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3日 星期三

「拿毒蛇放生」?海濤法師,別再鬧了!

k53

照片為《中國環保網》的照片,村民正在除去被放生的毒蛇!

====================

版主按語:「放生毒蛇」的人並未宣稱是隸屬那一佛教團體,所以《蕃薯藤新聞 Yam News》的報導指控海濤法師,未必符合兩面報導的原則,應該事先求證才是,只不過,海濤法師確實也讚嘆「蛇放生」的款項,其實,買來放是不合適的。

最根本的「放生」,是維護生態環境,造林,保育野生動物,維護水源。

如果下則《蕃薯藤新聞 Yam News》的報導為誤傳,懇請海濤法師出面澄清。

如果下則《蕃薯藤新聞 Yam News》的報導為屬實,而且行之有年,懇請海濤法師別再鬧了,搞懂生態才去放生。

《太平御覽》卷69,「後魏使李諸來聘,(梁)武帝問曰:『彼國亦放生否?』李諸曰:『不取,亦不放。』帝大慚。」

=========================================

以下為部落格《大圓滿世界》引述海濤法師的演講(摘錄)

http://tw.myblog.yahoo.com/jw!np2xkseWQE5CuRJ7JvFwPdf9sA--/article?mid=7583

蛇喔,蛇會咬人喔,各位這樣對不對?如果我講對,不要放蛇,放魚就好,蛇跟我做敵人了?所以裡面有一個故事,各位聽聽看,釋迦牟尼佛用他的身體餵那一隻飢餓的老虎,老虎會咬人,但是他那時候是想到說要救它,他沒有想說,我這個身體救那一隻老虎,等它胖一點,他去咬死人,所以我不救它。

我們都是想太多了,一念的慈悲心被世間的知識框住了,所以我不要救蛇。所以當初我們台灣苗栗,有幾個出家人去放蛇,而且是毒蛇,當地的地方人士就阻止,一直罵,報紙還刊出來,結果一刊出來,沒事一定找我的,又不是我放的,護生會會長海濤,全都來找我了,我說那個不是我放的,不過我讚歎。

讚歎也不行,那個報紙說,你們出家人很迷信,既然我們在現場阻止,這些師父還跟我們說,不會啦,我們跟它唸佛,唸佛以後它不會咬人了,那些記者恨死了:哪有你們唸佛,這些蛇就不會咬人了?那記者問我,我說我相信,只是你不可能相信,所以你們認為不可理喻,要大肆批評。

連當地的政府機關都出面找我們,問我們怎麼解決這個事情,蛇已經放了,那我跟政府機關說,難道你要我去,請人家抓回來,我哪裡去抓,我只跟他講,我說既然我們已經放了,我們會回向祝福,但是那個地方,最近幾個月已經過去,如果有人真的被咬了,我們真的要為這個事情開會討論,要如何解決這個事情,如果你們真的要抓,所謂的凶手,那個時候我也沒辦法,我也會幫助。

結果事情過了半年,現在已經過了兩年,就從來沒有人經過那個地方被蛇咬的。而且更大的奇怪,以前從那個地方經過,都會看到蛇,自從有人在那邊放蛇以後,那個地方就看不見蛇,各位你相信嗎?真是如此。所以又給我一個更大的信心。原來是如此。

各位記住喔,抓魚特別的,每次我們到魚港去放生,那些漁夫就很高興,哈哈,你們放,我們準備抓,他們很高興呀,後來只要我們去漁港去放生,他們就抗議,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殺生抓魚特別多的地方,如果你去那邊放生,保證他們三個月抓不到魚,白高興的,為什麼?因為你去那邊,做一個慈悲的動作,那個地方就沒有殺業了,佛菩薩的力量就在那個地方了,所以魚游到那個地方,也不會上鉤,也不會被抓。

所以那些抓魚的知道,護生協會要來了,就罵,只要放的多,他們就抓不到,但是各位我們要不要放?還是要放。不給我們放,偷偷晚上去放,在這邊唸一唸,到那邊車用倒的。啪......。倒一倒就跑,然後咒水都唸好,倒在那裡,因為那個地方殺業特別強,那你就一定要那邊祈求佛菩薩加持,讓那個地方不會有動物再被殺,所以各位,這個佛教的不可思議,我們實踐做的人才知道。

=============================

以下引自部落格《蕃薯藤新聞 Yam News》

http://n.yam.com/yam/earth/20120613/20120613539550.html

本月初講堂位於台中的海濤法師信眾放生100多斤的眼鏡蛇,還將其造孽過程po上網,信眾還表示「越放越上癮」。此種自私且不顧公眾安全與台灣生態的行為,已經引起網友的撻伐。然而面對此種乖張的行為,無論是援引動物保護法或野生動物保育法似乎都無法有效管束,令人為之氣結。

根據海濤法師的信眾在部落格中的說明,海濤的六名信眾在6/1於三重集合出發。還特別強調是與其他放生單位合買「才會便宜」。意思就是不只他們在放眼鏡蛇。一斤眼鏡蛇約310元,等於買了117斤。由此可知一般的罰款對這些沒事有錢買動物造孽的信眾根本不缺錢。法濤海師在自己的部落格中還說「只要有唸經蛇就不會咬人」。如此荒謬的意念如同發正念可以去除電腦病毒一般,還居然得到信徒的讚賞,在教育程度普及的台灣真是令人不可置信。

信徒描述三部車子載著117斤的眼鏡蛇到宜蘭去放蛇,「每放一部分下去,就可以聽到女師姐的驚呼聲,看著他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我笑了......」「放生最好親手放,才能感受現場的感染力,一旦參加過那個過程,親手放的感受會刻在你身體裡讓你上癮」。

宜蘭大學毛俊傑教授表示,近年宜蘭市通報消防隊來抓走的蛇類中,眼鏡蛇佔有相當大的數量,然而這些眼鏡蛇看起來並不像宜蘭當地的族群,引起他很大的疑惑,而根據台灣師範大學林思民教授的研究指出,台灣各地的眼鏡蛇的確有中度到高度的遺傳與形態分化,而放生團體上網昭告放生過程,等於告訴天下「破壞物種族群天然分布界限」與「增加蛇類進入民宅風險」就是他們的傑作。

此放生團體之中居然還有一位叫明歸師的「放蛇達人」,根據信徒描述,此師放生蛇已長達20多年,所放之蛇不可勝數,還曾經到泰國與中國等地放生過蛇。蛇的來源都是南部大盤商或從山區收購蛇的商人,因為「這樣的來源會比華西街的價格便宜一倍以上」。由此可知,放生蛇已早就成為長期發展的商業化經營,而這些宗教團體把蛇放到泰國與中國大陸去,更是騰笑國際,丟臉丟到國外的行為。

林思民教授指出,眼鏡蛇其實是猛禽數量銳減之後農地中唯一能夠有效控制鼠患的動物,如果把南部的眼鏡蛇都抓走了,去成就這些愚昧信眾追求個人的功德,是非常自私的行為。這將使得南部的農地因為鼠患而減產,或使得農藥用量變大,而被放到其他地區的眼鏡蛇則又無處可去,只好經常進入有老鼠的民宅中找東西吃。如果放生團體所放的蛇來源來自東南亞,那會衍生更大的問題,因為當有民眾被咬傷時可能會無血清可用。

台灣對於宗教放生無法有效管制的原因通常是因為法令不夠周延、部份佛教團體勢力龐大、社會對人禍較天災來說遺忘得較快所致。是否還要等到放生眼鏡蛇咬傷人並造成嚴重的基因污染時,中央與地方政府才願意以公權力解決呢?

==========================

以下引自部落格《中國環保網》2012-6-5:

北京遊客放生數千條蛇 致附近村民恐慌:

http://www.chinaenvironment.com/view/ViewNews.aspx?k=20120605162725179

直到昨天上午,在北京市與河北省交界處不遠的河北省興隆縣苗耳洞村,仍有數十村民在打蛇。6月1日,十餘名北京客來到該村,將數千條蛇放歸野外。長蛇橫行並爬進村民家中,一度在當地引起恐慌。

全村齊上陣打蛇

河北省興隆縣苗耳洞村距離北京市與河北省交界處2公里左右。昨天上午,在該村村外的河溝、山坡等處,30多名村民手持鐵鍬、鎬頭等工具,逐一翻開石縫等角落。「這有條蛇,趕快打」,話音剛落,幾名村民立刻用鐵鍬對準一條蛇猛打。

村外一處山坡,有村民正將蛇屍埋進一個坑內。這個坑裡已經堆了數十條死蛇,這些蛇顏色、長短、粗細各不相同。小的有十幾厘米長,小拇指粗細,大的有近一米長,大腳趾粗細。

就在眾村民正在村外打蛇時,有村民突然跑來報信,稱多戶村民家中發現了蛇。有村民急忙趕回家中,僅十幾分鐘,多戶村民就從家中抓出十餘條蛇。

這已是該村村民打蛇行動的第三天,全村能出動的男勞力已全部上陣,在村外的水溝、山坡、柴草垛等「撥草尋蛇」。

數千條蛇進村引恐慌

該村突然長蛇氾濫,源於6月1日中午一群外來客的放生行為。

苗耳洞村村民回憶,當天中午很多人在家休息時,村外的修路工人突然跑來報信,「快出去看看,有人放了一大堆蛇」。

數十名村民立刻來到村前道路上,發現在一處河溝,有十幾名男女正在清理白色泡沫箱、黑色塑料袋等物,旁邊有2輛金杯車在等候。此時,大量的蛇已經沿河岸爬向不遠處的山坡。村民們對此十分不滿,立刻攔住這十幾名男女詢問,對方稱,剛剛放生了1000多斤蛇,有數千條。

村民們隨後將這十幾人截住。曾在興隆縣林業部門工作的駐村幹部韋先生立刻聯繫了興隆縣林業公安部門。林業民警隨後到場,將放生客和村民代表一同帶至縣裡,對此事進行調查。

村支書李先生說,事情發生後,村民們便撇下農活,開始了打蛇行動。苗耳洞村雖處於山區,但在山上並不是經常碰到蛇。由於放生客放蛇位置距離住戶極近,這事引起村民恐慌。村民說,蛇的數量多,有毒無毒不知道。村民們同時擔心,數量如此巨大的蛇群如果在野外捕捉青蛙等動物,可能會對當地生態產生影響。

警方介入 放蛇者賠錢

昨天上午,興隆縣林業公安局局長劉先生介紹,當日接到報警後,林業公安會同該縣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趕到現長調查。

據放生客們介紹,他們有自己的組織,在QQ群中得知了放生的消息,便乘9輛車來此放生。蛇是從北京東四環一花鳥魚蟲市場買來,所有人在龍澤地鐵站集合,前往苗耳洞放生。他們也不知道蛇的真正來源。

劉先生說,按照我國《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第23條規定,從國外或者外省、自治區、直轄市引進野生動物需要將其放生於野外的,放生單位應當向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經省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指定的科研機構進行科學論證後,報國務院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單位批准。擅自將引進的野生動物放生於野外或者因管理不當使其逃至野外的,由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捕回或者採取其他補救措施。這些放生客未經允許,私自將數量如此巨大的蛇群放生到野外,是不恰當的。

興隆縣林業公安人員向這些放生客宣講了有關法律法規。後經林業公安部門協調,放生客向村民支付4萬餘元,用以彌補村民打蛇所帶來的誤工損失。此外,林業公安部門已從現場帶回一些死蛇,送至有關機構進行檢驗,以確定這些蛇的品種及是否有毒,檢驗結果出來後,會及時向村民反饋。
截至昨天上午,村民共打死幾百條蛇,打蛇行動仍在進行。 

新聞來源:《京華時報》

=====================

版主按語:

西元 2002 年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筆者陪同朋友參觀他們團體(台灣福X團體,此團體在加州華人圈相當活躍)放生。結果是一位出家法師帶領四五十位信眾在市區公園的一座池塘放生。

法師幫魚群授三歸依之後,倒進池塘裡的有食用魚、泥鰍等等魚蝦。

不久,有一位放生團體的小朋友跑來報信,有公園裡的遊客脫鞋下池塘撈魚,說是周末晚上加菜。小男生問說:「怎麼辦?要不要阻止他們抓我們放生的魚蝦?」

法師十分淡定地說:「不用阻止,他們自己造業會自己承擔後果。」

=====================================

以下引自部落格《蕃薯藤新聞 Yam News》   2012年5月4日

http://beta.n.yam.com/tlt/earth/20120504/20120504431892.html

〔自由時報記者佟振國/埔里報導〕小心眼鏡蛇出沒!埔里鎮鯉魚潭登山步道,最近常有劇毒的眼鏡蛇出沒,有些直徑宛如成人手臂、長度超過一公尺,十分嚇人,熱心民眾特別拍照張貼於步道出入口,提醒民眾、遊客小心;原本少見眼鏡蛇的步道,最近數量激增,不免讓人懷疑又是違法放生惹禍。

埔里鎮鯉魚潭通往虎頭山約二公里的步道,常有民眾、住宿遊客登山健行,最近天氣高溫潮濕,頻頻傳出民眾與眼鏡蛇在步道狹路相逢的恐怖的經驗。

狹路相逢 驚嚇指數百分百

「這些眼鏡蛇長度超過一公尺、直徑宛如成人手臂,就在眼前遊走,驚嚇指數百分百!」熱心的劉姓民眾特別拍照張貼在步道出入口,提醒大家小心眼鏡蛇。

劉姓民眾指出,眼鏡蛇出沒的時間以上午十時至下午二時最頻繁,此時溫度最高,牠們就在步道上曬太陽,由於步道兩側的雜木、雜草不常修剪,枯枝落葉又會影響視線,多次未注意險些踩到蛇,現在都會隨身攜帶登山杖或木棍,先打草驚蛇。

原本少見眼鏡蛇的步道最近數量激增,不免讓人懷疑又是違法放生惹禍;富泉國際開發公司表示,為維護生態環境,目前鯉魚潭已由縣府公告禁止放生與垂釣,並加派人員於潭區巡邏,放生行為大幅減少,去年僅有一個民間團體申請放養觀賞用錦鯉,仍予以婉拒。

至於縣府管理的鯉魚潭至虎頭山步道,由於兩端都可進出,較難以控管,將報請縣府加強宣導與環境整頓。

========================

以下引自部落格《聯合新聞網 Udn News》   【2012/06/13 聯合報】

http://www.udn.com/2012/6/13/NEWS/DOMESTIC/DOM7/7156465.shtml
2012.06.13 03:57 am
雙連埤見眼鏡蛇 疑宗教團體放生

【聯合報╱記者吳淑君/宜蘭報導】

2012.06.13 03:57 am

福山植物園連外道路出現多條眼鏡蛇,且路旁有放生袋,疑似宗教團體放生,福山植物園主任王相華說,以前在海拔雙連埤以上地區,沒有眼鏡蛇出沒,他擔心放生造成生態破壞,對遊客也很危險,已報請消防隊協助捕蛇。

王相華說,最近他們的林業試驗所宜蘭分所員工上下班,路經雙連埤路段發現有多條眼鏡蛇出沒,且路旁還有放生袋,很震驚有人把雙連埤當成毒蛇放生區。

他們上網找,發現一篇文章,有人號召放生蛇,募集善款到5月17日,放生蛇的地點在「宜蘭深深深……深山」,他們懷疑指的就是雙連埤。

文章中提到,買放生蛇要便宜,必須跟中南部的大盤大量購買,他們是專門在山上抓蛇批給山產店的,若不跟他們買,華西街也有賣,1條1500到2000元,很貴,大盤目前行情一斤約360到400元,一次需採購100斤,如果1條蛇1.5斤的話,等於是66條。

王相華擔心,放生者一次向大盤買一百斤的毒蛇放生,數量驚人,以前雙連埤不見眼鏡蛇蹤跡,放生除衝擊生態外,當地遊客多,又有生態教室,很危險,他們已報請員山消防分隊上山捕蛇,也請宗教團體別再任意放生。

【2012/06/13 聯合報】@ http://udn.com/

==============================

以下引自: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KxhWB6hf2lQJ%3Atw.myblog.yahoo.com%2Fjw!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2Farticle%3Fmid%3D803%26next%3D785%26l%3Da%26fid%3D1+&cd=5&hl=zh-TW&ct=clnk&client=firefox-a

/1 6:30, 我與同行的網友, 奇摩帳號~達@,阿@, J@,及許師兄,潘師姐

一共6位, 三台車,先在三重集合, 等著將物命分裝,因為我們這次也是跟別的

放生單位合買,才會便宜. 一直等到7:00車子才來, 在這裏也向同行的網友致歉, 我時間沒喬好讓大家等30分鐘.

車到了之後, 將物命分好,為了怕路上口渴,我們買了很多"飲料"

我們這次買的的"飲料"總額是35800=35800(採買油錢另有師兄負擔了)

一斤約310, 等於買了117斤

分好之後, 一樣是要請師父替物命們歸依三寶, 以期他們來生脫離畜牲之身.

在歸依完畢之後,師父還對著物命殷切交待: 被放後快去修行阿~

此刻的我,突然覺的萬幸身而為人,不必整天擔心被殺, 也能自在的修行......

接著,三部車就浩浩蕩蕩出發去宜蘭了,這次的目的地是於宜蘭的深山中的深山

地點恕不能公佈,但是同行的網友都知道了, 我也請他們輸入導航下次可以自己來放

那是一個環境陰濕,山谷繚繞, 5公里之內沒有人跡, 是經過眾多有經驗的師兄勘查後決定的點之一

本人來這個點已經是第3次了.

只是讓同行的網友們麻煩了,因為要開2個小時車,後段的一路上更是完全沒有路燈的山路

視線不佳,時速只有3.4十

在晚上,如果沒有網友的同行,要是我一個人還真不敢來

到達之後, 我們先找到前人在此做的記號,就準備下來觀星,並喝喝"飲料"

首先灑甘露水, 輪到我時,我甘露水乾脆用倒的,要就讓你們喝個夠, hahaha~

這次的因緣非常殊勝, 因為一起買的單位車子裝不下,因此分了好幾箱"飲料"給我們載

所已同行的人每人至少都分了了兩大箱, 非常法喜, 沒有來的覺得可惜了吧~

(路邊看到一袋不知名東西,我們看了嚇一跳,照張相片)

每放一部分下去,就可以聽到女師姐的驚呼聲, 看著他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表情,我笑了......

不過即使我放了這麼多次,再倒物命時也都會小緊張,畢竟這不是一般的物命,要小心再小心

一邊放的同時也有蓮友在念佛號, 希望物命們一歷耳根,永為道種

放完之後, 我們拿手電筒在現場詳細檢查是否有往生的,沒有! 都跑光了,讚!

作簡短回向後,大家就回家了. 我載師姐們回家後, 自己回到家時,已經是11點了

總算完成大家托付的任務 感謝菩薩保佑讓再一次放生順利完成,也請有贊助的網友自行回向.

我再次強調,放生最好親手放,才能感受現場的感染力, 一但參加過那個過程,  親手放的感受會刻在你身體裡, 讓你上癮.

(其實因為跟大家不熟,有的上次來過,有的第一次來, 不然其實可以一起去宜蘭逛逛買個牛舌餅什麼的,反正都大老遠一趟來了,hahaha~)

PS. 在場也有網友敦促我要多照像放上來,但實在不是我不照照片, 在一片漆黑的深山根本照不太出來,我的手機不是什麼I-phone等級, 所以照了都是一變漆黑, 所以照片有限,真是抱歉.是有在考慮是不是下次黃昏還有些陽光時來放, anyway....再說吧

~購買收據明後天再PO上來~

1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您好,
請看下面這個已經被刪除的部落格文章(還好google有庫存頁面的功能)

雖然我也對於海濤法師某些事情不太相應,但不是他做的也不能硬說是他做的。

看了這篇已經被刪除的部落格文章後,我個人覺得放生眼鏡蛇的是另有其人。

另外,報導中的明歸法師,其實要向他求證也很簡單。網路上可以找到他的手機號碼,也能找到他的助理的手機號碼,可以打電話去求證。

我個人有打電話給明歸法師助理求證過了,她聽後反應是很驚訝的,除了否認有放生眼鏡蛇之外,還問「為什麼你會覺得我們有放生眼鏡蛇」


以現在媒體生態來看,應該會很多家媒體報導這件事才對,但我不懂為何只有yam報導?我個人是覺得怪怪的啦。

個人淺見是,看到覺得怪的報導應該要去查證,而不是不經查證就散撥出去,而要求當事者自行澄清(不是每個當事者都會上網看文章)。
再說,就算當事者真的澄清了,但文章散播出去就是已經散播出去了,心裡有定見的讀者並不會去管當事者澄清的內容,會覺得那都是推拖之詞不足採信。

一個不經意的貼文,可能會造成別人的傷害,不得不慎。

匿名 提到...

補上放生眼鏡蛇的連結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KxhWB6hf2lQJ%3Atw.myblog.yahoo.com%2Fjw%21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2Farticle%3Fmid%3D803%26next%3D785%26l%3Da%26fid%3D1+&cd=5&hl=zh-TW&ct=clnk&client=firefox-a

mormolyca 提到...

我也來補一下同一人部落格在前幾天的貼文,顯然該人「確實」是因為海濤自述放生眼鏡蛇過程而有所啟發,招人、集資的去大量採買眼鏡蛇放生,海濤的謬論也確實是此一事件的「助緣」!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oa9vMF7FwuEJ:tw.myblog.yahoo.com/jw!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article%3Fmid%3D501%26prev%3D556%26next%3D424+&cd=1&hl=zh-TW&ct=clnk

Ken Yifertw 提到...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oa9vMF7FwuEJ:tw.myblog.yahoo.com/jw!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article%3Fmid%3D501%26prev%3D556%26next%3D424+&cd=1&hl=zh-TW&ct=clnk

此為「以普賢行悟菩提」的貼文:


海濤法師自述放生眼鏡蛇過程

還有人說不要放蛇,放魚就好,其實都是想得太多,一念慈悲心被世間知識框住了!當初台灣苗栗,有幾個出家人去放蛇,當地人士就出面阻止,一直罵,報紙還刊登出來。那些師父說,我們給牠念佛,念佛以後牠們就不會咬人了,那些記者恨死了:哪有你們念佛,這些蛇就不會咬人的道理?!結果事情已經過去兩年,從來沒聽說那個地方有人被蛇咬的。更奇怪的是,以前從那裡經過,都會看到蛇,自從有人在那放蛇以後,反而看不見蛇了,真是如此!所以這又給我更大的信心。有一次我放完眼鏡蛇後,牠還回頭跟我“噗”一聲,然後我看到牠的眼睛在笑,那個舌頭也很快樂,跟牠說聲byby,千萬不要吃老鼠喲,我就跟牠這樣交待。

Ken Yifertw 提到...

我沒有天眼通,什麼通都沒有.看不見靈體或異相

6/1我們請明歸師替李小龍皈依完,我代領大家到宜蘭深山放生,6/4明歸師再度帶領大眾到同一地點放生(我沒有跟),下面是一位6/4跟去放生的網友跟我分享當天的感應,其中不便透露資訊則隱藏.

~~~~~~~~~~~~~~~~~~~~~~~~~~~~~~~~~~~~~~~~~~~~~

這次有3臺車 明歸師父 兩對夫婦 中壢黃師兄 中壢曾老師 兩位師姐 還有其他的師兄師姐

因為不認識有點搞不清楚誰是誰 這次在@@@ 馬路護欄旁山坡邊放的

這次約下午七點到達定點 那時天還很亮喔 師父先在山下土地廟 行三皈依 準備前往目的

在上山到達該處前 田隴的小路上 還出現了一隻同類 歡迎我們的到來 感覺來接引新同學的說



我第一次參加放這類的活動 看著師父將一袋一袋的 生命 親手送回屬於他們的大自然懷抱

真的是滿滿的感動 看著活潑的身影沒入草叢中 真的好可愛喔 不愧是@@@ 哈哈 替他們開心不已

其實皈依那時候 已經雨停 全數送出後 有一位還一直依依不捨的朝著我們過來

不過有兩位歸於塵土了 捨報了 願其不墮三途苦 願其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生



離開該處 心中雀躍不已 接著到土地廟行迴向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拿下帽子 開口@@@

意思好像是跟他們道別 祝福他們 願他們在此好好修行 接著 便下山了

心裡的畫面出幾位著古裝的男子 面貌不清楚 梳著髮髻 在馬路上 對著離去的我們

全數低著頭 有的跪著 有的站著 又是磕頭又是五體投地的大拜

我明白是誰 從此一別 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聚了 諸位加油 別忘了 今天師父的提點

......(省略) .......

黃師兄也說了一個 他曾遇過一位大學生 說 放幾位就會有幾位的元神在空中示現

雖然跟我看到的不一樣 但他們都說應該分享出來 堅定大家的信心

以上引自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jaDCNvVCn7AJ:tw.myblog.yahoo.com/jw!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article%3Fmid%3D829%26prev%3D-1%26next%3D808+&cd=1&hl=zh-TW&ct=clnk

Ken Yifertw 提到...

如上文所言,這位所謂「以普賢行悟菩提」的部落格版主提到,明歸師在 6/4 與信眾再去「宜蘭深山放生」,雖沒講是什麼動物,隱約中好像是長蟲。

台灣相同法號的法師不少,這位「明歸師」想必不是第一位留言的「匿名」打電話查詢的「明歸師」。

有一點奇怪的是,好像有人把貼文刪去了,網路仍然搜尋得到。

Ken Yifertw 提到...

這是 2012/06/12 11:43 的貼文

7月放生小龍行程
目的地: 宜蘭
時間:第一星期 5或6,再宣布
集合時間:下午5:30
地點: 三重郵局總局 (師父停車場)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wCs_iDng2KYJ:tw.myblog.yahoo.com/jw!7h2bD9eaBRmHubEZmObmo7Lrehmpdg--/article%3Fmid%3D861%26prev%3D-1%26next%3D858+&cd=6&hl=zh-TW&ct=clnk

lucangel 提到...

記者查詢海濤本人的行事曆發現,每一個月都有至少十場的護生(也就是放生)法會,每一次的放生金額皆十分可觀龐大,且遍布台灣各地、離島、甚至還有國外行程。而這只是他本人的行程,還不包含其信眾自行購買動物到處亂放的部份。根據過去媒體報導,海濤每一次的放生法會都造成野生動物嚴重的死傷與金錢糾紛,但他仍然執迷不悟,且有龐大的信眾。可由其經營的生命電視台的財力宏厚可見一班。

  海濤法師向林務局人員講述他所謂的「道理」,甚至拿出所謂的護生手冊告知他的放生規模有多麼龐大。也就是說,林務局以基於保護台灣生態環境與人民財產安全的法令,與被法濤扭曲的佛法,進行大鬥法。海濤甚至指出,他們在全台灣有上千處的「護生園區」,收容各式各樣為了這些信眾的放生需求所獵捕養殖的生物,從蚯蚓到鴕鳥都有。這些園區都沒有專業的管理與設計,一旦遇到天災或人禍,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經過林務局的溝通與說明,海濤法師同意近期不再放生陸生與淡水生物,但仍堅持放流海水物種。此外,林務局也提出建議,希望宗教放生團體可以參與野生動物救傷與野放的工作,不要再去購買為了放生而捕獵或繁殖的生物。然而實務的問題是:「那有這麼多受傷的野生動物可以提供放生團體貪得無厭的放生需求」?

  既然海濤法師同意短期內不再放生陸生與淡水物種,那就要請全民一起監督這個財力雄厚、處處爭議的宗教團體行徑,以免已經遭受破壞的台灣生態毀在這群人的手裏。



http://n.yam.com/yam/earth/20120615/20120615548391.html

lucangel 提到...

今天看到有師兄姊在臉書上寫法師加油時,當時我真的考慮留言給點"教育",但還是忍住了.

海濤法師強調他的放生法會都是合法申請,想當然耳一切都合法,因為放生這檔事好像法律也沒規定不可以,所以自然也沒罰則.因此合法申請根本不能算是理由,重點是他對放生的執著近乎偏執難以溝通.就我目前的觀察,傳統佛教徒或者比較大的台灣佛教山頭多採取護生的方式,也比較了解生態的重要性.但如果是藏傳佛教的道場,就不少道場鼓勵放生了.而這樣的觀察也符合陳家倫教授的調查.


在陳家倫教授在2008年發表的”台灣佛教的放生與不放生:宗教信念、動物風險與生態風險的考量”一文中,也是說:”而藏傳佛教團體有79.8% (79/99)放生;本土密教有76.5% (13/17)放生;淨土團體在各地淨宗學會、蓮社、念佛會有26.6% (21/79)放生。在483個放生團體中,藏傳佛教和本土密教就占了19%,淨土團體則占4.3%。在各團體類別中藏傳佛教團體進行放生活動的比例特別高,淨土團體次之。”

我也跟不少支持放生的師兄姐聊過,其實他們的動機跟對動物的生命觀是緣於信仰,所以自然不會把保護生態這件事放在優先考量.

引用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文章:根據經典,佛陀說過做善事的方式有兩種功德,一種是所謂有染污的功德,另一種是沒有染污的功德。
沒有染污的功德只能透過智慧而成就,就是觀智慧的禪修而來的智慧──不光是禪修,而是觀修智慧的那種禪定。
基本上,我們做的事幾乎都是有染污的功德:建一座寺廟、供養鮮花、還有經常無意識的持咒、受戒立誓…其中很多都是,而在這些眾多染污的功德裡,放生、給予生命自由,是其中最好的一種做法。
想想我們自己,如果我們快死了,而有人買了我們讓我們自由,那我們應該會很高興吧!
當然,也許有人會說,我們買魚在這邊放了,牠們在那裡也活不下去,這樣做沒有意義之類的;還有人認為那些魚販會因為我們放生而讓他們更有動機去捕更多的魚,那我們還應該這樣做嗎?
如果我們從修道的角度以及放生這種行為來談的話,這些顧慮就都不是問題了。
再次拿我們自己作例子,就像我們將被殺了,有人把我們買下來然後把我們放生到沙漠裡,我想我們應該也會很開心的。

我們只能盡力而為,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兩分鐘給予眾生自由,這也是值得的,而給予牠們自由是我們能做的。
當然了,也許有一天你可以買下所有的魚,或是任何一種動物,然後帶牠們到一個不會受苦的地方、幫牠們鋪床、隨時隨地保護牠們,這是有可能的,為什麼不?但這不是我們現在的處境。

所以我鼓勵大家繼續這麼做,繼續放生。"

由此這篇文章可以看出許多藏傳佛教信眾放生的想法是怎樣的觀念

面對這類價值觀的群眾,我會建議直接立法約束會是比較有效的做法.

陳教授的論文網址

http://sociology.ntu.edu.tw/ntusocial/journal/ts-20/20-3.pdf

Ken Yifertw 提到...

嚇!信徒放生眼鏡蛇 福山植物園驚魂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jun/17/today-life6.htm

自由時報-2012年06月17日 上午05:00

多達117台斤 蛇群亂竄路上

〔記者江志雄、胡健森、楊宜敏、蔡淑媛、張瑞楨/綜合報導〕熱中放生的民眾以往多數以魚、斑鳩、麻雀和烏龜為主,六月初卻有宗教信徒到宜蘭福山植物園、雙連埤附近山區野放多達一百一十七台斤蛇類,嚇壞了在路上撞見蛇群的福山植物園員工;宜蘭縣府已經通報警方,追查當事人的身分。

福山植物園位處山區,氣溫較低,並不適合眼鏡蛇生長,最近卻有員工在上班途中撞見了好幾條眼鏡蛇,亦在園區聯外道路旁,撿到了被放生者棄置的放生袋。上網搜尋後,才發現有網友以「放生李小龍紀實」為題PO文,描述有六名宗教信徒,六月一日以每台斤三百一十元的價格,購買一百一十七台斤蛇類,從新北市三重載到宜蘭野放;出發前,還請來師父替物命們皈依三寶,以期牠們來生脫離畜牲之身。

海濤法師:與此事無關

事後,有篇網路文章指稱是海濤法師信眾野放眼鏡蛇,但海濤法師表示,放生的目的在救命,但必須兼顧對人和環境的影響;出家人不打誑語,這件事與他及其信眾無關。

荒野協會宜蘭分會長徐朝強表示:「這種放生等同殺生!」因為,眼鏡蛇等毒蛇多生存在低海拔、高溫地方,與福山植物園附近氣候並不相同;如果這些毒蛇適應了當地環境、且族群衍生,極可能影響到當地生物鏈,甚至可能侵犯遊客。

宜蘭縣政府農業處畜產科長吳銘峰表示,眼鏡蛇屬於公告保育類動物,禁止買賣,如果野放的是抓來的野生眼鏡蛇,就涉嫌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將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十萬元以上、一百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縣府也不排除依公共危險、社會秩序維護法等法令移送檢警偵辦。

此外,雙連埤屬於縣府公告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不能任意從事放生行為,違者可處以五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台中市大坑山區這兩年也同樣傳出有宗教人士到山區野放眼鏡蛇,三天兩頭就有農民或遊客在農園、步道被竄出的毒蛇嚇到,一個月內至少十隻眼鏡蛇因攻擊農民而被打死;最近更有群蛇竄出大坑步道,農民作業時還差點被眼鏡蛇咬傷,也有人一天就遭兩隻毒蛇攻擊,甚至入侵住家,引起居民恐慌,要組巡邏隊抓放蛇人。

Ken Yifertw 提到...

林務局就宗教放生與海濤「鬥法」
http://n.yam.com/yam/earth/20120615/20120615548391.html

yam蕃薯藤新聞/鄭詠仁 撰稿-2012年06月15日 下午21:05

有放生和尚之稱的海濤法師的信眾,近日在宜蘭放生來路不明的眼鏡蛇,引起社會極大關注。6/14日林務局與野生動物保育業務之相關承辦人員,前往與海濤法師(及其近百名弟子)會晤商討宗教放生事宜。林務局人員對於海濤多年來的放生行為與近日的放生眼鏡蛇行為十分關切,並說明野生動物保育法與生態保育的立場,希望宗教界人士不要再進行放生活動。然而面對指控,海濤不承認也不否認,且認為放生眼鏡蛇並非他直接授意。

  記者查詢海濤本人的行事曆發現,每一個月都有至少十場的護生(也就是放生)法會,每一次的放生金額皆十分可觀龐大,且遍布台灣各地、離島、甚至還有國外行程。而這只是他本人的行程,還不包含其信眾自行購買動物到處亂放的部份。根據過去媒體報導,海濤每一次的放生法會都造成野生動物嚴重的死傷與金錢糾紛,但他仍然執迷不悟,且有龐大的信眾。可由其經營的生命電視台的財力宏厚可見一班。

  海濤法師向林務局人員講述他所謂的「道理」,甚至拿出所謂的護生手冊告知他的放生規模有多麼龐大。也就是說,林務局以基於保護台灣生態環境與人民財產安全的法令,與被法濤扭曲的佛法,進行大鬥法。海濤甚至指出,他們在全台灣有上千處的「護生園區」,收容各式各樣為了這些信眾的放生需求所獵捕養殖的生物,從蚯蚓到鴕鳥都有。這些園區都沒有專業的管理與設計,一旦遇到天災或人禍,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經過林務局的溝通與說明,海濤法師同意近期不再放生陸生與淡水生物,但仍堅持放流海水物種。此外,林務局也提出建議,希望宗教放生團體可以參與野生動物救傷與野放的工作,不要再去購買為了放生而捕獵或繁殖的生物。然而實務的問題是:「那有這麼多受傷的野生動物可以提供放生團體貪得無厭的放生需求」?

  既然海濤法師同意短期內不再放生陸生與淡水物種,那就要請全民一起監督這個財力雄厚、處處爭議的宗教團體行徑,以免已經遭受破壞的台灣生態毀在這群人的手裏。

Ken Yifertw 提到...

放蛇不行放蚯蚓好嗎?蚯蚓生態學者:不妥
yam蕃薯藤新聞/廖士睿 撰稿-2012年06月18日 下午14:11

http://n.yam.com/yam/earth/20120618/20120618552101.html

自從海濤法師信眾放生眼鏡蛇一事成為連日來各媒體討論焦點後,許多比較聳動的報導除了引導出「蛇真的好可怕」的不必 要恐懼之外,還出現另一種聲音,也就是「不能放蛇那放蚯蚓好了」。近年來許多宗教團體也改放他們認為「比較無害」的蟋蟀與蚯蚓,然而,放蚯蚓就真的沒有問 題嗎?

  高雄醫學大學的莊淑君博士是國內少數的蚯蚓生物學者,她認為宗教團體放生蚯蚓是絕對不可為之事。

   莊博士指出,一般來說放生團體可以取得的蚯蚓有兩種,一種是俗稱黑蚯蚓的「粒糞腔環蚓」(Metaphire posthuma),一種則是俗稱紅蚯蚓的赤子愛勝蚓(Eisenia fetida)。前者是較早期進入台灣的外來種,多挖掘來販售,無法全程人工飼養,生長的環境含沙量較高,多出現在河川地,在台灣雖然常見但不好養,很多 所謂地震前後跑出地面的蚯蚓就是這類的蚯蚓。而後者是近期引入的外來種,雖然經常被信眾拿去放生,在野外卻很少見到。一盒 蚯蚓大約20-30元,由於價格便宜,一盒中會有15隻左右的黑蚯蚓,或是數十隻的紅蚯蚓,所以大概在十幾年前就變成放生信眾喜愛的放生動物,因為覺得便 宜而且一次就可以「救」很多隻,所以常常一次購買就是百盒以上,甚至直接向養殖場購買,於是開始了台灣各地放生蚯蚓的狀況。

   莊博士認為,許多人總以為放蚯蚓等於「改善土壤增進植物生長」的觀念其實是錯的。紅蚯蚓基本上是一種生長於土壤表層的種類,所以絕對不會在信眾把牠們倒 出來以後,就自行爬到土壤中,反而會因為烈日或其它因素很快死亡。所以牠們並不會在台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也就是說,放生幾隻,就是死幾隻。黑蚯蚓在台灣 各地都會出現,所以好像放了對環境影響較小,事實上牠們喜歡的土壤環境並不是一般人用肉眼可以判斷的,所以亂放,其實依舊是放死,而且由於這種蚯蚓目前仍 無法完全人工飼養,所以就會有人專門是挖蚯蚓來賺錢的。

   很多人以為蚯蚓只有少少幾種,其實在台灣的蚯蚓種類應該就超過百種,蚯蚓對於土壤微生物的平衡有很重要的關係,同時不同種類的蚯蚓對於土壤物化性的改變也 不一樣,台灣目前的入侵蚯蚓以原產南美洲的黃頸蜷蚓(Pontoscolex corethrurus)最多,而且會嚴重影響土壤,將土質變硬,造成植物不易生長,所以不是所有的蚯蚓都對土壤有幫助。

  莊博士也呼籲大眾,請不要以慈悲為名,再進行成就個人的放生行為了,放生眼鏡蛇和放生蚯蚓或是放生任何種類都一樣,有商業的行為,有用宗教贖罪卷想法的行為,就是不該再進行。

Ken Yifertw 提到...

百斤蛇群曬太陽 消防員傻眼
中時電子報/賴秉均/宜蘭報導-2012年06月19日 上午03:26

http://n.yam.com/chinatimes/earth/20120619/20120619554322.html

「夭壽!抓蛇抓這麼久,沒看過數量這麼多的蛇!」宜蘭縣員山鄉雙連埤通往福山植物園道路,月初傳有放生團體野放逾一百斤的眼鏡蛇,女員工通勤上班被倒掛樹枝的毒蛇嚇得踉蹌逃走,消防隊昨入山捕蛇,沿路見到蛇群「曬太陽」,讓經驗豐富的消防隊員驚呼不已。

某放生團體日前疑到宜蘭「深山」野放眼鏡蛇,誇張行徑讓網友群起撻伐;員山消防分隊長王栢威昨趁天氣晴朗,上午九時許帶領一名年輕隊員,行經逾十五公里的蜿蜒山路抵達現場捕蛇。

距離福山植物園管制路口約五百公尺處,王栢威開始下車行走,以地毯式搜索尋找蛇隻蹤跡,沒過一會兒,一條盤踞樹叢間,約二米長、手臂般粗的眼鏡蛇映入眼簾,王栢威熟練的用捕蛇夾一捉,毒蛇立即「落網」。

「快來看!這邊還有蛇!」員工和記者眼光掃射樹叢找尋蛇影,身體粗長的臭青公、南蛇隨處可見,卻都不在觸手可及的範圍,消防員拼命想用捕蛇夾捉蛇,但蛇隻卻巧妙地穿梭樹叢間,一溜煙竄回洞穴中。

為加快速度,王栢威向園區借用機車,來回巡邏捕蛇,記者也一同貼身採訪,但蛇群數量龐大,就連同行的年輕隊員都忍不住說:「真的很可怕!有的蛇還粗到夾不起來!」坦言很擔心捕蛇途中遭「蛇吻」。

mormolyca 提到...

海濤在最新回應中不忘牽拖世尊:

4'55'':"至於,媒體問我說那些人是不是您海濤法師的弟子,那代表我們宣傳放生護生很成功,如果人家說他們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難道你要罵佛陀嗎?"

世尊會以種種非因計因的方式(ex.: 想要聲音宏亮,多買牛蛙放生)倡導放死、破壞生態的劣行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IUnbujnhwI

Ken Yifertw 提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IUnbujnhwI

我們救一個要被屠殺的生命,這是一個悲心,就像救爸爸媽媽一樣,­我們佛教徒願意去放生,並不是執著那個功德。放生的本意,是一個難忍大悲心,不願意看到被屠殺的痛苦。因­此,我認為放生是對的,但是若放生放在一個不該放的環境,影響­人類的生活、其他動物的生態,這樣就不對了。

藉這次事件,呼籲大家不要吃蛇肉。蛇是記憶力、嗔恨心非常強的動­物,你吃了牠殺了牠,牠會生生世世找你報仇,甚至投胎做你的子孫跟你­討債。蛇在被吃的時候,是活生生的­剝身體,但是現代的人認為蛇肉是很補的,這是自­私殘酷的心態。

"至於,媒體問我說那些人是不是您海濤法師的弟子,那代表我們宣傳放生護生很成功,如果人家說他們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難道你要罵佛陀嗎?"

Ken Yifertw 提到...

假名義野放! 毒蛇攻陷宜蘭福山
http://tw.news.yahoo.com/%E5%81%87%E5%90%8D%E7%BE%A9%E9%87%8E%E6%94%BE-%E6%AF%92%E8%9B%87%E6%94%BB%E9%99%B7%E5%AE%9C%E8%98%AD%E7%A6%8F%E5%B1%B1-105800649.html

華視華視 – 2012年6月18日 下午6:58

幾天前才傳出,有人打著宗教名義,號召民眾去宜蘭福山植物園野放眼鏡蛇,消防單位不敢大意,今天上山抓蛇,果然抓到了兩隻攻擊性超強的眼鏡蛇,上山民眾嚇壞了,痛罵放生危害登山客安全,也影響當地原有物種生態,真的是太可惡。

消防人員拿著抓蛇的工具提高警覺,注意每一個稀疏聲,果然就在路邊發現了眼鏡蛇的蹤跡,警覺有人要對他發動攻擊,眼鏡蛇生氣了,開始噴發毒液,遇到這麼兇猛的攻擊,消防人員其實也很緊張,好不容易才把眼鏡蛇抓到袋子中。

才剛奮戰完,馬上又再草叢邊發現另外一隻,張開了脖子,憤怒的眼睛蛇,也決定要跟消防員拚命,幸好消防員還順利抓住。只是費了這樣大的工夫,才抓到兩隻,先前有人打著宗教名義,在網路號召大家一起野放眼鏡蛇,而且還放了100多隻,讓登山客又生氣又害怕。

民眾氣壞了,因為這些人惡劣放生,放完之後又沒人肯承認,可憐消防隊員得冒著生命危險,上山搜捕有劇毒的眼鏡蛇,努力一整天也才抓到7隻。提醒大家,現在來到福山植物園,除了要注意有鹿有獼猴,還要留意有毒蛇出沒。

匿名 提到...

海涛法师说 ( 大意 ): " 啊 看到这些众生得到自由 , 心里真欢喜感动 " 我想说 请不要为了让自己欢喜感动 或得到什么功德而让众生痛苦 。 商人为了你们要大量放生,刻意去捉或去养殖或从国外入口动物, 本来自由的动物被捕捉了, 捕捉过程一定也痛苦的。不是说放生不好 , 可是要有方法。海涛法师是善意的, 可是也要考虑周全。 也请体谅民众的感受。

David Chiou 提到...

我的插花跟特定團體或法師沒有關係,純插花:

我記憶中,覺得夠水準的放生,只有一次,就是看到《雜阿經》卷四第93經的放生,婆羅門真誠的悔過,希望放生的動物:「隨意自在,山澤曠野,食不斷草,飲淨流水,四方風中,受諸快樂。」不是為了自己而放生,而是為了讓他們解脫繫縛、生活快樂而放生。

至於放生毒蛇的人... 讓我想到孫叔敖殺雙頭蛇的故事... 誰特別自私、誰比較不自私,明顯的對比。

匿名 提到...

放生毒蛇咬死鄉下居民或遊客,放生者有何功德?應該是罪業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