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法有飛鴻132 --- 「生處」、「生藏」

9

顧老師早安:

 近日覽讀〈東漢佛道文獻詞彙新質的表義分析〉(《漢語史研究集刊》第15輯,22頁,2012年)以及《東漢佛道文獻詞彙新質研究》71頁(2013年),兩處均提到安世高譯有「生處、熟處」,書中主張前者為「上腹部」,後者為「下腹部」。此處想跟顧老師商榷此一詞義。

《道地經》卷1:「十七七日胃生;十八七日生處、肺處、熟處」(CBETA, T15, no. 607, p. 234, b2-3)

《道地經》的對應經典為竺法護翻譯的《修行道地經》

《修行道地經》卷1〈5 五陰成敗品〉:「十七七日,則有胃處;十八七日,生藏、熟藏起此二處」(CBETA, T15, no. 606, p. 187, a21-23)。

兩者的差別在「肺處」,《修行道地經》在「十四七日,生肝、肺、心及其脾、腎」《道地經》則「十四七日心、脾、腎、肝、心生」,我以為《道地經》應作「心、脾、腎、肝、肺生,第二個「心」字是「肺」字的訛誤,而下文的「十八七日」應只有「生處、熟處」。從以下諸經看來,「心、肝、脾、肺、腎」作同一類,似乎比較合乎印度古說。

《方廣大莊嚴經》:「脾腎肝肺心,腸胃生熟藏。」[1]

《修行道地經》:「十四七日,生肝、肺、心及其脾、腎;十五七日,則生大腸;十六七日,即有小腸;十七七日,則有胃處;十八七日,生藏、熟藏起此二處」。[2]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肝、肺、脾、腎、大小腸、胃、膽、生熟藏、痰熱、心、肚」。[3]

以及清涼澄觀(西元737-838年)注疏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

「即〈涅槃十二聖行品〉云:從頭至足其中唯有髮(一)、毛(二)…脾(十一)、腎(十二)、心(十三)、肺(十四)、肝(十五)、膽(十六)、腸(十七)、胃(十八)、生藏(十九)、熟藏(二十)、大便(二十一)、小便(二十二)、涕(二十三)、唾(二十四)、目淚(二十五)…膀胱(三十五)、諸脈(三十六)。」[4]


[1] 方廣大莊嚴經》(CBETA, T03, no. 187, p. 574, a13)

[2] 修行道地經》(CBETA, T15, no. 606, p. 187, a20-23)

[3]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CBETA, T27, no. 1545, p. 208, a23)

[4] 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CBETA, T36, no. 1736, p. 343, b18-23)

=======================

「生藏」也出現在

《雜阿含1165經》卷43:「心、肝、肺、脾、腎、腸、肚、生[16]藏、熟[*]藏、胞、淚、汗、涕」(CBETA, T02, no. 99, p. 311, a29-b1)
[16]藏=臟【明】*。[*16-1]藏=臟【明】*。

《增壹阿含36.3經》:「施人楊枝有五功德。云何為五?一者除風,二者除涎唾,三者生藏得消,四者口中不臭,五者眼得清淨。」[1]

義淨法師(西元635-713年)翻譯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有四戶蟲:一名師子,二名備力,三名急箭,四名蓮花,依生藏食生藏。有二戶蟲:一名安志,二名近志,依熟藏食熟藏。」[2]

《增一阿含12.1經》列舉28項「身分」,值得注意的是,經文將「生熟二藏」列在「屎、尿、淚、涕、唾」等體液、排泄物之間,而不是列在「腸、胃、心、肝、脾、腎」的器官分類裡。[3]

考量此三處譯詞,有可能譯者未將「生藏、熟藏」當作器官,而是指「留存體內的食物」。[4]

從跨文本對應經文的立場來看,《雜阿含1165經》此段經文可以參照《相應部 35.127經》、《中部10經》,此兩部經相當的句子都是「pihakaṃ papphāsaṃ antaṃ antaguṇaṃ udariyaṃ karīsaṃ」,[5]菩提比丘譯為「spleen脾,lungs肺,intestines腸,mesentery腸繫膜,contents of the stomach胃內(待消化的食)物,excrement糞便」。[6]《長部22經》與此相當的經文,PED譯為「stomach胃,bowels肚,intestines腸」。[7]Maurice Walshe 譯為「spleen脾,lungs肺, mesentery腸膜,bowels肚,stomach胃」。[8] 可以看出,即使在巴利學界,這幾個字義也是很難得到共識。

那麼,《雜阿含1165經》「生藏、熟藏」究竟是相當於巴利「udariya」、「antaguṇa」的對譯呢?還是相當於巴利「āma-āsaya」、「pakka-āsaya」的對譯呢?[9]


[1] 《增壹阿含36.3經》(CBETA, T02, no. 125, p. 703, a11-14)對應經典是《增支部 5.208經》,可惜的是《增壹阿含36.3經》解說《增壹阿含36.3經》使用楊枝的功德,而《增支部 5.208經》則是解說不使用楊枝的缺陷,沒有和「生藏」對應的字

[2]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CBETA, T24, no. 1451, p. 257, a2-5)。可參考《大寶積經》卷55:「有四戶蟲:一名意樂,二名師子力,三名兔腹,四名耽欲,依止生藏而食生藏。有二戶蟲:一名勇猛,二名勇猛主,依止熟藏食於熟藏。」(CBETA, T11, no. 310, p. 325, b13-16)

[3] 增壹阿含12.1經》:「復觀此身有毛、髮、爪、齒、皮、肉、筋、骨、髓、腦、脂、膏、腸、胃、心、肝、脾、腎之屬,皆悉觀知。屎、尿、生熟二藏、目淚、唾、涕、血、脈、肪、膽,皆當觀知,無可貪者。」(CBETA, T02, no. 125, p. 568, a19-22)

[4] 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卷3:「人腸上節,食未變是生藏。下節變為糞穢,名熟藏。」(CBETA, T40, no. 1805, p. 389, c26-27),意指「腸上節」為「生藏」,「腸下節」為「熟藏」。此為漢地注疏,不是譯文,僅能作為原文字義的參考

[5] SN 35.127, S iv 111; MN 10, M i 57.

[6] Bodhi (2000), pp. 1198, line 9-10. 此一譯文與 Honrer (1976) 相同,請參考 Horner (1976), pp. 74, line 1-2. 中文為筆者所譯。

[7] PED, pp. 1198, line 9-10. 此一譯文與 Honrer (1976) 相同,請參考 Horner (1976), pp. 74, line 1-2. 中文為筆者所譯。

[8] Walshe (1987, 1995), pp. 337, line 21-22. 中文為筆者所譯。

[9] 對於今本漢譯《雜阿含經》(T99)依據的源頭文本,雖然學者對其部派歸屬與源頭語言有些推論,但是都還不足以成為定論。此處為行文方便,雖然列舉的是巴利拼寫,意指與此字相當的印度語系文字,可能是梵語、俗語、犍陀羅語,也有可能是與上列不同的另一種語言。

================

,所以,即使此處《修行道地經》與《道地經》的「生處、生藏」與「熟處、熟藏」指的是身體器官,也不會是概括的指「胸部、上腹部、下腹部」,因為梵文、巴利文獻在細數身體部位時,並不曾出現「胸部、上腹部、下腹部」的指稱。

僅敘述幾點淺見,就教於顧老師。

https://www.academia.edu/7222433/Notes_on_so-called_difficult_phrases_in_sutras_of_earlier_Chinese_translations._2013_%E5%88%9D%E6%9C%9F%E6%BC%A2%E8%AD%AF%E4%BD%9B%E5%85%B8%E7%96%91%E9%9B%A3%E8%A9%9E%E9%87%8B%E7%BE%A9

     Yifertw

1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顧老師晚安:

  謝謝你的提示,我今天讀你的文章與來函,學到了安世高在《道地經》譯作「生處」,是相對於拙文討論的「生藏(臟)」。也學到了「東漢譯經有“止熟”一語指強忍大小便」,「熟」字有「大小便」的字義。
 歐美人說,一天能學到一個新字就是美好的一天;我今天學到兩個新義,心情特別愉快。
 我再細查了一下:
《七處三觀18經》卷1:「髮、毛、爪、齒、血脈、肌肉、筋骨、脾、腎、大腸、小腸、大腹、小腹、大便、小便、淚、汗、洟、唾、肝、肺、心、膽、血、肥膏、髓、風、熱、頂𩕳」(CBETA, T02, no. 150A, p. 878, c16-18)。
   所以疑為安世高所譯的《七處三觀經》將相當於「生處、熟處」的字譯作「大腹、小腹」,你們的解釋「上腹部、小腹部」居然與古譯吻合!(我的文章已經說明《七處三觀經》47經之中,只能確定《七處三觀1經》是安世高的譯文,其他有些經肯定不是安世高所譯,有些經則待進一步考證)。
  此處引文因為後有「大便、小便」,且在「身體器官」與「體內物質」之間,如是器官,則應該是「食道與胃的交界處」與「大腸與肛門的交界處」;如是物質則分別是:「剛通過食道、進入胃,而未開始消化的食物」為生藏,貯藏此物質的器官為「生處」。「已進入大腸,即將成為糞便的食物」為熟藏,貯藏此物質的器官為「熟處」。
  跟俞老師和顧老師兩位道賀,你們「上腹部、小腹部」的詞義詮釋居然與古譯「大腹、小腹」吻合!
  Yif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