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李瑋:〈序林藜光《諸法集要經研究》〉

P1150843

以下引自《豆瓣網》〈 michael 的日記〉:

http://www.douban.com/note/298461490/

序林藜光《諸法集要經研究》(李瑋)

2013-08-28 14:55:35

序林藜光《諸法集要經研究》 李瑋

一九三四年春,藜光來法之六閱月,馳書北平告瑋曰:「烈維(Sylvain Levi)師以在尼泊爾所獲之《諸法集要經》梵寫本授余校訂;師老矣,余幸及游其門,正如大樹最後新葉,得依老幹為榮焉。」翌年烈維師遂棄世。

一九三六年春,瑋來巴黎,婚後甫三月,藜光奔母喪東歸,三閱月重返法京。自是以還,除在此間東方語言學院授課外,殆致全力於此寫本。首在巴黎圖書館抄錄藏譯《正法念處經》頌文,然後與漠譯大藏經中之《正法念處》及《諸法集要》二經頌文對照,以參校梵寫本之舛誤。此樸學也,工作至為艱巨。一九三九年秋,乃從巴黎大學印度學院梵文教授Louis Renou(路易洛努)先生研討其所校訂之頌文(凡二千五百頌),三年,始克竣事焉。校訂初稿旣畢,乃著手撰〈緒論〉。藜光作緒論之初意,為研究《集要經》在佛教歷史語言上推演變遷。一經探討,各種問題牽涉頗繁,發而為文,遂成巨帙。〈緒論〉凡分五大章。每成一章,即就戴密微(Paul Demieville)先生請益焉。戴先生乃東方語言學家兼佛教學者,淹博精深,為藜光生平所敬仰。一九四四年秋末冬初,緒論各章稿本初齊,然藜光以操勞過度,營養失調,竟卧病矣!大戰以來,故園音書阻梗,客子天涯,已不勝家國之感。況巴黎淪陷後,生意蕭索,米珠薪桂,更難免凍餒之侵。藜光唯朝夕埋首書城,用遣煩憂,如是者五六載,又焉能永年哉!

藜光殁後,戴密微先生整理其遺著,陸續付梓,《校注諸法集要經》第一本已於一九四六年春出版。今關於此經之研究專書得以問世,印刷經費為法國國立科學研究所及Musee Guimet(集美博物館)津貼。發行之責,則由Adrien Maisonneure(新屋)書局負之。念此邦人士所以鼓勵學術之精神有足多者,惜藜光不及見其書矣!昔劉孝標序秣陵劉治之遺篇,有「音徽未沬,其人已亡;青簡尚新,宿草將列」之嘆,嗟乎!我今序藜光之書,其哀痛蓋有過焉!

李瑋一九四九年二月寫於巴黎客寓

1 則留言:

Hanching Chung 提到...


Dear Ken
李先生末兩行的引文可能有些問題

參考沫,音徽,即徽音,未沫
http://chinese-watch.blogspot.tw/2008/09/blog-post_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