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黃春明、蔣為文論「台文」寫作

ap_20061222092532354

版主曾指出『在台語圈子裡,要進行的工作有「標音」、「正字」、「釋義」、「讀古文(含詩、詞、曲)」、「寫今文」、「台語教育」、「田野調查」、「台語地圖」等等』。

蔣為文與黃春明的爭論是在「寫今文」一項。對漢語書寫來說,以普通話的語氣、詞彙、句型來寫文章,從胡適提倡白話文學以來,舉凡小說、散文、新詩、報紙、信函、教科書、公文(?)等等,講求文字要反應平常對話的口語。但是這些「白話文運動」的對話口語和日常溝通的台語有很大的差距,於是,如何書寫台語成為一大問題。

在討論此一問題之前,讓我們回顧:

1925年劉青雲的《羅華改造統一書翰文》,此書是否能算作「台文」?

連雅堂的「雅言」與「台灣語典」是否能算作「台文」?

許丙丁的《小封神》是否能算作「台文」?

賴和的那些作品是「台文」?那些不是「台文」?

還是只有基督教長老教會檔案裡用教羅記錄下來的文章才能算是「台文」?

接下來才是「正字」問題,以那種文字表達才算是「台文」?

「教羅、台羅」?「拼音-漢字-混合式」?「純漢字」?

黃春明演講的題目是「台語文書寫」,台語文的書寫一定得用「台文」嗎?用那一種台文?為什麼?誰規定的?何時公布這個規定的?

演講內容不符合「用台文書寫『台語文』就不能演講嗎?」

版主以第三者身分兼本版教主的身分,認為台灣文學館既然邀請黃春明演講「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他當然有講說他個人意見的權利,蔣為文教授大可在演講後反駁,或者事後「為文」反駁。蔣教授中途抗議干擾演講,對主人台灣文學館與演講者黃春明及聽眾都是非常失禮的行徑,我相當不以為然。

如果報導屬實,「蔣為文認為黃非台語文專家,題目挑釁意味十足,遂帶著以華文、台羅拼音大字報『台灣作家不用台灣語文、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出席,並在黃演講時舉出抗議」,那麼蔣教授是否認為教改會中那些沒有受過學院教育理論訓練、不了解教育政策歷史與教育行政體制的家長都應該閉嘴?

不管演講者的見解是對是錯,蔣教授應該尊重每一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在不違反主人訂立的程序之下,應該尊重他人的發言權,這是民主素養該有的準則。

台文的路線應該靠論述與作品是否能贏得廣泛群眾的共識而定,這和中文電腦輸入法一樣(台文電腦輸入法也一樣),問題不在誰有沒有資格討論此一議題,而是在誰能推出一個輸入軟體或硬體,讓大家廣泛使用。同樣地,台文議題是創作與閱讀的問題,誰能定義一個易學易讀的方法,作出廣受討論的作品(小說、散文、新詩、報紙、信函、教科書、公文),最後成為多數人書寫與閱讀的習慣。

我記得愛爾蘭獨立運動時,與英國政府妥協而出任愛爾蘭自治邦總理,聽到革命派的領袖被擊斃時,他含淚說了一句:「天啊,他是我們的一份子。 He is one of us.」也許,蔣教授可以思考一下,與你意見不同的人可能是你的盟友,跟你一同為共同理念而奮鬥的人,而不是敵人。

以下文字及照片引自《自由電子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6/today-p8.htm

173

成大副教授蔣為文(右)與作家黃春明(左)為了台語文的寫作的適當性,爆發爭執。(圖蔣為文提供,記者孟慶慈翻攝)

黃春明論台語文 成大教授踢館

蔣為文﹕應重視母語

〔記者孟慶慈、洪瑞琴/台南報導〕作家黃春明與成大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前天在黃春明在台灣文學館的演講會場上,為了台語文寫作適當與否爆發爭執。黃不認同台語文寫作,蔣舉大字報抗議,罵黃「可恥」,引來黃怒斥,批蔣是「會叫的野獸」。

蔣為文昨受訪指出,黃應先了解台語文現況,以及推動者的理念再批評;文學家葉石濤晚年也很遺憾只能以華語、日語寫作,未能以母語寫作。他認為,在過渡時期使用殖民者的語言,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應重視母語。

黃春明﹕樂意再討論

黃春明則透過李姓助理轉述,在爭端的表面上報導實無意義,他已不在意此事,重點在於台語文書寫的論述,他現場就已允諾,可以再透過座談平台,他樂意與蔣老師對談,或發表文章表達看法。

台灣文學館則保持低調,只強調他們不是主辦單位,未料會發生爭吵,令人驚訝意外。

據悉,黃春明於本月廿四日上午在台灣文學館演講,題目為「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蔣為文認為黃非台語文專家,題目挑釁意味十足,遂帶著以華文、台羅拼音大字報「台灣作家不用台灣語文、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出席,並在黃演講時舉出抗議。

黃春明當場被指「可恥」,情緒相當激動,直嗆蔣憑什麼這樣講,半途打斷他的演講,還罵黃是「會叫的野獸、悲哀」。文學館人員一方勸阻蔣老師,一方也安撫黃老師的情緒,深怕年近八十歲的黃禁不起激動。

事件爆開後引發網友紛紛討論,也在文學界引發關注。當天參加演講的一位文化界人士也感到意外,他表示,黃春明演講不到三分之一,蔣老師就發飆,其實台語文發展,各派論述說法都有,最起碼應尊重演講者說完後,與台下觀眾交流互動時再對辯,他也打算和黃春明交手一下,未料蔣的強烈捍衛動作,讓全場氣氛變了調。

===================

以下引自《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1/6360168.shtml

陳芳明批:蔣為文窄化台灣文化

作家黃春明遭成大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嗆聲「用殖民地語言寫作是可恥的」,政治大學台灣文學史研究所所長陳芳明批評,蔣為文的說法不但「時空倒錯」,更窄化台灣文化、傷害其他族群感情。

陳芳明說,台灣歷史本來就很特殊,依照蔣為文說法,日據時使用日語寫作的楊逵、龍瑛宗、張文環、吳濁流等人,是否根本不該列入台灣文學?若再去掉漢字寫作文學,「台灣文學史大概只剩兩頁」。

陳芳明指出,戒嚴時期早年,部分人士確實曾以殖民政府來指稱一九四九年來台的國民黨政府,但那時政治氣氛、社會環境和現在迥異。「如今台灣早已是民主開放社會,人們可自由選擇所追求的價值」,此時再談殖民關係,簡直荒謬。

「更可笑的是,蔣為文自己就在國立大學任職,還用國語嗆聲黃春明。」陳芳明說,「照他的殖民邏輯,他豈不正為殖民政府服務,又講殖民地語言?」陳芳明認為,蔣為文若真對他所謂的殖民政府不滿,就該起身而行,以文化投入民間生活,而不是壓逼他人照自己意思來。

陳芳明痛心表示,黃春明的文學成就、對台語的努力、對社會的關懷、對故鄉宜蘭謙卑的致敬,文學界少有人能及。這樣一位巨人,卻在台灣文學館遭人惡劣對待,是極大諷刺與遺憾,何況蔣為文所做根本不及黃春明百分之一。

陳芳明也呼籲,台灣人們應更有歷史意識,對尊重其他族群應更有警覺。蔣為文所說的台語僅指福佬話,置台灣其他語言包括客家、原住民語、國語何地?「只要是在台灣用的語言,都是台灣話!」

前天在現場的作家陳若曦,也指蔣為文根本「歷史倒錯」,卻還指責黃春明「扭曲歷史」。她表示台灣一直是中華民國,蔣為文卻把漢語講成殖民語言,態度又粗暴狹隘,「不禮貌、不理性、不寬容」。

【記者修瑞瑩、徐如宜/連線報導】「其實兩人都沒有錯,只不過黃春明談的是『台灣文學』,蔣為文堅持的是『台語文學』。」專長方言學、台灣閩南語的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林慶勳說,台語文學可納入台灣文學,要使用何種文字創作?是功能性與呈現形式的問題。

林慶勳指出,黃春明如果談廣義的「台灣文學」,則用任何語文創作皆屬;蔣為文若明指是「台語文學」,自然名正言順以台語創作。有時文學創作為了能普及,讓多數讀者看得懂,還是會選擇多數讀者能了解的文字。

成大文學院台語文相關研究的老師,對黃、蔣之爭都相當低調。一名不願具名的文學院教授級老師說,「沒有誰對誰錯,而是態度的問題」,認為台語文推行至今,確實有停滯狀況,難怪蔣為文心急,但很多事急不來,語文的推行「不能霸道」,要有容納不同立場言論的雅量。

3 則留言:

阿輝 提到...

中文版

悼一個台灣作家良心之死

--抗議黃春明演講之始末與公開聲明

蔣為文/成大台文系

2011.5.25

文訊雜誌社及趨勢教育基金會等單位於2011年5月24日在台南的國立台灣文學館辦理百年小說研討會。大會邀請作家黃春明先生做專題演講,題目為「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先前看到宣傳時還在質疑大會有沒有搞錯,黃春明並非台語文專家,為何會請他講這個題目?沒想到他竟然來台語作家大本營的台南,而且就是講這個題目。

雖然之前就有流傳他對台語文教育有極負面的意見,但仍抱著好奇、想一探究竟的心態報名出席該研討會。沒想到他的演講果真充滿偏見、扭曲事實的內容。他一開始就以充滿負面的「閩南語」、「方言」來稱呼台語,並以「中國人」來自居。他以台灣也過端午節為例,表示台灣中國同文同種,不應該搞一邊一國。其實,越南與韓國也都有端午節,難道越南與韓國都要變成中國嗎?關於台語教育,他在演講中坦言自己看不懂國小台語文課本。他不檢討自己是台語文盲,卻怪罪台語課,認為本土語言課會增加學生的負擔。試問,如果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去上學,他會讀寫英文嗎?平常會講台語,如果不學,當然就看不懂台語文!此外,他又批評台語只有口語,沒有書面語。其實,在黃春明還沒出生的1885年,就已經有用台語羅馬字書寫的《台灣府城教會報》報紙出現,該報紙刊行不少台語白話小說。甚至,1926年鄭溪泮也出版長篇台語小說《出死線》。試問,黃春明知道嗎?主辦單位知道嗎?台灣百年小說研討會為何刻意遺漏台灣母語小說!?

演講到約40分鐘的時候,黃春明越講越激動,更直接點名批判台語文前輩鄭良偉教授及洪惟仁教授,並批評台語文書寫是「不倫不類」。這時,不只是我,只要是有良心、有血性的台灣人都會按耐不住!於是我們在原座位上高舉海報靜聲抗議。海報分別用台語及華語書寫:「Tâi-oân chok-ka ài iōng Tâi-oân-gí chhòng-chok!」、「台灣作家不用台灣語文,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及「用殖民者的語言華語創作才須商榷!」。我們沒有搶黃春明的麥克風,也沒有阻礙他發言。但他卻摔麥克風,衝向我這邊,做勢要打我。同時幾個穿紅衫的工作人員也擠過來要搶我們的海報並驅趕我們。

我心中納悶:為何他可以點名侮蔑別人,卻不容別人對他的沈默抗議?於是我發言向他抗議,質疑他憑什麼批評台語文運動者追求母語文學與教育的努力!

抗議約十分鐘後,我們收起海報,讓黃春明繼續演講。沒想到,他還是邊講邊罵。於是我再度舉海報抗議!他卻口出惡言,用北京話罵「操你媽的B」且比中指侮辱我們。於是我們退席抗議!

原本該研討會在網路有全程實況轉播及錄影,沒想到會後該場錄影卻從網站中移除。並且,網站中黃春明的專題演講題目也被竄改為「請讀一頁小說」。我不曉得負責執行的文訊雜誌社及趨勢教育基金會是否在隱藏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本人在此鄭重呼籲與要求:

第一:文訊雜誌社及趨勢教育基金會必須解釋為何竄改講題,且須公布當天錄影資料,以還原真相,釐清網路上對本人的不實謠傳與指控!

第二:黃春明必須就「不倫不類」等侮蔑台語文的言論,公開向鄭良偉教授、洪惟仁教授與所有台語文作家及工作者道歉!

第三:如果黃春明認為台文界對他有誤解,歡迎與本人蔣為文公開辯論,接受社會大眾的評議!

黃永錚 提到...

蔣先生
我建議你先照照鏡子
想找大師級的挑釁
博取一些名聲的話
成大應該以有你這樣的教授為恥
學生也應該以有你這樣的師長為恥
我是台南人我也以你為恥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黃永錚先生:

版主不以為如此,這事件各有堅持處,也各有不是處。至於大是大非,我認為身為大師的黃春明應該更深入了解台文運動,發言應更加體認台文的難處。
而蔣為文在別人的演講場合質疑別人的演講內容,應該有更合適的程序。
版主不認為「大師」不能挑釁,只是我遇見的想大師通常不介意無名小子的挑釁,全都以慈善和藹的態度,亹亹幫我說明我錯在什麼地方,他們真正在意的是另外一位大師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