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追悼台南妙心寺傳道法師

901
============
從昭慧法師處的第十三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研討會的會議公告,得知傳道法師已經於 2014.12.28 去世,頗覺突然、惋惜。
1988.5.29 浴佛節活動,新竹市普賢學佛會邀請傳道法師在新竹市勞工大禮堂演講三天,講題是『佛在人間』,印象深刻的是,法師提到印順導師「人間佛教」思想的特點,佛法說現在、過去、未來三世,此則重「現在世」;佛法說「十方世界」,此則重「此一世界」,佛法說六道(或五道),「人間佛教」則重「人道」。也從法師處,得知印順導師鼓勵講課、著述;所謂「讀書不如講課,講課不如寫作」。
當天法師權宜下榻於黃崧修家,我與黃崧修同是普賢學佛會發起人的五個家庭之一,兩家相距僅三十公尺,就前往他家拜望傳道法師,聆聽台灣佛教當代掌故。
2007年11月,美國菩提學會的主要發起人之一,王松助夫妻返台,約我一起到妙心寺見法師,承蒙傳道法師導覽寺中收藏之原住民文物,並且提到他曾在晚清秀才的私塾開過蒙,對傳統的台語詩詞教學有親身經驗,熟悉掌故,是難得的台語寶庫。
他曾跟我講過《詩經》「關雎」一章,提到的「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流」字意為整理,今天台南人還在用此講法(彰化市沒有此類說法)。
傳道法師弘法甚勤,而嫉惡如仇,是堪為師表的佛教法師,而且獎助魏南安出版「用台語訓讀的慧琳《一切經音義》」(書名《重編一切經音義》),於台語的弘揚教導,出錢出力,頗有貢獻。
在此略表哀思,敬悼傳道法師。
===============
以下引自《維基百科》網站: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7%8B%E5%82%B3%E9%81%93
傳道法師(1941年-2014年),俗名朱溫清,生於臺灣臺南縣白河鎮,台灣佛教出家眾,曾任台南妙心寺住持,在台灣推動人間佛教

生平:

傳道法師出身貧困,在家中排行第七。小學畢業後開始進入社會工作,曾在農場打工,在高雄唐榮鐵工廠當學徒。1957年,進入台灣機械公司當技工。
1959年,歸依三寶,參與佛教課程。1962年進入部隊服役。1964年退役後,在高雄宏法寺開證上人門下出家,受具足戒。隨後進入戒光佛學院、中國佛教研究院進修,在白聖法師處學習。其思想受到印順法師影響,被視為是印順法師在台灣的重要弟子之一,藍吉富在《臺灣佛教辭典》中,將他與釋昭慧釋宏印視為印順學派中的三大法系。
1973年,負責台南妙心寺寺務,以此為據點,進行傳教活動。曾至馬來西亞等地弘法。
=======================
《維基百科》此一詞條,版主讀起來總覺得怪怪的。傳道法師雖致力於弘揚印順導師的思想,可是,既未曾與印順導師共住、共修,也未曾在門下修課,即使稱為「弟子」,也僅能算作「私淑弟子」。
另外,藍吉富在《臺灣佛教辭典》中,稱釋傳道、釋昭慧釋宏印印順學派中的三大法系;這也不算公允。例如,最早親近印順導師的吳老澤居士,既與印順導師共住,也在其門下修課,更常稱自己是印順導師的「唯一知音」;又如慧日講堂、福嚴精舍僧眾,如厚觀法師等厚字輩以下師徒承擔弘法利生責任,設立福嚴佛學院,出版《福嚴佛學研究》,每年在台灣巡迴講授導師「人間佛教」思想,又維持導師「正聞出版社」,推動「印順導師基金會」相關活動,促進導師著作以簡體字、英文等不同語言文字發行;僅僅談「傳道、昭慧宏印印順學派中的三大法系」,恐怕受者有愧,而對待福、慧法系又不夠公允。
版主以為,談印順導師思想的弘揚,不談真華法師以下歷屆福嚴佛學院畢業生,不論及慧日講堂、福嚴精舍僧眾,不算公允。在慧日講堂,不僅住持僧寶,也對1960-1980 大專院校佛學社團的蓬勃發展,有不可忽視的貢獻。



















3 則留言:

Fgsu Chen 提到...

彰化市也是有整理的意思。例如、東西良莠不齊,需要整理,彰化市人就會說:【流流咧】。整理整理讓它變景然有序。

Ken Yifertw 提到...

謝謝留言,算是我少見多怪,不曾聽過。

商羯羅的梵書(Brahman of Sankara)) 提到...

這個用法可能沒有南北地域的差別.
我從小在金山即聽到大人或更年長的長輩用"把~(它)流流咧...."的用法.
也是整理,清潔,順一順(如把皺的東西抹平)...的意思.