
在佛學與哲學的方面,牽涉到書寫的符號是否能代表或感召一些能量,因而被受測者感應到。

《大智度論》卷89〈78 四攝品〉:「「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教化眾生:善男子!當善學分別諸字,亦當善知一字乃至四十二字:一切語言,皆入初字門;一切語言,亦入第二字門;乃至第四十二字門,一切語言皆入其中。一字皆入四十二字,四十二字亦入一字。是眾生應如是善學四十二字。善學四十二字已,能善說字法;善說字法已,善說無字法。須菩提!如佛善知字法、善知字、善知無字,為無字法故說字法。何以故?須菩提!過一切名字故,名為佛法。」」(CBETA, T25, no. 1509, p. 685, a9-19)

認為某些符號(或「字」、「字門(拼音系統的字母)」)或有些聲音能有「超自然的力量」,能醫療疾病、能成就修行、能發起功德、能召喚鬼神,這在「比較宗教學」的領域,可以看到各類宗教有此類信仰的遺跡,這不是「原始佛教」,不符合「阿含教義」,恐怕也不是佛教,而是佛教適應某些地方宗教所容納的儀式。

就好像燒金紙的習俗一樣,如果是燒給鬼神,鬼神不需要,如果是燒給亡靈,要證明「亡靈」存在。而且要證明有一個機制(machanism),焚燒某樣東西給另一方,而另一方的指定對象能夠收到。(有一點像某人的朋友發生山難,某人派直昇機空投物品兌換卷,要保證他的朋友還存在,可以撿到這些兌換卷,還真的把兌換卷成功地換了某人要給他朋友的東西)。另外從金紙的製造過程可以看出,製造材料不合格,製造單位未被授權製造金紙,所以對方收到了燒給他的東西,也是收到偽鈔。在我們陽世這一頭,持有偽鈔是會惹上大麻煩的。

我們再看科學的這一頭,以人作為「實驗對象」其實是相當困難的。例如「讀心術」的實驗,「催眠說出『真相』或『遺忘的兒時記憶』的實驗,能背出自己沒學過的語言的經典的小孩,能指出前世隱藏的寶物的小孩」等等,我們有一些難以置信的事實(或者其實只是「報導」,而不是「事實」),但是這些「事實」,還不足以構成一項「學術論文」。

關於李教授的實驗,我們必須證明的是,1. 有些文字、符號可以經由手指感應到差別,2. 這些差別的造成原因是來自「佛、菩薩」或所謂的「靈界」。可以發現,我們讀到的報導,其實跳過很多邏輯而直接講聳人聽聞的「結論」。

為什麼手指接觸到寫著不同符號的紙張能夠感應到差別?即使這些符號是在不同語言系統?即使測驗者不認得這些符號或字?

在宗教領域裡,我經常問的是「你在跟從一位宗教導師、一位醫生、還是一位魔術師?」你見到魔術師赤手空拳「變」出一張鈔票,你拿去中央銀行鑒定,這是絕絕對對、貨真價實的一張真鈔,現在問題來了,你真的要相信「那個人」真能不需材料變出一張真鈔?即使你相信,依照定義,不是「中央製幣廠」在指定的核准程序印製、放行的「紙鈔」都是「偽鈔」。

My dear Stevenchou, 如果你再問我一次:「我們可以用儀器測量到,某些人可以用手指感應到寫有特殊符號或字的紙張」,我的回答是「我不相信」。你又說:「可是我可以在你的面前做實驗給你看,不是每個人都能,可是做實驗的這幾位小孩就能感受到。」我的回答還是一樣:「親愛的魔術師,我不知道你怎麼辦到:顯示『一張不可能藏在你身上的真鈔』給我看。可是,不是中央印製品印製的鈔票就是偽鈔。」

==========================

mormolyca 提到... 2011年10月12日下午5:18
今天找了一下李校長的論文,發現在2000年的《佛學與科學》有篇中文的論文發表,裡面的實驗也確實就如同我所引《大紀元》第一段所轉述的,受試者在遇上「佛」這個字之後都會「見到」異相,不過有趣的是文後的討論:
英文的上帝(God)、耶穌(Jesus)、基督(Christ)、藏文之「覺者」(即佛)並不能引發異相,而是如平常一樣看到文字。

另外討論中提了一段受試者的訪談,其實也大致把受試者的背景給陳述出來了:

……在她們打坐練功時,常在大腦第三眼所開之屏幕中出現人像,可以對話,可以問深入的問題,獲得解答後功能人可以展現不可思議之功能,功能人均稱屏幕中之人像為「師父」。
這裡第一段的引文基本上應該算是回答了我「拿其它文字書寫字體測試」的質疑,顯然拿受試者不曾接觸過的文字為載體的「神聖文字」對受試者來說一點「神力」也無。
而第二段的引文除了讓我們得知受試者本身有其強烈的宗教信仰之外,更知道這樣的宗教信仰常常讓她產生特殊的「宗教經驗」,然這樣的宗教經驗其實在《般舟三昧經》來看,也不過是「意所作耳」!

文中另一段討論其實可以引「潛意識」或甚至「法塵」概念來解讀,但李校長卻拿物理名詞來陳述:
……某些特殊的字像「佛」字,好像一根鑰匙一樣,會連接及打開「信息場」。因此一但心物合一,大腦意識就連上了「信息場」,而將「信息場」內與字相關的信息引回大腦屏幕,而看見了異相。

而接著的那段話其實也點出這個試驗根本就沒考慮受試者的成長背景!
我不否認特異功能或神通的存在,李校長在證實這一存在上也確實有他的努力,但是此處硬要把看到的影子直接跳到「神佛存在的證明」則就太過頭了,也有些特異人士可以預言未來事件,那李校長該不會因此宣稱「未來的信息場跳脫時空來到現在」?

http://www.obf.org.tw/article/rab/RAB001_05.aspx
===============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2011年10月12日下午6:41

有些號稱是「科學與佛學」的文章是既非科學、也非佛學,就像是老虎與犀牛的混種,既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

《佛學與科學》是學術期刊嗎?我不知道。

可是,李教授不該用物理學的術語去解釋一個所謂「用手指頭去感應經由紙片上的字帶進來的『場』」,這麼做,物理領域的同業應該會唾棄這樣子喪失學術專業的陳述吧?

這不是科學,也不是哲學,可能更不能算是佛學。恭喜李教授,這可算是樹立一門獨家絕學。

6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楊雄《方言》,周祖謨校箋:《方言校箋》卷六,40頁,10:

「鋡:龕,受也,(今云龕蘘,依此名也)齊楚曰『鋡』,揚越曰『龕』,受、盛也,猶秦晉言『容盛』也。」

古德翻譯 Agama 時,不僅要表達 [m 合口音] 選擇鋡字, 在字義上,鋡字本來就有「龕」和「容納」的意思,意義也近於「篋 pitaka」所以是音、義兼顧。

我想將「 buddha 覺者」翻為「佛」(非人),和後期翻譯的「非人」意義不一樣,有「非常人」(不是「尋常人」),類似近代的用語「超人」(超越「常人」)相似,這也是「音、義兼顧」的譯法。

從佛的音符「弗 but (台羅音標 put)」來看,是一個「入聲字」,寫音寫得相當神似。

heavenchou 提到...

學長好,

我之前在有 "我們正趨向神秘主義......" 看到此文, 不過因為不方便留言, 就沒去討論, 今天剛好看到學長轉貼此文, 故來分享一下心得.

我有一篇文章也是關於台大校長李嗣涔用科學實驗的方式證明靈界的存在 (http://heavenchou.buddhason.org/node/209)

雖然李嗣涔校長談的 "佛教" 可能與我所了解的佛教差很多, 不過我覺得那個實驗真的蠻有意思的, 剛試了一下, 我文章中的連結還有效, 至少可以從下集 10 分鐘之後看起, 就是整個實驗的過程.

實驗中是誤打誤撞用 "佛" 字測試出奇異的結果, 後來為了避免是人為因素, 也有隨機用英文, 日文, 伊斯蘭教, 藏文, 西伯萊文, 緬文...等不同的文化所謂的 "神聖圖案或文字" 來測試, 當然也會有假的文字來考驗, 測試也都能在正確的神聖圖案與文字發現同樣的 "奇異現象" .

根據這些實驗, 我當然不會認為這就是世間有 "佛" 的鐵證. 但也不可否認, 的確有一個不同於一般人所了解的 "存在", 而且不是完全用心理作用或幻覺就可以解釋, 雖然這只是一場演講, 但若講者沒有刻意造假或誇張, 那我會覺得它蠻有科學精神, 而且也不認為有漠視其他領域.

我覺得有這些現象, 就有研究的價值 (如果覺得沒必要研究又是另一回事), 是可以用科學的角度再繼續研究下去的.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heavenchou 版友:

我沒有讀過這篇實驗的相關論文,也不知道那個學術期刊接受這樣的論文(應該不會是「物理期刊」或「哲學期刊」)。我只看過這一實驗的相關報導。這樣的實驗與導出的結果,有幾個層面值得檢討。一是哲學與佛學的,一是科學的。

在佛學與哲學的方面,牽涉到書寫的符號是否能代表或感召一些能量,因而被受測者感應到。

《大智度論》卷89〈78 四攝品〉:「「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教化眾生:善男子!當善學分別諸字,亦當善知一字乃至四十二字:一切語言,皆入初字門;一切語言,亦入第二字門;乃至第四十二字門,一切語言皆入其中。一字皆入四十二字,四十二字亦入一字。是眾生應如是善學四十二字。善學四十二字已,能善說字法;善說字法已,善說無字法。須菩提!如佛善知字法、善知字、善知無字,為無字法故說字法。何以故?須菩提!過一切名字故,名為佛法。」」(CBETA, T25, no. 1509, p. 685, a9-19)

認為某些符號(或「字」、「字門(拼音系統的字母)」)字或有些聲音能有「超自然的力量」,能醫療疾病、能成就修行、能發起功德、能召喚鬼神,這在「比較宗教學」的領域,可以看到各類宗教有此類信仰的遺跡,這不是「原始佛教」,不符合「阿含教義」,恐怕也不是佛教,而是佛教適應某些地方宗教所容納的儀式。


就好像燒金紙的習俗一樣,如果是燒給鬼神,鬼神不需要,如果是燒給亡靈,要證明「亡靈」存在。而且要證明有一個機制(machanism),焚燒某樣東西給另一方,而另一方的指定對象能夠收到。(有一點像某人的朋友發生山難,某人派直昇機空投物品兌換卷,要保證他的朋友還存在,可以撿到這些兌換卷,還真的把兌換卷成功地換了某人要給他朋友的東西)。另外從金紙的製造過程可以看出,製造材料不合格,製造單位未被授權製造金紙,所以對方收到了燒給他的東西,也是收到偽鈔。在我們陽世這一頭,馳有偽鈔是會惹上大麻煩的。


我們再看科學的這一頭,以人作為「實驗對象」其實是相當困難的。例如「讀心術」的實驗,「催眠說出『真相』或『遺忘的兒時記憶』的實驗,能背出自己沒學過的語言的經典的小孩,能指出前世隱藏的寶物的小孩」等等,我們有一些難以置信的事實(或者其實只是「報導」,而不是「事實」),但是這些「事實」,還不足以構成一項「學術論文」。


關於禮教授的實驗,我們必須證明的是,1. 有些文字、符號可以經由手指感應到差別,2. 這些差別的造成原因是來自「佛、菩薩」或所謂的「靈界」。可以發現,我們讀到的報導,其實跳過很多邏輯而直接講聳人聽聞的「結論」。


為什麼手指接觸到寫著不同符號的紙張能夠感應到差別?即使這些符號是在不同語言系統?即使測驗者不認得這些符號或字?


在宗教領域裡,我經常問的是「你在跟從一位宗教導師、一位醫生、還是一為魔術師?」你見到魔術師赤手空拳「變」出一張鈔票,你拿去中央銀行鑒定,這是絕絕對對、貨真價實的一張真鈔,現在問題來了,你真的要相信「那個人」真能不需材料變出一張真鈔?即使你相信,依照定義,不是「中央製幣廠」在指定的核准程序印製、放行的「紙鈔」都是「偽鈔」。


My dear Stevenchou, 如果你再問我一次:「我們可以用儀器測量到,某些人可以用手指感應到寫有特殊符號或字的紙張」,我的回答是「我不相信」。你又說:「可是我可以在你的面前做實驗給你看,不是每個人都能,可是做實驗的這幾位小孩就能感受到。」我的回答還是一樣:「親愛的魔術師,我不知道你怎麼辦到:顯示『一張不可能藏在你身上的真鈔』給我看。可是,不是中央印製品印製的鈔票就是偽鈔。」

mormolyca 提到...

今天找了一下李校長的論文,發現在2000年的《佛學與科學》有篇中文的論文發表,裡面的實驗也確實就如同我所引《大紀元》第一段所轉述的,受試者在遇上「佛」這個字之後都會「見到」異相,不過有趣的是文後的討論:

英文的上帝(God)、耶穌(Jesus)、基督(Christ)、藏文之「覺者」(即佛)並不能引發異相,而是如平常一樣看到文字。

另外討論中提了一段受試者的訪談,其實也大致把受試者的背景給陳述出來了:

……在她們打坐練功時,常在大腦第三眼所開之屏幕中出現人像,可以對話,可以問深入的問題,獲得解答後功能人可以展現不可思議之功能,功能人均稱屏幕中之人像為「師父」。

這裡第一段的引文基本上應該算是回答了我「拿其它文字書寫字體測試」的質疑,顯然拿受試者不曾接觸過的文字為載體的「神聖文字」對受試者來說一點「神力」也無。

而第二段的引文除了讓我們得知受試者本身有其強烈的宗教信仰之外,更知道這樣的宗教信仰常常讓她產生特殊的「宗教經驗」,然這樣的宗教經驗其實在《般舟三昧經》來看,也不過是「意所作耳」!

文中另一段討論其實可以引「潛意識」或甚至「法塵」概念來解讀,但李校長卻拿物理名詞來陳述:

……某些特殊的字像「佛」字,好像一根鑰匙一樣,會連接及打開「信息場」。因此一但心物合一,大腦意識就連上了「信息場」,而將「信息場」內與字相關的信息引回大腦屏幕,而看見了異相。

而接著的那段話其實也點出這個試驗根本就沒考慮受試者的成長背景!

我不否認特異功能或神通的存在,李校長在證實這一存在上也確實有他的努力,但是此處硬要把看到的影子直接跳到「神佛存在的證明」則就太過頭了,也有些特異人士可以預言未來事件,那李校長該不會因此宣稱「未來的信息場跳脫時空來到現在」?

http://www.obf.org.tw/article/rab/RAB001_05.aspx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有些號稱是「科學與佛學」的文章是既非科學、也非佛學,就像是老虎與犀牛的混種,既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
《佛學與科學》是學術期刊嗎?我不知道。

可是,李教授不該用物理學的術語去解釋一個所謂「用手指頭去感應經由紙片上的字帶進來的『場』」,這麼做,物理領域的同業應該會唾棄這樣子喪失學術專業的陳述吧?

這不是科學,也不是哲學,可能更不能算是佛學。恭喜李教授,這可算是樹立一門獨家絕學。

Taiwanlang 提到...

我對李校長搞這些信息場的東西注意很久. 心情轉折從
1. --電機系出身來搞應可指望有合乎常識的成果 到
2. --好像是故弄玄虛 到
3. --這樣治學方法竟是台大校長? There must be somr thing w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