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2日 星期日

陳義憲牧師:「佛教《阿含經》主張太陽有生物」?

645

其實陳義憲牧師可以忙著更正《製造耶穌》一書所探討的議題:

《新約》(New Testament)三處矛盾:
1. [馬可福音]說耶穌是在逾越節晚餐之後被處決的
但[約翰]卻說是吃逾越節晚餐之前被處決的

2. [路加福音]說耶穌出生後回到拿撒勒
而[馬太]卻說他們逃到埃及

3. [加拉太書]說保羅成為信徒後第一件事並沒有前往耶路撒冷
[使徒行傳]卻說保羅成為信徒後第一件事就離開了大馬士革,而到了耶路撒冷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5/10/blog-post_84.html

==============

以下引自陳義憲牧師部落格貼文:

http://www.gotobr.org/LCCBRSUB/KnowingFaShi/ShengYan/AHanJing.html

第一問題:太陽上有沒有生物?

聖嚴法師認為太陽上是沒有生物的。他說:

「太陽上不可能有生物,但如沒有太陽的話,地球上的生物也將無法生存。」(註八)

  聖嚴法師這段話說錯了,雖然科學是這麼說。但佛經並不是這樣說的。佛經明記太陽上不但有花,有樹,有鳥,有走獸,有部屬,有浴池和花園。還有太陽天子的眷屬和子孫,而且曰天子和其內眷屬,是在其坐輦中敦倫的。在四阿含中至少記了三處,聖嚴法師怎能說太陽上不可能有生物。以下是釋迦牟尼的話:

「天子(即日天子)有無央數天在前導,快樂無極,前後導從御行。是故為御。日天子其城郭,以七寶作,七重壁,七重欄楯,七重交露,樹木園觀,浴池有青黃赤白蓮花,中有種飛鳥,相和而鳴。日天子壽,天上五百。子孫子孫相襲代。」(註九)

「日天宮殿,縱廣正等五十一由旬,上下亦爾。七重牆壁,七重欄楯,多羅行樹,亦有七重------及諸樹林池沼園苑,其中皆生種種雜樹,其樹皆有種種葉,種種花,種種果,種種香,隨風遍熏。復有種種諸鳥和鳴。------日宮殿中,閻浮檀金以為妙輦。輿高十六由旬,方八由旬,莊嚴殊勝。日天子身及其內眷屬,在彼輦中,以天五欲功德,和合具足受樂歡喜。」(註十)

「其彼光明日大宮殿,縱廣五十一踰闍那,上下四方,周匝正等。七重牆壁,七重欄楯,七重多羅樹,普皆圍繞,雜色間錯------彼等諸門,各有樓櫓卻敵臺觀,諸樹林池沼園苑,其中悉生種種樹,種種葉,種種華,及種種果,種種香熏,復有種種諸鳥鳴聲------其彼日天大宮殿中,有閻浮檀妙輦出生,其輦上高十六由旬廣八由旬。而彼輦中,其日天子及內眷屬,入彼輦,以天五欲功德和合具足,受樂歡喜而行。諸比丘:其日天子,壽命歲數,滿五百年,子孫相承皆於彼治。」(註十一)

======================

註八:《學佛正信》p.21.

註九:《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一冊P.359.

註十:同上註。P.359.

註十一:同上註。P.413-414.

======================

陳義憲牧師在網路上大放厥詞,自認為他「讀了佛教文獻所得的知識比佛教出家法師多」云云,眾法師以為「自讚謗他」,不值得一駁,但是,也不能保持緘默。

版主試著出來和陳義憲牧師應對。

首先是「心態問題」。2014年底逝世的傳道法師,其信徒撿獲「基督受難像」,法師親自送到某一教會,歸他們收存。在美國紐澤西州牛頓鎮的「同淨蘭若」,原是某一基督教修道院所有,當有商人願意購買而改建為商場與別墅時,該教會寧可以較低的價格賣予另一宗教團體,而不單純以回收資金為考量。

在世界各大宗教互相尊重,在某些時代議題攜手合作,希望淨化人心之時,陳牧師這些文章顯得心胸狹窄。

第二,曾在 IABS (國際佛教研究協會)上,見過英國國教的常務理事,見過基督教、天主教的教士,他們窮數十年的精力,希望闡釋佛教的獨特教義。而且,十九、二十、廿一世紀的不少知名的歐美佛教學者,他們有些是在歐美教會大學任教,甚至是教會的執事,並未見過像陳義憲牧師讀過幾本佛書,就出來指點明路的;在佛學研究的領域裡,陳義憲牧師應該學習「謙遜」,不知道陳牧師自己教會所研讀的經本,是否有 humble 和 mutual respect 的教導。

我們回到上一引文,「太陽上有沒有生物」的議題,和「什麼是生物」有關,以目前科學所知道的「生物」的形式,科學家尚未發現太陽有生物的直接或間接證據,目前可以這麼說「太陽上沒有生物」。

陳牧師所引的經文不是「阿含經」,而是《大樓炭經》與《起世因本經》

《大樓炭經》:「日天子其城郭」(CBETA, T01, no. 23, p. 305, c17)。

《起世經》(CBETA, T01, no. 24, p. 358, c17)或稱《起世因本經》(T24)。

這是屬於「佛陀十不答」的範圍。這兩部經屬於「十二分教」的「譬喻」,巴利《尼柯耶》只列「九分教」,不含「譬喻經典」。

這如同有人讀了《伊索寓言》,而恥笑希臘羅馬文化低落,因為他們居然相信狐狸能對烏鴉講話,彼此還聽得懂對方的語言。作這種主張的人,一定會招來詫異的眼光,會以為這人對文化毫無理解。

佛教文獻的分類有不同的複雜層次,並不止於「十二分教」、「九分教」而已;其中經過近千年的口誦傳承,與各民族在融攝佛教時所衍生的哲學的、救贖修證的、傳奇編寫與歷史事件,這必需具文化的眼光,將它們作為人類文化遺產的瑰寶,而非取笑作弄的對象。陳牧師只要自己反省:

1. 「《死海經卷》尊崇十二門徒裡的猶大,與其他基督教、天主教認為猶大是叛徒」;

2. 《聖經》說,圓周率為三。

這兩事件可以促進眾人理解,別人宗教的事務不是隨手翻一兩本書,就能作出適當的評論;

或者,陳牧師在鄙誚(phi3-siunn3)別人經典之前,何不先談談《舊約》、《新約》與《摩門經》?何不先談談 CNN 正紅的紀錄片《發現耶穌》?

可敬的陳牧師,只要回顧一下基督信仰下,許多擔任基督教聖職所推崇的神蹟、聖物不見得件件可靠,就知道譏諷一篇《譬喻》並不恰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