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明法比丘遺著《雜阿含經注》


明法比丘遺著《雜阿含經注》,手上這套書是打印七套書當中的一套,彌足珍貴。
這是法友 Nanda 對尊者明法比丘的緬懷,也是尊重法寶,不忍尊者明法比丘苦心編列的注解湮滅。
當年,新竹市普賢學佛會已經接近尾聲,後面邀請的李元松、張大卿、洪啟嵩的禪修練習,我都沒參加。普賢學佛會陳炳坤師兄在張大卿的演講課程中,與當時尚未出家的明法比丘熟稔,等尊者明法比丘從緬甸出家返台,陳師兄仍有機會擔任明法比丘的臨時淨人,也得以聆聽佛法。
我在 2000年返台之後,參加陳師兄的「雜阿含經讀書會」。在新竹法華寺搬去苗栗永和山水庫旁之前,在法華寺聽過兩次尊者明法比丘的「雜阿含經」講說。尊者申明阿含教義,輔以尼柯耶經證,既不偏袒漢譯經典,也不獨尊巴利經文,反復論證,引經深論,探甚深法義,再歸結日常行履、禪修下手處,令人如飲醇酒,身心俱醉。
我翻閱其中注解,頗有今人「漢、巴論著」所未談及者,曾發願將尊者明法比丘所弘揚的深義撰成一篇論文,以表達我尊崇之意。

3 則留言:

Marcel 提到...

結果論文有寫出來嗎?

Ken Yifertw 提到...

俺這行業叫作「小學」,包含「文字、聲韻、訓詁、校勘」。
不像「大學之道,在明明德」的「大學」。
他們可以下筆萬言、立馬千章。
俺這點功夫可是要珠璣累積,涓滴入瓶,才能湊合出一篇論文來。

Marcel 提到...

嗯,看到佛學數位圖書館有26篇您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