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台語影響了越南話?還是越南話影響了台語?

ap_20080129092924422

廣老和我是同一年的大學同窗,每次硬要稱我為學長,讓我十分痛苦。這倒讓我想起有一年參加一次佛學讀書會,應邀的學弟講了不少中國佛學,特別演述了「五時判教」

「第一華嚴時,如日初出先照高山。又為從牛出乳(三七日說《華嚴經》)。

第二鹿苑時。約時則次照幽谷。約味則從乳出酪(鹿苑說十二年)。

第三方等時。彈偏斥小、歎大褒圓。約時則食時。約味則從酪出生酥(方等八年)。

第四般若時。約時則禺中。約味則從生酥出熟酥(般若二十二年)。

第五法華涅槃時。約時則日輪當午罄無側影。約味則從熟酥出醍醐(法華八年)。」

一時參加此次讀書會的人飽受法喜,如癡如醉。這位既是大學學弟也是佛學社學弟,他擔心沒讓我發言會冷落到我,就轉身向我說:「學長,我想,我剛剛說的話你一句也不贊成吧?」

我回答說:「那兒的話?至少我就贊成你說的最後一句話。」

廣老 2011年4月24日下午8:35  回應

蓮霧:台語叫「len2-bu7」,訛也。
1997年我到馬來西亞,
當地的華人請我吃『蓮霧』,
說馬來人叫『J-I-AM-BU』,
佛經說贍部洲(JAMPU DIPA)有贍部樹,
贍部樹有果多汁叫贍部果,
所以『蓮霧』古代已經翻譯過了。
應該叫『贍部』或『閻浮』 。

廣老 2011年4月25日 上午4:57  回應

以上說我們台灣的語文和馬來語和印度語有關連。
Yifertw 學長還提到另外一個蔬菜,
茼蒿:台語叫「茼蒿仔菜 tang5-oo-ah-tshai3」,
又戲稱為「打某菜 phah-boo2-tsai3」
讓我插花一下,
台語的太太『某』,
越南話裡太太的一種稱呼就是『vo』,
(注:越語的o有三種 光棍的o 戴帽子的o和有耳環的o 這裡的o是第三種),
不知是台語影響越語還是越語影響到台語,
很可能是越語影響台語。
因為在古代漢語中沒有這種說法,
而且在現代其他各種漢語系方語中,
我們也還沒發現有相同的發音

Blogger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2011年4月25日  下午7:01  回應...

要談一個語言是否影響到另一個語言,必須理解「語言史」;如果不知道語言變遷的歷史,不知道「在接觸此一外來語之前」的風貌,和「接觸此一外來語之後」的風貌,就無法談是否有些「變化」來自「另一種語言」。

同時也需知道語言的變遷為「語音」、「詞彙」、「語法」;以前者變化最快,後者最慢。
在詞彙變化之間,有「直接引用」,「轉寫成本土化」,和「受外語影響而改變語法」三種。
直接引用如「我喝到馬西馬西」,「他去參加轟趴 home party」。
本土化如「迷迭香 rosemead」、「祖母綠 zmerud」,
語法的變化,如「這篇論文有很高的『可看性』」,「老師,他給我打。」
你所提到的問題,有一些是古『越語』和「台語」都是來自古漢語,不見得誰影響了誰。
有時候,某一些「詞彙」,古『越語』和「台語」都是來自印度語,不見得誰影響了誰。

刪除

OpenIDWordPressAOL

2 則留言:

Taiwanlang 提到...

一直不得其解, Vo 或 Kan Chiu (某, 牽手 ) 的語源. 真的就是這麼困難?

AMITABHA 提到...

某越南話為 mỗ, 不是 vo, 跟mou相當類似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