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

蘇錦坤先生:「尋找台語的錄音機」

pict 107
以下引自部落格《游常山》
http://yuchangshan.blogspot.tw/2015/04/blog-post_8.html
尋找台語的錄音機---這個字台語怎麼念?〉
4599蘇錦坤先生專題演講
四月七日,在松江路達迷酒坊,最後一次的達迷豪華場地的聚會,我們很有紀念性找到台語專家,曾任職宏碁電腦墨西哥公司的蘇錦坤先生,退休後變成台語和漢譯佛典專家的前科技界人士,來分享其研究多年的學術成果。
蘇先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他的自我介紹,首先定位自己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在彰化市故居市仔尾的對門鄰居,可見其強烈的認同。
這是一場彌足珍貴的演講,因為蘇先生集中精神研究,其專業的程度已經不遜於台語文的教授,甚至有過之,因為其謙虛,更顯示其淵博。
演講一破題,蘇先生就強調,他認為雲門舞集的創辦人林懷民的主張是對的:「台灣目前大大被討論的本土化問題,不只是『表象的台灣主體性台灣優先』或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政治文宣』或是『極力反對大中華沙文主義等政爭』,而更是應該從古漢文還原台語錄音機去反思的【文化自主權】和【文化詮釋權】
他強調,不能說「台語就是唐朝古音」,而只能說「台語比北京話保留更多古音」,這才是正確而負責的說法。
蘇錦坤先生非常用功而淵博,由博返約,提出幾個個人的洞見,我們認為深具學術價值。
首先:以越南文和韓文為殷鑑,為了區分和古漢文,故意塑造新的文字型態,而割裂語言傳承史,台語絕對不要走這條路。
其次,台灣因為19世紀和20世紀初的蘇格蘭基督教傳教士,美國教會的打馬字和蘇格蘭、加拿大的長老會(剛好4599協會長期借用民生社區三一教會)甘為霖牧師等的功勞,創立了「教會羅馬字」,沿用到台灣的長老會外籍傳教士(乃至嘉惠於其他基督教派的教會人士)還在使用,是來台灣傳教時候必修台語的學習寶典。
這場非常專業的演講,上下古今一千多年,引用的典籍,可遠推到隋朝的「韻書」與後漢翻譯的佛經,而蘇先生旁徵博引,引用數十個案例來佐證:如何引用古代聲韻學的古籍,和歷代高僧和學者翻譯的佛經來當作台語的錄音機,真實還原千年古音。
而且,非常嚴謹,蘇先生反對台灣部分自我中心人是自己造字。例如,為了創了麵包,創作葡萄牙文的麵包的音phang的「麥*方」一字,蘇先生反對如此自行創字。
這場演講,吸引了喜愛研究的4599會友,遠從澳洲與遠從美國回台的陳聞禮和王靜蕙都來了,非常難得。
https://www.academia.edu/11372906/%E5%8F%B0%E8%AA%9E%E9%8C%84%E9%9F%B3%E6%A9%9F_2015_
https://www.academia.edu/11407238/%E5%8F%B0%E8%AA%9E%E8%88%87%E4%BD%9B%E5%85%B8
======
尋找台語的錄音機—這個字台語怎麼念
4599蘇錦坤先生專題演講:

四月七日,在松江路達迷酒坊,最後一次的達迷豪華場地的聚會,我們很有紀念性找到台語專家,曾任職宏碁電腦墨西哥公司的蘇錦坤先生, 退休後便成台語和漢譯佛典專家的前科技界人士,來分享其研究多年的學術成果

蘇先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他的自我介紹,首先定位,自己是台灣新文學之父,【彰化媽祖】賴和在彰化市故居,市仔尾的對門鄰居,可見其強烈的認同.

這是一場彌足珍貴的演講,因為蘇先生集中精神研究,其專業的程度已經不遜於台語文的教授,甚至有過之,因為其謙虛,更顯示其淵博

演講一破題,蘇先生就強調,他認為雲門舞集的創辦人林懷民的主張是對的,台灣目前大大被討論的本土化問題,不只是表象的台灣主體性台灣優先或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政治文宣或是極力反對大中華沙文主義等政爭, 而更是應該從古漢文還原台語錄音機的【文化自主權】和【文化詮釋權】

他強調,不能說,台語就是唐朝古音,而只能說,台語比北京話保留更多古音,這才是正確而負責的說法

蘇錦坤先生非常用功而淵博,由博返約,提出幾個個人的洞見,我們認為深具學術價值

首先:以越南文和韓文為殷鑑,為了區分和古漢文,故意塑造新的文字型態,而特別割裂歷史,台語絕對不要走這條路

其次,台灣因為19世紀和20世紀初的蘇格蘭基督教傳教士,荷蘭的打馬字和蘇格蘭 加拿大的長老會(剛好4599協會長期借用民生社區三一教會)甘為霖牧師等的功勞,而有【台羅字典】,沿用到台灣的長老會外籍傳教士(乃至嘉惠於其他基督教派的教會人士)還在使用於來台灣傳教時候,必修台語的學習寶典

這場非常專業的演講,上下古今一千多年,引用的典籍,可遠推到隋朝的古籍,而蘇先生旁徵博引,引用上百個案例來佐證:如何引用古代韻樹和翻譯的佛經來當作台語的錄音機,真實還原千年古音

而且,非常嚴謹,蘇先生反對台灣部分自我中心人是自己造字. 例如,為了創了麵包,創作葡萄牙文的麵包的音pong而有麥方,蘇先生反對這個字。
=========
日期: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2:40報到, 3:00開講, 5:00結束
地點:達迷酒坊(台北市松江路25巷5號,近市民大道)

主講:蘇錦坤先生
蘇錦坤先生簡歷:

1951年生,家住彰化市仔尾,恰巧是賴和的對門鄰
部落格:《台語與佛典》http://yifertw.blogspot.tw/
嗜好探討「台語怎麼寫」與「這個字怎麼讀」,尋找古代的台語錄音機。
目前退休,以「兩漢魏晉佛教翻譯的研究」與「台語研究」自娛娛人。
============
報名人數15人,實到23人:

蘇錦坤, 高為邦,劉定泮,張五益,游常山,李莉芳,徐榮華,陳聞禮,吳永賢,李麗華,劉迅,林威廷,游翼仁,邱兆玲,吳良志,蘇克特,趙淑敏,王靜蕙,胡蕙霞,黃成業,黃敦博,何鳳屏,劉昭輝。

2 則留言:

K.K.Tnio 提到...

「比北京話保留更多古音」,恐怕也不盡然。閩南語入聲韻尾確實和中古漢語有更好的對應,聲調陰陽平仄也較完整,但三十六字母缺大量的全濁和舌上音也是很明顯的。

Ken Yifertw 提到...

Dear K. K. Tnio,
我認為「誰多誰少」應該以古代《韻書》所收的字來比較,跟北京話少了古代《韻書》所收字的近三分之一的入聲字來看,北京話保留的「古音」仍算是比「台語」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