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台灣的茶業有未來嗎?

55243_normal_cf7b2

2006.3.29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當新竹縣一位著名的茶農向其他縣市的農友介紹「東方美人茶」時,我剛好恭逢其會,在場聆聽,基於心疼台灣的心,讓我們聽聽這位茶農怎麼說了。

『我們新竹的茶農一年有四季收成,春天茶樹萌發新芽,帶來春天的芳香與生氣,可是經過寒冬以後長出的新芽茶味比較淡,我們就把它作成綠茶﹔夏天陽光比較猛烈,茶味也因此更濃了,可是昆蟲卻增加了,我們又不願噴灑農藥,茶葉經過昆蟲吃食過後,葉片凋萎了,即使辛苦摘下來作茶,也是白忙一場,所以我們茶農稱之為「六月白」﹔秋天的茶葉經過烈日嚴重的灼傷,也因此作出來的茶有苦味、澀味,因此什麼樣的茶也作不成,我們就把它作成重發酵茶,也就是紅茶﹔進入寒冷的冬天,日照普遍不足,新芽也比較少,我們將它作成半頭青。

我們漸漸的思惟怎樣作自然的茶,而不是貪婪地殺害生蛋的鵝來取金蛋,我們不是要今年收成五倍十倍,明年也收成五倍十倍,把害蟲殺盡,灑了重重的農藥,然後我們下一代的子孫一倍的收成也沒有,這樣子很自私,不符合永續農業的理想。

怎樣是順其自然呢?比如說,東方美人茶是一種蟲害茶,夏天有一種浮塵子的昆蟲,或者稱作茶綠小蟬的昆蟲去吃茶樹的葉子,葉子被昆蟲咬破了,因為昆蟲的唾液有碳水化合物和其他成分,就起了發酵作用,同時被浮塵子咬過收成也就不好,浮塵子咬得多了,收成不好,可是可以作出非常特殊、有蜂蜜香味與喉韻的上等東方美人茶,咬得少了,收成比較好,作出的茶香味沒有那麼甘醇,價位也就差了。春天的茶有浮塵子咬過,就作「蜜香綠茶」,一點浮塵子咬過的痕跡也沒有,怎麼辦?就作「綠茶」。我們總認為茶要甘、要醇、要香,奇怪咧,喝茶有苦味、澀味有什麼不好?夏天天氣那麼熱,喝一點澀茶、苦茶不是幫忙消暑解毒嗎?

我們以前稱這些昆蟲為害蟲,如果我是茶綠小蟬,我會說,我們怎麼會是害蟲呢?我們生命一期也不過 18天,吃葉子填飽肚子也不過少數幾葉,我們也不過是為了傳宗接代而已,你們人類才是害蟲呢!砍伐森林,噴灑除草劑、殺蟲劑、化學肥料,毒害生物、破壞水土,造成森林枯竭與土石流!』

有一位農友發問:「如果要更多的茶綠小蟬才能作出較高等級的東方美人茶,能不能人工去抓、去養更多的綠小蟬,在適當的時機放到茶樹上去?」

『可以抓這些昆蟲放上去,可是沒有用,綠小蟬也吃其他東西,它不是只吃茶葉,你放得多,它不見得要停在茶樹上,它會跑到果樹上或其他田裡,到時候茶的產出改變沒多少,別人的果樹或田裡的收成少了,你反而要負責。另外農業單位也進行很多實驗,看是否有其他昆蟲咬過茶葉,經過烘培後,也可以行成東方美人茶這種特殊風味,到目前為止,仍然只有茶綠小蟬這種昆蟲可以而已,其他昆蟲咬過的茶樹作不出這種獨特的風味。』

「是否高海拔的茶會比低海拔的茶風味佳?」

『是的,高海拔的茶日照沒有這麼猛烈,環境污染沒有這麼嚴重,空氣清新,晨霧及下午的霧都有助茶樹的生長。於是,鹿谷烏龍茶不夠高就到阿里山茶,阿里山茶不夠高就到梨山茶,梨山茶不夠高就到福壽山茶、大禹嶺茶,可是,大家想想,在山上噴灑農藥、施放肥料,最後到了土壤裡面,都會隨著溪水、地下水被我們吃到肚子裡去,樹有多高根就有多深,原先高大的森林喬木有三四層樓高,眾多的樹木形成一座或者相當十座大水庫,雨量大時抓住落雨量,再隨著時間逐步釋放,這是最省錢又環保的水庫,我們砍了森林去種果樹,水庫只剩下三分之一,我們又砍了果樹去種茶樹或高麗菜,水庫就幾乎完全消失了,等到豪大雨一來,一沖刷,當然會造成土石流,目前蓋水庫又花錢也無法改善水土流失的問題。現在電視、報紙經常在說共犯結構,在砍伐森林、破壞棲息地、破壞生態、水土流失甚至釀成人員傷亡的災害,生產者和消費者都是構成這個共犯結構的主角。當然各位都是農友,我也沒有辦法去鼓吹完全禁止高山農業,而是要管理,管理什麼樣的人可以在什麼樣的地形開發什麼樣的農業栽植,作物、肥料、農藥、取水、排水、收成、運輸都要管理,而不是聽任人盲目去開山栽種。可是,大家看,商人要鈔票,政客要選票,民眾與大地就會被撕票。』

「目前大陸烏龍茶已經傾銷台灣,東方美人茶會不會也遭受同樣的打擊?」

『唉!政府怎麼會開放不明產地的茶葉進口呢?茶葉進口後怎會沒建立產地標示的機制,讓消費者有知的權利去買本地茶、南美茶、大陸茶或印度茶呢?新竹關西峨嵋北埔的茶農怎會愚笨到把茶種與烘培的技術帶到大陸去呢?以後你的子孫要吃什麼呢?如果大陸也作出類似風味的茶來之後,這一地區的茶葉產值、觀光收入萎縮了,後代的子孫在這塊土地要以何維生呢?在八、九年前,就有鄉人把技術與茶種帶到大陸去「推廣」,也聽到這些茶葉作成成品後有回銷台灣,目前還需要觀察它今後的影響。』

我聽完回到家中,抱著棉被咀嚼種茶人的話,我們的政府與官員(不分藍綠),只忙著鞏固政權而不是考量百年之計,只想口號,而不願點點滴滴逐步去作,我們選出的政客(立法諸公們)只在意鈔票和選票,對教育、新鮮空氣、乾淨水源、森林與植物動物等生態保育並未關心,我和我的全體台灣居民參與共犯結構,執行愚蠢的讓自己絶子絶孫的計畫。滿清末年,有人為了『亡國亡種』而拋頭顱灑熱血,我在台灣不只一次聽到在公司的高位者與菜市場買菜的歐巴桑說,乾脆給中國來管算了。在國外,我聽見一位台大某學院的退休院長親口向我說「抵抗無用論」,當年歷經剿匪抗日百場大戰的國民黨軍隊都被中共的軍隊打敗了,現在的台灣軍隊六十年沒打過戰,人數、武器、裝備、戰力、士氣都不如人,因此得到「抵抗無用論(在網路上,我捨不得用太激烈的字,雖然那是這位外省爺爺所用的字眼)」,我夜深人靜遠離電腦電視而久久無法入睡,於是起身到冰箱拿兩瓶青島啤酒,一口氣把自己灌醉,於是安穩的入睡,隔天又是燦爛的星光大道與校園割喉戰,是以為記。

K18

與茶農談過話之後,手上的文債很多,一直無法回過頭來寫下他的話,可是又像有一件心事未了。一直到陳玉峰教授在高點電視的訪問播出以後,趕快把即將淡忘的對話寫下。
茶農首先是要透過比賽來作市場行銷,在得獎之後,受到的注意力多了,買茶的人多了,價格也比較好。可是,全省的比賽共有文山包種茶系,新竹東方美人茶系,南投高山烏龍茶系,三個茶系的裁判都是同樣的兩個人,評定的喜好標準也差不多,結果,茶農希望比賽得獎,就會迎合裁判的評審標準,也造成三種茶系的差異越來越少。其實,就好像全台灣的中學不應該只有一個第一名,應該各班都有一個第一名,甚至不只一個第一名,而是小明為歌唱第一名,小華為英文第一名,小英為服務第一名,小春為籃球第一名。這不是說假立名目讓每位小朋友都成為第一名,而是有比較客觀的評審標準。例如新竹的東方美人茶可以分成較濃郁的與較輕發酵的兩種茶種,但是務必要和當年得獎的(或去年得獎的)文山包種茶與高山烏龍茶的特色區分開來,每個茶種除了綜合的冠軍以外,還可以設立葉底香濃第一名,茶色第一名,茶相第一名,蜜香第一名,果香第一名,喉韻第一名,茶師奉茶第一名等等。每一項要有專業的標準,設立類似專業評酒師的執照一樣的專業品茶師。

茶農問我以品茶者的立場來說出消費者的期望,我說:「以一個掏錢買茶葉的人來說,我並不是為喝茶而喝茶的人,我希望藉喝茶而有助健康,希望能粗略理解種茶作茶的過程與要領,希望能品味出好茶與壞茶。對茶葉的期望有 1. 『健康有機,不灑農藥,在健康的土地生長的健康茶樹與茶葉,不要在破壞森林或破壞生態的土地上種植茶樹,製茶過程注意衛生,無污染,不破壞養分,不加味』, 2. 『茶入口溫潤,不苦澀,喉韻足,而有此茶系的特色』, 3. 『茶色美,茶香撲鼻,葉底顏色恰到好處,不太綠也不焦褐,茶渣自然清香』。

這三點如果只選一點,寧可只有第一點,而沒有其他兩點。如果一定要剔除一點,則寧可不要第三點。」

「茶農面對的問題是酸雨與全球氣候暖化所造成的茶葉生長季節的紛亂與茶葉品質逐年改變的挑戰,雖然得獎的茶年年售價創新高,但是,低價茶的價格不僅無法調整,還受到進口茶的傾銷,造成雪上加霜的滯銷。茶農當然也期望收入增加來改善生活品質,甚至改良農地與茶種,可是,隨著茶飲料的普遍化,不僅沒有開發新的品茗的客源,反而高等茶與劣質茶的差異被廣告混淆了。」

「目前不管茶農本身,農會單位,食品與藥物檢驗單位都抱著得過且過的態度,如果像鰻魚養殖業一樣驗出殘餘藥物以後再來亡羊補牢,可能對台灣茶農將是一個致命的打擊。茶農本身也不能光坐著等待政府來作,茶農應該聯合起來,找茶商,品茶者,學者,農業政策者,並且學習法國與美國的葡萄酒業,作出品牌(紅酒,白酒,冰酒)作出國際行銷,登記茶名,作出區隔,如果萬一有不肖茶商驗出蟑螂腳或殘餘農藥,憑著茶葉產品身分證作出區隔,而不會造成一粒老鼠屎壞了一整鍋粥。」

「政府要作的是進口管制制度,建立檢驗制度,對進口的茶葉要求建立身分證,對抽檢不符規格的原產地與進口商採取罰款與取消進口許可的制度,對進口茶葉不僅要管制品質,也要管制數量。對市面上的銷售茶葉應該標明產地與茶農,不管市面銷售的罐裝或瓶裝茶類飲料,必須標示茶葉來源與水源。讓消費者有知的權利,知道他們購買的茶葉到底是來自越南,印度,中國還是台灣。」

「目前的茶葉政策十分失職,既不管進口茶葉的來源,也不管進口茶葉的去處,更不管國內茶品消費者的權益與健康。相關茶葉機關既不管農地的養成,也不管茶品的產銷,更不管茶葉的未來規劃,台灣的茶業有將來嗎?」

茶農面對的是盤根錯節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希望能夠有穩定而且豐厚的收入,藉以持續改良產與銷(茶農由早期「番庄茶」的統包買賣方式,進而如「石井茶行」,以店面及稍微可以接受的公共廁所,吸引遊客來試茶買茶,進而如「峨眉鄉產銷班展示中心」的能接納大型遊覽車,提供更舒適的廁所,遊客喝茶的茶壺茶杯飲水都講究消毒與清潔,更是一個無菸的品茶環境,或者如徐耀良與劉家龍的與茶師對談,注重得獎茶與品茶鑑賞能力的提升),二方面他們必須面對政府放任進口劣等茶流竄帶來的茶價暴跌,與茶客對茶的不信任感,以及逐漸有更多的人花一杯140元買咖啡,而不願意喝茶,專家品茶人口的逐漸流失,取而代之的是用進口茶葉泡出來的便利商店茶。第三方面,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茶葉殘餘農藥的問題,以道德的立場來說,毒害你的衣食父母是不道德的(有不少果農,菜農,米農,奶農,食品業,牛奶業,沙拉油業也必須面對同一問題),在現代的思維之下,喝茶是為了養生,如果喝到茶葉中的殘餘農藥,那會引起下一波更大的茶葉滯銷問題。

P4010093

3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http://www.atlaspost.com/landmark-72594.htm

http://blog.roodo.com/changcherub/archives/3443927.html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Dear Eva,

從三號高速公路南下,在芎林竹東交流道下,順著台三線經竹東可以到達北埔,一進北埔(仍然在台三線上),左手邊可以看到 [ 劉家龍茶園 ] 的店面,繼續沿著台三線開,進入峨眉鄉,過了獅頭山牌樓,(仍然在台三線上),五百公尺後,右手邊是 [徐耀良茶園] ,繼續往前開,到達一處丁字路口,左轉進去,右手邊即是黃森昌(所謂的產銷第一班),地很大。
這邊都歡迎喝茶,完全免費,喝完不買也絕對沒關係。所以自己要控制,不要在一處喝過多的茶。建議喝茶的順序是黃森昌、徐耀良、劉家龍。

Ken Yifertw 提到...

台灣茶葉的殘餘農藥問題,越來越嚴重,管控議題也顯得急迫。
進口茶葉作成的茶飲料,它的進口檢驗、茶品標識、管控,與台灣本土茶農業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