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法友飛鴻 155 --- 佛滅紀年

1

親愛的法友:

 我將此篇文章打印出來,一口氣讀完。可以想見你費了不少心神確認各家的看法與立論的根據。

 謝謝你讓我先讀為快,也謝謝你還在篇後提到我。讀完我想了一下,這篇文章特別是省下讀者不少時間,能逃掉反復查詢翻閱之苦。整篇的結論也相當明確:雖然沒有定論,「學界公認佛滅於公元前480年」的「修正後的長繫年」已經過時。

 只是,我想也許在下一篇相關的文章,可以從考古的立場(而不是巴利文書證或漢文書證的立場)敘述至少那些是「確立的」。

 比如說,亞歷山大入侵印度與離開印度的年代是確定的,阿育王石柱的年代或摩崖刻石的年代可以碳十四或其他方式確認。阿育王灌頂的年代是佛滅後116年(118年)或218年,這會影響到亞歷山大入侵印度與離開印度的年代與佛涅槃相距多久。

 在文獻上,可以提到「眾聖點記」不足採信,因為口誦傳承的傳統,有「書面的《眾聖點記》」可以點要直到西元前一世紀左右。覺音論師的「善見律毗婆沙」可能難以採信,仍需對文獻可信度進行確實的判定。

Yifertw (Sunday, 9 October, 2011 8:53 PM)

=======================

Dear Yifertw,

  多謝您鼓勵,您說的考古的立場,除了貝歇特的這本書外,其實我還知道有一本很重要的書,是關於考古材料來解決初期佛教的一些實際問題的。不過,對於佛教的時代定位沒有確定的實質性幫助(只有輔助性作用)。但是您說的阿育王石柱等的年代倒是基本問題不大,雖然就我所知並沒有用碳十四精確繫年,其它方面的材料已經足以支撐這些石刻的年代。(我對阿育王石刻以前曾經下過功夫,等稍有時間我會集中兩三個月出一個精審本的譯介出來)。

  這些考古發掘的材料倒是對圍繞佛陀的另一個重要糾紛有所幫助,即佛陀的生地到底是尼泊爾還是印度?對這個問題,我也非常有興趣,以前也搜集了大量的材料。等我把疑偽經(方老師非常關注的)問題處理完,就先把這方面的問題作一個了斷,您看如何? 這方面,華語研究界也頗為冷淡,只是安於佛陀生於尼泊爾,再提一句有異說,到底為什麼有異說,各方面的詳細情況如何,在這個純粹的學術問題裡,政治因素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兩國都為了經濟和政治方面的考慮在爭佛誕地,呵呵)等等。只有把這些因素全都交待清楚,我們才能得出我們個人所應該有的全面的看法,起碼我覺得學術界應該如此!

  如果順利,我覺得起碼在二月底之前,最起碼可以有一篇文章能殺青,如果某某期刊不嫌棄我這個真正的「佛學門外漢」的話。

法友 (2011,10,10)

=======================

親愛的法友:

 我這只是為初學者著想。如果初學者讀了你這篇大作,他知道「長繫年」較不可信,那麼有那些是確定的?(或者,相對來說,比較有綜合的文獻基礎?)

 我們知道,亞歷山大入侵印度的年代,我們知道阿育王灌頂的年代(或者我們不知道?),我們知道與 Kumapasappa 鳩摩迦葉對話的國王的年代(或者我們不知道?),然後,可以推論或猜測釋迦牟尼(喬達摩˙悉達多 Siddhattha Gotama)是在阿育王灌頂之前、月護王之前(亞歷山大入侵印度之前)50 年內入滅(類似這樣的一個時間區段)。

 然後可以簡潔地提一下,那些文獻關於「佛滅紀年」這一議題的可信度很低,例如:眾聖點記,起世因本經,島史、大史...。以免讀者讀完後只得到一個印象:「佛滅紀年這一件事,眾說紛紜,沒有評斷誰是誰非的標準」。

  我特別擔心後一句:「佛滅紀年沒有評斷誰是誰非的標準」。

               Yifertw (Monday, 10 October, 2011 9:37 AM)

=======================

Dear Yifertw:

  呵呵,您這麼一說,我可能應該在文章裡加一句,即「現在越來越多的證明表明佛滅至灌頂一百年說漸占上風,即日本學界主流的意見是『目前看來』最為可靠的佛滅紀年」。呵呵,起碼在學術研究上,我們華人還是在日本同行面前保持謙虛一點比較好。作為學術研究者,還是應該對純學術問題保持客觀公正的態度,讓情緒左右了結論,這無論如何都是不值得提倡的。

  這樣吧,我會在阿育王刻石的精譯本裡,首先將阿育王的年代研究仔細交待清楚(即研究史和結論)。這樣,再加上這篇文章中提到的一百年說,這個問題在有新的資料出現之前(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我把阿育王也當作給 Yifertw 交的一篇作業,呵呵,如何?

    法友 (2011,10,1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