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法友飛鴻 254:菩提比丘「巴利《經集》英譯」



Dear MJ,

   Norman 的書,可以算是重要。但是,他的書還算易讀,也不難找,所以,似乎可以作更急迫的事。
 目前華文世界想閱讀《經集》sutta-nipata, 大抵須靠郭良鋆譯本、釋達和的譯本(
法鼓出版社)以及元亨寺《南傳大藏經》譯本,郭本是個失敗的譯本,元亨寺譯本有時句子不通順,翻譯也不算精確,達和法師譯本仍嫌註解太少,有時用語生硬。
 所以,應該動手的是《經集》的《義品》,這不只是翻譯,還有相當高的學術成分,因為翻譯時要對照T218《義足經》, Dr. Bapat 的《義足經》英譯本,與《義足經》十六個故事和巴利《義品疏 tika?》的十六個故事的對照比較。
目前,華語世界(和日語世界?)都讀不到巴利這十六個故事,也不知道這與支謙《義足經》十六個故事的異同。
同時,華語世界也缺乏支謙《義足經》的註解,因此也讀不懂支謙《義足經》。
這才是急著要去做的事,而且這件工程才是對世界佛教界有影響的事。
相比較起來,這件工程是跨海大橋,而翻譯 Norman 那本書,可能只是跨過富春江的一座可有可無的橋樑罷了。
讓我們聯手先做這件事吧?!

   坤頓首      
2014216 23:33
===========
菩提比丘「《經集》英譯」應該最遲十月底可以拿到,加上 Norman (1995) 的英譯 The Group Discourses II,已算足夠,可以進行第四本「《經集》漢譯」了。

1 則留言:

Ness Chen 提到...

蠻同意老師意見,好像要選擇出翻譯順序,但我這些書都不懂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