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驚見《思溪藏》與日本金剛寺唐代寫經-- 歡樂的時光 (20)


為了幫一部佛經進行「校勘、標點」(「標點」之前應先完成「校勘」工程),ZhouY 幫我寄來了此經的《永樂北藏》、《毘盧藏》、《思溪藏》與日本金剛寺唐寫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思溪藏》!即使只是電子檔案,也如丈二金身,彌足珍貴!
記得小六時,才十三歲,家人帶我到彰化龍泉寺,住持派知客帶我們四處參觀時,看到牆壁角落擺了一個擺滿書的大書櫥,知客說:「這是一百本《大藏經》。」今日回想,應該是一整套的《大正藏》。我當時問:「能拿出一本讓我翻翻看嗎?」知客說:「你這幾天是否吃素?」當然沒有。她接著說:「等你吃了幾天素,才能拿出來讓你翻閱。」
約十年前,我到了大溪齋明寺,也見到一整書櫥的藏經,這次我認得那是日文的《南傳大藏經》,我跟執事請問:「能拿出一本讓我翻閱一下嗎?」答案是不行,這套書不能隨便給遊客翻閱。
後來我陸續買了零冊的《大正藏》,也見到《高麗藏》(二刻)、《磧砂藏》,在福嚴佛學院見到了《趙城金藏》、《房山石經》,在法鼓佛學院見到了《洪武南藏》、《永樂北藏》、《敦煌遺書》,但是仍然無緣見到《思溪藏》、《普寧藏》、《嘉興藏》與《高麗藏》(初刻)。
現在能透過網路見到《嘉興藏》,加上ZhouY 幫我寄來了此經的《永樂北藏》、《毘盧藏》、《思溪藏》與日本金剛寺唐寫經,可以算是十分完備。
真是難以想像,居然有一天能夠隨手接觸到這樣的稀世奇寶,要趕緊完成校勘,趕出一點校勘結果,才不會辜負這些寶藏!
-------------
Ken Yifertw 提到... 
照片為北宋開寶四年(西元971年)開雕的《開寶藏》,這是第一部雕版印刷的《大藏經》全套約有 5048卷,北宋年間各國(韓國、契丹、金國、日本...)爭相請經,導致蘇東坡還上表請求不要做這種勞民傷財的賞賜。 
在《開寶藏》之前稱為「寫本《大藏經》」,日本金剛寺唐代寫經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遣唐使在漢地抄寫回國的寫本,另一種是在日本依據前一抄本抄寫的重抄本。  
                 2018年1月12日 下午3:34
目前全世界現存唐代寫經應有千卷以上(大部分在日本),但是,北宋《開寶藏》據說存世不超過十卷,而《契丹藏》則據說是尚未找到。
=====
Ken Yifertw 提到... 
  閱讀《思溪藏》、《毘盧藏》與日本金剛寺唐代寫經時,十分感動。
  這是古人也不容易得到的福分! 
         2018年1月12日 下午6:29

2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照片為北宋開寶四年(西元971年)開雕的《開寶藏》,這是第一部雕版印刷的《大藏經》全套約有 5048卷,北宋年間各國(韓國、契丹、金國、日本...)爭相請經,導致蘇東坡還上表請求不要做這種勞民傷財的賞賜。
在《開寶藏》之前稱為「寫本《大藏經》」,日本金剛寺唐代寫經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遣唐使在漢地抄寫回國的寫本,另一種是在日本依據前一抄本抄寫的重抄本。

Ken Yifertw 提到...

閱讀《思溪藏》、《毘盧藏》與日本金剛寺唐代寫經時,十分感動。這是古人也不容易得到的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