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法友飛鴻 256:迴響,

  Norman老先生是英國劍橋大學教授(已退休),嫻於巴利語、犍陀羅語、耆那教經典語言等多種語言,是中古印度語的權威,他的《A Philological Approach to Buddhism 》,是不少做印度學研究的人必定拜讀的著作。 
  《A Philological Approach to Buddhism 》的成書背景是1994年3月,倫敦大學亞非學院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邀請老先生以「佛教傳道協會(Bukkyō Dendō Kyōkai)訪問教授」的名義,舉行了一系列的演講。後來演講內容集結成書於1997年出版。 
  該書出版至今已經有二十年歷史。這二十年來,學界對印度佛教的研究有不少新發現,因此書中一些說法會跟學界最近的研究成果有所出入。我也曾針對此一情況跟高老師討論過。高老師跟我說:「老先生學問可是很好,即使有些人認為老先生的某些觀點已經過時,但不意味著他的著作沒有參考價值。我們閱讀老先生作品的另一個收穫是了解人家怎麼做學問。如果我們可以從一個學者的著作了解到他幾十年來如何做研究,那可是很大的收穫!」 
  因此至今,我依然常翻閱這本書,也會跟許多剛接觸印度學研究的朋友推薦這本書。如今,這本書的中文版即將面世,相信能讓更多人了解學界研究佛教的重要成果。  
  在這邊,我還想講的是,一本才出版二十年的學術著作,如今尚且有需要修正的地方。那比這本書還古老的著作,勢必也面臨一樣的問題! 
  印老是台灣研究印度佛教的權威,不少台灣人透過印老的著作去認識印度佛教,他的學術專書,人稱黑皮書:《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空之探究》分別脫稿於1967、69、 80、84年。這些著作的出版年代都比Norman老先生的《A Philological Approach to Buddhism 》還早。難道就沒有需要修正的地方嗎? 
  況且,印老在94年之後,已經沒有任何新的研究發表。不少人對佛教史的認知就此停留在90年代近三十年沒再更新。甚至還有某些人或團體根據印老著作,宣稱已經還原佛法的原貌或歷史真相。如果印老的著作就已經完備印度佛教的研究,那為何學界至今仍持續進行研究呢? 
  那些宣稱已經還原佛法的原貌或歷史真相的人,是否真如他們所說,已還原真相?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信仰尋求背書而已? 
  這些人的說法正需要你我透過學術去仔細檢驗!
==========
對〈對 KR Norman 《佛教研究的文献学路径》一書的質疑〉一文的迴響。(http://yifertw.blogspot.tw/2017/08/kr-norman.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